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善提經:四十九. 千眼蒙塵、須彌天劫

山容 | 2021-04-03 08:26:50 | 巴幣 100 | 人氣 87

完結善提經:本傳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四十九. 千眼蒙塵、須彌天劫

       無數光影奔逃離散,三十三天之上正是末日之景。那廂善見城土崩瓦解,這頭歡樂園天崩地裂,光明天昏暗無光,歌音喜樂全成慘叫哀嚎。保衛三十三天的威德輪城牆崩落凡間,直入須彌山下的汙濁泥海,不知名的野火燒上各處金殿,燒得清淨天烏煙瘴氣。

       幸運逃出一劫的天人頭也不回拋下降生的故鄉,向著四面八方逃難。失去主人的香陰抱著香爐和絲巾,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碰壁,發狂的神獸掙脫枷鎖,將看顧牠們的力士踩在腳下,只求逃出這團混亂。
       跨越天門的剎那,為濟與具光佛母雙雙停下步伐。

     「宮闕崩散,事情有變。」
      不用跟隨在後頭的具光佛母提醒,為濟也看得出發生大事。恐怖的黑潮沿著四通八達的水渠源源不絕,漫佈整座須彌山顛倒峰。令人發狂的黑潮取代靈藥淹沒須彌山,黑色的瀑布向凡間奔流噴灑。
      「這些不是水。」為濟跨步跳過黑色的溝渠,站身宮牆之上。他看過這種恐怖的黑潮,凝聚萬千苦痛之氣,彷彿泥漿一般能將人吞食的毒瘴。崑崙山弱水淵一行的驚險猶在心頭,是誰將這瀰天大禍搬上須彌山?
       正思考著,須彌山深處猛然一震,腳下宮牆頓時陷地三吋,四方宮闕崩解更甚。

      「是舍沙!」具光佛母驚呼道:「舍沙龍王脫出五濁惡勢,北俱蘆洲毀了!」
       這樁消息是大喜,也是大憂。喜的是五濁惡勢由舟天聖主親自布陣,舍沙龍王重獲自由,表示他們的惡敵如今自顧不暇,連最重要的五濁惡勢都無法兼顧。憂者則是他們命在旦夕,瘋狂的舍沙龍王隨時會將目光轉向須彌山。
     「五濁惡勢瓦解,黑潮淹沒須彌山,若非白娘娘作祟,便是——」
     「有人放出善提經中的苦痛之氣。」為濟接口。
     「三十三天萬千天眾,惟有一人有此權力,毀約放出三毒瘴。」具光佛母憂心忡忡。
     「保管舟溺天生息之人,已經發生不測。」為濟說:「生息毀損,仰賴祕法長生的遍入天,法力必定急速衰弱。」
     「速往千眼遍照。」
      話音方落,黑潮中衝出無數身影,手持彎刀直撲為濟而來。詫異間,為濟正準備捻印施法,具光佛母快了一步。只見她現出法相,三面八臂憑空示現,陽炎金光普照四周。霎時,種種妖異不能侵犯,紛紛嚎叫退避!

     「佛母!」
     「佛母!」
     「是佛母!」
      黑潮中的竄出妖異現出臉孔,一個個全副武裝的天女在黑潮中痛苦掙扎,涓滴黑水不斷從七竅中滲出。他們一邊掙扎求救,又揮刀企圖攻擊兩人。具光佛母八隻手臂撐起光圈,將敵人隔絕在外。
     「是難近女。」具光佛母說:「深陷泥淖,可悲——」
      具光佛母話還沒說完,為濟千斤指力瞬發,擊破佛母護體金身!具光佛母面目一轉,低頭看著周身金色咒印轉成鏽紅,破碎落入滾滾黑潮之中。
     「是遍入天的金身咒印。」為濟說:「這些難近女是被金身咒印給汙染,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很難說是金身咒印受黑潮影響,還是咒印本身引來黑潮侵襲。黑色的咒文爬滿在他們全身肌膚,令難近女神智瘋狂,身不由己。他們突破不了聚光佛母的光圈,卻也不願放棄獵物,兀自在黑潮中掙扎扭動。
     「指劍合併突破金身咒印,噬佛者功力日見增長。」具光佛母說。
     「少來,幫你只是因為我沒辦法一個人突破這團亂。」為濟說:「快指引方向,在更多敵人過來之前,我們得速戰速決。」
     「往東北東行,祈孤園裡千眼遍照。」具光佛母手上化現一束金色樹枝,向東北東方向射去。「無憂樹所指,便是噬佛者目的地。」
      這倒是個方法。為濟點點頭,吐納邁步,腳下使出輕功飛奔而去。具光佛母八臂舞動,祥瑞金光為他開出一條道路,隔開異變的難近女糾纏。

