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術專科 1-3

月明 | 2021-04-03 14:28:15 | 巴幣 0 | 人氣 22


「無視於物理定律操弄細胞內的魔法粒子,魔術就只是這樣的事。」
魔法x青春x校園在加上後宮元素,這就只是這樣的故事。

於每周一、三、六首發於原創星球,禮拜日連更當周內容


「真的非常的抱歉!」

「……雖然說是意外,但是果然……」

在等到一切都平穩了之後我們在宿舍內面對面正坐。

我的背後就是窗戶,而她的背後就是入口。

如果這時候有不知名的學生闖進來的話,或許會產生奇怪的傳聞。不過還好是以魔法輸入當作房卡的方式來開啟所以不用擔心會有其他學生闖進來。

剛洗完澡的白雪臉上泛著櫻紅帶了點水氣的黑色長直髮也隨意的散在她的背後。

「果然習俗就是要好好遵守。」

「咦?」

看著我不解的表情白雪卻像是早就知道我會露出這種表情一樣,表情也柔和了一點。但是果然臉上的櫻紅怎麼也退不掉。

「我們櫻國的習俗,洗完澡的樣子是只有家人可以看的。」

「咦?」

「所以……」

「等一下等一下。」

我慌忙地出聲阻止,畢竟如果按照她所說的話再接下去的話我想應該就會出現「請你成為我的家人」等等的句子。

雖然說我也不是討厭忽然被認識不到一天的可愛女生說出這種話,但是果然還是先阻止她比較好。

因為我這一生只想要對一個女生認真。

我是個很專情的男生,所以忽然跟一個不清楚內在的女生成為家人的話我有可能會被棄她,這樣的我還有和專情可言。還有……為了給主角開後宮就這樣男女混房真的好嗎?

但是現在的白雪就像是聽不進任何的話一樣,只見她緊閉著雙眼然後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喊出:

「請你成為我的家人。」

「……」

這是什麼鬼,才第一天就被同房的女生告白。

不過心中浮現出了一絲的疑問,而我也將這一問問了出去。

「話說,你就沒有想過我可能是惡劣的男生嗎?」

聽了我的疑問白雪只是搖了搖頭,然後用食指指向了我的眼睛。

「不會的,如果是的話眼睛不會這麼的清澈。」

「咦?」

「眼睛,我們國家的故事。善良的人都有著清澈的眼睛。嗯……具題來說的話是︽櫻物語其一—眼睛︾吧。」

櫻物語其一—眼睛。

以前在學校學外國歷史的時候好像有學過。

櫻物語,總共有六個故事據說是從石器時代時就傳下來的故事,分別有:

其一—眼睛、其二—耳朵、其三—鼻子、其四—舌頭、其五—身體、其六—心。

不過上課時並沒有講裡面的內容,好像只有說這是個能夠判斷對方是不是善良的人的故事。

不過那充其量只是故事而已,為什麼她會那麼相信呢?

我不知道。

可是長到那麼大還會有人相信的話一定有她的理由。雖然說這個平常二次元裡「因為我看出來你是個正直的人」依樣毫無說服力就是了。

「所以……那個……」

白雪的視線正在游移,身體也像是忍不住一樣不停的扭來扭去,臉上的櫻紅持續放大,原本和黑髮呈現鮮明對比的白皙臉頰漸漸地變成了一顆像是蘋果一樣的紅色物體。

這種時候到底該怎麼辦呢……我對於這種事非常的不善長應付,所以只能靜靜的聽她說下去。

「……答案……」

「有拒絕這個選項嗎?」

「嗯……就現況來說不行。拒絕的條件是在……」

一瞬之間我盡然不知道該如何比喻,原本我以為紅的像一顆蘋果已經是人臉的極限了,不過白雪在講到這離時臉又變的更紅了。

「那……那個之後發現不適合才能拒絕。」

「哪……哪個?」
沒有明確的字眼使我不明白她說的到底是哪個,不過在問出口之後……我的形容詞已經無法形容眼晴的景象了。

總之她就像是一隻紅著臉的小倉鼠一樣鼓起嘴巴閉上雙眼就像是要說出比剛才的那個還要更令人害羞的詞彙。

*-「……交……」*
「停,我知道了。」
「謝謝……可以的話我還真不想講出那兩個字。」
雖然說還有其他種說法就是了,比如:作O、姓O、愛O……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聽到一個剛要步入二八年華的可愛少女講出這種詞彙,如果真聽到的話我想我會把她當成慾女吧?雖然這樣定義人不對。

