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三,工作。

Keymind | 2021-04-04 19:26:18 | 巴幣 1004 | 人氣 73

明日方舟
資料夾簡介
明日方舟的二創

  
  

  其三,工作。





  這是我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做好『該』做的事。

  這是我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做好『想』做的事。






  「啊、喂!媽的!」看著普羅旺斯一躍而下,清道夫趕緊靠上欄杆往下挑望。

  嘶——

  劇烈的風聲震盪著雙耳,彷彿習以為常,普羅旺斯甩動大尾讓她在空中轉身,減緩下衝的力道,她利用方舟邊的槽溝輕踏而下,配合尾巴。一轉眼就平安落到沙地上。

  她抬起頭盯向目的地,豪不猶豫開始向前衝刺,特質黑鋼製成的長靴讓她不受地形影響,可以輕易保持高速移動。

  「……嘖,趾行性的蠢狼,跑得可真快。」看到那團紫色在沙漠中迅速移動,清道夫先是鬆了口氣,但隨即,她注意力轉到了正被隕石及火紅的龍卷襲擊的營地,幾乎是完全正面擊中,不管怎麼看,那裡都不存在著希望。

  但,為什麼?那在沙漠奔馳的魯珀,卻似乎沒有任何一絲動搖。

  「這裡是T-2,發現天災現象,我目前正在趕往現場,位置『E23,S02。』周遭是否有信使可以支援?」

  奔跑的普羅旺斯一邊將側背包的東西拿出穿戴,一邊以聯絡器進行支援呼叫,確定裝備配戴完成,她將側包的快扣拉開直接拋下讓自身更方便行動。

  一片雜訊,在通訊器的範圍內並沒有任何夥伴。

  「隕石型態的天災啊……如果安潔在就好了。」

  不管如何,她要做的事情,並沒有改變。

  她咬著牙,看著隕石墜入營地,一陣陣強烈的衝擊波不斷撞擊她的身軀,源石彷彿從地底竄出,成為一道道山脈。

  「呼……呼……」雖然速度驚人,但畢竟距離遙遠,普羅旺斯趕到的時候也過了數十分鐘,原本的營地早已面目全非。

  喘著氣,她看著竄起的源石塊,雙拳緊握,那是一種敬畏……卻又忿恨的情緒。

  「不對,不可以那麼快放棄……!喂,還有人嗎?」她戴上過濾面罩,直接深入被灰黃佈滿的營地之中。

  碎布、殘肢、閃耀著黃光的源石上佈滿著鮮紅。普羅旺斯放慢腳步,仔細地尋著每個角落,每探查完一處,絕望感就越是纏身。

  「嘶——呼——」面罩內發出深深吸口氣的聲音。

  喀。

  雙耳豎起,她聽見一絲動靜,希望才剛湧起,她的轉頭卻只見上最令人難過的絕望,一隻大型源石蟲爬在源石礦的上方,牠有著其他類型所沒有的鎌爪,高舉於天,彷彿王者一般居高臨下。

  「……我現在心情很不好喲。」她從後腰抽出摺疊弩,組合、抽箭、裝填、上弦、瞄準,動作一氣呵成。

  「嘶嘶嘶嘶嘶——」源石蟲吐出酸液,普羅旺斯一個橫跳閃過,她迅速裝填,射出數發弩箭,精準的彈道直入源石蟲外殼之間的隙縫,深黃色的血液大量濺出,牠發出尖銳的共鳴聲,那聲波讓身為魯珀族的她痛得連雙腳都快站不住。

  「這、這隻……!」瞪向源石蟲的瞬間,兩道尖銳的鎌爪已經到達眼前,普羅旺斯使勁全力偏斜身軀,特製材質的黑紫色戰服輕易地被劃開,她趕緊拉開距離檢查自身是否有受傷。

  「還好……只是劃破衣服。」

  重新看向那隻巨型源石蟲,她分析著現況。

  「鎌爪堅硬、卻有伸縮性……看體型應該不是剛被感染的樣子,應該是被源石能量吸引從地底而來……腹部有亮光,是高度感染源,必須在這剷除!」

  重新深呼一口氣,眼前的魯珀,已變成狩獵者的眼神。

  「唧!」源石蟲從口腔再一次噴灑出酸液,普羅旺斯沒有放過這次機會,在那瞬間同時進行擊發。

  強烈的弩箭穿過酸液,直入進源石蟲的口腔,特製的箭身從中展開,彷彿綻放的薔薇在體內炸開。

  「唧唧嗄嗄嗄!」

  源石蟲痛苦掙扎之時,沒有進行閃躲的普羅旺斯也看著酸液即將撲面而來。

  唰啪!

