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善提經:四十八. 水中鏡

山容 | 2021-04-02 11:21:08 | 巴幣 102 | 人氣 88

完結善提經:本傳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四十八. 水中鏡

      「仙仔不見了!仙仔不見了!」
       七天來水筆仔一直在觀察苦楝林後的海岸,一發現為濟仙不見了,她趕緊跑回庄裡大吼大叫,想辦法引起注意。
      「仙仔不見了!」
      「你不要對著我喊!我又不是他的保母,你喊給我聽是有個屁用!」被噴得滿臉口水的紅椿氣得一巴掌揮過去,水筆仔機警躲過這一記,拉上圍觀的小鬼一起喊。
     「仙仔不見了!」
     「不見了!」
     「不——」
     「不要喊了!」老鬼們同心協力吼道,終於鎮住胡鬧的小鬼。

       細蕊背著兩個小鬼走上前。「他有留下什麼嗎?」
     「這個,他在海邊的石頭上留字說要還給你。」水筆仔交出手上的琉璃心,細蕊接過去端詳了一陣。
     「我不懂,上面沒有記號,或是什麼特別的感覺,和以前的琉璃心一模一樣。」她說:「可是仙仔卻不見了,這代表什麼嗎?」
     「代表他想把琉璃心留給我——」
       老鬼小鬼的視線往水荖身上集中。
     「們。」水荖噘起嘴巴。「照我說,等一下一定會有其他的事情發生,不然仙仔跑路跑這麼快做什麼?」
     「他才沒有跑路。」細蕊喃喃自語,她一方面討厭水荖的口氣,一方面卻隱隱覺得有其道理。每當有個更聰明、更厲害的角色把琉璃心留給她時,多半都是有事情在未來等著。

     「地牛翻身!」長生果三姊弟突然握住彼此手往上舉。「我感覺到了,有地牛翻身!」
     「這隻牛最近失眠了。」酸模把三個小鬼的手給拍下來,三個小鬼鼓起腮幫子跑開,七八個小鬼隨後跟著跑了,一時腳步雜沓,乒乒蹦蹦。
       等愛鬧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跑光了,成年的老鬼們才發現大家都陷入沉默,沒像平常一樣接著酸模的話瞎扯,說垃圾話來保持活力。要出大事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好像很嚴重。有個臭味隨著北風吹來,這個時節到底要發什麼神經才會吹北風呢?

     「大家回去準備好。」紅椿最後硬著頭皮站出來說:「剛把那些妖魔鬼怪趕走,不知道下一批什麼時候會來。大家回去準備,才不會出事的時候不知道往哪裡跑。」
      老鬼們不約而同發出贊同的咕噥聲,各自掉頭往自家地洞裡鑽。細蕊手裡握著琉璃心,琉璃心給太陽曬得暖呼呼的,和普通的石頭感覺沒啥不一樣。
     「怎麼了?有想到什麼嗎?」水筆仔問。
     「沒有。」細蕊把琉璃心收進胸兜的夾層裡。「快點,我背好像濕濕的,來幫我換小鬼的尿布。」
      水筆仔皺起鼻子,心不甘情不願幫忙細蕊解下兩個小鬼,就地在路邊忙了起來。過程有雜亂,好在最後順利完成。細蕊發現水筆仔耳朵豎得筆直,和野兔警覺事情不對勁時的反應一樣。

      要變天了,鬼蓬萊諸鬼各自警戒。
 
 
     「梓清?」
      荊素履出聲呼喚,深陷白日夢中的弟子立刻醒過來,握緊竹管猛吹火。
     「別忙了。」
      荊素履這麼說,梓清楞了一下,才慢慢放下手中的竹管。
     「師尊……」
     「天尊不好了。」
      荊素履話說完,負手走出煉丹房,煉丹房外天清氣朗,一點都不像剛發生大事的樣子。梓清追出煉丹房,身形枯瘦的他在荊素履下了幾帖猛藥之後好不容易保住性命,昭聖天尊就沒他這般運氣,直接駕鶴西歸。壞小子終究留了一手,荊素履確實清除了天尊體內殘餘的惡氣,但是雲瑯琊地脈全毀,沒有新的真氣養護功體,天尊只有衰老而死一途。

