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6.密道

佐渡遼歌 | 2021-04-01 20:00:09 | 巴幣 150 | 人氣 25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數秒過後,踉蹌落地的李少鋒發現眼前豁然開朗。
 
  密道的空間比李少鋒想像的更加寬敞,幾乎就是一條地下人行道,地板、牆壁與天花板都是金屬材質,兩側牆壁等間隔設置著作為照明用途的黃銅水晶燈,發出淡青色光芒。
 
  「看起來就真的只是單純放在燈罩裡面而已,沒有通電……難道是夜明珠嗎?不過材質看起來比起珍珠更接近水晶,應該是克蘇魯遊戲帶回來的某種外星礦物吧。」李少鋒好奇地將將臉湊在牆面的銜接處,瞇眼觀察,接著順勢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燈罩。
 
  下一秒,清脆聲響頓時在密道間迴盪。
 
  「──啊!」李少鋒一邊暗罵自己手賤一邊繃緊全身神經警戒,數秒過後,見前後都沒有任何異狀才稍微安了心,不再分神觀察樣式獨特的水晶燈,向前邁步。
 
  密道沒有岔路,延續數公里就抵達盡頭。
 
  由於中途就提氣飛掠的緣故,體感時間並沒有經過很久。
 
  「诶?死路……不過這邊應該早就抵達城內了吧?剛才路上也看起來不像有其他隱藏通道的感覺……」李少鋒在不弄出大聲響的情況下摸索、拍打著牆壁好一會兒才注意到上方有一個開啟式的門板,拉開之後隨即出現和入口相同款式的金屬固定梯,暗自歡呼,立即開始往上爬。
 
  梯子的數量超過百階,垂直移動距離相當長。
 
  當李少鋒覺得差不多該抵達地面出口的時候,猛然意識到上方突然透入光亮,愣了半秒才意識到有人搶先將出口的蓋子掀開了。
 
  「──不許動!」一個冷澈的嗓音忽然響起。
 
  暗叫不妙的李少鋒清楚感受到來自頭頂上方的殺氣,立刻察覺到自己處於絕對劣勢的位置,迅速後悔完沒有散出感知真氣確認情況,當機立斷地開口說:「我投降,請不要出手攻擊。」
 
  「扔掉武器。」那人吩咐。
 
  「沒問題。」李少鋒可惜地想自己才剛拿到這柄鋼刀沒多久,然而現在性命操在別人手上,還是只能夠鬆手讓鋼刀往下掉落。
 
  金屬碰撞的聲響在密道迴盪。
 
  「其他武器也都扔掉。」那人繼續說。
 
  「我身上的武器只有那柄鋼刀而已。」李少鋒說。
 
  「……那麼緩緩爬上來,動作全部放慢。叫你動右手就動右手,叫你動左腳就動左腳,要是膽敢散出氣息或擅自行動就別怪我下殺手了。」那人厲聲吩咐。
 
  「我明白了。」李少鋒遵照地吩咐緩緩爬上鐵桿樓梯。
 
  金屬固定梯連接著一個小房間,面積約是六坪,牆壁與天花板、地板皆是鋼板,邊緣有數個通風用的小孔,然而內部空無一物,除了一扇鐵門之外就沒有其他傢俱了。
 
  李少鋒原本以為自己被教團成員逮個正著,爬到小房間的時候正想要報出黑曜薔薇的假身分看看能否有所轉機,定眼卻看見說話的人是夏旖歌。
 
  只見她單手持著白銀長劍,將劍尖抵在自己頸側。雖然體內的氣息持續運轉,然而若是纏刃刺進去,能夠擋住多深還是未知數,當下不敢妄動。李少鋒努力轉動眼珠,收集情報,隨即注意到夏旖歌的衣衫有不少破損之處,裸露在外的肌膚也有各種小傷口,應該也歷經各種苦戰。
 
  「果然你就是教團的內奸!」夏旖歌同樣認出李少鋒,咬牙大罵。
 
  「我不是啦!」李少鋒反射性地否認完,忽然覺得客觀看來自己被懷疑也無可厚非,急忙補充說:「我是被誣賴的,莫名其妙被登上不殺名單,之後也莫名其妙陷入很尷尬的立場,然而真的與教團無關。」
 
