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8.時間不多,出發吧

佐渡遼歌 | 2021-04-03 20:00:13 | 巴幣 154 | 人氣 27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走在主城城內的長廊。
 
  某些地方可以看見戰鬥過後的痕跡,像是牆壁的劍痕、尚未來得及清理的血跡以及堆放在角落的各種損壞傢俱,偶爾也會和其他人擦身而過,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露出詫異神情,轉頭看了第二眼甚至第三眼。
 
  李少鋒往後瞥去,只見保持一公尺距離的夏旖歌雖然收劍回鞘,然而毫不掩飾殺氣,暗忖這樣會遭人側目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一邊祈禱不會有其他蒼瓖派的弟子突然跑出來將事情弄得更麻煩,一邊繼續依照著夏旖歌的指示前進。
 
  片刻,李少鋒順利抵達主城的高樓層,途中看見每隔幾層樓都會有由蒼瓖派弟子組成的隊伍全副武裝地進行防守,不過他們都難掩疲倦,而且年紀平均較輕,雖然秩序井然卻有種勉強保持在高漲情緒的感覺,似乎隨時有可能崩潰。
 
  李少鋒暗忖主城城內的情況似乎也不樂觀,接著繞過一個轉角之後就就看見秦樓月站在赭紅欄杆旁邊,若有所思地眺望著下方街景。雖然只是一天沒見,然而在目前這種情況總覺得經過很久了,急忙快步走過去喊:「樓月學姊!」
 
  「──少鋒!」秦樓月驚喜地喊,同樣快步上前,用力抱住李少鋒。
 
  「抱、抱歉讓妳擔心了。」李少鋒沒有料到這麼熱情的對待,頓時僵住了,不過一直緊繃的情緒隨即因為這個發自內心的對待稍微得到平緩,有些笨拙地輕拍著她的後背。
 
  「你沒事真的太好了。」秦樓月深深嘆了一口氣,鬆開手說:「雖然我向蒼瓖派的人詢問過好幾次,然而他們都不肯說出任何情報……燕子呢?她沒有和你在一起嗎?」
 
  「發生了各種事情,我們在爆炸之後就分散了,不過學姊目前是安全的。」李少鋒急忙問:「樓月學姊,妳和師父在廳堂爆炸的時候有受傷嗎?」
 
  「雖然我的氣息幾乎消耗殆盡了,不過千帆立即移動到身旁散出護體真氣掩護,我們兩人都沒有受傷。」秦樓月說。
 
  「真的沒有嗎?無論多小的擦傷都沒有?」李少鋒追問。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秦樓月不解地問。
 
  「沒有受傷就好。」李少鋒暗忖若是解釋附法炸彈的事情也要花費不少唇舌,夏旖歌肯定沒耐心等那麼久,當下用眼角瞄了眼站在身後使用無線電進行連絡的夏旖歌,繼續說:「我已經和夏旖歌小姐達成協議。我會帶她去找夏掌門,她會讓蒼瓖派弟子在城內幫忙尋找燕子學姊和師父。」
 
  「為什麼你會知道夏掌門的位置?」秦樓月像是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夏旖歌站在後方,匆匆頷首致意之後不解地追問。
 
  「偶然得知的。」李少鋒簡單回答,同時刻意眨了幾下眼睛,示意不要追問之後問:「為什麼師父沒有在這裡?爆炸的時候她是待在廳堂裡面的吧?」
 
  「她去找你了。我盡力阻止了,但是她不肯聽。」秦樓月無奈地說。
 
  「……好吧,我也是這麼想的。」李少鋒暗忖楊千帆本來就經常鑽牛角尖,前幾天剛發生過氣息斷絕的昏倒事件就令她的神經繃緊到極限,其後又立刻發生了審問事件,雙重影響之下自然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地待在主城城內等待,隨即不解地追問:「但是外面不是被教團的成員徹底包圍了嗎?」
 
  「千帆強行衝出去了。」秦樓月更加無奈地說。
 
  「師父沒有受傷吧?」李少鋒擔憂地追問。
 
  「雖然我的位置沒有辦法看得很清楚,不過千帆順利突圍離開了。在目前這種情況,經由實戰累積起來的經驗是最能夠派上用場的。」秦樓月說。
 
  「太好了……雖然說『太好了』也不太對就是了。」李少鋒說。
 
  這個時候,夏旖歌忽然刻意清了清喉嚨,提醒不要浪費時間。
 
  「請再等幾秒鐘。」李少鋒喊完就繼續低聲說:「另外,樓月學姊,除了夏逸舟掌門的位置,我偶然得知豐億集團和玉井建設都是教團的內應,請多加留意他們的成員。」
 
  「好的。」秦樓月的表情一凜,沒有任何遲疑就接受了。
 
  在被夏旖歌各種懷疑之後,李少鋒對於這種無條件的信任感到一陣心暖,正想要詢問楊千帆離開時候的細節,不料卻被打斷。
 
  「李少鋒,走了。」夏旖歌淡然說。
 
  「有必要這麼趕嗎?」李少鋒不悅地問。
 
  「走了。」夏旖歌加重音量催促。
 
  「好啦好啦,不用那樣散出殺氣。」李少鋒立刻妥協,低聲說:「樓月學姊,那麼我去去就回……這樣講似乎有點太耍帥了,不過我會在履行交換條件的同時努力注意安全,如果師父或燕子學姊先回來了,也請轉告她們說我沒有事,請不要亂來。」
 
