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 番外:無知(中)

色之羊予沁 | 2021-04-05 21:50:06 | 巴幣 1268 | 人氣 319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怎麼沒反應?那我就不客氣了?」珊笑著伸手;阿芙拉猛然回神,慌亂說著:「廢、廢話,妳、妳的膝蓋壓到袍子,我最好能夠起來!」


  「喔?」她看一眼,阿芙拉確實沒有撒謊,衣服有角正在壓住,因此優雅地起身、往房門做出請的手勢:「那這樣呢?妳如果願意留下,我會很高興。」


  「想都別想!」阿芙拉急忙下床,就要往門口走去;珊這時又喊一聲:「茶葉別忘了,妳這幾年應該都不想再看到我吧?」


  「這是什麼話?我為何要這麼想?」


  「妳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沒有意識呢。」珊嘆口氣,悠悠說著:「保重。」


  「嗯,妳也保重。」


  阿芙拉不想觸及太深的問題,所以神速溜了,回到自己暫住最後一晚的房間,把茶葉好好藏起來,拿出床底下的臉盆準備去裝水擦身,結果在準備脫衣服時發現不對勁。


  智慧之鑰不見了……雖然只是一條樸實的項鍊,卻是她丈夫留下的重要遺物……


  阿芙拉頓時緊張起來,在原地找一陣子後想到有可能在珊那裡。


  是被壓到床上時掉的?


  她頓時愧疚,怎麼偏偏掉在那裡?阿芙拉沒有猶豫,擦身完立刻前往珊的房間,由於現在時間很晚,如果沒有聖女的老師這層身份,負責站崗的聖騎士看到她時早就攔下來……阿芙拉在心中無奈嘆氣,雖然耍特權會讓人牙癢癢,卻不得不承認它能使人受惠。


  整排的房間門縫幾乎已暗,不過珊的房間仍有微弱的光透露出來,阿芙拉鬆口氣,正要敲時門忽然開了,她跟要出來的人同時嚇到,阿芙拉很快定神,看清楚對方是名年輕女祭司,好像有哭過?小聲說一句「抱歉」後走出去,回頭向房內敬禮才離開。


  阿芙拉看一看,原來有祭司敢進她房裡啊?


  「怎麼?」


  「什麼怎麼?」


  「什麼怎麼什麼?」


  阿芙拉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在重複下去她就要被搞糊塗了,所以換個說法:「剛剛出去的小祭司怎麼在哭?妳欺負人?」


  「我看起來只會欺負人嗎?也許是她自己受傷才難過。」珊扶著矮桌站起,笑容始終不散,問著:「怎麼回來了?剛剛不是逃很快?」


  「我的項鍊掉了,應該在妳這裡。」


  「那先進來找,不要站在房門口。現在已經很晚了,我不喜歡房門開開的。」


  「失禮了……」阿芙拉沒辦法,只能進到房裡,關門。


  珊沒再說話,而是走到床旁看一眼,早在阿芙拉逃離後,她就把壓出痕跡的床單拉平,此時乾乾淨淨沒有一絲皺紋,隨便看都是自己的東西,珊把枕頭拿起來看,即使知道下面不可能有、放回去。


  「妳確定在我這嗎?」


  「除了妳這裡,其他地方我都看過了。」阿芙拉掃視地上,內心著急又不能直接碰她的東西,只能連忙問著:「沒有嗎?」


  「沒看到,妳是弄丟丈夫的那條?」


  「妳怎麼知道?」阿芙拉挑眉,珊知道她已婚,不過項鍊原本的主人是誰沒人知道,就連安莉瑪她也不曾說過。


  「因為那不是妳會戴的東西,或者說風格?然而妳卻非常寶貝戴著,甚至沒有換成聖女大人送的項鍊,所以十之八九是那男人留下的東西。」珊平靜說著,依然在到處翻、到處看,雖然都是不可能的地方。


