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ダラ兄妹——第ニ話

岐代加和津瑠羽 | 2021-04-04 18:50:47 | 巴幣 0 | 人氣 40

連載中ダラ兄妹系列
資料夾簡介
24歲,是名學生。 因為不會畫畫所以改寫幻想文,內容時常需要超高想像力才能進行閱讀,盼找到わかる的伯樂。

第二章——妹妹與電影(上)

——下午四點多,天氣還是一如往常的冷。
『感覺好像比平常早一點?』這麼覺得的你並沒有錯。不如說我很讚賞你的觀察力。
沒錯。
撇開了與回家一夥的每日Time,今天的我,可是有約的男人。
呵呵。
沒想到這個與現充無緣,一臉寫著“回家部”的我居然也會有春天。你們還在幹嘛?

...好吧,雖說是有約,但也只是去看電影而已。
還是跟著自己的初中死黨(以及那傢伙為了炫耀帶來的妹子)。
這下總不會炎上了吧。到不如說需要人安慰我才對。

話說回現在,我正在一臺擠滿人的電梯裏。
各位應該都有搭過電梯吧?
那有體驗過搭上擁擠的電梯時過被強烈注視嗎?那種感覺還真的怪討厭的。
不過。
有可能是在和尚學校禁慾過多還一副悶騷根本找不到聯誼對象,讓掌管命運的人都起了憐憫心的關係吧。
呀~其實,最近的桃花運好像蠻旺的。
就像現在撇頭避開都還能感受到的那股視線,都不像是出自鄙視的感覺。
想太多?
NoNo ,張乙己可能幻想過很多次,但我清河鶴羽可是來真的——
       
站在我的正左側,是一名國小三、四年級左右的蘿莉,以一股「我很好奇!」的眼神死死盯著我。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jojo!當你體會過一次,就可以曉得我現在的心情了。
老實說,有幸被蘿莉盯著看是很好啦。
但被盯久了,其實也會有點緊張。
放心放心,有帶口罩,絕對不會是被大叔容顏嚇到。況且本人也長不醜。
我...更沒有做出什麼事情好嗎。單純搭電梯而已。
話說回那個小蘿莉。出電梯後,她居然跟著我回家的方向走。
我怦然地產生了好奇心。

絕對不是我自己跟過去。

藉著操控腳步的替身能力,我悄悄地遁移到蘿莉的後方。
順帶一提,雖說是蘿莉,不過其實她並沒有穿著制服,所以也只能從外表看來認定是蘿莉...
說不定是稀有的合法蘿莉也說不定...

「............!」

在思考的瞬間,原本看似無防備的蘿莉突然回了頭——

討厭,別跟過來啦♡(これは幻想)
她那戒惕的眼神中,帶著一絲興奮、一點玩樂性質的感覺。
嘛,誰管你呢。
況且我家本來就往這走,這是不可抗力。
就這樣,好像在陪她玩警匪追逐遊戲一般,我們兩個一直走往同樣的方向。
然後不管是上手扶梯、轉彎路口、紅綠燈,她都會像第一次那樣轉頭。
只要我不動邪道就好了吧?
反正本來就只是打算回家...
不如說,一路往回家的路走還要被當變態,葛格我真的很傷心啊...可以不要再轉頭盯著我看惹麼。
今天的回家路,實在是又甘又苦。

2

「お帰り、歐尼醬。」
才剛推開門,あくあ就早有準備似的在玄關等著。
平時看著就十分柔順的頭髮,在今天更顯得特別晶瑩。
髮型也從長直切換成特殊場合用的三股辮,蓬鬆地梳成兩束,從肩上向前落下;粉色的與水藍的髮絲交叉著,最終在胸旁形成一個漂亮的結尾。
半身披著一身褐色風衣,搭配著米黑白混色的格子裙。真的要說的話,有點像身處接近午夜的倫敦,層層的厚霧中,唯一一盞微微發光的路燈底下站著的一名典雅且富知性美的女性,對你說聲「終於來啦。」的感覺。

「呦,準備好了嗎?」
「嗯......大概吧...」
「...這麼不想出門的話,就等TV放送版吧?」
基本上,身為自宅警備員,好像都會附加一個社恐的Buff。
我的妹妹也是如此。
雖然這些屬性都有一段攏長的淵源,不過在這邊就不提了。
相信我們都不會想再聽到這件事的。
あくあ也是。
話說,我們究竟是要去看什麼電影,才會讓這個超級社恐都搶著要去呢?
嘛,雖然我不是腦粉,但畢竟還是把漫畫看完了,總會期待一下大銀幕下的視覺表現吧?
沒錯,我們就是要看那部正反論兩極化的“炎上“熱血之作——
鬼X之刃。(或叫無限X射?)