      祈孤園。
      踏上這一路,即使有佛母護持也並非全然順利。
      當距離拉開,引路金光減弱,黑潮中隨即竄出面容扭曲的身影,揮刀引火攻向為濟。來人前二後一包夾,艷若紅蓮的火焰先主人一步包圍為濟,吞吐爪牙橫掃。為濟法印上手,寒火掌即發,以天河水至陰至邪之勢突破紅蓮妖火。受火焰反噬的妖異發出慘叫,重新跌回黑潮之中消失。為濟加緊腳步前進,多年來追討的目標就在眼前了。

      事發突然,太多細節無法掌握,只能且戰且走。生息出狀況,遍入天不可能毫無因應,甚至有可能早就預備好陷阱,要對付趁虛而入的入侵者。天上星光熾盛,和三十三天遍地珠寶金玉遙相呼應,黑潮吞沒天眾與他們的僕人,留下這些毫無價值的石頭撒了一地,堆疊在腐臭的屍身上。

      星光。
      月光消失了!
      原先受遍入天與月光神力遮掩的星空,如今澄淨清明,再無絲毫屏障。月宮天子殞逝,具光佛母擔心的情況即刻應驗,實在不是個好兆頭。各大凶星光芒大盛,照亮須彌山全境,周圍雲海中雷鳴陣陣,隱隱可見不祥的魔龍身影來回穿梭。
     
       舍沙還不是為濟要擔心的敵人,真正的敵人在崩毀的宮牆後,藏身凶星的光芒之中。此時此刻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必須把握時機突破——

       為濟即刻拔地而起,靈敏的身體在腦筋下判斷之前先行反應,躲開遍地朝天突刺的刀槍斧戟!身披白骨裙、刺顱林詭陣隨行,眼前黑色身影手持金鉞刀,來者是黑金剛亥母。
 
       大海水藏海中金,為濟騰空施法,百劍地煞陣咒印打向遍地刀兵。以彼之力,還彼之身,指向為濟的武器立刻轉向,交錯來回貫穿黑亥母漆黑的身形。誰知銳利的鋒刃渾然毫無著力之處,黑亥母通過層層阻礙,直撲為濟跟前!

       倏來一束金光橫過戰場,黑亥母攻勢稍挫瞬間,為濟腳步已拉開距離,爭取空間思考應敵之策。看來日天子也不是在天上閒著,為濟還在猜他能忍到什麼時候呢。

       尋思間,黑亥母金刀又至,刀刀有崩天裂地之威。金鉞刀每每劈開黑潮,潮水隙縫中立刻湧生無數刀劍撲向對手。為濟只能步步後退,不敢直攖其鋒。

       眼前是三千世界最兇猛的女戰神,遽聞只要她出手,敵人未戰就要先膽寒。天下刀兵咒術,全是黑亥母所統轄,方才短短兩招,證明傳言不虛。為濟足尖浮空不點地,避開遍地兵器,寒火掌以防守為重,遊走在金鉞刀揮舞的空隙之間。

      「伏我執、破諸苦、斬群魔——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黑亥母口中不斷囈語,陣陣黑氣隨她呼吸吐納飄散。真可怕,即使受苦痛之氣腐蝕,依然擁有如此實力。對方實力驚人,為濟再退下去,就要白白浪費寶貴的時間。只見他聚氣出招,掌氣激起水花向外噴濺,一時尖水花、火雨噴散,黑亥母金鉞刀攻勢稍停,萬千利刃再次破土而出!

       為濟一個吐納,右臂一盪,天衰神老出體現世,鏽紅邪光釋放,沿地襲來的利刃頓時鏽蝕敗壞,隨著刺耳的刮擦聲委身入土。周圍黑潮感應到同出一脈的苦痛之氣,紛紛低伏退避,如馴獸一般圍繞為濟。
 
    五行起、陰陽動、萬千盡歸元、混沌納一氣。
 
      再出渾元一氣陣,這次為濟不再保留,使盡渾身解數收服周圍穢氣。

      時間不多,必須快。
      他不敢貿然揮劍,也幸好這次天衰神老的任務不是斬殺眼前強敵。引衰敗戾氣入陣,黑色潮水染上一層赭紅,盤旋擺動,發出幾不可聞的悠遠呼聲。那一聲呼喚令三千世界灰白黯淡,種種聲息顏色退避消散。