      至此,雲瑯琊一派也合該曲終人散了。
     「五大仙門各有職守,所以才在主事之外,又設地極護守一職。」
      荊素履腳步往山下走。趙水鏡一番殷切言猶在耳。
     「遺泰山下桃關要道直通奈落伽,別崑崙外崑崙山,掌刑殺、司天之厲。雲瑯琊上達天聽,承須彌山恩澤涵養氣脈,引入崆峒九重天蓄積,望磋峨發散至南瞻部洲各處。東西兩地姑且不論,後三地任毀一處,五大仙門覆滅便在旦夕。切記、切記。」

       昭聖天尊和穆法尊身亡,應驗了趙水鏡的預言。荊素履感覺得到,今年所有的事情都亂了套。弟子們才與舍沙龍王死鬥,回頭便遭逢雲瑯琊天降橫禍。派門被毀事小,滋養眾仙的氣脈死絕才是大事。時間一點一滴過去,荊素履感覺得到衰老再次叩門,他髮蒼蒼、視茫茫,清晨時分氣喘如牛,經脈行氣閉鎖窒礙。別崑崙眾人還沒察覺,但是荊素履憑著多年行醫的經驗知道,這只是時機未到。等蓄積在崆峒九重天的氣脈乾涸,四處仙門也會步上雲瑯琊的後塵。

     「師尊!師尊!你要去哪裡呀?」梓清追在荊素履身後焦急地呼喊。「師尊你等等我,梓清做錯了什麼嗎?」
     「你沒做錯什麼,只是……」荊素履思考了半晌。「只是山下烏蠻國與神慧帝交戰,附近村鎮死傷慘重。我想去看一看,說不准能幫上什麼忙。」
     「幫忙?」梓清猛抓頭,顯然完全弄不懂荊素履的打算。「可是師尊,別崑崙山下戰爭打得正兇,你下山好嗎?」
     「等戰事結束才下山,我還下山做什麼呢?」荊素履反問,解下頭上的道冠交給梓清。「你幫我帶句話給江神三尊,就說天尊病逝,荊素履自知有愧,自逐凡塵了。」
     「師尊……」
     「別說了。」
     「不!」梓清丟開道冠跪在地上。「梓清這條命是師尊救回來的,現在師尊要離開仙門,那梓清也不要修仙、不要長生不老了。請讓弟子跟著你,不管什麼苦我都肯吃!」
     「你這是——」
     「請師尊應允梓清,否則梓清便長跪不起!」

       荊素履搖搖頭,這些年輕人說話老是這麼衝,全然不顧前後。
     「罷了、罷了,你愛跟就跟吧。」他說:「不過你聽好,這一離開,往後別崑崙是永遠不能回來了。思量清楚,日後可是沒得後悔。」
      梓清從地上爬起身,狼狽地點點頭。「梓清很清楚,請師尊帶路。」
     「既然如此,你跟上吧!」
      一老一少披頭散髮往山下,一步一腳印返回凡人的世界。在他們身後,別崑崙敲響喪鐘一聲聲,回音響徹蒼翠的山谷。
 
 
       那些鏡子圍繞著她,像一千個發黑流膿的孔洞,洞中咕嚕嚕的聲音不斷隨黑色的臭水湧出,淹沒整個祈孤園。鏡華天女全身浸泡在滾滾黑潮之中,任由鏡中的字句帶著她前往智慧的國度。

       她從字句中看見天地創生,看見阿難陀龍王自海中升起,隨牠身軀翻攪湧動的泥巴浮到水面上,化為一隻隻巨鵬飛上天空。阿難陀龍王身軀不斷扭動,更多的泥土浮出海面,四大洲、四大海於焉分隔誕生。巨鵬們振翅飛舞,揚起乾燥的沙塵向九重天外飛散,沙塵與雲朵密合,於是有了三十三天和諸天外天。

       然後,阿難陀龍王閉上雙眼,在水中除了孤獨的阿難陀龍王之外漸漸有了其他的東西,那些微小的黑點逐漸茁壯,生出雙眼、四肢,爬上岩岸看見天上希微的光影圍繞著日月運行。

      於是,有了諸凡六道,與草木土石一同挺身站立,三千世界終焉成形。高傲的天人隨巨鵬飛上孤懸空中的須彌山,凡人、鬼道、禽獸散居四大洲。在旅行的途中,有些人發現了天地氣脈運行的秘密,勤加修行掌握了真氣這項工具,長壽、長青、超凡之力加身,他們找到方法加入離群索居的天人,其中又以阿修羅數量最眾。他們離開世代居住的西牛貨洲,進駐須彌山,原先遼闊的顛倒峰慢慢變得壅擠。