  紫色大尾往斜面猛力橫掃,普羅旺斯身軀也因此傾斜閃過酸液,右腳扎實地踏出第一步,就代表著她的機動力已經完全啟動。

  紫色的光芒圍繞著源石結晶不斷對著上方的源石蟲擊出弩箭,雖然牠因疼痛而不斷掙扎,但場面卻越來越弔詭,隨著源石蟲一次次哀嚎,她注意到對方的血液逐漸覆蓋原本的外殼,凝固之後變為更加厚重的防護,弩箭也逐漸被彈開。

  「現有的情報檔案沒有相關資訊……新型態的感染蟲?看來要用比較激進的作法了。」普羅旺斯利用紀錄器將源石蟲的資訊一一拍錄下來,她左手輕撥箭桶,剩下的弩箭已經寥寥可數。

  源石蟲從高角度劃出鎌爪,這一次,普羅旺斯不再閃躲,她高高舉起腳幾乎與身體平行,一個重擊腳跟落將堅硬的鎌爪直接坎入沉砂之中,源石蟲受到牽引也失去了平衡,她順著鉗向上奔跑,手指輕觸一支被額外放置的弩箭,然後輕轉尾端的開關,箭尖開始發出高頻的共鳴聲也逐漸因為震盪而泛起熱熔。

  「唧————!」

  又一次高聲咆哮,無法忍受這種尖嘯讓普羅旺斯失去平衡從上摔下,而對方也沒有錯過這次的機會,另一支鎌爪直撲而來。

  「來吧!」普羅旺斯單閉眼咬著牙,在鎌爪的尖端準備貫穿身軀瞬間,她再一次猛力揮動長尾讓自己在空中進行旋轉,精美的動作也確實地閃過致命的攻擊。

  裝填、上弦、她伸直單臂瞄向源石蟲,那支特殊的弩箭似乎也已經到達能量的臨界點。

  「願你能夠在沒有礦石病的地方,重新投胎、享受大自然的美景。」

  箭弩擊發,箭端釋放強烈的能量產生巨大光芒,光線瞬間貫穿源石蟲,連吼叫聲都沒有,巨大的身軀失去支撐力,從源石礦上重重摔了下去。

  「在這種分秒必爭的時候還來煩我……」普羅旺斯跟著著地,她重新環顧了四週,沙塵已逐漸褪去,視野越發清晰,絕望卻揮之不去。

  「……至少……新型態源石蟲的樣本可以取回去給科學部研究……」她跨過鎌爪來到身軀前方,抽起剝皮獵刀,拿出取樣管,將源石蟲的外殼和流出的血液一點一點收集起來。

  「唔……好黏稠……真噁心……」

  喀,身後的鎌爪彷彿有自身意志般。靜靜地抬了起來,刃爪一根根展開,瞄準的,是那個正專心避免自己沾上充滿感染源的普羅旺斯。

  一聲巨響,鎌爪直衝而來!聽到聲音而轉頭的普羅旺斯,此時因為跪姿而無法動彈,她看著利爪瞬間來到眼前,除了壓低身軀保護要害以外,她找不到任何可以自救的辦法。

  嚓!

  劃開血肉的聲音不管聽幾次都無法習慣。而這聲音的出現,也就共伴著犧牲者的到來。

  「嗯……」普羅旺斯緊閉著眼,沒有想像中的衝擊以及疼痛,過了一段時間,她睜眼看見的,是一把綠環大斬刀,以及被斬成數段的鎌爪。

  「那麼有名的天災信使,難道連脫離戰場之前不能放鬆警戒這種道理都不懂嗎?」

  輕揮斬刀將斬開鎌爪的血液揮灑於地,她扛上肩,完全散去的沙塵清楚照亮眼前之人,那正是羅德島特殊處理部隊成員,清道夫。

  「妳……妳怎麼……」本來有許多疑問,但定眼一看,普羅旺斯確弄懂了一切。

  因為汗水而沾滿全身的沙塵,雖然戴著過濾面罩,嘴上講著調侃語句,那也無法掩飾她急促的呼吸,從羅德島奔馳到營地這裡,如此短的時間幾乎沒有什麼種族能夠做到這種事情,更別說……她還扛著一把看就知道沉重的大斬刀。

  「不愧是魯珀族,跑得還真他媽的快。」清道夫啐了一聲,面對對方那閃耀的眼眸,她只是不習慣的撇開了頭,而這個動作也讓普羅旺斯帶起了欣慰的微笑。
  
  「未經允許擅自出動,會被懲罰吧?」她露出壞笑,彷彿掌握了什麼把柄。

  「啊?這樣講妳不也一個樣!」清道夫瞪向對方。

  「天災信使的合約內有寫到,任何與天災相關的預估、探索、救難、評鑑,皆不受契約約束力影響,講明白一點,天災信使的行動羅德島沒有對我們做出任何限定。」普羅旺斯笑得更壞了。