       瘋狂的黑亥母舉刀向前衝,金鉞刀上乍生紫蓮聖焰,火光貫通天地,燦爛耀目直掩日月星辰。為濟捻指指向,黑潮湧向黑亥母,苦痛之氣吞蝕遭受汙染的金身咒印,點點火光滲入黑亥母軀體。大海水合山下火,陰火陰水大逆五行之常,內外交逼齊破不死金身。

       金刀逼向眼前,為濟舉掌發勁,寒火掌正中黑亥母胸口。黑亥母對胸前炸開的火球似乎毫無所感,腳步沒有稍停,無堅不摧的金鉞刀燒得通紅,刀上的紫蓮聖焰刺人雙目生淚。為濟右手緊握天衰神老,銳利的眼睛緊盯黑亥母每個腳步,紅黑二色的浪潮為他拍擊敵人毫無痛覺的身軀。

      即使強如黑亥母也要跪倒在衰老與病痛面前,黑色的浪潮將她身上每一吋肌膚打得面目全非,毒火從她骨髓裡透出,從她七竅透出暗紅色的光芒。

     「賊逆,以武力自恃,未來終要因武力而曲折。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大威德大神通降伏一切異端,噬佛外道終歸塵土。」黑亥母睜大雙眼瞪著為濟,萎縮的身體漸漸泛白,和她身上的白骨裙一樣散成碎片,滾落黑潮中消融殆盡。

      到最後,她依然大錯特錯。所有人事物都要歸於塵土,就連她口中無上光明潔淨的舟天聖主同樣如此。時間到了,他不願意上路,於是命運讓為濟前來行刑。或者像具光佛母說的,因果輪迴。
 
       為濟提劍邁步,一點也不覺得疲累,和過去使用天衰神老之後必定感受到的虛無疲乏不同。他感覺得出體內的運行的氣脈和過去大有不同,方才他連出兩招重擊,卻感覺不到真氣有絲毫耗損。藏在善提經中的苦痛之氣與天衰神老合併,再一次改變他的經脈。過去苦痛之氣與真氣並行的狀況不再,如今的他能夠存活完全依賴大量的苦痛之氣支持。不知是萬幸還是不幸,如今三十三天天宮之中滿是苦痛之氣,源源不絕提供他能量。

       全知全能的舟天聖主大概作夢也沒想到這一天。
       無憂樹的樹枝在前方閃閃發光,指引他祈孤園的入口。黑亥母擋著入口,加上無憂樹樹枝指引,八九不離十,舟天聖主本人就在裏頭。為濟感覺得到,和周圍洶湧澎拜的黑潮不同,有個不斷發出怪聲吵鬧,耀眼到令人暈眩噁心的東西就在祈孤園中。
        為濟握緊手上的邪劍做好準備。眼前可是令三千世界痛苦千年的聖主魔王,任何準備都不嫌太多。

      「妖孽,讓孤度你一程。」
       那細軟的聲音令人反胃,為濟踏入祈孤園,一頭變形的怪物瑟縮在庭園中央,滿身都是綠膿雜毛,惡臭隨牠喘息瀰漫。牠嘴裡不知道在念什麼,肚子上的嘴和頭上的嘴都是,滴在胸腹上的黃色液體不知是眼淚還是口水。

      「難。」
       為濟走到怪物與漂浮的潔白扁舟之間。不用什麼詳細檢查,為濟也看得出那怪物快死了。他畢竟是以吸食噬佛身上的苦痛之氣維生,這些怪物要死要活都瞞不過他的眼睛。現在吸引他的是那團推開所有汙穢的白光,給異香天音圍繞的崇高聖主。
     「山人為濟,受金翼熊王之託,特來恭請遍入天聖主上路。」
     「該是時候了。噬佛者,可知孤經年等待,便是等待今時今日。」
       為濟看不清楚隱身白光中的遍入天,但是從扁舟上傳來的聲音自有一股歡欣喜悅,透過周遭的光滲入他耳中。要聽清楚他的聲音,必須凝神克制,否則心神很容易便會受遍入天牽引,隨他操弄起伏。

      「聖主在等我?」為濟問:「山人一介草莽,怎堪舟天聖主半絲一縷的期待?」
      「非也、非也,噬佛者大錯特錯。」神舟上的舟天聖主哈哈大笑,笑聲迴盪整座須彌山顛倒峰。「噬佛者如何不知?既知日天子別有二心,既知金翼熊王多方算計,因何三十三天始終消極,不曾出動大隊追殺噬佛者?
      「今時今日噬佛者踏上此地,既非機緣更非因果,而是孤特意欽點,要噬佛者登上須彌山,助孤再創奇蹟!」

       語畢,為濟腳邊的怪物放聲大哭!




【待續】


《善提經》4/1~4/4連續更新衝結局。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歡迎澆水交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