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十八章

夜風196 | 2021-04-02 11:00:02 | 巴幣 56 | 人氣 145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喜馬拉雅連峰・洛子峰與巴魯特斯峰稜線》
  巨大的穴獅踩著輕盈的步伐在積滿雪的山稜線上奔跑著,厚實、寬大的肉掌讓精實的身軀不會輕易地陷入雪堆中,雪白中帶著黑斑紋的毛皮把猛獸的身影融入到雪景中,如同本來就生存在這個環境中一樣自然。
  「現在怎麼樣?」法比歐・雷哈德緊捉著巨型短面熊肩胛處的硬毛問,儘管身體看起來比穴獅要更加的笨重,但相較一般熊類要長的四肢讓牠得以維持高速的奔跑。
  「還在原地⋯⋯如果不是死了,該不會是發現發信器而把它給丟了吧?」高旭傑懷疑的盯著那連一毫米都沒有移動過的閃爍信號,他們距離信號越來越近,已經不到十公里了。
  「不會吧?」法比歐提高了音調說。
  「希望不要撲空⋯⋯」高旭傑老實說也不抱著什麼希望,這兩隻神秘動物的高智商每每都帶給他莫大的驚訝。
  「雷哈德先生,我們找到神秘動物之後到底要做什麼?」高旭傑把疑問提出來,明明已經證明了其存在,也取得了基因做研究,卻還是如此堅持要追上牠們。
  法比歐頭也不回的說:「基本上想要把牠們移到一個更加偏遠的地方,牠們現在的活動範圍太接近人類了⋯⋯不對,應該說是人類太接近牠們了。」他的聲音中聽得出一絲無奈。
  「沒有這麼好搞喔,一劑麻醉針可完全不見效的。」高旭傑提醒。
  「盡力而為吧,我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法比歐回答。
  離發信點不到一公里的時候,高旭傑的鼻子終於捕捉到那最近幾天常常聞到的異味,就在稜線下方不遠處而已;他輕輕拍拍法比歐的後背,巨熊的宿主透過無線耳機告知了在前方奔跑著的另一位同事。
  高旭傑翻身跳下熊背,黑狼順勢從影子中竄出,漆黑的身影承載上高旭傑,並往味道的發源處奔去。
  「噢⋯⋯」高旭傑看著眼前的景象,是一條有三層樓高的冰壁裂縫,剛好位在冰崖下的凹陷處,若從稜線那邊看的話會被完全遮擋住,裂縫的高度跟寬度都剛好可以讓雪人穿過,而裡面正傳來濃郁野獸的腥臭味。
  「在裡面嗎?」法比歐騎在巨熊的背上盯著不知道有多深的裂縫,從他們身後照射的陽光根本無法照出裡面的樣貌。
  蕾拉・桑特雷德閉上了雙眼仔細的聆聽著,然後點點頭說:「有動物在裡面沒錯。」
  「稍等一下。」高旭傑蹲在裂縫口,跟著黑狼一起認真的嗅聞著裡面傳出來的味道,「裡面有兩股味道,其中一股卻不是我昨天聞過的⋯⋯雖然味道很相似,但不一樣。」
  「誒?難道說是⋯⋯第三隻嗎?」法比歐誇張的拍了拍厚重的毛線帽。
  「應該說⋯⋯是寶寶吧?」蕾拉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興奮,「所以幼獸現在在這裡?」
  「寶寶?」高旭傑好奇的看向裂縫的深處,想像著雪人寶寶的長相,但怎麼想都只能想像出長滿白毛的紅毛猩猩幼獸的樣子,對於自己貧乏的想像力,他有些失望。
  「要小心,帶著寶寶的成獸比單獨一隻要更危險,牠們會不計代價的保護後代,所以凶暴性會比昨天還要高。」蕾拉提醒著他們。
  「比昨天還要高⋯⋯」光想到昨天那兩隻猛獸凶神惡煞的樣子,高旭傑就更擔心等等到底會遭遇到多兇惡的對待。
  他們三人讓法比歐的巨熊走在最前面,穴獅跟黑狼都回到影子中待命,手裡拿著手電筒在這個寒冷、黑暗、且曲折的暗黑隧道中迂迴前進,而越往內走,雪人的氣息就越重,他們甚至可以聽見雪人那恫嚇的吼聲。
  他們只能聽到雪人的聲音,但聲音卻沒有前進的感覺,只在原地不斷的怒吼,而怒吼聲中,高旭傑似乎聽到了一些細小的驚慌尖叫聲。
  巨型短面熊冷靜的站在通道上沒有因為那些吼聲而被煽動,但雪人聞到許多人的氣味而陷入了暴怒。
  「⋯⋯為什麼沒有衝出來攻擊?」蕾拉有點懷疑的觀察著前方的動靜,只要繞過前面的轉角,就是雪人所在的位置了,「聲音聽起來已經很憤怒了⋯⋯」
  「會不會是我昨天射的麻醉生效了?」高旭傑手中握著麻醉槍問。
  「不知道呢。」蕾拉有些懊惱地說,「神秘動物的身體我們一點都不了解。」
  「總之我們小心一點接近吧⋯⋯」法比歐用食指比了比前方,他讓巨熊的下半身沒入了影子中,讓他們可以擁有良好的視野,也可以隨時讓影獸現身攻擊。
  「我先走,等我的信號。」高旭傑把法比歐往後推,自己率先拐過那個通往雪人所在地的彎。
  法比歐跟蕾拉看著高旭傑的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同時,雪人發出了震盪隧道的怒吼,外面的積雪大量的震落,但不到一秒,高旭傑就重新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對他們揮手。
