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術專科 1-4

月明 | 2021-04-03 14:31:10 | 巴幣 0 | 人氣 17


「無視於物理定律操弄細胞內的魔法粒子,魔術就只是這樣的事。」
魔法x青春x校園在加上後宮元素,這就只是這樣的故事。

於每周一、三、六首發於原創星球,禮拜日連更當周內容


現在時間是傍晚。在那之後我稍微的觀察了一下宿舍內的房間物品。上下舖的床沒什麼特別的,為了白雪晚上上廁所方便她選了下鋪,所以我也沒有任何怨言的睡了上鋪。雖然說我睡上下舖根本沒差。再來是書桌白雪選了靠窗的那一桌,所以我也自然的選了白雪旁邊的那一桌。而在右邊就是衣櫃,分為左右兩邊。兩邊內的擺設全都一樣是上面是掛衣服的下面是抽屜的那一種。而兩邊的櫃子裡都放著一套制服,左邊的是白色的制服和黑色為底色少數紅色裝飾的制服外套和褲子,右邊的基本都一樣只差在褲子的地方變成了暗紅色為底白色裝飾的蘇格蘭裙。在不久之後白雪累了於是她馬上的就去睡覺了,雖然我開玩笑的問過她要不要和我睡同一張床但她卻紅著臉一本正經的說「雖然說我們已經是家人了,但這種事還是太早了」不過之後有和她解釋是開玩笑的但她似乎沒有對我放心,所以我以去一樓的自動販賣機買點東西為藉口離開了那裡。自動販賣機位於我們北棟的一樓,雖然說剛上來時沒發覺不過北棟的一樓可以說是自動販賣機樓也說不定,一整排的北棟一樓除了通道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擺滿了自動販賣機。我站到了某一台自動販賣機前面伸手按了按按鈕之後照著旁邊紙張的指示將行動載具對準自動販賣機右下角的感應區域,然後隨著漂亮的金屬撞擊聲一罐罐裝熱奶茶掉進了取物槽。雖然說這邊是位在海洋上不過不確定緯度的關係使我不太明白現在應該穿些什麼衣服。儘管中午時很熱但太陽一但消失後的夜晚從海面吹來的陣陣海風就會冷到骨子裡去。還好衣櫃裡有一件長袖的制服外套,不然穿著短袖出來的我遲早會被冷死。「咦?你怎麼穿著沒改過的制服在外面呢?莫非和室友不合?」突然有個聲音在我的耳後響起,回過頭時才發現有一個白色長直髮的粉色瞳孔少女向我這邊走過來。不過就在我轉過頭的瞬間她就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吃驚的看著我。*-「冷……你還活著嗎……」*「咦?」忽然被對方緊緊抱著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不過說是緊緊抱著,實則只有比白雪還要碩大的果實貼住了我的胸膛。因為很大的關係所以我碰到的只有她的胸部。不過在仔細的端詳了我的臉之後才驚覺認錯人的她馬上的就放開了她的手然後將手繞到背後。嗯,很好,這樣子我要思考回去應該怎麼報備了。「抱歉,因為你們兩個長得太像了所以我才會認錯人。話說……你是幾年幾班的啊?制服外套怎麼沒有改過的感覺?」「啊,那個我是剛入學的高一,還沒分班呢。」「咦?原來呢,我是高二的秋田真白讀作Akita mashiro,叫我shiro醬就好了。」「我叫李炎凍,學姊你好。」聽到我的名字之後秋田她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卻露出了悲傷的表情。對了,如果是高二的話搞不好認識我哥,不過考慮進她可能不認識我哥的狀況下還是算了比較好。「李炎……凍嗎……李炎……啊,沒事的話我就走囉。」若有所思一陣子之後她才驚覺她剛才的思考模式都被我看在眼裡,所以有點害羞的向我道別。她穿著寬鬆的睡衣,美麗的香肩時不時的露出。不過就在秋田學姊轉過身後我出聲叫住了她。「學姊,妳說的沒有改過制服是什麼意思?」「啊……這個啊……」像是難以啟齒一樣她對著我講話的聲音變得越來越糊,就像是嘴裡塞滿了雞蛋一樣。深呼吸吐氣過後她紅著臉向我說了出口。「要不要來我的房間。」「……」「我沒有什麼色色的意思喔,就只是因為比較方便而已。」「學姊妳的室友沒關係嗎」「咦?你沒聽艾倫說過嗎?還是說那是明天要講的……總之我現在沒有室友。」「……」「所以呢?你到底要不要來?」面對著學姊的問題,我不是刻意的無視她而是因為我現在正陷入頭腦風暴中。如果我去了她的房間的話又會因為那個櫻國人的習俗而成為家人,但是這樣就變成我腳踏兩條船了不是嗎?這樣我就不等於專情了,所以我不能去。但如果我不去的話總覺得學姐說的改過是個謎很想知道,所以我陷入了去與不去的拉鋸戰。「算了,我先回去了。」「咦?」就在我思考的當下秋田學姊卻已揚長而去,看她走的方向來看她的房間應該在南棟。「反正到時候你也會聽艾倫講,而且到時候我在選你當直屬學弟時你也會來的,聽不懂艾倫說的的話我會告訴你的。」「嗯……」就這樣秋田學姊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回過神來時握在手心中的熱奶茶早已變的冰冷,我拉開了拉環然後一飲而盡。之後我一步一步的走回我住的601室,因為已經九點多了所以我的腳步盡量放的輕一點才不會吵醒已經在睡覺的其他學生。輸入魔力之後我轉開了門把。房間裡面整個黑壓壓的一片,我小聲的關上了門然後盡量將動作放輕深怕吵到熟睡中的白雪。雖然說摸黑其實沒有說到很方便,不過憑藉著些微月光從窗簾縫隙間照射進來的幫助下我順利的拿出自己的換洗用具,然後將制服外套放到桌上後我進了廁所內。廁所是一般的乾濕分離,不過濕的地方卻不只可以沖澡還可以泡澡。我先將乾淨的衣服百在層架上然後再將換下來的衣服脫掉,不過也同樣的放在層架上。要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做的話畢竟洗衣籃裡面還有著白雪換下來的衣服和內衣褲。再怎麼說也不能跟我的衣服混在一起吧?脫完了衣服後我走進了用壓克力拉門隔出的空見內,這時我看向了浴缸裡面。冒著煙的泡澡水就像是在引誘我進入一樣。嘛,雖然說我是想泡澡放鬆沒錯啦,不過這缸水是白雪泡過的吧?但是如果把水換掉的話又感覺很對不起這座島的濾水器。所以只能泡白雪泡過的泡澡水了嗎?這時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為什麼水是熱的?如果說是白雪泡過的了話那應該早就涼了吧?但是卻沒有水還是散發著令人流汗的蒸氣。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了。「炎凍,水我已經換過了你可以安心的泡。」雖然我有預想過這種可能性,不過我還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所嚇到,不過現在更重要的是!!*+「給我跟濾水器道歉啊!」* 還有為什麼妳沒睡啊?還有從聲音的感覺聽來妳是坐在廁所的門旁吧?快給我回床上躺好不然感冒就糟了啊。因為有太多想說的話,所以只說了最不重要的一句後我就默默的打開了水龍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