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第二十五章 孤注一擲 (上)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04-02 20:41:51 | 巴幣 10 | 人氣 173


  「我有個辦法。」林佑樹說。
  「什麼辦法?先說,女神可不是給你拿來當擋箭牌用的喔!」
  「我知道啦!剛才只是開玩笑的。」。
  「……真的是開玩笑嗎?」
  芙蕾婭瞇起眼,一臉狐疑地盯著林佑樹看。
  林佑樹默默別開臉,清了清喉嚨,說:
  「咳咳!總之,目前可以確定的是,血月第一次跟第二次發動的技能,兩者威力截然不同。」
  林佑樹望向蘇爾娜尋求支持。
  只見蘇爾娜點了點頭,不發一語。
  相較於血月第一次現身時,足以將半個森林夷為平地的恐怖威力,第二次技能卻只將蘇爾娜跟林佑樹吹得老遠,兩者顯然有巨大的差距。
  「神器的弱點,可以說是招式單一吧。」
  「可以這麼說。」蘇爾娜說。
  「那麼,可以確定的是——除了那個強得誇張的暴風,不會再有其他技能來攪局。」
  「慢著!你是想把梅露殺掉嗎?」芙蕾婭緊張地問。
  「怎麼可能。只是……想用普通的方式喚醒梅露,大概沒那麼容易。」
  林佑樹聳了聳肩,苦笑說:
  「我想,血月施展第一次技能時,梅露已經用全力保護我們,所以蘇爾娜跟我才能全身而退。」
  「也因為這樣,當血月施展第二次技能時,梅露才無法再保護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目前的梅露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醒來。那麼,只好由我們幫她了。」
  「可是……」
  蘇爾娜皺起眉頭,不贊同地說:
  「就算血月第三次釋放的技能,威力不如前兩次那麼強,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是啊,妳說得沒錯。」
  看著傷痕累累的蘇爾娜跟自己,林佑樹果斷坦承。
  「所以,由我來牽制血月。」
  「「咦?」」
  蘇爾娜跟芙蕾婭異口同聲大喊。
  「第三次的技能,範圍一定又會縮小。到時,我被吹飛後,妳們再找機會壓制血月。看是要用魔法還是用蠻力都好,總之別讓她亂跑就對了。」
  「慢著!你是打算犧牲自己?」蘇爾娜問:「你死掉的話,魔王該怎麼辦?」
  「我當然不打算自殺。」林佑樹說:
  「只是評估目前的狀況,我是最沒戰力的一個。如妳所見,我現在全部的戰力都在這台轉蛋機上,但很不湊巧的,我身上剛好一毛錢也沒有。」
  林佑樹拉開制服褲的口袋,顯示裡面什麼都沒有。
  「但——」
  「我相信梅露已經盡力了。」
  林佑樹打斷蘇爾娜,回頭望向森林深處,彷彿能看見另一頭的同伴。
  「我這個當勇者的人,也不能總是躲在別人的屁股後面。」
  看到蘇爾娜跟芙蕾婭仍然一副擔心的神情,林佑樹轉過身,打起精神說:
  「放心吧!艾兒給我的這件大衣,可不是普通的大衣。在剛才的暴風之中,我也沒有像蘇爾娜一樣昏倒。」
  「可是你的等級只有一,還是讓我來當誘餌吧!」蘇爾娜說。
  「不,梅露是我的同伴!所以一定要由我來當誘餌!」
  「這理由太牽強了!還是我來——」
  「唔唔……!」
  看見爭執不休的兩人,被冷落在一旁的芙蕾婭終於忍不住大聲說道:
  「我、我知道了啦!我當誘餌總行了吧!讓我當誘餌啦!」
  「女神大人!」
  「不,這件事還是要由我來才行。」
  「喂喂!本女神都自願要當誘餌了!你這人給我看下狀況啊!」
  芙蕾婭原本想找林佑樹理論,沒想到一轉身,卻發現林佑樹一臉嚴肅,芙蕾婭一時無語。
  「我的聲音……傳不進梅露的耳中。」
  林佑樹漆黑的雙眼凝視著芙蕾婭,一臉平靜地說:
  「但芙蕾婭妳還有機會。」
  「唔……!」
  見況的芙蕾婭低下頭,小聲嘀咕:
  「我知道ㄌ——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芙蕾婭突然抬起頭,用一記下勾拳,擊中林佑樹的下巴。
  「吃我的女神PUNCH!」
  林佑樹摀著下巴,差點脫口而出「連我爸都沒打過我」的名台詞,一頭霧水地看著芙蕾婭。
  「給我聽好了!兔崽子!」
  芙蕾婭對倒在地上的林佑樹比出極為不雅的手勢,一邊破口大罵。完全沒有一點女神的樣子。
  「喚醒同伴,才是你這個身為勇者的人,最重要的任務!」
  「……咦?」
  林佑樹眨了眨眼,發出困惑的聲音。
  「什麼叫不能老是躲在別人屁股後面?你現在的行為就是躲在別人屁股後面啦!給我聽清楚了!把最重要的任務推給別人,自己只要拼命送死就好,天底下哪有這麼簡單的事!」
  「哪、哪裡簡——」
  「在我們三個裡面,和梅露相處最久的人是誰?」
  「…………」
  「我們之中最瞭解梅露的人,又是誰?」
  「…………」
  雖然林佑樹很想吐槽,梅露是芙蕾婭的信徒。單論認識的時間長短,芙蕾婭應該不會輸自己才是,但林佑樹再怎麼遲鈍,也注意到芙蕾婭的意思。為此,林佑樹選擇沈默。
  「要是你還有一點勇者的自覺,就給我咬緊牙根!自己想辦法叫醒梅露!誘餌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看到林佑樹沈默的樣子,芙蕾婭嘆了口氣,默默走到林佑樹的旁邊。
  「再說了——」
  芙蕾婭把頭湊到林佑樹耳邊,輕聲說道:
  『                    ,                    。』
  淡淡的香味從身旁傳來,林佑樹不由得緊張起來。
  然而,比那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從芙蕾婭口中吐出的話語。
  「……咦?」
  林佑樹猛然往後退,整個人從臉一路紅到耳根,激動地大喊:
  「妳、妳妳妳妳在說什麼鬼話啊!變態!色情女神!」
  「就跟你說不要幫我取奇怪的綽號了!」
  被涼在一旁的蘇爾娜,一臉困惑地看著兩人。
  「咳咳!總之,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芙蕾婭雙手扠腰,盯著林佑樹說。
  臉紅的林佑樹別開臉,小聲嘀咕:
  「大、大概吧……」
  「好了!小蘇爾娜也快去準備吧!作戰要開始啦!」
  仍處在一頭霧水之中的蘇爾娜,就這麼被芙蕾婭連拖帶拉的帶走了。只留下滿臉通紅的林佑樹,低頭不斷反思芙蕾婭的建議。

  <To be continued ... >


==========================================
後記:

反白也沒有東西喔!!!

2021/4/2
獅子&雷格(因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