       日月光華因他們的禮讚而更加明亮,終於驚醒了沉眠海中的阿難陀龍王。牠的首級和脖子膨脹,分裂成一千個頭顱,一千個牙口銳利、滿嘴毒液的舍沙龍王。深藏海中的地火隨牠蒸騰爆發,掀起海嘯湧向四大海、四大洲。哭泣的黎民將希望放在他們須彌山上的血親,天眾與阿修羅腳踏祥雲重回凡間,手執武器挑戰吞食三千世界的龍王。

       輪迴開始了。那些從海中誕生的,終究要回到海中的龍王腹中。戰敗的恐懼、重生的歡喜、分離的哀傷,種種意念強烈的意念分別匯聚,空虛的地獄道突然間人滿為患,隔開離諍天與夜摩天,閻魔天子自此獨坐遙望星空。當那些意念離開地獄道轉生後,更多的雜質加入它們心中,三千世界因而愈發渾沌混亂,無數邪魔妖異橫行。

       天上的巨鵬們收起翅膀,佇立須彌山顛倒峰之頂,眼中沒有淚水。牠們的憐憫不帶眼淚,而是更複雜、更細緻的慈悲。累積千年的智慧是為了解決問題,牠們選出能力超群的天眾代表三千眾生,教導他們降伏舍沙的方法,令阿難陀龍王沉睡在最後勝利者的王座之下。

       舍沙龍王不再危害世間,百年、千年、萬年過去,須彌山外的三千眾生在和平的光陰中淡忘三十三天的恩德,同時卻有無數的天眾為了遺忘他們的眾生失去性命。當有史以來最受景仰、功德最高的三十三天聖主年老體衰時,有個天人走向須彌山巨鵬之王的居處,發下拯救三千眾生超脫輪迴的大願。

       於是,三千祥和,六道有序,異端不發。

       鏡牆崩毀碎裂。

      彤子終於明白了,那些異端都在那裡,只是所有人選擇視而不見。月光迷濛了天眾的眼,蘇摩延長天眾的壽命與青春,也麻痺他們。彤子放下最後一面破鏡,鏡中的她變了模樣,堅若鐵石的指甲一不留意就把鏡面給刮花。口水流過在她肚臍眼,歪斜的嘴撐開她的側腹,沉重扭曲的身體上覆蓋灰綠色的雜毛,關節上的瘤在她抱頭沉思時輕輕顫動。

      「我原本希望你永遠不會發現。」
      彤子用指甲割開沾黏的眼皮,月宮天子頹坐在白天鵝背上,哀傷衰老的雙眼看著崩壞的千眼遍照。祈孤園的造景全毀了,外頭影照天天宮的長廊全成了碎石,碎裂的玉石遭鏡子裡湧出的黑潮腐蝕吞沒。
     「我與聖主承諾過,會在你身後守住你最愛的祈孤園。可惜,時候到了,我卻來晚了。」
      白天鵝仰天發出淒厲的哀號,黑色的潮水將牠的腳掌燙出一個個噁心的膿包。月光在水中映現,宛若一面明鏡,鏡中倒映過去種種。白天鵝站在月光凝成的鏡前垂淚,斷斷續續的啜泣聲給遠處的尖叫與嘶吼模糊了。

     「你、你們……」彤子掙扎著開口,利齒刮破喉舌。「你、們都做了什麼?」
     「請你相信我,我盡了一切努力,就為了留住三十三天的榮景。我以為蘇摩能和你的生源一樣,永世豐足。我們以為只要持續對抗舍沙,總有一天一定能還天地清淨,不再受輪迴苦難拖磨。」月宮天子回答道。
     「聖主、聖主呢?」
     「祂很快就到了,我只是想先來道別。」
     「月、月天主……」
     「一旦生源染塵,聖主需要另外清淨無垢之力維持功體,才能救脫諸苦,扭轉乾坤。」月宮天子說:「彤華,就此別過了。」
     「不——」
      彤子喉中的挽留還來不及出口,頓時天降血雨,鬼唱開路,人骨舟漂行黑潮之上,萬千枯爪攫住月宮天子與白鵝。彤子眼睜睜看著白色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滿足的吞咽聲驚得她膽寒摒息。水中鏡映出一切,然後又給無數的光之臂給掩蓋,異香再次飄送,天音隔空直入彤子心坎。
     「妖孽,讓孤渡汝一程。」
      彤子閉上眼睛。
     「難。」




【待續】


《善提經》4/1~4/4連續更新衝結局。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歡迎澆水交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