  「誰會相信這種鬼話。若你不是內奸,怎麼可能那麼剛好在炸彈爆炸之前就離開廳堂。」夏旖歌逼問。
 
  「妳當時也在場,應該知道我可是差點就沒出去了,在那種混戰當中,時間不可能抓得如此剛好。」李少鋒努力冷靜地試圖說服:「假設我真是教團的奸細,打從一開始就不會踏入設置著炸彈的廳堂,再不然也會在爆炸之前就帶著工房的學姊們離開,爆炸的時候,瞭望塔有兩位成員都還待在廳堂內耶!」
 
  「……教團的成員行事本來就偏離正軌、詭譎難測,難保你不會為了目的犧牲自己隊伍的成員。」夏旖歌冷然說。
 
  「我如果真的想要犧牲學姊,還會這麼認真地從密道進來城裡尋找她們嗎?雖然不是在自誇,然而我在找到密道的時候差點被教團的人砍成肉醬喔。」李少鋒說。
 
  「這個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夏旖歌催發氣息,殺氣騰騰地質問:「內奸嫌疑暫且放到一旁,為什麼你會知道這個密道?蒼瓖派當中理當只有父親大人、兄長大人、崇予和我知道而已。」
 
  「根據我在外面聽到的內容,教團大部分的成員似乎都知道耶。他們似乎使用好幾次了。」李少鋒說完,趁著夏旖歌皺眉思索的時候問:「我可以問問為什麼夏旖歌小姐會這麼剛好地守在密道出口嗎?」
 
  「……城內的出入口都被封住了,然而卻一直有襲擊者出現,偷襲待在城內的人們。」夏旖歌咬牙說:「原本以為他們在設置好炸彈之後就躲在更高的樓層,伺機而動,清查過後卻沒有任何發現,主城各個出入口也都處於對峙狀態,不可能從那邊出入,雖然覺得不可能,使用排除法也只有這條密道,因此始終注意著動靜,方才發現有真氣源正在高速接近,沒想到下來就看見你這內奸!」
 
  所以是自己提氣飛掠的錯嗎?但是在十多分鐘前,那兩名拿鋼刀和鐵鐧的教團成員也才剛離開吧?李少鋒暗自懊悔自己進入密道的時機未免太不湊巧了,不過既然願意回答問題,應該多少有交涉餘地,沉聲說:「所以夏旖歌小姐已經將主城內部都清查完畢了?」
 
  「不要連名帶姓地喊人,多沒禮貌。」夏旖歌皺眉罵。
 
  「……咦?」李少鋒一楞,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將長劍尖端抵在別人頸子要求對話的人不是更沒禮貌嗎?不過表面上還是苦笑著說:「不好意思,夏小姐。我是半年前左右才成為玩家的迷途者,不太瞭解這方面的禮節。」
 
  「……你這氣息總量看起來可不像是迷途者。」夏旖歌蹙眉說。
 
  「這點只要找任何一位情報機關的成員就可以證實,因為我在不久前確實剛向他們售出自己的個人情報,不如說,我在面對夏小姐的時候句句屬實,從來沒有說謊。」李少鋒說。
 
  「油嘴滑舌的,態度完全不可信。」夏旖歌冷哼。
 
  自己要是保持沉默就被妳當成教團內奸一劍劈了,當然要多講點話證明清白啊!李少鋒無奈抱怨,表面上還是繼續端起笑容著說:「我沒有說謊,希望夏小姐明察。」
 
  「你是怎麼出城的?也是利用這條密道嗎?」夏旖歌問。
 
  「要說明這點的話需要耗費不少時間──」李少鋒講到一半就看見劍尖警告性地轉了轉,不再鋪陳,乾脆回答說:「簡單來講,我是被人帶著從城牆跳出去的。」
 
  「敢再繼續胡扯就死定了,不要以為我真不會在這裡處決掉你。」夏旖歌說。
 
  「這點也是真的啦,只要詢問守在城牆的蒼瓖派弟子就可以查證。妳總會相信那些弟子講的話吧。」李少鋒急忙說。
 
  「……既然你出去了,又進來做什麼?」夏旖歌追問。
 
  李少鋒看得出來夏旖歌的忍耐幾乎到達極限了,即使自己真的沒有說謊也難以取得信任,決定直接提出她目前最希望得到的情報進行交涉,沉聲說:「除了尋找瞭望塔的學姊們,我也有一些情報希望告訴蒼瓖派。最重要的一項就是夏逸舟掌門還活著。」
 
