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40.紅圈之處

佐渡遼歌 | 2021-04-05 20:00:05 | 巴幣 260 | 人氣 27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雖然李少鋒是第一次前來蒼瓖城,不過曾經在楊千帆的嚴格指導下練習過閱讀地圖與判斷方位的方法,再加上蒼瓖城內的街道規劃相當方正筆直,姑且有辦法找到那些紅圈的實際場所。
 
  頂著身後與身旁五道灼灼目光,李少鋒停在一條巷弄的轉角處,開口說:「那棟建築物就是目標之一,位於轉角的那棟。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夏掌門就待在那裡。」
 
  那是一棟位於街道盡頭的屋舍,兩層樓高,外觀與其他建築物沒有太大差別。窗戶拉著簾幕,大門也是深鎖的狀態。
 
  「等等,意外是什麼意思?」高芸雯立刻追問。
 
  「真的要重複相同的內容這麼多次嗎?都說過了我只是意外聽到教團成員的討論內容,而且距離當時也經過了大半天的時間了,如果他們在這段時間轉移了夏逸舟掌門的位置,我也束手無策。」李少鋒無奈說完,轉移注意力地問:「所以現在越快行動越好吧,那是什麼用途的房子?」
 
  「周憲,那棟屋子租給了哪支隊伍?」夏旖歌跟著問。
 
  「請稍等。」周憲從口袋取出手機之後滑了幾下螢幕,報告說:「那棟建築物目前是空屋,從五年前就沒有任何人使用了。連同那棟建築物在內,附近兩個街區都是空屋或被其他隊伍租來當作倉庫使用。」
 
  「五年前是什麼用途?」夏暉盛追問。
 
  「五年前到七年前的時候租給彰化一支叫做『北極花』的新興隊伍商用,主要業務是占卜,不過也有販售關於羅伊格爾的手製平安符、拜亞基的腳爪和伊塔庫亞的鱗片一類的物品。」周憲報告說。
 
  「真貨嗎?」高芸雯問。
 
  「無論真假,只要那商品沒有立即性的危險性就可以販售,因此我們也不會有相關紀錄。」周憲無奈地說。
 
  「都是關於追隨『風之王』哈斯塔的舊日支配者與從屬種族嗎……那個『北極花』是教團隊伍嗎?信仰的對象是哈斯塔還是羅伊格爾?有過什麼重大的違規紀錄嗎?」夏旖歌沉思問。
 
  「不好意思,登記資料沒有寫得這麼詳細。」周憲歉然說:「上面並沒有看到任何違規紀錄,租金也沒有遲交,只是在五年前的時候停止續約而已。」
 
  「負責人的身世調查、修為深淺以及進行交易的對象身分呢?」夏旖歌又問。
 
  「不好意思,也沒有看到這些資料。」周憲說。
 
  「真是的,只有記下那些表面資料有什麼意義……從下個月開始,我一定會讓城內所有商家將資料填妥到生辰八字的程度。」夏旖歌慍怒自言自語了幾句,轉頭吩咐:「另外,回去之後記得調查那支隊伍,說不定教團從那個時間點就已經開始布局了。」
 
  「好的。」高芸雯立刻說。
 
  「那麼現在要衝進去嗎?」夏暉盛問:「根據感知結果,裡面沒有人。」
 
  「剛才確認過了。」李少鋒立刻搶在其他人投來視線之前說:「我會提供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報,然而如果他們搶先轉移夏掌門的位置就沒辦法了,看要從殘留氣息追蹤還是其他什麼辦法,請你們自己加油。」
 
  「真是沒用。」高芸雯不悅咂嘴。
 
  「也得先確定掌門曾經待在這裡。」夏暉盛說。
 
  「聽起來那支北極花的隊伍也不是完全沒有問題,光是身為教團隊伍的這點就必須調查了……總而言之,先進去看看吧。」夏旖歌開口說。
 
  「已經過了五年,即使當時有留下什麼線索大概也都無法辨識了。」夏暉盛喃喃自語,不過毫不含糊地輕聲移動到建築物的正門旁邊,將左手貼在大門之後向著夏旖歌等人使了一個眼神,接著就運氣將大門推開。
 
