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二,天災信使。

Keymind | 2021-04-02 23:33:44 | 巴幣 1010 | 人氣 98

明日方舟
資料夾簡介
明日方舟的二創



  其二,天災信使。




——————————————

  我選擇踏入黑暗之中。

  亦或是黑暗選擇了我。

  不管是哪個都無所謂。

  展露光芒盡情閃耀吧。

  這樣黑暗就越是深沉。

  我,則因此感到自在。

——————————————






  後街小巷。這是普羅旺斯給這個基本上毫無人煙的地方所取的名字,這也成為她與清道夫目前唯一的共同回憶。

  「所以,我們天災信使可以透過許多方式來觀測天災,不過天災發生的形式還是有許多未知因素,透過源石礦的能量來尋找大氣中的變化才是最……喂!妳有在聽嗎?」普羅旺斯忘我的不斷介紹著天災信使的工作內容,而盤著腿靠在牆邊的清道夫則不斷地打著瞌睡。

  「啊……嗯……沒有。」即使沒吃沒喝沒睡數天都不曾露出疲態的她,此刻卻因為普羅旺斯的熱情而感動異常勞累,或許連續數小時聽對方這樣滔滔不絕,才是真正的折磨。

  「妳怎麼這樣!能直接聽到天災信使解說可不容易呢!妳要好好珍惜啊!」普羅旺斯嘟起嘴表達抗議,而清道夫則是擺了擺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可沒拜託妳給我講這一大篇廢話,看是要去給誰講都行,別來煩我。」她露出兇惡的目光瞪了普羅旺斯,以試圖證明自己並非在開玩笑。

  「……妳是不是缺乏B群啊?我這裡有綜合維他命喲?」普羅旺斯眨了眨眼,她從腰間小包拿出了一罐暗褐色包裝的綜合B群。

  「才沒有!我是說妳吵死了!滾一邊去!」清道夫反而更加抓狂,她實在受不了有人在旁邊如此的喋喋不休。

  「我看妳對天災信使好像很有興趣才跟妳講一堆的說,看來是我誤會了。」無視暴躁的抗議,她搖了搖B群的罐子,從聲音能聽得出來裡面剩下不多,帶起微笑,她將其放在清道夫的腳邊。

  「我從沒說我有興趣。」看著罐子,她嘁了一聲,清道夫將頭望向難得的海藍天空,而這個後街小巷就剛好處在陽光越強,影子就越深的地區。

  「是嗎?我想說昨天聽到我們這個單位的當下,妳那個只會向內的眉毛終於有了反應。」她回想了一下,是啊,她昨天的表情不是好奇就是驚奇。

  「別自以為了,我對誰都沒有興趣。」清道夫輕描淡寫,似乎也不打算多做解釋。

  「好吧,既然吵到妳了,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來去打掃羅德島囉!」她卷起袖子,淡紫色的巨尾來回晃著,似乎很有精神的回應主人的動力。

  「難得沒事也閒不下來嗎?」清道夫偷偷的瞄向還在捲袖子的普羅旺斯。

  「嗯,要像妳這樣沒事就坐在這邊發呆,對我而言還真的是有些困難呢!好啦,不吵妳了!明天我再過來跟妳講更多天災信使的故事!B群記得吃喔!」普羅旺斯握起拳頭朝向天空,然後豪不猶豫,迅速地跑離她的視線之中。

  彷彿來去一陣風的感覺,後街小巷突然回歸了寂靜,一切都回到原樣,回到了那個誰都不會過來、僅僅只是羅德島一處不起眼的角落。

  「終於安靜了。」

  清道夫鬆了口氣,將視野轉了回來,看著腳邊的那罐B群,她拿了起來輕輕搖晃,彷彿跟主人一樣,罐子內發出清脆的聲響。

  「明天……嗎?」

  『明天見。』

  「!」一個朦朧的身影,以及那永遠無法忘懷的微笑,清道夫整個人彈了起來,但眼前,只有孤寂陪伴著她。

  「嘁,還是那麼頑皮……」

  猛力搔了搔那頭幾乎見白的灰髮,清道夫一屁股坐下,她再度看向蔚藍的天空。

  「明明是妳最喜歡的天氣,這卻是我最大的夢魘……」

  她瞇起眼,仔細看著深色的瓶內。

  「就像……」

  就像……我的職責是殺人,而帶著薰衣草香的她,卻是負責救人。

  妳面向陽光,而我,則背對著妳。

  我們從根本上就不一樣。

  清道夫一動也不動,就只是看著那罐瓶子,彷彿時間就在此刻靜止了一般——



  隔日黃昏。

  
  『羅德島各部門幹員注意,方舟核心檢修以及能量填充已經完成,十分鐘之後,將依照原有計劃繼續前進,啟動和起步時將會有劇烈震動,請各單位幹員遠離船邊,以預防墜落意外。』