  「你有什麼證據表示父親大人還活著?」夏旖歌懷疑地問,卻是立刻扭動手腕,轉而將劍尖抵在並非要害的大腿處。
 
  李少鋒原本想要直接取出地圖,然而很快就意識到這是最終底牌,要是被夏旖歌強搶了,自己就只剩下各種來自夏羽的口頭情報,可信度大幅降低,當下平靜地說:「我不僅知道夏逸舟掌門還活著,也知道他目前的所在位置,作為告知這些情報的交換條件,希望夏小姐可以幫忙尋找瞭望塔的三位成員,讓秦樓月、穆燕、楊千帆和我從這條密道安然離開。」
 
  「你真以為自己有立場談條件嗎?」夏旖歌毫不猶豫地向前遞出長劍,刺入李少鋒的長褲褲管。
 
  這女人居然真的刺進去了!李少鋒暗自大罵,不過大概是因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緣故,即使沒有提氣也沒有感受到痛楚,瞥了一眼傷口之後甚至出現「其實挺淺」的感想,暗忖自己的價值觀也越來越向克蘇魯玩家靠攏了。
 
  「立刻說出所有關於父親大人的情報,視情況,我可以暫時饒你不死。」夏旖歌加重語氣問。
 
  「……暫時饒我不死這個條件聽起來沒有什麼吸引力耶,所以只要講完夏逸舟掌門的位置之後就隨時都有可能被殺嗎?」李少鋒苦笑著說:「明明除此之外,我還有其他同等重要的情報,這麼簡單就動手是否太過魯莽了?」
 
  「其他同等重要的情報……所以死到臨頭決定叛變?」夏旖歌瞇眼問。
 
  「我從一開始就不是教團的成員,無所謂叛變與否。希望我們可以對這個前提有共識再繼續談話。」李少鋒無奈重申。
 
  下個瞬間,夏旖歌忽然收回長劍,轉而用左手用力掐住李少鋒的喉嚨將他整個人提起來壓到牆壁,昂首質問:「我憑什麼要相信你?」
 
  「唔!」李少鋒本來想要提氣,不過立刻發現夏旖歌並沒有使用氣息變化,只是單純提氣用手指掐住自己喉嚨,因此也沒有多做反抗,開口說:「夏小姐對於我的誤解源自於那份名單,對此,我願意提供一個至今為止只有瞭望塔成員才知道的情報,應該可以解釋疑惑。」
 
  「要說就快說。」夏旖歌說。
 
  「其實我在幾個月前參加『詭譎叫聲』的時候意外達成了第二個破關條件,順利與南極教團、黑虎、冬花宮的幾位參加者順利返回地球。雖然不太確定,但是我認為自己是因為這點才會被教團列入不殺名單。」李少鋒說。
 
  「……關於『詭譎叫聲』的那份情報源頭居然是你嗎?」夏旖歌皺眉問。
 
  「是的,在我們破關之後,瞭望塔的的工房長樓月學姊將之賣給情報機關,然而殲滅軍不曉得從哪裡打聽到情報,楚久樘總帥甚至親自過來瞭望塔的工房詢問相關細節。只要夏小姐稍作調查就可以證實我說的內容都是事實。」李少鋒說。
 
  「你依然沒有據實以告……然而心跳和呼吸大致沒有變化,姑且是實話。」夏旖歌鬆手說。
 
  原來被掐著喉嚨還有測謊的效果喔?李少鋒暗自慶幸只有在不殺名單的事情上面胡扯,否則大概又得變回被長劍抵住要害的狀態了,苦笑著說:「終於願意相信我了?」
 
  「怎麼可能。」夏旖歌眉頭深鎖地說:「即使你真的達成了『詭譎叫聲』的第二個破關條件,依舊有可能是教團的內奸,也不改變行動可疑的事實。」
 
  「我都坦白這麼重大的情報了,連一點信任都換不來嗎?」李少鋒無奈地問。
 
  「越是想要洗刷嫌疑就越顯得可疑。如果你真的不是內奸,清者自清,何必擔心那些事情。」夏旖歌說。
 
  這位蒼瓖派的掌門千金明明年紀比自己大上幾歲,卻似乎真的不曉得設身處地替其他人思考耶,如果真的清者自清,現在自己大概被蒼瓖派關在小黑屋刑求了。李少鋒放棄辯論這個不會有結果的部分,正色說:「我會告訴妳關於夏逸舟掌門的所在位置與其他相關情報,作為交換,希望可以協助我尋找瞭望塔工房的另外三位成員。即使無法接受讓我們從密道或城門離開,也希望能夠讓我們待在安全的場所,直到這起事件告一個段落再由公平公正的第三方團體協同處理關於我的內奸疑惑事宜。」
 