  「你們快過來!」高旭傑的聲音中帶著少見的焦躁,蕾拉跟法比歐也只能馬上跟了上去。
  「這個!」看著眼前沒有設想到的慘狀,蕾拉幾乎說不出話來了。
  雪人巨大的身軀俯臥在舖滿針葉的巢穴中,白色的皮毛上面染了大片的血跡,被黑狼咬碎的左手腫脹變形,兇猛的雙眼充滿了鬥志,牠不斷的試圖撐起自己巨大的身子,但卻徒勞無功,笨重的白色身軀無數次的轟然倒地,巨獸只能對著這群侵略者憤怒的嘶吼著。
  「這是一個臨時的巢穴⋯⋯這裡的材料跟羅布崎峰的巢穴的結構相比起來粗糙很多。」蕾拉評估了現下的環境之後說,「這個味道是⋯⋯」
  她眉頭皺了起來,悄悄地繞到了雪人的旁邊。
  「那個傷⋯⋯咦?」蕾拉突然抬起頭喊,「你們兩個馬上把牠麻醉!」
  「咦?」高旭傑沒有跟上她的思考,所以慢了一步。
  「好!」法比歐想都沒想就朝著雪人射出麻醉針,直到身上中了兩管麻醉劑,壯碩的神秘動物也不敵藥物的作用,嘶吼聲漸緩,空曠的洞穴中只剩下雪人的沈重呼吸聲跟從剛剛開始就一直不停歇的幼獸哭嚎聲。
  「這個腐爛的味道⋯⋯」在蕾拉確認過雪人陷入沈睡中之後,高旭傑走過去看她在做什麼。
  「凱瑪的巨蟒有咬到牠嗎?」蕾拉問。
  「沒有啊。」高旭傑搖搖頭。
  「你的狼該不會有毒吧?」她懷疑地盯著他看。
  「怎麼可能?」高旭傑更用力地搖頭。
  「這是毒液造成的創口感染⋯⋯還血流不止⋯⋯」蕾拉專注的研究雪人右腳上的撕裂傷,那不規則的傷口看似由某種咬合力極佳的動物把肉給扯了下來,而傷口處雖然因為寒冷在邊緣有凍結的情況,但卻沒有結痂的現象。
  蕾拉想要接近一點檢查那個傷口,但一個小東西倏的擋在她的眼前。
  那是一隻幼小的雪人,體型只有成獸的一半,約一百公分不到,渾身披滿了柔軟的白毛,連臉上都是,只有兩顆棕色的眼睛古嚕嚕的轉著,小小顆的犬齒只有在牠裂嘴哭叫的時候才看得到,小雪人因為親獸昏迷的關係而顯得無助,對於陌生人的接近感到害怕,但當蕾拉想要更近一步的靠近,幼獸只能鼓起勇氣跳出來捍衛自己的親人。
  「嘶呀呀——」幼獸發出了奇怪的威嚇聲,柔軟幼小的聲帶沒有辦法發出像成年雪人一樣的高音頻恫嚇聲,軟嫩的聲音、圓嘟嘟的身材只讓牠顯得毫無威脅性。
  「蕾拉!」法比歐向前跨出一步,因為蕾拉正朝著幼獸靠近。
  「沒事的,法比歐。」蕾拉出聲制止,「新人⋯⋯收起你的殺意。」
  法比歐停下腳步,高旭傑聽令也讓浮出影子的黑狼沉了下去,蕾拉脫掉手套,緩慢的朝著幼獸伸出拳頭。
  接著她的喉嚨深處發出了類似貓科類動物的低沈咕噥聲,高旭傑覺得自己好像從她的影子中也聽到了一樣的聲音,沈穩、頻率一致、像極了催眠曲。
  幼獸激動的情緒隨著喉音逐漸平緩,蕾拉鐵灰色的雙瞳以一定的速度緩慢的眨著眼,幼獸閉上了嘴,為了壯大自己的身形而大張的手臂也放了下來,並發出了微微的鳴叫。
  「沒事的⋯⋯我會救牠的。」蕾拉終於用高旭傑聽得懂的語言說話了,在幼獸退開之後,她總算得以進行自己的工作。
  為了不打擾蕾拉工作,高旭傑轉而去找法比歐,巨熊的宿主正在四處拍攝照片。
  「這是為了記錄嗎?」
  「當然啊。」法比歐連岩壁生長的植物都不放過,仔細的拍下所有的細節,「總不能白白浪費人民的稅金吧?哈哈哈哈哈!」
  所以不管怎麼樣都得做出一些實績。
  高旭傑知道自己的薪水都是從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支付的,也就是說那是聯合國會員國提供的資金,也就是該國人民的稅金,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撥來支付影獸宿主的薪資。
  「雖然限制也很多就是了。」高旭傑自嘲著說。
  「哼哈——稀有種宿主的悲哀啊。」法比歐嗤之以鼻。
  兩個男生在蕾拉工作的時候也努力的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村任務已經都解完了,開始連線跑集會所
還有狗實在很可愛!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魔物獵人嗎?[e12]
2021-04-02 11:58:16
夜風196
對!正在打集會三
2021-04-02 12:10:20
蒼天落葉
不管甚麼動物的寶寶都蠻可愛的
2021-04-02 15:30:30
夜風196
對啊,有看過文章說可愛是為了提高存活率(?
2021-04-02 17:50:56
二日夾
長滿白毛的紅毛猩猩.....那叫白化症(被打
2021-05-23 16:17:18
夜風196
但是很可愛呢!
2021-05-23 17:04: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