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六九章:結論

黑霧 | 2021-04-01 09:34:08 | 巴幣 4 | 人氣 52


  這一天,黑鴉一如過往準時在早上抵達被瑪麗改造過的地穴,不同的是他沒有進行任何調查或者研究,僅是在一個他以魔法弄出來,作休息用途的石椅上觀望著大陸模型。

  「好吧,面對現實。」黑鴉手肘放在膝上,雙手合握撐著下巴,對著空無一人的空間輕聲說。

  經由嘴巴說出來而不是在心中默讀是黑鴉很喜歡用的做法,據說說出來的聲音會經由耳朵吸收,重新在腦袋轉一遍,能有效地抓出哪裡有錯誤。

  「首先,這裡沒有任何研究資料,說不定和『永劫罪孽』的研究有一點關係,但至少沒有任何直接與魔法相關的資料,也不是拿來做研究的地方,這裡說白了,是師父行遍大陸後所留下來的記錄結晶。」

  黑鴉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唯有承認才能夠繼續前行,否則繼續再在這裡耗更多的時間也沒有意義。

  「那麼,師父會為了單純的記錄就特地挑這樣的地方嗎?」黑鴉眨了眨眼,呼了一口長氣,「答案顯然是不會,花費這麼多功夫,最重要的是把『門口』弄得那麼明顯,應該把這判斷為另有意圖,而這個意圖想當然就是希望有人——魔法師發現。」

  黑鴉此刻並不是忽發奇想,而是經過連日的整理之後,在當前把結論重申一次,也就是說確認一遍:「在『永劫罪孽』後魔法師最可能自由活動的地方只有『蔚藍軍事』,遊歷四方的師父肯定知道這一點也是如此認為吧?畢竟『天神聯合』肯定不會放過魔法師,『人民共榮』亦會強徵人員,要說有什麼可能的話,那就只剩下『蔚藍軍事』說不定還能放任魔法師行動。」

  黑鴉知道,這說不定只是他自己一廂情願。

  「師父想要魔法師發現這裡,想要別人發現她所做的事,在這裡即使沒有『永劫罪孽』的研究材料,但如此仔細地研究大陸各地,很難不叫人聯想與『永劫罪孽』相關,在遊記中那些經過仔細場勘認為適合拿來當研究室的地方,就是暗示著說不定有『永劫罪孽』相關研究資料的隱密研究室。」

  黑鴉想要如此認為,瑪麗確實施展了「永劫罪孽」導致大量傷亡,奪走人類日常的生活,但同時這個世界級魔法也展現出了魔法的可能性,而為了這一點,她把研究資料保留下來,收藏在「適合者」才能取得的地方,也就是說留下了阻止「永劫罪孽」的可能——

  瑪麗不是想要毀滅世界,而只是給人類一點教訓,說不定也可以是警告,這或許聽起來十分傲慢,就像把自己放在人類之上的超然地位,但黑鴉知道瑪麗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她一直以來醉心於研究魔法,除了滿足自己的好奇慾外,更多的是希望魔法能夠幫到人。

  不說理想的部份只說現實狀況,其實是黑鴉藉著瑪麗徒弟的身分,預先收集到一般人無法接觸到的情報,從而推測出瑪麗很可能設置了隱密研究室的地點,並順利找到了那些寶藏,否則其他追求自由的魔法師,理應在逃到「蔚藍軍事」之後,經由某種方式調查出愛基爾村這個地方再找到這個藏於雪原中的地穴,最終透過這裡的模型與研究得知「永劫罪孽」的線索藏在何處。

  到底如何運用那些研究資料,自然是端看願意冒險並花費時間探險的人,可能是把其中的魔法研究成果據為己有,也有可能像黑鴉那般是為了阻止「永劫罪孽」而行動,不論是何者,應該都足以證明瑪麗想要其他人發現這些研究。

  「只是……至今為止還未有人發現這裡嗎?師父她……預想多久之後才會有人發現,有人想要阻止呢?」黑鴉已經不知道問出第幾個不會有何人能夠回答的問題。

  最終,黑鴉確實地得到的,就是下一個目的地的線索,至少透過眼前的模型與遊記,他順利整理出所有可能藏有秘密研究室的地方,而且與其他人看到這些資料所能推敲出來的結果有著決定性的不同,他可是曾經在「天神聯合」的葛東鎮與「人民共榮」的榮光城找到真正的秘密研究室,換言之他能透過當中的共通性更準確地篩選出候補地點。

  不能說是沒有成果,只是成果並非直接與「永劫罪孽」的研究有關,若果黑鴉有更多時間,他說不定也可以從那些記錄中得出更多推論,例如分析每處地方勘查的深入度,或者某些地方的獨特性,當中也許會有設置「永劫罪孽」所在地的蛛絲馬跡。

  遺憾的是,黑鴉沒有這樣的時間,之前藉由喬凡尼的診斷讓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內有著某個計時炸彈,要不是這個緣故,他倒真的想在這裡研究到再沒有半點秘密的可能為止。

  對此黑鴉多少懷著點感慨,緩緩地挪動著脖子重新掃視了一遍這個空間,撇除關於「永劫罪孽」這種實際或者功利至上的想法,腦海裡想像著師父走遍的大陸,細味著遊記中充滿人情味與奇想的記述,試著把自己代入進去,感受那趟不知道花了多少時光的旅程。

  「要不是親身來到這裡,也不知道會有愛基爾村這樣的地方,有著這麼有趣的人,不,還有最初遇到心存正義的青林,與愛人至死不渝的托利,醫者仁心的喬凡尼,盲目但漸漸覺醒的班維夫,機關算盡的黎漢,豪氣得像是故事中女英傑的艾因……全都是追隨著師父的足跡才遇到的事情。」

  黑鴉的嘴角不自覺地彎起,他漸漸有所理解,「師父那些奇想,就是見識了這些,知道不同的事和人,才會想到怎樣的魔法會對大家有幫助吧,只是埋首在研究室裡的話,也許能弄出很厲害的魔法,但實不實用就很難說了。」

  感慨漸漸變成感傷,因為如今黑鴉只能追隨瑪麗的足跡,也就是說只剩下足跡了,如果可以他還想跟她學習更多,哪怕會被一腳踹屁股趕出去又或者不承認是徒弟,仍是想要多多看著那個背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