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間章(I)

第五文明人 | 2021-04-04 12:37:13 | 巴幣 10 | 人氣 83

連載中《大杜王國編年史:Kingdom of Middag》
資料夾簡介
這是段為復活女兒,不惜到另一個世界獵殺天神的奇幻戰爭史。 從小兵發跡,憑藉上輩子智慧,天真無邪優勢。 背刺、暗殺,屠城通通小CASE!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序列座標:4D /9M/ 1631Y  中央編制營區 大杜王國
T:正午 W:多雲


 中央編制營區。

 以一處作為前線據點的總體來講,架構設施的概念角度確實奢華許多。

 撇除為避免遭逢非常時期──籠城、斷糧、天災等等,一時無法向外求援的膠著戰況──因應解套措施產生的必要設備,好比獨立渠道、兵器庫、軍營,以及部分軍民兩用的酒館場所,藉此維持據點能在四面楚歌窘境下自力更生數月。

 就連遠在後方的祖國「大杜王國」中樞都市,也僅有少數地段──幾乎只在上貴族生活區域──才會鋪張建設的石磚路,在這可是完全沒看見爛泥的機會。

 用一句話來形容:

 與其說是前線據點,倒更像是一座中大型的戰備城鎮(fortress)

 如前言所述,中央編制營區的繁榮度更是叫人歎為觀止。

 雖然稍嫌不足,但確實擁有和當世「不夜城」美譽的「矛城」相提並論的潛力。

 聽說在南國的商團工會,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一個城市有無貿易價值,可藉由該城的酒館來評議。』

 乍聽之下有些富家子弟的膚淺口吻,但實際而論,確實是長久累積的經驗談。
 
 真理在於酒館本質的來者不拒特性。

 要曉得,在這充滿五花八門職業的福爾摩沙,若要討口飯吃,除非擁有相對應固定場所的職位。

 例如在公廨(Temple)治療流浪旅人的藥劑師(Herbalist)巫覡(Druuid)等等,這種不怕一覺醒來丟了工作的公職。否則,對那些周遊列國增廣見識的職業者們,通常來到一個新的城鎮,都會默契十足的往城中最氣派的酒館集合。

