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七章-第三十五節-銃角

田中噴太 | 2021-04-03 19:00:02 | 巴幣 1676 | 人氣 275


第三十五節:銃角


結束今天的訓練後,又花了二十分鐘將陳式太極打完給傑特森看。

這次他可是相當認真,和學八極拳一樣,用心地分析著每一招每一式!就連我離開鍛鍊場,他還是自己一個人重複的練習著太極拳和八極拳。

以學生而言,這傢伙絕對是模範生吧?

因為多花了時間,所以我比其他的成員們還慢回到接待大廳,當我一到接待大廳,可怕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以往熱鬧說笑的情景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每個人站著不動,眼睛四處在觀察著周遭的人,但是因為所有人都在這麼作,所以看起來像是七十多具殭屍一樣。

不過可以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來,哪些人是我和傑特森的學生。

因為懼怕我們兩個的處罰,所以他們的眼神,和莉莉諾姆以及麻糬騎士那兩組學生用好奇心的方式觀察不同,每一個人眼睛都帶著殺意和不安感。

帶著看戲的心情,用散步的方式走出了工會的大門,途中還稍微作了惡作劇,刻意從我的學生後方拍了他們的肩膀,每一個都跟彈簧一樣跳了起來,超有趣的!

出了大門以後,看到銃角、麻糬騎士、莉莉諾姆、以及愛菈貝娜正在門外討論些什麼事情,似乎不像是在等我。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李益章,若是要去無法地帶,也帶上我和紅鳶吧。」

「……為、為什麼會突然談到無法地帶?」

「益章弟弟,大夫人剛才正問著妾身是如何與益章弟弟認識的,所以妾身就把義賊和無法地帶的事情告訴了大夫人……」

愛菈貝娜露出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

真糟糕……

本來不想帶麻糬騎士和莉莉諾姆她們去的說……

沒辦法了……

「事情還是被拆穿了呀,那我也不隱瞞了,我決定再過五天後出發,妳們趕緊作好準備吧!」

「明白了,我這兩天就會和紅鳶準備好行李,那麼我們先離開了。得先和修女院的修女及神父還有孩子們通知才行。」

「妳們兩個先等等,跟我來這邊一下。愛菈貝娜和銃角,妳們在這等我一會兒。」

麻糬騎士說完話,準備帶著莉莉諾姆離開時,被我喊住並且抓著她們兩個的手,將她們拖到其中一條靠近工會的巷子裡,我對她們兩個抱怨道著。

「妳們兩個太無情了吧?今天才和我結婚不是嗎?怎麼什麼表示都沒有就要這樣離開呢?妳們的老公和老婆是很怕寂寞的人耶!」

「……表、表示,是嗎?那麼……」

「啊!賽妃莉亞妳……!!」


被麻糬騎士抱在懷裡,深深的吻著。

對嘛!這樣才是新婚夫妻該有的表現嘛!冷落自己的老婆是不好的唷?

稍微注意到一件事情,麻糬騎士再男廁所強吻那次後,好像打開了奇怪的開關,只要吻上來,舌頭就會毫不猶豫的侵犯人家嘴和弱小的舌頭。

她是不是有過這樣的經驗了呀?

莉莉諾姆不斷地在旁邊踢打麻糬騎士,不過卻完全被麻糬騎士給無視掉,糾纏了我的嘴和舌頭將近有五分鐘以上才放人。

剛放開,莉莉諾姆立刻又跳起來抓著我的衣服,將我的頭拉到她的小嘴邊,繼續侵犯我的嘴唇。

莉莉諾姆也不能小看呢……

不僅強硬地將我的舌頭用嘴拉出來吸允,還時不時的會輕咬我的上下唇,弄得我的身體都快攤掉了。

莉莉諾姆比麻糬騎士還更加不想放人,搞了快十五分鐘,直到我攤作在地上,麻糬騎士才硬將她抱開。

「妳幹麼啦賽妃莉亞!我這邊還沒結束耶!放手啦!」

「李益章都攤在地上快喘不過氣了,怎麼能繼續下去!」

「那個……我能不能問個問題?妳們兩個為什麼技術都這麼好啊?」

「這、這是……」

「賽妃莉亞以前有過未婚夫,我是從他們身上學來的。」

「未、未婚夫!?」

「他已經被覆蓋掉,變成陌生人了,就是三十四號爐那次……」

「那、那就是說老公妳已經、已經和那個人發生……那個了嗎?」

這人家可不能容忍!