  夏旖歌和高芸潔各自挺起白銀長劍,提氣踏入屋內。
 
  夏暉盛緊跟在夏旖歌身後,慢了一步踏入屋內。
 
  李少鋒看著他們三人顯然經過長久練習才培養出來的默契,一面感到佩服也一面疑惑瞭望塔工房是否有類似情況的應對訓練,接著就聽見他們三人陸續喊出「安全」、「沒有敵人」的回應。
 
  看來是撲空了……不會被當成犯人對待的機率剩下四分之三了嗎。李少鋒暗叫不妙,努力無視周憲和高芸雯投來的螫人視線,側了側身子看向屋內。雖然光線晦暗,不過也可以清楚看到寬敞的內部空間沒有任何傢俱,手臂粗細的金屬欄杆在內側格出好幾個區域,地板則是釘有連接著鐵銬腳鐐的固定座,毫無疑問是作為牢獄使用的房間。
 
  見狀,李少鋒忍不住說:「這個怎麼看都不是普通店家吧,還是說那個北極花就是走這種風格的占卜店?」
 
  「閉嘴。」高芸雯立刻罵。
 
  「只是講講意見嘛。」李少鋒平時被燕子罵習慣了,不甚在意地聳肩,暗忖似乎也不算完全撲空,雖然沒有找到夏逸舟本人,至少找到了出乎夏旖歌她們意料的建築物。
 
  「下次敢再廢話就試試看。」高芸雯又多罵了幾句,這才蹙眉望著屋內。
 
  李少鋒看著夏旖歌、夏暉盛和高芸潔三人謹慎地在屋內移動,接著周憲也按耐不住,向高芸雯使了一個眼色之後也提起淡淡的護體真氣踏入屋內,加入搜索行列當中。
 
  「請放心,我絕對不會亂動,也不會做出什麼愚蠢舉動,因此請不要一直將劍尖指向要害。」李少鋒立刻聲明。
 
  「都說了不要廢話。」高芸雯低聲說。
 
  片刻,夏旖歌忽然說:「芸雯,麻煩壓著他進來。我們要去二樓看看。」
 
  「好的。」高芸雯回應完,沉聲說:「聽到了吧,進去裡面。」
 
  「是是是。」李少鋒緩緩地踏入屋內,在經過門口桌子的時候狀似隨意地讓手掌在桌面一抹,從觸感得知幾乎沒有灰塵,明顯近期內有人待在屋內活動,再度慶幸自己保住小命的機率又向上提升了。
 
  「不要亂摸,快點走。」高芸雯皺眉罵。
 
  「好啦,妳小心一下劍尖啦。我現在沒有提護體真氣耶。」李少鋒急忙說。
 
  建築物內部因為金屬柵欄的緣故導致視線受阻,乍看之下頗為狹窄,然而走到深處才發現後方牆壁是完全打通的狀態,只有留下主要梁柱,甚至可以通向左右兩側的其他棟建築物,其實相當寬敞。
 
  「怎麼看都像是經過擅自改築啊。」周憲喃喃自語。
 
  「並不只是單純打通牆壁而已,最外側面對街道的牆壁內部似乎埋著鋼板,然而城內普通住宅區的建築物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構。」夏暉盛用手指關節輕敲著牆壁,報告說。
 
  「所以……那些混帳擅自將城內屋舍據點化了嗎?」高芸潔確認性地問。
 
  「從現況判斷的話是這樣沒錯。」夏暉盛說。
 
  李少鋒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保持沉默,靜靜看著牢籠區域後方的寬敞空間,暗自思考這樣不管要暫時安置將近百人的成員或是存放各種軍火、物資都不成問題。
 