  「那無所謂!我他媽一樣不受任何約束啦!」

  「嗯?這代表……妳除了個性孤僻以外……妳是羅德島什麼特別的組織幹員嗎?」

  啊……清道夫愣了一下,她暗叫不妙,雖然凱爾希從未刻意隱藏,但知道她們的人,在羅德島上還是少之又少,她努力想著該如何糊弄過去。

  「我不笨,可別說什麼妳是什麼特殊合約的機動幹員,想一些比較好的藉口如何?」

  「……」想不到連要說的話都還沒發出聲音,就被對方一字不漏的給猜對,清道夫嚥了口水,腦袋卻是一片空白,這麼說來也是,連為什麼要把特地跑來這裡把自己累死的原因都還沒想到,所有的行為、在這些還沒想到之前,身體就已經動了起來。

  「好啦,妳究竟是誰,為誰做事,那些都不重要,我們都是羅德島的幹員,妳救了我也是事實,謝謝妳。」普羅旺斯站起身,她天真燦爛的笑了起來,該說那太過閃耀嗎?每一次看見她的笑容,清道夫總是會不自覺撇過頭,不敢正面看向她。

  「哼,如果妳想找的找完了,我要回去了。」

  「嗯……我搜查了幾次……應該是沒有希望了……」

  喀噠,碎石被翻動的聲音吸引了她們的目光,在稍遠的地方,一個人影正豎立在兩人面前。

  「啊……啊……」

  全身佈滿源石粉塵,彷彿像病毒一般,不斷啃食著眼前之人的肌膚,源石痕跡不斷蔓延,整個血管都能看見透黃的光芒,他雙眼泛出黃色的淚液,混身顫抖,看來已經被礦石病直接影響成需最高警戒的感染者。

  「……一看就知道沒救了,別動,讓我解決你的痛苦吧。」清道夫下定決心,她雙手持起斬刀,一個前躍斬擊,刀刃朝向的,是那個感染者的脖子。

  哐——!厚重金屬的碰撞聲在營地之中發出幾乎爆炸般的巨響。

  清道夫略睜大雙眼。她清楚看見,擋住刀的,是那雙黑鋼特製的戰靴,普羅旺斯在她向前跳斬時同樣跳了出去,她在天空以一個橫掃側踢硬生生擋住了斬刀。

  「妳……!搞什麼東西!要不是我瞬間收力,妳的腳現在就沒了!」被踢擊擋回,清道夫向後輕躍並且重擺架勢,她注意到刀鋒上出現的裂縫,代表剛剛那個踢擊,不存在著任何誤會,對方的立場。相當明確。

  「抱歉,我不能見死不救!這個感染者,我要帶回羅德島!」雖然有保持距離,但普羅旺斯依然擋在那位重度感染者面前。

  「帶著高濃度感染源回羅德島?你開什麼敘拉古玩笑,而且妳沒戴任何隔離設備吧?」

  「簡單防護還是有的,現在分秒必爭!請妳讓開!」

  「……基於許多立場,辦不到。」語意落下,清道夫先站直身軀展開筋骨,然後她重新蹲低,以左手臂撐著刀背,右手與肩平行,刀尖朝著那抹紫色,採取充滿攻擊性的高角度。

  「是嗎……」面罩的反光導致看不見裡頭的表情,但她深深嘆了口氣,抽起僅存的數支箭弩,填裝、上弦,然後直直指向清道夫。

  「這是我的工作,請妳讓開。」

  清道夫感覺自己的心跳略震了幾下,她皺眉,她不懂這是什麼感覺,但是,現在思考什麼都沒有太大的意義,眼前當務之急……






  「這是我的工作,給我閃開。」






  待續。
——————————————————
  後記。



  這次很難得能在連假休息,稍微多修潤了幾次稿,做一個比較快的更新!

  之後更新的頻率我會思考一下!

  
  源石蟲的戰鬥修改了非常多次,直至這次才讓我稍微滿意一些,也充分利用魯珀族強大的腳力wwwww

  清道夫啊!嫌歸嫌,妳還是跟了過來了嘛~~雖然在最後一刻,兩人從鬥嘴變成真正的衝突!

  我很喜歡兩人不同的立場也很喜歡不同的做事風格!我想之後還是會有不少的兩人情感的矛盾!

  目前這樣的字數和節奏大家看得還習慣嗎?有什麼建議都可以都可以和KK討論一下~

  那麼,如果有幸得到你的觀看,給個GP、按讚,更好的,留給言和我分享你的心情吧!這是創作者幾乎唯一的動力!

  那麼,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來源

創作回應

玥音
傲嬌(蓋章
2021-04-05 01:08:39
Keymind
目前還處於有傲沒嬌,啊,應該有啦,但是本人還沒自覺wwwwwwwww
2021-04-05 01:41: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