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7.光塵戒

佐渡遼歌 | 2021-04-02 20:00:01 | 巴幣 166 | 人氣 28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夏旖歌雖然失態,不過很快就再度站穩身子,伸手將落到額前的髮絲往後撩,昂首瞪向李少鋒。
 
  「我什麼事情都沒做,不用那樣瞪人吧。」李少鋒可沒有勇氣伸手去壓她的額頭測溫度,皺眉問:「妳該不會正在重病中吧?還是不小心中了教團成員的神祕毒藥之類的?」
 
  「要你囉嗦。」夏旖歌不悅喊完,眼瞳當中金煌異芒倏然閃過,神色頓時改善許多。
 
  「妳用氣息強硬將症狀逼下去嗎?」李少鋒皺眉問。
 
  「走了,不要廢話。」夏旖歌不耐煩地吩咐。
 
  問題在於現在要去找夏逸舟,到時候即使沒有遇到當時闖入廳堂的伊沃爾和董既明兩位高手,也會有教團的其他成員負責看管,生病的情況下根本沒辦法救人吧,說不定還會變成需要被救的那一邊。李少鋒想歸想,也知道夏旖歌聽不進這些忠告,保持沉默。
 
  夏旖歌卻誤會了這陣沉默,警告說:「即使我現在有傷,依舊隨時可以取你性命。不要忘記這點了。」
 
  「……是是是。」李少鋒原本想說要尋找人在城內某處的燕子也得倚靠蒼瓖派的眾多弟子才找得快,考慮著是否要想要拿出寒黐膏賣個順水人情,不過被這麼威脅完就悻悻然放棄了。
 
  「走在我的前面。」夏旖歌單手執起長劍,命令說:「離開這間房間之後立刻從樓梯往上走。」
 
  「好的。」李少鋒聳聳肩,走到金屬大門的時候推了幾下卻都紋風不動,扭頭說:「門鎖著耶。」
 
  「……不要亂動。」夏旖歌警告完,伸長左手將戴在無名指的紫玉戒指放到門旁的液晶面板。
 
  面板閃過掃描的光芒,接著發出機械聲響。
 
  金屬大門隨即敞開。
 
  原來那枚紫玉戒指是用在這裡嗎!要說是通行用的關鍵物品確實是關鍵物品沒錯啦,但是至少多解釋幾句吧!否則誰猜得出來是鑰匙!李少鋒強忍住吐槽的衝動,同時暗叫僥倖。畢竟自己的那枚紫玉戒指已經給了燕子,如果不是剛好遇到夏旖歌,即使進來了密道也會卡在這扇金屬門的地方無法前進。
 
  李少鋒多瞥了一眼夏旖歌的左手無名指,一邊踏入裝飾著駿馬水墨畫的寬敞房間一邊故作隨意地問:「你們有幾枚那種戒指?」
 
  「這個還真是我聽過最差勁的套話問法。」夏旖歌蹙眉說。
 
  「我沒有想要套話啦,只是單純好奇那種貴重品應該不會太多,既然如此,為什麼教團的人有辦法使用這條密道。」李少鋒說。
 
  「那群合該殺千刀的傢伙自然是用了兄長大人那枚。」夏旖歌沉著臉說。
 
  「啊……」李少鋒遲來地想起來夏崇徵已經慘遭殺害的事情,暗罵自己哪壺不開提哪壺,當下尷尬地偏開視線。
 
  「這是光塵戒,乃是蒼瓖派的寶物,全世界就只有四枚。」夏旖歌的憤怒情緒一閃而逝,由悲傷與緬懷取而代之,緩緩地用右手手指順著戒指鑲嵌的紫色寶石弧度滑動,輕聲說:「父親大人持有一枚,剩下的三枚剛好分別交給我們兄妹三人。」
 
  這樣算剛好嗎?依照一家五口的成員來分配,豈不是漏掉了母親的部分?李少鋒雖然感到疑惑,同時注意到所有人在提到蒼瓖派夏家的時候似乎都刻意沒有提及夏逸舟的妻子,不曉得是身亡或離異了,然而剛剛重重踩了一個地雷,現在當然不敢詢問這個有很高機會成為第二個地雷的話題,低低應了一聲。
 