對於同為二次元坑中,甚至可能比我栽地更深的あくあ,鬼X之刃這麼一個話題作自然也不會錯過。
雖然沒有像在公園遇到的小孩一樣拿羽球拍在那水之呼吸,不過卻也著迷到把動畫、漫畫完刷的程度。因此,這次的劇場版對於あくあ來說,可說是不論如何都想要親自坐在電影院裏面觀賞的。
剛好有這麼一個機會讓她多多跟外界接觸,也不算錯吧?
希望如此,あくあ也能快點回歸這個社會——
不過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歐尼醬我也不勉強就是了。
「ダ...ダメ...!人家還是...想去外面看。」
あくあ的聲音微微顫抖著。
然而那命令般的語句,卻又顯現出堅定的決心。
看來是早已下定決心要出去看了。
「宜しい,如果等等害怕的話,就抓著我的袖子吧。」
「...才不會嘞!」

於是,ドキドキワクワク的無限XX篇就這麼展開了。

3

「哦~這裏就是地下通啊。」
「等等會有更驚奇的東西出現唷。」
算是我個人的偏好、同時也可以讓あくあ必較適應的地方,大概就莫過於地下通了吧?
所謂的地下通,其實是通往市中心車站的地下商店街。
依代號分類,以車站為中心共分成好幾條。
而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條,外號則叫做——

オタクの魔窟(正式名ではありません)。
會以這麼滑倒的名稱來稱呼也不是沒有它的原因。
這條商店街中,扭蛋、PVC、公仔、街機、遊戲片、電子商品、女僕咖啡廳...可以說是能讓任何オタク興奮起來的二次元商品樣樣都有。而且隨意遊走在路上,偶爾甚至能巧遇Cosplay,說不定真的有逛到界限化然後誤以為這裡是二次元的案例。
而我們要去的電影院就位於市中心車站附近,走這條路正好可以最快到達。
畢盡為了接あくあ而特地繞回家所以耗了不少精力和時間。
而且,再拖下去就快要遲到了...

『嗡嗡......嗡嗡...』
正這麼想時,口袋中的手機忽然久違地響起了鈴聲——
「摸西摸西?」
「啊,鶴羽?我們(俺たち)會先去失物招領處拿東西,等等在那邊集合喔。」
「うん...等等,這裏哪有什麼失物招領處啊?!」
沒在騙,可能是平時不常丟失東西,居然出現了在地嚮導等級四都未知曉的秘境。
「不知道啊?就在地下通最尾端啊,晚一點到也沒關係,我們還在電車上...」
「蛤?!」
「——就醬,じゃね~」
理由都來不及問的情況下就被無情的掛電話。
死黨可不是這麼用的啊.......
雖然說平常最會遲到的是我啦...
「發生什麼事了嗎?」
離開自己地盤後開啟懦弱模式的あくあ,將頭以45度角歪向右方,睜著古溜的眼睛朝上盯著我說。
「啊...沒事,應該可以逛久一點,妳就邊走邊看吧。」
「嗯......先去等他們也沒關係吧?」
這麼一說才發現,原來あくあ的手從出門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我的衣襬。
果然還是不習慣暴露在人間啊(這裡能算是人間嗎)...

「——話說啊,我們這樣走在路上,會不會被別人誤認為情侶啊?」
我腦筋忽然靈光一轉,蹦出以激將法逼迫あくあ習慣外界的策略。
「蛤?別說傻話了。」
あくあ嘟著嘴說著。
「想這麼多,應該是歐尼醬自己想被這麼認為吧?」
斜斜撇過來的眼神,若要說是威嚇,卻好像產生了反效果...倒是衣襬的部分反而被抓得更緊了。
「啊,那裏有賣鯛魚燒,妳要不要吃吃看?」
「嗯...誒!等一下——」
激將法被攻破。趕緊轉移話題。
我將衣襬快速抽離妹妹的手,大步走向鯛魚燒店面前。
「もぅ——等一下人家啦。」