  「你現在的舉動也頗為亂來就是了……不需要我的幫忙嗎?」秦樓月問。
 
  「如果蒼瓖派的弟子有找到人,師父是和燕子學姊會被帶回來這裡,我想應該只有樓月學姊有辦法讓她們兩位繼續待在這裡。」李少鋒說。
 
  「你其實挺會說話的。」秦樓月勾起嘴角,隨即端正神色說:「我即使執意離開主城也無法在戰鬥方面幫上忙,氣息總量不夠的緣故反而會成為累贅,因此我會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場所努力。少鋒,你不需要擔憂那些毫無根據的汙衊與莫須有的罪名,我保證會找到辦法證明你的清白。」
 
  「非常感謝學姊。」李少鋒感動地說。
 
  「你是我可愛的學弟,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秦樓月勾起嘴角說:「現在城內存在著各方勢力,情況相當混亂,請務必小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請記得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我會銘記在心。」李少鋒低頭說完,隨即跟著夏旖歌離開房間。
 
  凝視著走在前方的凜然背影,李少鋒知道夏旖歌即使同時在講無線電也肯定將剛才的對話一字不漏都聽進去了,此刻卻絕口不提關於內應的話題,大概是正在思考若是事實的可能性吧。
 
  雖然她仍舊在懷疑自己是內應,不過豐億集團的莊邦毅在伊沃爾和董既明現身的瞬間就立刻帶著自家成員離開廳堂、因此沒有被捲入爆炸事件也是事實,如果願意對此進行調查,說不定可以發現更多蛛絲馬跡,不過那些就不關自己的事情了。李少鋒隨即切換心情,繃緊神經準備面對接下來的各種情況。
  
  

  
  
  數分鐘後,李少鋒跟著夏旖歌回到主城一樓的某個房間。裡面只有最底限的傢俱,沒有任何雜物和擺飾,看似是閒置的空房間。
 
  此時裡面有四名蒼瓖派弟子或是坐在沙發、或是倚牆而立,全副武裝地待機。兩男兩女,都是二十多歲年紀。
 
  他們在看見夏旖歌進入房間的時候一齊站起身子,彎腰行禮。
 
  兩位女子都蓄著短髮,體型、容貌都相當相似,應該是姊妹關係。男子一人的臉型方正,有著微扁的大鼻子,體格粗壯;另一人的容貌俊俏、身材修長,戴著黑框眼鏡的關係看起來相當認真。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他們四人腰際的劍鞘頂端都繫著一枚菱形的乳白色玉珮,隨即才意識到這是蒼瓖派弟子分級的象徵。
 
  夏旖歌低聲和戴著黑框眼鏡的那名男子交談幾句,隨即朗聲說:「細節部分已經用無線電提過了。我們現在準備離城,目標是尋找關於掌門人的線索,如果時機允許也會進行營救行動。」
 
  「這麼直接就進入正題喔,沒有什麼自我介紹一類的環節嗎?」李少鋒問完就收到五道銳利目光,頓時半舉起雙手表示投降說:「好吧,抱歉,剛才的發言不太恰當。順帶一提,我叫作李少鋒,請各位多指教。」
 
  「夏暉盛、周憲、高芸雯、高芸潔。」夏旖歌淡然說,擺手介紹。
 
  李少鋒努力將名字和臉對上,同時多注意了一會兒那位同樣姓夏的男子。雖然夏逸舟只有三個孩子,不過畢竟蒼瓖派乃是歷史悠久又人數眾多的地方門派,他和夏旖歌大概是堂兄妹的關係。
 
  「旖歌姊,我們真的要帶著這個連斂氣都不會的新人在城內到處走,豈不是昭告天下讓那些混帳來襲擊我們嗎?」高芸雯立即皺眉問。
 
  「……他知道關於掌門人的情報。為了確保沒有說謊或設下圈套,必須讓他親自帶路。」夏旖歌淡然說:「這是目前的最優先事項。」
 
  「旖歌,妳現在是蒼瓖派的掌門代理,有權力給出命令,然而我希望不要因此做出莽撞的決定。」夏暉盛沉聲說:「我同意應該派出隊伍進行確認,然而並不同意妳也親自參與這項行動,尤其妳無法確認這項情報的真實性高低。」
 
  李少鋒對於這種暗指自己是教團內應的說法不予置評,保持沉默。
 
  夏旖歌正面迎上夏暉盛的視線,沉聲說:「當時你不在場,沒有見到那兩人的武藝才會做出這樣的結論。依照目前蒼瓖派的人員,我是少數有辦法抵擋上一招半式的人,因此必須在場,否則即使你們真的尋到父親大……尋到掌門人的位置也無法帶他回來,那樣就沒有意義了。」
 