  「……打算拖延時間嗎?」夏旖歌問。
 
  「這點就任憑夏小姐解釋吧,然而我保證不會主動出手,希望夏小姐也可以給予最基礎的尊重。」李少鋒說。
 
  「先坦白你為何會知道父親大人的位置。」夏旖歌重提主題地說。
 
  「我在利用密道回城的時候意外遇到教團成員,相當幸運地狼狽打成平手……他們都倒在出口處的樹林,雖然現在應該已經清醒離開了,不過應該還是可以看到打鬥痕跡。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意外聽到他們談論著關於夏逸舟掌門人的事情。」李少鋒想了想還是決定繼續藏住「地圖」這張手牌以防萬一,隨口扯了個半真半假的說法。
 
  「你有機會殺了教團的成員卻沒有下手?」夏旖歌嚴峻質疑。
 
  「我沒有理由主動得罪教團吧。」李少鋒皺眉反問:「這件事情本來就與我無關……那是你們蒼瓖派和教團之間的問題,我和瞭望塔的幾位成員都是無端被捲入其中,如果殺了教團的成員導致他們日後找到台中尋仇,豈不是徒增麻煩。」
 
  「真是自私自利的說法。」夏旖歌的眼神閃過輕蔑神色,低聲說。
 
  要求其他隊伍的成員一起淌渾水才是自私自利吧,要是真殺了教團成員然後被尋仇,難道蒼瓖派會從花蓮專程派人趕到台中幫忙嗎?李少鋒再度認知到自己與這位掌門千金之間的價值觀鴻溝,搖頭詢問:「請問夏小姐願意接受這個條件嗎?」
 
  「……行吧,我接受。你帶我們去找父親大人,我保證瞭望塔四名成員的安危,會讓你們在主城待到事情告一個段落,日後偕同處理的隊伍則是必須由蒼瓖派指定。」夏旖歌說。
 
  「非常感謝。」李少鋒頷首致謝,然而心底也知道夏旖歌有九成仍舊堅信自己就是教團的同黨,大概是打著「問出情報之後就翻臉」的算盤,暗中安了個心眼。
 
  「那麼請走在前面,倘若發現你有任何圖謀不軌的行為,依然別怪我出手──」夏旖歌警告到一半忽然身子微晃,膝蓋彷彿突然失去力氣似的一軟,倉促扶住旁邊牆壁才沒有跌倒。
 
  「……诶?」李少鋒頓時愣住了,不曉得該怎麼反應。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讀法律的絕對會揍死夏綺歌(那字到底怎麼唸?),自己的清白要自己捍衛啊!更何況被抵著脖子…
2021-04-01 21:03:48
佐渡遼歌
旖的發音是「以」
修練者之間還是有暗默的規矩,基本上就是拳頭硬的有講話權(诶ww
2021-04-01 21:10:43
Ddpaul
春藥呢?誰快給他春藥!
2021-04-01 21:11:08
Ddpaul
少鋒:我離蒼瓖派的教主就只差一點點了
2021-04-01 21:12:14
佐渡遼歌
夏逸舟還活著耶wwww
不是搶了掌門千金就可以成為掌門啊www
2021-04-01 21:18:20
秦思
燕子可沒有打算留一個傲嬌女二的位子給夏千金(x
2021-04-02 09:20:29
佐渡遼歌
燕子確實是獨占欲很強的類型XDDD
2021-04-02 10:53:04
魚子壽司
少鋒的思想漸漸變成克蘇魯玩家的形狀了XD
「越是想要洗刷嫌疑就越顯得可疑」這點很幹XDD
2021-04-02 10:41:00
佐渡遼歌
回不去了(遠望XDD
但是不講話就會被幹掉,真是兩難的局面XDDDD
2021-04-02 10:53: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