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7 以倖存為名的人們

奇箱 | 2021-03-31 22:58:13 | 巴幣 14 | 人氣 62


        「呵…還真是小瞧你了。」
 
        清楚知道自己優勢的人真是恐怖,的確自己可以直接逃跑,但這樣一來就沒辦法保密了,只要深入追查遲早會危及到自家人。
 
        當然為了避免這狀況,上司絕對會派人追殺自己的。
 
        不是在這裡死去,就是逃走後被人追殺,左右都是死。
 
        「好了…你要怎麼做呢?」
 
        那個男人慢慢走上樓梯,死神的鐮刀此時已經抵在指揮人的喉頭上,情況怎麼看都是他必須投降。
 
        「…我投降。」
 
        這三個字透過對講機傳到男人那裏。男人並不覺得意外,畢竟還是社會人,懂得這些取捨。
 
        「既然這樣的話,首先就…」
 
        突然間,領頭男子從二樓轉角出來,從樓梯一躍而下,雙腳直接夾向正在上樓梯的男人的腰間,這一下精準至極,男人完全沒有機會反應過來。
 
        緊接著,領頭男子小刀亮了出來,直接由下而上向男人下顎刺去。
 
        那裡是唯一頭盔有縫隙的地方,男人也清楚這一點,千鈞一髮之際,男人將重心向後仰,傾斜頭與身體,使得這刀沒有命中。
 
        順著男人的身體,領頭男子也向同樣的方向倒下,機警的兩人各用腳和手撐住台階,在樓梯形成領頭男子跨著男人身體的樣子。
 
        但是情況已經逆轉了,為了用手支撐傾斜的身體,男人兩隻手都被迫放下武器,可以說是沒有攻擊的餘裕了,而領頭男子的體重完全壓在對方身上。
 
最重要的是,樓梯傾斜的關係,頭盔的縫隙正朝著正上方裸露著。
 
        見機不可失的領頭男子直接將手上刀子反轉,刺向男人的喉嚨,男人則是頭一向前彎,並在危急時硬是抽出一隻左手,握住對方的手腕擋住了攻擊。
 
        「精彩。」
 
        這些都在領頭男子的預料中,下一招當然也組合出來了。
 
        領頭男子身體微微上升後,快速向男人的身體坐下去,似乎沒有料到這攻擊的男人,縱使配上樓梯階的形狀讓骨骼不受傷害,腸子以及部分骨骼仍然有被壓迫到的痛覺,不禁悶哼一聲,但不愧為經驗豐富的他,男人在這情況下仍然死握著手腕。
 
        既然第一次不行的話,就再試第二次。
 
        領頭男子正打算故技重施,然而冷不防的,背部受到強烈的衝擊。
 
        就連領頭男子自己也吃了一驚,自己很精確的纏到了男人腰間,目的就是為了不讓他用腳反踢自己,因為只要足夠衝擊就會使他在樓梯間失去平衡,尤其是在腳要微微上升時被打到,然而為什麼會這樣?
 
        但是現在想這個已經沒用了,男人看準領頭男子身體重量消失,將平拍於右手的刀子立了起來,直接向領頭男子刺去。眼見來勢不妙,領頭男子連忙將腿部力量一蹬,整個身軀直接飛越樓梯間,狠狠撞上轉角牆壁。
 