4

——雙手捧著的溫暖觸感,直直從飄散的白霧中送上心頭。
在長期寒冷的冬日中,這股滋味更顯得可貴。
怕那煎成土黃色脆脆的麵皮因裏頭的濕氣而壞了口感,我大口地痛快咬下。
炙熱的內餡宛如岩泉般不斷湧上,伴隨著綿密的紅豆口感在口腔中打轉。
——「拗燙!蕩蕩蕩!」
可惜犯貓舌頭的あくあ,沒法以最精華的狀態享受這份冬日的甘露。
「唉...等一下再吃吧?」
「哦!那是桐X的公仔嗎?」
發現珍寶似的あくあ,急忙把吃到一半的鯛魚燒塞進我手心裡,直向那家公仔店奔去。
「雖然說可以逛一下,但可沒有要買喔?」
「我知道啦。」
不只是等等要看電影的關係。我更不想收一尊男角公仔。
嘛不過,看她都這麼興高采烈了,當作給妹妹的禮物,要買幾個扭蛋給她也不是不行。
...話說,剛剛塞給我的鯛魚燒,再不吃的話真的要軟掉了...
紅豆香味不斷地竄入鼻腔,我眼前彷彿蹦出了戀礙選項:
『さあ、選ぶよ!』——
「逛完了?」
「嗯!」
「那繼續走吧。」

「——」

「原來有那麼多SAX系列的公仔啊,歐尼醬為什麼都沒買?」
「不是每個人都是刀(ㄒㄧㄥ)X(ㄅㄠˋ)廚吧?」
「嘛,好像也是...」
あくあ將雙手交叉擺在腰後,微微地抬著頭,看起來若有所思。
「啊!話說回來我的鯛魚燒呢?」
「恩?偶否沒初(我可沒吃)噢。」
「騙人!嘴巴邊邊都沾到紅豆泥了。」
あくあ又是鼓著嘴又是瞇著眼氣噗噗的朝這邊看著,像極智障女神那經典顏藝。
「噗嗤,哈哈哈哈。」
我下意識的爆出大笑。
不,這絕對忍不住。
「這有什麼好笑的啦,もぅ!」
我仍持續笑著。
「......」
「...哧哧。」
最終,招不過氣氛的あくあ也跟著笑了起來。
「哈哈哈。」
「嘻嘻嘻嘻...」
『......那對笨蛋情侶.....是在爽什麼....』

——路人的呢喃就這麼剛好地鑽入耳中。
あくあ將身子轉向一邊,迅速把頭撇開。
我也是。

5

「呦,鶴羽~等很久了嗎~」
眼前那充滿餘韻的腳步走上前的元氣陽光少年,正是我的初中死黨。
「終於來啦。」
與平常見面時的黑色運動系列不同;今天的他外頭穿著一件成熟的風衣,讓本來就算高的他顯得更加瘦長。
嘛,畢盡身邊帶了妹子嘛,懂的打扮才正常。
順帶一提,這位元氣現充男目前就讀專門學校,所以已經是個準大學生(自稱)了。
而他身後這位靦腆的少女,似乎就是他的同學......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痾...那個....君...?」
「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不是說是你同學嗎...?!」
「是啊,“我們“的同學啊。」
燦爛的笑著說。那笑容彷彿從牙齒周圍反射出彩色光芒似的。
沒想到會被擺了一道。

這個人,是一位落落大方的開朗少年。
熱心正直的他,朋友的任何大小事幾乎都會幫。
因為哪都能混的關係,所以從剛入學開始到現在幾乎所有人都以他的名來稱呼他,久而久之就沒人記得他的姓了。另外,因為具有天生的花花公子性格,他也很常與女生打交道,在女生群裡面還被稱作『中央空調』過。