老公的身體是人家一個人的啊!

人家要去宰掉三十四號爐的那個混蛋!

「……沒有……我們是因為在戰場上,生死交關的狀態下萌生出愛意,才定下婚約,但是只到了接吻的程度,他就對我感到厭煩,去找了其他女性……」

「是嗎……」

麻糬騎士露出了非常難過的表情。

怎麼辦?都是人家這個大嘴巴,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不行!身為妻子怎麼可以讓丈夫傷心!

「人、人家絕對不會作這樣的事情!絕對會和老公白頭偕老幸福的走完人生喔!」

「……」

又親上了!舌頭又被老公給霸凌了!

不過這次,臉上有著之前沒有的濕潤感。

眼睛雖然看不到,但可以肯定麻糬騎士哭了。

不要緊唷!人家絕對不會拋棄老公的唷!

這次舌頭被侵犯的時間不長,只有一分多鐘而已。

麻糬騎士離開了我的嘴後,掉著眼淚像我說道……

「……對不起……沒辦法將第一次吻給你,你能原諒我嗎?」

「沒關係唷!當時老公也不認識人家不是嗎?可是老公的身體……」

「放心吧,除了你,還沒有被任何人碰過,我也不會把身體交給任何人,它是屬於你一個人的……」

「說好了唷?老公抱抱!」

「喂!什麼抱抱!我這邊才需要抱抱啊!」

「對不起!老婆大人!」

本來張開對麻糬騎士討抱抱的雙手,因為老婆大人的喝止,轉向抱起老婆大人。

不過老婆大人的憤怒沒有停止,重開了舌頭大戰。

這樣弄了半個多小時,我們才從巷子裡走出來和銃角以及愛菈貝娜會合,然後對麻糬騎士和莉莉諾姆道別後,向著麵包捲家出發。

途中,銃角和愛菈貝娜開始向我提出了一些疑問。

「師傅!您剛才去了巷子作什麼呀?」

「是呀,妾身也想知道益章弟弟為什麼帶大夫人到巷子裡去。」

「沒什麼,只是和老公及老婆親密的道別而已。」

「師傅,您是男人吧?從剛才在鍛鍊場就聽著您叫賽妃莉亞大姊老公,好像不對耶?是不是反了呀?」

「妾、妾身也是這麼認為的,為什麼稱呼她為老公呢?」

「沒為什麼,她就是我老公,我就是她老婆。」

「喔……好吧,這是師傅私人問題,我該不多問的,對不起!」

「那麼……妾身該如何看待賽妃莉亞?該怎麼排順序呢?」

「只有我自己必須聽老公的,妳沒必要聽,當她是朋友好好相處就可以了。」

「意思是,妾身只要遵從益章弟弟和大夫人的命令就可以了嗎?」

「嗯,就是這麼簡單。」

「妾身明白了。」

本來想叫愛菈貝娜也聽從麻糬騎士的話,但這樣愛菈貝娜,不就也變成麻糬騎士的老婆了嗎?

不行!老公只可以是人家一個人的!絕不讓給其他女人和男人!

處理完愛菈貝娜的順序問題後,我自己也有些問題想處理,就是銃角這個小弟。

她雙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屁股後的牛尾巴像電風扇一樣轉著,嘴裡吹著口哨,悠然自得的走在我旁邊。

真糟糕……

銃角雖然體型大上我一號,可是臉蛋卻相當清秀漂亮,而且身材還是我認識的女性中最可怕的,在配上她那雙完全不遮掩,豐腴高直又白嫩的美腿……

小夥伴現在很生氣呢……

把這麼可怕的女性二十四小時放在身邊,小夥伴之後絕對會暴走。

不好好想想怎麼安排她可不行呀……

「銃角,我想問妳些問題。」

「嗯?有什麼事嗎師傅!」

「妳真的要二十四小時貼著我嗎?妳可是個女孩子喔?我的名聲妳在工會有也聽過吧?」

「我知道喔!人渣、畜牲、戀童癖、咖哩男、廁所自閉症、變態、自大狂、變態……差不多是這些稱號吧?」

銃角立直十隻手指,隨著我的稱號一根一根的彎下來說著。

「為什麼要說兩次變態?」

人渣、畜牲、戀童癖、自大狂還有變態我可以接受,但是咖哩男和廁所自閉症是怎麼回事?