        「咳咳…。」
 
        幸虧安全盔保護,沒使他重創,但雙腳在半蹲時錯誤的使力與重摔於地板的衝擊,讓他一時半刻站不起來。
 
        「呵…還真是出乎我意料的連擊。」
 
        相較之下,男人雖然被下坐的力道不斷消耗體力,但與他瘦弱的身體不同,他此時竟然還可以站起來。
 
        「本來還算是不錯的交涉的,可是你卻讓我失望了…看樣子你太貪心了,生命和情報都想要顧及的下場就是這樣呢。」
 
        男人不知是在發怒抑或是在發笑,但能確定的是,現在領頭男子感到深刻的絕望。
 
        「我們做這行的,本來就沒再期望能有個好死法。」領頭男子觀察戰場與情勢,覺得自己大概沒辦法活過下一分鐘了:「被一個小毛頭搞成這樣,活回去信用也破產了吧。」
 
        「又不關我事。」男人說:「同時也不關你事了。」
 
        領頭男子頓時後悔了。
 
        自己似乎選了個很差勁的遺言,不過相比於其他人五人而言大概好多了吧。
 
        「等等等等等等,stop!」
 
        「诶!」
 
        正當要行刑的時候,不合時宜的聲音從對講機跑出來。
 
        「…我的天啊,這是第幾次了。」
 
        那男人,即使在屠殺中沒有顯露半點情緒,卻在這時因為一丁點的阻止而感到厭煩。
 
        「這次又是誰啊, i ?還是那個搞出競賽的藏鏡人?」
 
        不過,這樣被叫住,對方反而真的停手,這更是令領頭男子覺得匪夷所思。只見他不疾不徐地拾起自己腰上裝備的對講機,緩緩地坐在樓梯階上。
 
        「那個…就算我說殺人是犯罪的,大概也不會有用吧。」
 
        到這種時候還說法律諮詢嗎?男人不禁覺得這人是來搞笑的:「你們莫名其妙衝進來才是殺人,我做出正當防衛不過分吧。」
 
        「天底下不會有人這麼俐落的解決掉五位襲擊者的正當防衛喔。」對面輕輕吐槽一下:「不過這聲音…原來如此,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是顯而易見了呢。殺手先生…或該稱呼你為競賽的優勝者:1101比較合適嗎?」
 
        「哦~」真身為1101的男人稍微有些興趣,他拾起槍枝並指向領頭男子的頭部,示意著他別輕舉妄動:「你們知道多少?」
 
        「如果是1101的話,很難想像會在我喊停的時候會乖乖留下最後一個活口呢。」對方無視著1101的問題說:「不過如果是打甚麼歪主意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本來沒這交談的話確實是這樣,不過不殺掉他,就能成為這額外的對話中的一個小小人質呢。」1101冷笑:「雖然我想你不在意他們全員死亡,只是這種慘事必定會有人去搜索,你也希望多個人幫你善後現場,少個麻煩吧。」
 
        「我們有足夠的手段抹除蹤跡。」
 
        「即使是在這間屋子也一樣?」
 
        「這間屋子?」
 
        領頭男子眉頭一皺,不明白為何眼前的男子能和自己的上司毫無罣礙的談話。不過在這之前,他似乎有聽聞過1101這個名字,卻想不起來在甚麼時候聽到的。
 
        「我當然沒有要小瞧你們,being的鬣狗們,要是這裡只是荒郊野外也就算了…」
 
        恢復的記憶清楚告訴1101現在的人事時地物,包括對講機對面的人為何方神聖,都比靠在牆邊的領頭男子來的清楚。
 
        「…但是,現在這間三層樓的透天建築,可是0110的老家啊,留下龐大的線索給不知何時會回來的0000與0110,並不是步好棋吧?」
 
        1101從口袋中拿出寫著收信人『0110』的包裹包裝,自信的笑著。
 
        在當時,這名字成了讓1101想起一切的最後一根稻草,雖然她的背叛導致自己無法擊殺掉0000,現在還真得感謝那個粗心過頭的小妮子呢。
 
        「事實上對我們而言,那也只是多些麻煩的過程而已。」
 
        「不吃這套啊…你還真是無趣呢。」
 
        1101哼聲,對撈不到一絲好處感到極度不滿。
 
        「…1101!」
 
        而另一方面,經過短短對話後,領頭男子終於想起來自己在哪裡聽到這名字了:「難道是在那場高達上千人的生存遊戲中活下來的那個1101?」
 
        「怎麼,你知道我啊,而且還知道競賽。」1101對自己的知名度先是感到驚訝,但隨之釋然:「也是啦,我都搞出那麼大的新聞,別說你了,一般街房鄰居大概都知道我的臉了吧。」
 
        「但是…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我記得那個人現在應該被收押了才對。」被1101稱為being鬣狗的領頭男子就算得知對方身份,卻依然無法置信這一切:「還有這種乾淨的外貌,和我知道的1101大不相同啊。」
 