但是得知這個消息的我也知道了除非我跟她那個,不然我是一定要成為她的家人的。

說著我嘆了口氣露出了無奈的神情。

不過就在我做完了以上的動作之後白雪站了起來,起初我還覺得有些疑惑但是當白雪作出之後的動作時我趕忙拉住了她的手臂。

因為她正拉住她衣服的下襬雖然有點猶豫但她還是拉了起來不過就在快要拉到下胸的熟後她的雙手被我的雙手壓住了。

「妳想幹嘛。」

難得的我的嘴裡散發出了危險的憤怒氣息,雖然我一直壓抑住我的怒火但還是從我的喉嚨間散發了出來。

那是我遺傳自我爸的危險氣息,每次只要一生氣的時候喉嚨就是會不自覺地散發出危險的感覺,具我媽所說如果是第一次聽到的話會有一種直擊心靈的恐懼感。不過我媽現在已經完全免疫就是了,畢竟家裡可是有三個人都會這樣。

不過白雪並不是我媽,她只是個和我認識還不到一天的人。

沒錯,還認識不到一天。所以這也是我發怒的原因。

第一次如果能說是意外的話,那麼這一次就真的需要讓她好好檢討了,對於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人可以直接在她面前脫衣服不管怎麼說這都太超過了。

白雪因為被我突然的摁住雙手導致腳不停的向後退直到後背跟著雙手一起撞上了牆壁。

沒有發出什麼巨大的聲響但還是發出了小小一聲的撞擊聲,她的雙手因為我的關係所以便的兩手空空的用手背貼在了牆壁上。原本掀到一半的衣服也因為失去了手臂向上拉的力量而重新奔回地心引力的懷抱。

白雪在看到了我那充滿憤怒的臉神後默默地閉上了嘴然後移開了視線。

「為什麼?」

她緊咬著上唇部想要讓哽咽的聲音發出來,但是眼淚卻代替了哽咽告訴了我白雪她也在害怕。

「因為不管怎樣這樣都沒差不是嗎……你一定不會答應我,能拒絕的方法只有達成這個條件然後雙方說清楚不是嗎?」

話說……怎麼好像是她說的是對的一樣啊?如果不補上台詞單看場景還以為是我犯了錯被她罵了一樣。

但是……

「我不是指這個……我是問妳為什麼不好好愛惜自己呢?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天不是嗎?為什麼妳可以直接這樣子?」

聽完了我說的話白雪她只是陰著臉。

沉默很快地就降臨了,整整數秒的時間白雪和我都沒有講話。

「好痛……手好痛……」

白雪這麼說著,等回過神來才發現我的手不自覺的加大了力道。

我馬上將手鬆開了病看向了被我握住的那雙手腕,那裡浮現出了一條條清晰明顯的痕跡。

「抱歉……」

「不,不用道歉。畢竟照你的說法來看是我的錯呢。」

「那是……」

「所以,是我的錯呢。」

說著站在我面前的她向我露出了無力的害羞笑容,不知為何那副笑容雖然說是泛著淡淡的紅韻但是給人的卻是一種強顏歡笑的心痛感。

「不,那……」

話到了嘴邊卻立刻的被駁回。

說真的我超級不習慣現在的狀況,除了尷尬之外還是尷尬。

不過可能人總有一個時候必須學會面對自己不善常的狀況吧?

「那是妳的錯沒錯,不過如果我當初好好地答應下來的話也不會鬧成現在這樣吧。」

「咦?」

對於我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白雪她那佈滿著明顯血絲的雙眼。

「意思是……?」

「因為妳都做到這份上了,而且妳長的也滿可愛的對我來說也不吃虧。」

「所以如果我長的醜的話……」

「馬上拒絕。」

「……」

聽完了我的答覆的白雪忽然間安靜了下來,疑惑的我看向了白雪,不過她只是持續不停地看著我的雙眼。……我的眼睛有這麼的好看嗎?

前面的詞充其量只是前導句而已,我真正要說的話還在後面。

沒錯,這是關乎我到底專不專情的重要事情。

我先是搔了搔頭思索著到底要怎麼說出口,在全都想清楚之後我先將不停地從手中冒出的手汗擦在了我的褲子上然後伸手抓住白雪的肩膀。

「還有……我是個十分專情的人,如果現在決定喜歡上妳的話未來妳就不能把我拋棄喔,畢竟那時候我已決定了我這一輩子只能喜歡妳一個人。」

「那麼專情?就我們國家的習俗來說是可以有小老婆的我對這一點也沒有說很在意,只要妳能保證最愛的人事我就好了。」

「這是原則問題,跟習俗沒有關係。」

「那麼之後的話請你接著說吧,我發誓我這一生一定不會拋棄你。」

「那……」

這是如同告白一般的詞彙,再加上現在按住白雪肩膀的這個動作。嗯……我有一種被圈外說是優柔寡斷型男主不到第二章就收服了一個后宮的感覺,這是什麼超爽文劇情啊?

儘管腦中想著無聊的事情,我還是將話說了出來。

「請妳成為我的家人。」

「嗯!」

用力的應了聲後白雪的雙手環抱住我的脖子整個人將我抱住,雖然對於這種姿勢……準確的說是對某個位置的接觸感到害羞。

不過半推半就的我在這一天,立下了一聲只愛她一人的誓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