  「難道是掉在外面被撿走了?會不會被丟掉了……」阿芙拉蹙眉;珊輕輕搖頭:「有可能被人撿到,但是不可能丟掉。妳那條項鍊是金屬製品,被布料磨的閃亮亮,一看就知道是誰很寶貝的東西,也許已經被巡邏的聖騎士放到失物招領處了。」


  「失物招領在哪?」


  「那個地方就算是聖上,也得等早上才能進去看有沒有自己弄丟的東西。或許妳可以請聖女大人幫忙?她每天都會固定去一次,確定自己沒有把練習石弄丟。」珊故意透露安莉瑪的小秘密,阿芙拉聽了搖頭:「那孩子真是……」


  她忽然注意到外面傳來鈴聲,珊「唉呀」了一聲。


  「什麼?」


  「妳不知道這鈴聲的意思?」


  「因為通常這時間,我已經睡了。」


  「妳的作息還是一樣好呢。」珊似乎真的開心,臉上突然有了真笑:「告訴妳吧,這是熄燈的意思,除了巡邏隊以外沒有人可以外出,除非有正當理由。」


  「啊。」阿芙拉突然想起來了,其實在斐薺亞時也有這條規定……不過她因為太從容安莉瑪忘時學習,所以自己也漸漸沒在遵守,反正祭司都很有默契認為晚睡可以,但是明早的晨祈絕對不能遲到就好。


  「雖然妳可以用找遺失物當理由,可是必須實話實說是找亡夫的遺物,不然也會被斥責。」


  「那我用安莉瑪當藉口。」


  「喔,這點可以。因為聖上跟聖女不受限,他們房間也是在這棟,但是說不定會有聖騎士為了見到聖女大人一面,就故意跑去詢問,聖女大人知道後會跑來找妳?我們可愛的阿芙拉就真的不用睡了,十之八九被黏上一晚?」


  妳可以不要這麼瞭解嗎?阿芙拉默默想著。


  「睡我這吧。」珊說著:「好比在違規時出去給人添麻煩,而且我就算沒熄燈也不會有聖騎士敲門提醒,妳可以放心又仔細的找項鍊。」


  「真是個好消息……」阿芙拉皺著眉:「所以我可以亂看妳房間?」


  「隨意,但是那箱子裡的東西別動,是跟黑祭司有關的資料。」


  「謝謝。」


  阿芙拉道謝完就蹲在地上仔細看每個角落,珊始終笑而不語,只有她知道自己內心有多煩躁,在一旁默默幫忙找,怎麼翻就是沒看到,見到阿芙拉一臉傷心欲絕的樣子,珊輕輕嘆口氣:「我出去一下,妳在房裡待著。」


  「不是不能……」


  珊離開很快,阿芙拉知道她似乎在生氣,頓時又過意不去。


  現在時間確實晚了,當她說沒看到時就該放棄……不可以,阿芙拉陷入兩難,雖然她還是繼續到處看,然後無奈的坐在矮桌旁。


  沒多久珊就回來了,關上門說著:「我跟外面的聖騎士交代了,他們巡邏時如果有撿到項鍊就通知我,妳就先休息吧,將注意力放旁邊。」


  「希望真的如此……」


  「神靈會眷顧妳。」


  那句話顯然沒有太大的效果,珊煩躁到最後一氣之下,把阿芙拉摟到懷裡。


  「與其擔心一整晚,我們還是來做點快樂的事情好了。」


創作回應

無殤
這時候應該下注,覺得會被敲門聲打斷的請...(被某人瞪中
2021-04-05 21:59:26
色之羊予沁
笑死wwwwwwww
2021-04-05 22:37:36
mushroom
珊確定這樣不會破戒…?我還是很遲疑
2021-04-05 23:20:12
色之羊予沁
我也很懷疑(#
2021-04-06 14:31:39
小佑
做點快樂的事情,該不會是嗯嗯啊啊吧(興奮
2021-04-05 23:43:22
色之羊予沁
( ͡° ͜ʖ ͡°)
2021-04-06 14:31: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