        「你們的情報部門也太混了吧。」
 
        「你之後的照片都披著大衣,誰知道清楚的樣貌啊!」
 
        據聞第二次的『競賽』聚集千人以上,一方面不斷對他們的生存空間進行步步壓迫,另一方面又對他們投以治療藥物及武器,煽動求生以及競爭慾望。
 
        唯一能夠從競賽離開的方法,除了成為唯一生存的人別無他路。如果是這樣的話,1101有這麼高的實戰能力就不足為奇了。這實在是吃了次大虧,有在那次險峻環境中生存下來的種種心得,一對六遭遇戰之類的或許對1101而言只是牛刀小試而已。
 
        「不過我還真嚇了一跳,雖然被0000擊退是我始料未及,但逃獄甚麼的更是意外呢,明明1101只有分割人格的作用,並沒有任何足以攻擊他人的功能。」
 
        「關於我的電極, i 只告訴你這事的話,你也太不受信了吧。」
 
        「哦?」
 
        「我的電極確實只有切割人格,然而這換句話說,我能藉此達到絕對無法被他人識破的『言行不一』。」
 
        「就像對付1000時,在攝影機前演戲那樣啊。」對講機裡的人對0000與1101的衝突完全瞭若指掌:「剛剛突然從外行人轉變成殺手也是這原因吧。」
 
        怪不得那個做為目標的女人會這麼輕易被殺死,領頭男子暗暗細思,如果那名女人能接受1101完全的保護,己方六人恐怕是萬萬沒有機會的。
 
        「另外,只要不讓表面有任何人格浮現,就能表現出植物人或是假死的狀態…雖然身體還是需要承受很大的負擔呢。」
 
        「原來如此,」總算是理清了逃獄方法的始末:「藉由假死讓監獄方不得不送醫,等到有機會摸到手術刀或是其他刃器後再切回1101逃出,任誰也沒想到將死之人會活過來吧。1101的實用性或許比想像中的還大呢。」
 
        「就算如此,也和你沒半毛錢關係吧?」太長的會話似乎不受1101太多青睞:「突然用對講機叫停我,這又是甚麼意思?」
 
        不管怎麼說,決不會是為了1101眼前的一條賤命打電話做求情,這件事情在場的三人都心知肚明。
 
        「我們兩人對話只有兩次。」
 
        「這次就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內容,還記得嗎?」
 
        「競賽的開場與閉幕,不是什麼好印象呢。」聽到這些話,1101心頭一緊:「難道現在這時間點,正在舉行競賽?」
 
        「…你不知道嗎?」對講機方的聲音嗤笑說道:「 i 只告訴你這事的話,你也太不受信了吧。」
 
        「開玩笑?你對一個棄子的我說什麼呢。」
 
        棄子?
 
        聽到這裡,領頭男子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雖然這時間點確實有一個1100的電極還沒有人戴上,但就為此舉行競賽? i 可沒這麼昏庸。」1101說:「膝蓋想也知道,是你們自己擅自舉辦的吧,把那座島當作是吸引知情人士的誘蛾燈,減少知道電極或競賽的人物…只是這種程度的考量吧。」
 
        「姑且獎品有電極,也是需要大量殺戮,說是第三次競賽也不為過吧。」
 
        對方沒有否定猜測,也沒說死目的,實在讓1101很難捉摸。
 
        但是這又關自己甚麼事?
 
        就算有第三次競賽,這也沒重要到必須打電話留住自己吧。
 
        「競賽本身事實上沒什麼,就說你有興趣的事吧。我想你會很樂意參加這次競賽。」
 
        「甚麼?」
 
        「這次,那座島嶼會全部開放。」
 
        聽到此處,本來一派輕鬆的1101,一瞬間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以前的你或許沒什麼在意,但你擁有電極的話,應該就會很想知道吧。那棟被柵欄封鎖,充滿白絲的大樓到底是什麼東西才對。」
 