是哪個王八蛋給我亂取這些稱號!看我下次上課不把你們操到死!

細數我的稱號後,銃角又把雙手插回口袋,彎下腰,用著非常陽光爽朗的笑容對我說道……

「可是這些都沒辦法否定我尊敬師傅的想法喔!」

「尊敬?為什麼要尊敬我?」

「這就要說到師傅第一次出現在接待大廳時的事情了!還記得師傅最後和同伴們以及會長打了起來嗎?」

「第一次……喔……當時腦充血,沒想太多就和他們幹上一架,那個有什麼好尊敬的?」

「我呢,在獸人裡面也算是戰力最低的一個,不會魔法也不會超能力,反應遲鈍又笨手笨腳,只有力氣稍微大一點,在工會裡,一直都受大家保護,就連去伊甸爐戰鬥都不被允許,所以……」

「所以?」

「所以在看到師傅沒有用任何特殊能力,僅僅藉著瘦弱的身軀和高超的戰鬥技術,將工會的幾位高手們打敗,最後還能和會長一較高下,那時候我真的好感動!原來,不用特殊能力和魔法及超能力,也能夠這麼厲害!」

「所以妳從那時候就開始尊敬我了?」

「是啊!但是好幾次看到師傅的身影,想要去求教時,大家都會阻止我,說什麼我會被侵犯之類的話,一直都沒能成功向您學習戰鬥技術……」

「也就是說,這次傑特森把你們叫到鍛鍊場,正好如了妳的意對吧?」

「沒錯沒錯!會長說師傅您要來指導我們戰鬥技術的時候,我真的超級興奮!還因此不小心把工會桌子捏碎,挨了一頓罵……嘿嘿~」

銃角的笑容相當自然討喜,一點都不做作。

真是個超級陽光少女呀……

可是,我剛才好像聽到什麼【不小心把工會桌子捏碎】。

那個木板桌有十五公分厚耶?是可以不小心就捏碎的東西嗎?

剛才銃角也提到了【只有力氣稍微大了一點】這件事情,這傢伙力氣到底有多大?

真讓人好奇。

「愛菈貝娜,妳在這邊和銃角比比看角力,我想知道銃角的力量有多大。」

「好啊好啊!只有比力氣這點我很有自信!來比比看吧!」

「現、現在嗎?可是已經接近黃昏,妾身現在的的力量,比早上緊抱著益章弟弟的力量還大上數倍,要是不小心就會受傷……」

「比就是了。」

愛菈貝娜聽從了我的命令,和銃角的雙手互相握著推倒對方。

這畫面可真嚇人……

愛菈貝娜為了對抗銃角的力氣,整個眼窩都變成黑色的,但是兩個人竟然不相上下僵持在原地……

不對!

銃角把嘴唇抿著,雙頰也脹紅鼓了起來,皺著眉頭,奮力的將愛菈貝娜向後推!

因為銃角的推力,愛菈貝娜腳上的高根鞋,在石舖的地磚上留下兩道痕跡!

這傢伙的力量竟然比真祖還大!?

大約過了2分鐘,愛菈貝娜支撐不住,往後跌坐下去,銃角也因為慣性,直接地壓在她身上,用著陽光少女的笑容對我說著……

「如何師傅!我力氣很大吧!」

「妳先起來再說吧?愛菈貝娜快被妳壓死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妳沒事吧?呃……愛菈貝娜大姊是嗎?」

「妾、妾身沒事……妾身做的還可以嗎?益章弟弟?」

「嗯,妳做的很好,只是我想問一下,現在身為真祖的妳力量大概多大?可以具體的形容一下嗎?」

「這……大概是能夠用雙手將金剛石壓碎的力量吧?」

「金剛石!這麼大的力量連傑特森都沒有耶!銃角!妳的力量比傑特森還大!?」

「不知道耶,沒跟會長比過力氣……」

「妳有這麼大的力量還是工會戰鬥能力最低的!?」

「力量大又沒有用,速度不夠快,反應又慢,身體又不像赫爾康有著超高的防禦力,一下就被人打倒了!」

「也是呢……」

她說的也沒錯,若打架只是看力量,那根本就不需要武術了。

結束了角力對抗,我和愛菈貝娜以及銃角繼續往麵包捲家的方向走去,路上努力地在思考如何運用這份怪力。

嗯……

喔?有這份怪力就好辦事了啊?晚上的護身符把小櫻桃換掉變成銃角不就得了嗎?