  深沉卻又尖銳的廣播聲迴盪在羅德島每一個角落。

  清道夫則豪不受影響靠躺在後街小巷的牆邊,跟在當傭兵的時候不一樣,沒有任務的時候,她不用擔心追殺和暗殺,只需要睜著眼就好,如此輕鬆。

  「妳呀——這樣會變成廢人喔?」

  清道夫仰頭一聲長嘆。

  「又來幹嘛?」

  「來看妳有沒有乖乖的把B群吃掉啊。」普羅旺斯保持了一點距離蹲在旁邊。

  「B群?」清道夫皺眉看著她。

  「妳不會忘了吧?昨天才給妳的耶!」普羅旺斯睜大眼,明亮的金瞳充滿繽紛。

  「嗯?啊……那個啊……」那深褐色的瓶子從腦袋閃過,是啊,昨天還拿著它發呆,怎麼現在連它去哪了都沒印象。

  「原來如此,看來重點不是B群,是銀杏啊。」普羅旺斯從綁在大腿旁的小軍用包拿出紙筆做了紀錄。

  「我不管妳在寫什麼鬼東西我都不需要。」雖然這樣講著,但她只是盯著普羅旺斯認真寫著筆記的臉龐。

  喀咚!

  一個巨大的聲響加上猶如地震般的搖晃,普羅旺斯動作迅速以三點著地的方式穩住身軀,清道夫則是維持靠躺,就像在說這種搖擺還不足以動搖她。

  「喔——妳的身體素質很好呢!」

  「關妳屁事。」即使面對稱讚,她也不以為然的回應。

  「嘿!妳這態度不行喲!我們好歹都是羅德島的同事吧?禮貌呢?」普羅旺斯拿筆指著她,清道夫皺起眉頭,一副對方到底在說什麼的臉,最後她嘁了一聲轉過頭不再看她。

  「是個孤僻的孩子呢。」她習慣性咬住了筆頭,在清道夫面前來回晃了幾圈。

  「隨妳怎麼講,沒事就別待在這個孤僻的人才會待的地方。」她翻了白眼,不得不說,對於普羅旺斯的平常心和熱情,她實在有些招架不住。

  「雖然不知道妳是哪一個單位的,但是妳這樣可是會沒朋友的喲!」她直蹲在清道夫面前,臉上的神情是認真的充滿關愛。

  「我不在乎,也不需要!妳煩不煩?妳在繼續我就——」

  普羅旺斯伸起手掌對著她,原本已經要發怒的清道夫在這一瞬間也感覺到氣氛的轉變。

  她從小巷內往外看,雙耳高高豎起,全身灌注地寧聽某種東西,隨後,彷彿像驗證了自己的懷疑,那蓬鬆的紫尾逐漸變得像炸毛一般銳利。

  「來了……」

  「啊?」清道夫還是沒會意過來。

  「天災。」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她迅速起身看向普羅旺斯的視野處,但,除了一整片沙漠,她什麼都沒有看到。

  「……妳在跟我開玩笑?」

  「天災信使有三不信條。」普羅旺斯盯向明顯不悅的清道夫。

  「不做任何揣測,不拿天災開玩笑。」

  她指向遠方,清道夫費盡心力才能看清在遠處有一個小小的遊牧營地,而原本看起來毫無聲色的場景,卻在一瞬間起了變化,一道龍卷挾帶著橘紅的隕石從天而降。

  「那個營地……大概沒救了,哼,可憐的人。」身經百戰的清道夫看向那個小小營地,沒有移動裝置,基本上不可能能夠逃離那致命性的天災。

  所幸羅德島的方舟已經啟動,不管範圍再大,看起來都不會去影響到基地本部,她甚至覺得,這樣的普羅旺斯似乎有點太小題大作了,然後,她想到——

  「對了,妳剛剛說有三不,只講了兩個吧?還有一個……」

  話未說完,薰衣草的香味從鼻頭掠過,普羅旺斯一腳踏上方舟邊境的欄杆上,她轉過身再次看向清道夫,此時的她,神情有些哀傷。





  「天災信使,絕不,見死不救。」





  語畢,她身軀往後,從方舟一躍而下。





  待續。
———————————————
  後記。





  哎呀哎呀,失蹤那麼久總算回來更新了。

  目前已經累積了一些草稿量,我想KK之後可以穩定更新~

  最近發生太多事情,讓KK心態和個性有點轉變(而且其實轉得挺極端的)

  唯有不變的,大概就是我還能在勤存的時間一點一點寫著小說吧!

  回到方舟話題吧。

  普羅旺斯很熱情呢,而且面對清道夫的冷漠,她看起來則是相當好客,這也讓清道夫看起來有點拿她沒轍。

  天災信使已經是每個移動城市需要的職位了呢,有他們的預警能力才不會讓方舟看起來像無頭蒼蠅那般亂竄。

  雖然羅德島擔任天災信使相關工作的人還不少,但目前還不會放出太多的角色來編寫,畢竟普羅旺斯和清道夫都算是相對冷門一些的角色(尤其是清道夫),所以KK會想要花更多心力在於她們的形象和個性朔造上面!

  每一篇的篇幅我拉回較少的字數,希望讓真的沒那麼多時間的讀者也能體驗一下這些劇情與互動!

  所有的反應、意見和GP相關,對KK而言都是很重要的反饋,這也是創作者最重要的動力來源,若你看到了,按個讚讓KK知道你的存在給予我動力吧!

  那麼,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玥音
普羅旺斯⋯烤雞(口水
2021-04-03 14:49:36
Keymind
普羅旺斯的味道~~誰不喜歡呢XDDDD
2021-04-03 19:55: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