 首要目的是探聽委託情報,次要則是趁機擴展社交,以免委託任務不時之需。

 當然,一些對實力較為自信的人,則是單純把這些機會視為買醉的必要藉口,自然也是有的。

 不論如何,承襲以上種種原因,便是完整塑造這句話的基礎要件。

 然而,地處於中央編制營區的行政大樓前方廣場,聚集了所有居民、軍政要員(上流人士)包含大杜本國貿易商的活絡區域。

 礙於本質為前線據點的關係,若果擅自取名恐怕會冒犯到上層,更嚴重還可能被扣上「瀆職」的惡名。

 於此,生活在中央編制營區的居民,都稱呼這兒為────
 

 大豹市集。


 人熙往來的街道,沿著雜聲鼎沸的叫賣吶喊圍成一圈。

 四方八達,牽繫著民生機能的主要道路,從城鎮各角落一路延伸直達市集。

 道路正央經過一台台,讓人一瞧就知曉要價不斐,經名匠打造的商團馬車。

 連祖國首都都不一定能見到的繁榮光景,倘若開放「鎖城」禁令,肯定會在外國掀起一波「黃金風潮」吧。

 試想一堆來自外國的上貴族與皇族相約聚集,享用佳餚談宮廷八卦的風景,似乎不難想像就是了。
 

 嘎啦────


 突兀間,穿梭叫賣吶喊的流水光陰,宛若無意間墜落濃稠的液體當中。

 本來還繚繞在市集各角落揮之不去的吵雜,毫無預警的突然消逝無影。

 寂靜。

 市集的所有人無不目瞪口呆,自動讓出一條專屬於「她們」的特別道路。
 

 「白鷹烈雀團……」


 這是一支全數由女性組成的戰鬥單位。

 她們身上全都披著一席蓋住整身的白色斗篷。

 斗篷表層印有類似鷹鷲的猛禽動物,大張鳥喙,聲嘶嘯啼的威嚇圖騰。

 乍看之下,五人隊伍貌似唯有前頭的少女,還有後面數來第二位,以及第三位的兩名少女,她們背後分別攜帶番刀、大弓、長柄鎚,此類顯眼的大型武器。

 但這並非代表其餘兩位不具有基礎的武裝限度。

 現在正適逢時代轉移,冷兵器早已被戰場的新寵兒──熱兵器取代。

 換句話說,那身完美掩蔽的斗篷裝束之下,極有可能是燧發手槍,數量恐怕還不只是一把。

 考量到最近由兵器研發部門所配給的「槍束帶」裝置,基本配置在大腿和腋下,能夠藏匿少說四把燧發手槍。

 更別說,若對方具有相當精密的槍械知識,定會將燧發長槍拆解分開收納。

 五位年紀相仿無幾的少女,行進步伐看似急躁卻十分有序。

 揹著遠遠超乎身形的大型兵器,踏在稍有不慎便摔得狗吃屎的石路上,行走的速度如履平地。

 踩著輕快的腳程,少女們沒理會周邊的異樣眼光,筆直朝目的地走去。

 獨留仍未回過神的居民們面面相覷。

 「那是『白鷹烈雀團』沒錯吧?」

 「你、你是說『豺狼』大人的處女集團?」

 「笨蛋!妳找死嘛!!」

 「……大嬸也真是的,那種事情不能說啊……妳忘記『狼大人』一直戮力於打擊流言嗎?」

 然後,話局陷入短暫沉默。

 「不管怎麼說,動用到『白鷹烈雀團』肯定沒好事吧?照往例來講……」

 「就是就是,肯定要打仗了!」

 「啊、啊──怎麼辦……老子為了舉家搬遷早已捉襟見肘了啊!」

 「吵死了大叔,你要錢還是要命啊?」

 「打仗也說不準是壞事啊,重點是腦袋要精明!」

 「……老爺,南方部分小城因莊稼過餘,市價尚未浮動。」

 於是,在突然瀰漫起一片的不安、恐慌、貪婪的各種情緒下────
 
 嘎咚!

 中央編制營區行政大樓的厚重城門關了起來。

 進到建築物的一行人,又走了約莫五分鐘路程。

 走在隊伍最後,那位揹著長柄鎚的少女確認四周沒人,立刻拉開遮住半張臉的斗篷。

 動作豪邁的甩了甩被汗水浸溼的橘黃髮絲,她難受的呼出大口熱氣,皺起柳眉。

 「真的是很熱捏!吶~阿莉姆姐,難道真的不能跟『狼伯』建議改軍袍咩?」

 「別胡鬧了,帕梅拉。軍議會是商討國家大事的重要場所,豈能丟出這般冒失言論?」

 擔任領隊,被對方稱為阿莉姆的棕髮少女,邊掀起頭罩邊轉過頭。

 瞧著親暱如親妹妹般的橘髮少女──帕梅拉‧加迪斯,吐露舌頭喘氣的失態模樣,讓她好氣又無奈。

 「戚嘻嘻嘻……冒失嗎?但這可是出於本國頂級戰力集團的要求呢。」

 刺耳聲線來自於人群中最嬌小的身影。

 這位少女沒有拉開頭罩,一指玩弄垂落在粉白頸部兩側的銀色捲髮。

 敞開一排尖銳的小鯊齒,笑容的微妙幅度參雜了讓人卻步的詭異氛圍。

 深邃眼眸──或說是黑眼圈──散發少許慵懶氣息。

 玲瓏有緻的單薄身姿,背後綁著超出足足兩顆頭的大弓(Heavybow)

 然而,在狹窄的廊道迴轉卻不聞任何碰撞。

 實在很難想像,這種單靠敏銳直覺,下意識避開死角的老手山獵民本能,竟反應在一位看似未經世事的閨房女孩身上。

 斯蒂芬妮‧雪萊────這位個子不高,本事卻達領箭者(Arrow Leader)境界的弓術達人。

 「如果緊要關頭犯熱病,屆時該由誰保護那群高官呢?戚嘻嘻嘻嘻……」

 「斯蒂芬妮,我說過很多次了,必須稱呼長官。」

 阿莉姆雙手插腰,表情嚴肅地盯著斯蒂芬妮。

 看了眼姐姐不捨責備的慈愛視線,身為妹妹的斯蒂芬妮頓時感到一陣難為情。只見她慌忙轉移目光,糾結好久才吞吞吐吐地擠出幾個字。

 「知、知道了啦…………對、對不起……」

 得到阿莉姆「好乖~好乖」的摸頭獎賞之後,斯蒂芬妮便拉下頭罩不再發話。

 這孩子……該不會開始進入叛逆期了吧?