  位於角落的階梯是金屬鐵片,並非蒼瓖城一貫的木質建材,表面佈滿鏽跡。
 
  二樓的格局倒是沒有經過大規模改造,保留著蒼瓖城建築物的風格,走道兩側有數間房間。
 
  李少鋒在高芸雯的監視之下站在樓梯口等待,直到夏旖歌等人搜完二樓、確定安全之後才繼續以被長劍劍尖指著後背要害的姿勢前進,踏入最深處的房間,接著就看見夏旖歌坐在椅子,將白銀長劍橫擺在大腿處,昂首瞪著自己。
 
  環顧一圈看起來像是客房的房間,又看向守在房門兩側以免自己逃跑的夏暉盛和高芸雯,李少鋒等待片刻發現沒有人開口講話,主動打破沉默地問:「另外兩位呢?」
 
  「……他們在其他房間尋找線索。」夏旖歌說。
 
  「所以願意回答我的問題啊。」李少鋒暗自苦笑,趁機繼續問:「既然時間不多,現在應該立刻前往另外三個地點吧?」
 
  「這棟建築物明顯與教團有關,我們已經聯絡其他人過來了。在他們抵達之前,有些疑點希望得到澄清。」夏旖歌說。
 
  「如果是我能夠回答的問題,自然知無不言。」李少鋒說。
 
  「你明白自己的立場嗎?能夠回答是什麼意思?知道的全講出來。」高芸雯威脅地說。
 
  「這點也提過許多次了。我會提供情報,作為條件,希望蒼瓖派幫忙協尋我們隊伍的成員,所以算是互相協助的立場吧。」李少鋒說:「夏小姐也親口承諾了這點,對吧?」
 
  「……我也提過倘若在你沒有告知的情報當中存在著危害蒼瓖派的因素,你會後悔的。」夏旖歌沉聲詢問:「這裡是什麼用途的屋舍?」
 
  「首先,我不是教團成員,所以真的不曉得,再者,假設我真的是教團成員好了,花費這麼多時間帶著各位來到一間很顯然是教團根據地的屋舍有什麼意義嗎?」李少鋒無奈地說:「他們可是擁有正面闖入廳堂,當著各大掌門、隊長的面擄走夏逸舟掌門的實力,不需要做這些小動作吧。」
 
  「注意你的說詞。」高芸雯低聲罵。
 
  「我相信夏小姐的理智判斷。」李少鋒沒有轉頭也沒有回應,筆直凝視著夏旖歌。
 
  緊接著,夏旖歌猛然站起身子,看似要大步拉近距離逼問,卻忽然在什麼都沒有的平地一個踉蹌。雖然她急忙伸手扶住桌角穩住平衡,勉強沒有跌倒,仍舊不改失態的事實。
 
  下一秒,垂著頭的夏旖歌猛然低喊:「出去!」
 
  「……嗯?」李少鋒疑惑轉動視線,隨即看見夏暉盛和高芸雯都露出疑惑神情,確認了那聲「出去」不是針對自己,不禁疑惑為什麼會下這麼突然的命令,難不成夏旖歌被看見了差點跌倒、所以惱羞成怒地要趕人嗎?
 
  這樣的命令未免也太蠻橫了。李少鋒不禁回想起當認識不久的燕子,然而那個時候,燕子的反應好歹都有跡可循,擔心自己會重演孫琰的事件才處處針對,而不像夏旖歌這樣仗著蒼瓖派掌門千金的身分恣意妄為、發號施令。
 
  「出去。」夏旖歌再度沉聲重複,強忍情緒似的眉頭深鎖。
 
  「是是是。」李少鋒吐了吐舌頭,暗自疑惑算上密道房間的時候就已經在短時間內快倒了兩次,即使是過勞也有點奇怪,接著腦海忽然閃過一個可能性,遲疑片刻還是轉頭詢問:「說起來,昨天廳堂的炸彈爆炸時候,妳該不會有被傷到吧?」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錯字:
生[平]【辰】八字
2021-04-05 21:17:09
佐渡遼歌
喔喔,感謝抓蟲!!
立即修改!!
2021-04-05 21:25: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