而作為他的摯友,大好人君自然也不會錯過任何累積濫好人分數的機會。

6

『雪之下,雪下面的雪,那是何等潔白中之潔白。』這是大老師曾經讚美過雪乃的一句話,而在“她“的面前,潔白又不止潔白。
就如同她的名字「雪姬」一樣 ;不只肌膚,連她的心也如羽毛那般,透澈、高潔,且唯我。
她就是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最高存在。
她就是宮下雪姫,我與的初中同學兼我的暗戀對象。
大概過了半年吧。不過她的個性跟容貌還是一點都沒變。
垂至腰間的長髮,無盡的黑使那柔順的髮絲散發出棕色的光澤,特徵就是額上靠右處有一條分髮線。
她的穿著總是很時尚。只要是私服,幾乎每一天的造型都不一樣,今天則是稍微露肩的長袖上衣,外頭披著一件寬大灰外套,很有韓式味道。
看來她也不知道我會來似的,一直撫著頭髮不說話。真不知道是用什麼妙計把內向的她勒騙出來的。
「嗨...好久不見呢。」
我先開口說話。
好笑的是,初中三年來除了公事或問問題外,也幾乎是我先開口說話。
「啊,嗯。」
「——啊,輪到我領東西了,等我一下喔。」了突然地打岔。
蛤?喂!等等!
我本來打算這麼說。但早已走向窗口,只留下尷尬的氣氛、尷尬的我倆、一副事不關己在一旁掛機的あくあ。
如果今天什麼也不說,我想跟著あくあ,我應該也可以很開心的欣賞這部電影。但對於宮下來說,跟男生混不來的她要在這樣尷尬的情境下看完整部電影,想必很難受吧?
有那麼一點安心感也好,不希望這她因為我們的關係而毀了這部電影。
於是,我嘗試與她搭話。

「——」

「...妳最近...有在幹嘛嗎?///」
ぎゃ〜這啥鬼問題。
「嗯...沒特別做什麼。(笑)」
還好她回應了。
「這樣啊...那...那妳今天為什麼會來看X滅呢...?」
實在奈不住尷尬的我,拋出了最後的殺手鐧問題。
「我...我有看過動畫。」
對吼,差點忘記。宮下她其實也算是名動漫迷,鬼X之刃好像也是我推薦給她的。
「那漫畫妳有看嗎?」
「...只看一點點。但動畫全看完了。」
「這樣啊,動畫的觀感比較好吧?」
「啊...嗯。」

「——」

7

「...話說,身旁的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
「呃...什麼??」
嘛,這也不怪。畢盡知道あくあ身份的就只有來過我家的人跟我的死黨而已。
「她叫あくあ,是我妹妹,今年13歲。」
「疑?這樣呀,以前從沒聽說過你有妹妹。」
那當然,至今為止連私下見面都沒見過的人怎麼可能會知道他有妹妹。
況且,あくあ被我藏得好好的,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讓你知道。

「你妹妹今天也來看鬼X之刃的嗎?」
「嗯。她可是鬼X廚呢(笑)。啊,乾脆讓她自己跟妳說好了。」
我忽然轉身,像夾娃娃機那樣用兩手抓住掛機已久的あくあ,把她抬起並放到到宮下面前。
「嗚誒!!!」
被這突然的行為嚇著的あくあ,彷彿從腳尖到髮尾都在顫抖著,轉頭以求助的眼神楚楚可憐地看著我。
「嗚...幹嘛啦...」
如果今天袒護她,把件事當玩笑;那下一次肯定也會是這樣。
三年來...不。
自從決定要守護著她開始,就已經這樣了。
如果再這樣下去,あくあ並不會以正常人的方式成長。
不行。
“這是為了她好“。
儘管我最討厭這句話
但現在我也只能這麼堅信。

「ほら,あくあ。對方可是跟妳有著一樣興趣的同好喔。」
我稍微半蹲,直視あくあ的臉龐。
「嗯嗚嗚嗚......」淚水在她的眼匡中打轉。
感覺快哭出來了。
真是的。
「呃...那,妳最喜歡哪個角色呢?」
我先抬頭問向有點困惑的宮下
「我?我最喜歡...善X君。」
...這樣啊,跟我一樣呢,呵呵。

「好,換あくあ了,妳呢?」

「......」
「............嗚......窩...窩最喜歡...煉X先生...」
這不是好好地說出來了嗎。
真是的。
我都要哭了。
順帶一提,這是あくあ三年後第一次跟家人以外的人說話。
真是太好了。
「...煉X先生很帥呢。」
「誒...!」
あくあ忽然抬頭,以淚汪汪的眼睛看著那名少女。就像頭一次被人了解的菜X昴5那樣。
「謝...謝謝」。

(下篇待續)

後記:
大家好,如果你各位有成功撐下去並讀到這篇,那非常感謝您的閱讀。各位的GP就是我的翅膀,謝謝
這一話有很多新角色出現,大致上都會活到最後,所以不用擔心。另外,下一話會接著這話的故事,並會盡快產出(如果沒有操龍的話),希望可以繼續支持小的的幻想文創作,謝謝。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