  原來他們不曉得伊沃爾和董既明的身分。李少鋒心念一轉地暗忖既然如此,他們兩人大概屬於原本沒有名氣、或刻意隱姓埋名的類型,否則當時大廳內有各派的掌門隊長,理當會從招式、細節看出身分才是。
 
  夏暉盛停頓片刻,搖頭說:「即便如此,風險仍舊太高了。我認為應該讓其他長輩負責領導本項活動。」
 
  「我不會讓那些在這種時期都沒有出面的老傢伙負責。」夏旖歌說。
 
  「這種說法……」夏暉盛嘆了一口氣。
 
  原本以為蒼瓖派是上下一心的嚴謹組織,現在聽起來似乎也不是這麼一回事,至少有幾位長輩耆老應該是站在不看好夏旖歌或反對夏旖歌的立場。李少鋒事不關己地旁聽著夏旖歌、夏暉盛兩人的對話,暗忖蒼瓖派是台灣最大的門派,夏家的直系、旁系和別姓弟子加起來少說也該有個百多人,其中有其他派系的夏家成員希望夏逸舟失勢也在情理當中,接著視線忽然和高芸雯對上,急忙裝作若無其事地偏開。
 
  「兩位,討論的主題似乎逐漸偏了。」高芸雯清了清喉嚨提醒。
 
  「追根究柢,你真的知道掌門的位置嗎?怎麼知道的?」周憲懷疑地問。
 
  「我在回程途中偶然聽到教團的成員討論這件事情,無法百分之百肯定,然而終究是一條線索,再加上我希望得到貴派協助尋找在城內失散的隊伍成員,沒有理由說謊……夏小姐也可以證明這點,當初我已經被她掐住喉嚨,一邊測量呼吸和心跳一邊接受過質問了。」李少鋒回答說。
 
  「只要經過訓練,自行控制呼吸與心跳並非難事。」夏暉盛說。
 
  「他不具備那樣的能力。」夏旖歌說。
 
  「是啦,看起來確實很弱。」高芸潔說:「呆頭楞腦的,完全沒有在注意周遭情況,本派入門第一年的弟子都更像樣些。」
 
  雖然得到「沒有在說謊」的結論是好事,但是總覺得被講得很慘耶。李少鋒暗自苦笑。
 
  「是否有在說謊是一回事,是否別有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旖歌姊,這人真的可以信任嗎?我可不想在面對那群瘋子的時候忽然被從背後捅一刀,先給他戴上牢戒比較好吧。」高芸雯忍不住提議。
 
  「我可是手無寸鐵,而且修為和武藝都是新手程度,反過來說還希望各位好好保護我。」李少鋒攤手說完,確認性地問:「還是說可以給我一把刀?」
 
  「不可能。」夏旖歌搖頭說完,回答說:「若是戴上牢戒就無法提氣飛掠了,那樣會大幅降低移動效率,我們也沒有多餘的人力可以扛著他走。」
 
  「啊,這麼說確實是這樣。是我考慮不周。」高芸雯說。
 
  「現在沒有時間爭執下去了。」夏旖歌說。
 
  「我知道了……」夏暉盛露出仍未被說服的表情,卻也妥協地說。
 
  「這麼說起來,請問下一步要怎麼做?」李少鋒隨口詢問,以免其他人都知道夏旖歌的計畫了卻只有自己什麼都不懂,難保會出現紕漏。
 
  「正面入口的瓦礫已經清除得差不多了,只要提氣給予衝擊,隨時可以離開主城。我們會在城外蒼瓖派弟子的協助之下突破包圍網,立即前往你所說的地點。」夏旖歌說。
 
  「咦?你們打算正面殺出去嗎?不是有密──」李少鋒才剛開口就收到夏旖歌的警告眼神,默默地將後半段的內容嚥回喉嚨,暗自疑惑這四人看起來也應該算是夏旖歌的親信了,為何卻不曉得密道的事情。
 
  「我們的目標是尋找父親……尋找掌門人的所在位置,並且進行營救。」夏旖歌再度重複,從懷中取出一個翠綠玉哨,遞給高芸雯正色吩咐:「吹玉響哨讓主城外面的弟子全員集合,掩護我們突破教團的包圍網。在那之後,崇予會負責代理掌門的職務,我們五人只要集中精神在搜救任務即可。」
 
  「我知道了。」高芸雯慎重地用雙手接過被稱為「玉響哨」的翠綠玉哨。
 
  「待在隊伍中央,跟緊我們……即使是新手,提氣飛掠還是辦得到吧?」夏旖歌問。
 
  「只是提氣飛掠的話沒有問題。」李少鋒說。
 
  「很好……時間不多,出發吧。」夏旖歌凜然下令。
 
 
 

 
 
 

創作回應

秦思
雞叫都給吹成電台了(x
2021-04-04 10:19:30
佐渡遼歌
ww
2021-04-04 10:34: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