        「…原來如此,所以才在最後一人生存時打過來吧。」
 
        1101把槍枝放下,不再指著領頭男子的頭。
 
        而領頭男子全程聽到他們的談話,即便自己並沒有完全聽懂內容,但他依舊判斷自己已經沒有必要與1101起衝突了。
 
        「殺了也可以喔,反正我能用對講機當你的嚮導。」
 
        「我對你沒什麼好感,比起你可能中途改變心意陷害我,我還是直接與眼前的人合作更好。」1101猙獰一笑,將注意力轉向領頭男子:「你又如何呢?這可能是你最後翻身的機會,如果不想要被being追殺滅口的話,利用與我同行來製造讓being無法忽視的價值,或許就是你唯一的出路呢。」
 
        「呃…」
 
        1101對於這黑吃黑還是有些概念的。
 
        雖然一切的元兇就是眼前出乎意料的敵人,但很顯然自己的上司事後都會找機會封住自己的口舌。而身為being重要要員之一的上司是完全有這能力的。
 
        縱使早有這心理準備,現實擺在眼前還是令領頭男子受到打擊。而1101對著落到如此田地的他,僅僅給予一絲淺淺的笑容。
 
        不管那是憐憫還是嘲諷的意思,領頭男子都覺得格外的噁心。
 
        不過,他依舊將這份情緒壓到表情之下。
 
        「叫1101的,你覺得我如何?」
 
        領頭男子並沒有直接回答1101,反而是問出一個不相關的問題。
        
        「一對一,情報武器同等狀況下打鬥十次的話,我會死四次吧。」
 
        直到兩人短兵互搏前,領頭男子的戰略於1101而言可說是過於天真,前三個人死亡後就該知道1101不是好解決的,卻還是選強攻戰術。在人數極少的時侯選擇分頭行動,僅僅是這些失誤就死了五人。
 
        但是技術不是空吹牛皮的,雖然沒有經歷過像競賽這樣大規模械鬥,還是可以利用樓梯地形暫時壓制住1101。
 
        「你們說的電極,就是在競賽中獲得的吧,那個電極真有改變一切的力量?」
 
        1101點頭,知道他想要說甚麼了。
 
        「也就是說,如果由我來使用電極的話,應該可以比你還厲害。」
 
        「不可能。」1101否定說:「這不僅僅是兩殺之差,你從根本上就不可能贏我。」
 
        這種篤定的語氣似乎表示這判斷不是空口無憑。領頭男子不禁起疑,技術兩人確實是相差不遠,但自己也有這種感覺---絕對贏不了1101的感覺。
 
        就算在十戰中只贏四次,但要是限定一戰定生死的話,自己絕對會輸。
 
        「想要這樣做的話,倒是省下我不少心力呢。」對講機的男子說道:「畢竟你也算是我部下中的佼佼者,想封口可是不容易啊。」
 
        這個老大不太得民心,1101感嘆著,那隨便的態度與i有種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另一方面,1101對於領頭男子的當機立斷有些佩服,直到現在才認真正眼看他,原來與自己搏鬥的竟然是約略三十年紀出頭的青年人。
 
        「名字。」
 
        「…甚麼?」
 
        「我總得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吧。」1101蔑笑說:「能讓我記住名字的屍體可不多呢。」
 
        意思是自己往後可能會被1101殺掉嗎?領頭男子眼睛白了一白,那個叫電極的東西似乎不是什麼能保住自己性命的長期飯票啊。
 
        「survive。」領頭男子說:「你手下敗將的名字叫survive。」
 
        survive當然是由1101的電極自己替他取的名字,這也說明在1101眼中他的印象就是由這字母來呈現。
 
        只是聽到這名字後,1101僵住了。
 
        「survive…survive…」
 
        面無表情,毫無反應。被定名為survive的男子覺得奇怪,但隨後便聽到從1101的口中慢慢發出細細詭異的聲音。
 
        「啊哈、哈哈哈哈…」
 
        1101笑了。
 
        而且是止不住抽搐的笑。
 
        「怎…怎麼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自己替他取名survive,彷彿是在諷刺著他是藉由這意外響起的對講機活下來的,另一方面又像是在說他比起遲早被殺死的未來,選擇生命風險極高的任務來求取生存。
 
        和0000替自己取的survival,那種隨便的涵義簡直天差地遠。
 
        「沒事…沒事,只是想到一件愉快的事情罷了。」
 
        看著這個三十多歲的大叔能活到何時,似乎也是個不錯的消遣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