不過,剛認識就對人家女孩子做這種事情,她肯定不願意吧?

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說服她呢?

「師傅,您從剛才就一直悶悶不樂地,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情?」

「或、或是妾身……妾身剛才輸了角力,所以讓益章弟弟你不高興了呢?」

「不是啦,我在想晚上要怎麼抱著銃角睡覺,或讓銃角抱著我睡……啊……」

「欸?」

「抱著銃角……?」

糟糕啦!

思考的太專心,不小心把心裡想的事情全都說出來了!

算了,反正我是人渣、畜牲、戀童癖、咖哩男、廁所自閉症、變態、自大狂、變態嘛!

身為雙重變態的我銃角也知道,沒什麼好隱瞞的吧?

「銃角,我晚上睡覺需要妳來保護我,不是我抱著妳睡,就是妳抱著我睡,沒問題吧?」

「這個……只是抱著的話……應該……呃……師傅不會做奇怪的事情吧?」

「妾身沒問題!讓妾身來保護……」

「我不敢保證,畢竟妳長得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惹火,或許會對妳上下其手也不一定,沒問題吧?」

「我很漂亮嗎!?」

「所以說了!讓妾身來保……」

「愛菈貝娜妳不行啦!都說了妳現在還是布萊姆妻子的身分,怎麼可能讓妳來!」

「是……」

「師傅!你真的覺得我很漂亮嗎?」

「很漂亮唷。」

「沒有騙我吧?」

「為什麼要騙妳?」

「因為工會的人都說我是個野ㄚ頭,粗心又不體貼,一點女人樣都沒有,所以到了四十七歲都還是單身,沒人說過我漂亮……」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不過我沒說謊,妳是相當漂亮沒錯喔?所以說,沒問題吧?當我的……」

「好啊!那晚上睡覺就由我來保護師傅吧!」

「那就這麼決定了!愛菈貝娜,晚上安排我和銃角同一間房,明天早上我們就出發去無法地帶!」

「明天?益章弟弟你不是說要五天後才……」

「那當然是謊話呀!大夫人那可愛的外貌,怎麼混的盡人口販子裡面!而且要是讓大夫人變成劍讓老公拿著,那人家更不可能會讓我們混進去了呀!銃角!妳明天不准去工會,不然事情就穿幫了!跟著我們去無法地帶救小孩!」

「沒問題啊!都說了二十四小時會在師傅身邊了!師傅去哪我就跟著去哪!」

噗~!

銃角張大手掌,對著自己那巨大無比的胸部,自信地拍了下去!

那對胸部真是了不起……

今天晚上的枕頭就決定是銃角妳的大咪咪啦啊!♥(´∀` )人

第七章結束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4月06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雪芽
某個偽娘直接掀翻桌子(因為樂趣沒了)
2021-04-03 22:55:36
田中噴太
還早呢( ᐛ ) ᕗ
2021-04-04 06:04:16
用雙手將金剛石壓碎...原來是刃牙啊...wwwwww
2021-04-04 00:34:46
田中噴太
刃牙只是能壓出鑽石,應該壓不碎才是( ᐛ ) ᕗ
2021-04-04 06:04:54
吼呱
牛牛超讚
2021-04-04 10:22:02
田中噴太
我也覺得超讚,大歐派真棒( ᐛ ) ᕗ
2021-04-04 10:22:48
吼呱
大麵包黑化之後居然還拼力量搞不定牛牛
母湯
2021-04-04 19:39:07
田中噴太
這倒說不準,黑化是全能力提升,銃角只是單純力量很大,速度核反應並不快( ᐛ ) ᕗ
2021-04-04 20:33:42
吼呱
但是牛牛超可愛
2021-04-04 22:33: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