 正當阿莉姆想著或許該考慮換更成熟的讚賞比較合宜時,另一位妹妹也說話了。

 「話雖這麼說,但稱呼高官為高官……又有什麼錯呢?嗯嗯……坦白講,是否有點注重形式過了頭呢?嗯嗯……」

 「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不是早有共識了嗎?布列塔妮?」

 站在斯蒂芬妮身旁一直默默不語的少女,突然開口響應姐姐的疑問。

 面對提出問題,稍微動一下斗篷內便發出金屬撞擊聲響的紅髮妹妹────布列塔妮‧格里芬

 阿莉姆舉起手指,本想制止對方陷入牛角尖的漩渦,可惜為時已晚。

 「嗯嗯……阿莉姆姐姐的道理我懂。可是,斯蒂芬妮姐姐的觀點是來自於主觀意識吧?換言之,阿莉姆姐姐的道理也是主觀意識層面的產物。那麼,兩位姐姐的觀點都是算正確的囉?嗯嗯……不對,如果稱謂本來就有樣板的架構,單憑主觀意識給予人框架限制的兩位姐姐,基本上就根本來講,都是錯誤的吧?」

 一口氣講完通篇語言哲學的布列塔妮,邊發出「嗯嗯……」彷彿在口腔內咀嚼硬糖般的滾動聲音,邊將食指壓在太陽穴上的眼鏡架喃喃自語。

 據本人說詞,這是布列塔妮陷入無可自拔的思考漩渦時,無意識舉動。

 「啊咧啊咧?小布布進入『無我』狀態了捏?」

 帕梅拉朝雙眼失焦的布列塔妮揮了揮手,嘗試幾次對方都沒反應。

 最後只能朝阿莉姆聳肩,用無可奈何的口吻說道。

 「看樣子『任務』得延後咧~阿莉姆姐~」

 「真糟糕……因為是緊急召見,所以我只攜帶應急道具。」

 「一樣哦!畢竟平常我的任務是殲滅嘛,所以只挑了把順眼的槌子出門咧~」

 「那斯蒂芬────這、這樣啊。」

 本想轉頭詢問跟布列塔妮關係最親暱的斯蒂芬妮,對方卻壓著頭罩猛搖頭。

 此時後方傳來一把可愛的遲鈍音色,讓阿莉姆昏亂的腦袋閃過一瞬光明。

 「唔…………等一下。」

 「艾娃?妳有帶《寓言詩集》嗎?」

 「不…………」

 看著緩步走向自己的藍髮少女慢慢地搖頭。

 接著搶在阿莉姆發問「那是怎麼了嗎?」之前,將悠然舉起的白皙指頭,指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目的地門前,那位露出尷尬笑容的仕女。

 啊……真是……太丟人了!

 避免害白鷹烈雀團在外的評價繼續跌落,阿莉姆輕咳一聲,暗示妹妹們注意儀態。

 「我等乃白鷹烈雀團的七幹部,順應『霍道‧切牙牧‧吉爾斯‧路穆高爾』中將召喚而來。」

 「七……位,是嗎?」

 大概是注意到阿莉姆後方,只站著四個人,所以產生疑慮吧?

 還是在委婉闡述「此處乃軍機要地,不能使用隱蔽類信仰哦!」的友善提醒?

 「失禮了。目前『爪』『喙』因任務關係暫時脫離……嗯,雖然這種說詞很是莽撞。但相關查證的結果,您或許早已略有所聞了,是吧?」

 「是,這是新制流程,還請原諒我的冒犯。那麼,請各位大人稍待片刻。」

 目送仕女走進房內且關起門。

 一旁的帕梅拉悄悄靠近阿莉姆耳邊,忍不住嘟起嘴唇,小聲嘴碎幾句。

 「唔~自從那個『男人』出現以後,狼伯似乎越來越膽小了捏。」

 「不可無禮。」

 好在阿莉姆及時堵住妹妹差點釀禍的大嘴巴,仕女恰巧推開門。

 「路穆高爾中將,已應允各位大人的覲見,請隨我入室。」

 ●

創作回應

第五文明人
歡迎留言、討論、幹話或交朋友[e25]
2021-04-04 14:55: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