  「這枚戒指以光輝之偏方面體的粉末製成,依舊帶有保存氣息的性質,由本派第三代掌門親手製作的道具,然而製法已經失傳,後代弟子也沒有超越第三代掌門的卓越才智,因此世界上只有五個。」夏旖歌說。
 
  雖然不曉得那個「光輝之偏方面體」是什麼,然而從前言後文聽起來可以推測是克蘇魯遊戲當中的高級稀少物品。李少鋒忍不住暗罵夏羽居然若無其事地塞了如此貴重的戒指給自己,甚至沒有警告幾句,同時暗忖自己那枚若不是從夏逸舟身上盜來,大概就是從夏家三子夏崇予身上盜來的了。
 
  「嗯?剛才似乎說了戒指有只有四枚,分別有夏掌門和三位兒女持有吧?」李少鋒慢了半拍注意到數量不對,不解地問。
 
  「光塵戒只有四枚,但是使用光輝之偏方面體粉末製成的道具包含光塵戒共有五個。第五個就放在感應儀器裡面。這個也是所有台灣的玩家都猜得出來蒼瓖城存在密道,卻沒有人有辦法使用的理由。」夏旖歌說。
 
  「這種結合古今的電子技術還挺厲害的。」李少鋒說。
 
  「……你的反應倒像是首次聽到關於這枚戒指的情報。」夏旖歌收斂情緒,緬懷神情在一瞬間蕩然無存,板起臉自言自語:「看來你在教團裡面也是個下層跑腿,不過這麼一來就無法說明為什麼會列在那份名單當中。那群喪心病狂的傢伙連屠殺、斬首都做得出來,可不像會大費周章饒過一個跑腿的內應。」
 
  原來剛才用心跳和呼吸判斷有沒有說謊那招不需要肢體接觸喔?那麼為什麼要掐喉?李少鋒反射性吐槽完才意識到自己被試探了,硬的不成改採軟的,拿機密情報來套反應,對於這種明明達成協議卻依然明目張膽的懷疑態度產生反感,表面上卻還是只能冷靜地再度澄清:「我和教團沒有關係。」
 
  「……這點遲早會弄清楚。」夏旖歌似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淡然說:「出去之後左轉,我們去廳堂。」
 
  「等等,根據剛才談好的協議內容……我需要先確認瞭望塔成員的安全,然後才會帶妳去找夏逸舟掌門。」李少鋒說。
 
  「不需要,我知道秦樓月小姐的所在位置。她在爆炸的時候正好待在廳堂,目前已經請她待在主城房間內休息,有數名蒼瓖派的弟子在四周戒備,非常安全。」夏旖歌說:「我達成了你的要求,現在輪到你達成我的要求了。」
 
  ……雖然加上了「小姐」的敬稱和「請」字,客觀聽起來,她的態度依然很不好啊。李少鋒忍不住大皺眉頭,努力壓下追究的情緒說:「我需要和她講幾句話。」
 
  「不行,現在立刻帶我去找父親大人。」夏旖歌說。
 
  「我需要親眼確定樓月學姊的安全。」李少鋒堅持說:「我不介意妳旁聽我們談論的每一個字,畢竟講幾句話不需要多久時間,而且妳應該也需要吩咐蒼瓖派的人進行準備,這麼做不會浪費任何時間,我們在這邊僵持不下才是在浪費時間。」
 
  李少鋒見夏旖歌沒有立即回答,再度說:「這是底線。」
 
  「……我知道了。」夏旖歌說:「禁止肢體碰觸,對話要在三分鐘內結束。」
 
  「那麼就請夏小姐帶路吧。」李少鋒說,對於總算達成最終共識這點暗自鬆了一口氣,同時祈禱那張地圖標記的四個紅圈確實與夏逸舟或其他人質有關,否則到時候找完所有現場卻都撲空,夏旖歌絕對會拔劍砍人,自己也完蛋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