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5.以防萬一殺了吧

佐渡遼歌 | 2021-03-31 20:00:01 | 巴幣 1246 | 人氣 28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在飛掠途中又散出幾次簡短的感知真氣,持續掌握那兩個光點的位置,接著在交錯的時候確定那兩人位於地底,幾乎可以肯定密道就在自己腳下,隨即繼續往前跑了好一段距離才繞回來遠遠吊在後方,祈禱那兩人會從密道出來。
 
  十多分鐘後,那兩人同樣放緩速度,似乎改為步行前進。
 
  李少鋒同樣放緩速度,左右張望之後意識到這裡是位於薰風別院步行約二十分鐘的一處樹林,途中必須經過一個高度達十多公尺的陡坡,對於不諳氣息的普通人而言差不多就是遇難的程度了,即使身懷氣息也得手腳並用才能夠稍嫌狼狽地爬上去,確實可以某種程度隔絕閒雜人等。
 
  李少鋒暗自慶幸等會兒自己就會使用密道入城了,不用去思考該怎麼爬上那個陡坡,確認那兩人幾乎停止不動之後保持在百多公尺外勉強可以看見的視野極限位置,整個人平趴在草叢當中,觀望情況。
 
  雖然目前只能夠看見佈滿落葉和雜草的地面,不過下方應該有暗門與梯子連接著位於地底的密道。李少鋒鬆了一口氣,等待片刻之後忽然驚覺自己想得太過簡單了。
 
  「──不對!換作是自己,在離開密道之前一定會先散出感知真氣確定周遭沒有其他人,目前這樣動也不動待在附近絕對很顯眼,要是他們出來之後直接衝過來豈不完蛋。」李少鋒暗罵自己愚蠢,正想要假裝成偶然路過的一般人起身往後走的時候卻聽見極為微弱的金屬碰撞聲響,頓時僵住,心念電轉之後再度趴回草叢中,同時停止運氣。
 
  片刻,只見兩個身穿漆黑斗篷的身影悄然出現在樹林,腰間分別配戴著鋼刀和鐵鐧。配戴著鐵鐧那人在站好之後揮手散出一道氣息,讓風壓將落葉吹亂,掩蓋住密道入口。
 
  李少鋒原本以為是蒼瓖派的弟子利用那條密道離城,現在卻看見應該是教團成員的裝扮與武器,不禁楞住了。
 
  還以為自己已經頗為清楚情況的嚴重性了,然而隨著時間經過,反而越來越覺得情況超乎想像耶。如果那條密道的另一端真如夏羽所言通往主城地底,為什麼教團成員有辦法使用?主城應該關著夏旖歌等等眾多蒼瓖派的弟子和其他門派的客人吧……難不成連主城都淪陷了嗎?李少鋒暗自心驚,隨即又自行推翻這個假設。
 
  根據夏羽的說法,教團如此大費周章地包圍住主城就是為了困住那些高手,沒有必要主動殺進去生事,這兩人應該是內應一類的角色,畢竟夏羽當初也讓自己帶著瞭望塔的成員從那條密道離城,若是教團一方會頻繁使用密道,雙方偶然撞見豈不是得直接廝殺起來?李少鋒轉念思考,卻又意識到夏羽的思考邏輯有不少跳躍的部分,說不定想賭不會遇見的機率或是覺得遇見了也沒什麼,頓時無奈嘆息。
 
  總而言之,只要等那兩人離開,自己從密道回城就會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李少鋒暗自祈禱不要被發現,屏氣凝神地繼續趴在草叢當中。
 
  那兩人低聲談話片刻,隨即背對著薰風別院飛掠離開。
 
  李少鋒緩緩鬆了一口氣,暗自思考著自己氣息因為感知真氣消耗大半不曉得是否會影響感知真氣的結果,否則這個情況應該是很容易被發現才是,站起身子,隨手拍去沾上的泥土和落葉之後猛然聽見身後傳來些許動靜。
 
  枯枝落葉被踩碎的聲響斷斷續續地響起。
 
  ──不妙!是敵人!原來剛剛不是沒發現自己而是刻意繞到後方偷襲嗎?李少鋒驟然遇敵,頓時將楊千帆過去幾個月教的各種應變方式全部拋諸腦後,直接將護體氣息提到最高以求性命安全,往前滾了幾圈才猛然轉頭,隨即看見方才那兩名身穿斗篷、蒙著下半臉的男子各自舉著武器,嚴峻俯視著自己。
 
  凜然的風聲呼嘯而過。
 
  閃爍著異芒的雙眼都帶著高漲殺意。
 
  如果現場不是容易發出聲響的落葉樹林,他們想必已經得手了。李少鋒努力保持冷靜,思考著該戰該逃。
 
  這個位置距離薰風別院並不遠,自己全速飛掠應該可以順利逃到有其他人的場所,屆時他們應該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大開殺戒,然而若是有中距離的攻擊手段,在背對著的情況下難以反應,一旦被纏住就完蛋了。李少鋒咬著嘴唇,迅速思考。
 
  「看起來是新興隊伍,沒看過那身隊服。」拿鐵鐧那人問:「怎麼處理?」
 
  「以防萬一殺了吧,誰讓他自己來到這附近散步。」拿鋼刀那人沉聲說完,隨即與拿鐵鐧那人一左一右同時出手。
 
  這個時候要跑也慢了,李少鋒在聽到兩人下了殺意瞬間,反而因此冷靜下來,理解到現在是真正的生死關頭,一個錯誤的決定就是非死即殘的下場,急忙舉起雙手大喊:「等等,我是玉井建設的人!」
 
  出手在即的那兩人聽見這句話也略顯錯愕,動作頓時停滯一拍。
 
  「不要這麼突然就動手啦,如果你們的階級如果不低也該知道我是夥伴吧,連個確認都沒有就直接下殺手不怕翁老日後怪罪起來吃不完兜著走嗎?」李少鋒見這招有效,立即搬出翁世堯的名號背書。
 
  那兩人頓時止步,互相對望,卻依舊保持著隨時可以出手攻擊的姿勢。
 
  「為何玉井建設的人會在這裡?」拿鐵鐧那人問。
 
  「我是負責城外聯絡的成員,這幾天都待在薰風別院待命,剛才接到指示過來這邊還沒搞清楚狀況就看到你們直接砍過來,到底在搞什麼啊?」李少鋒信口胡扯,同時盡可能露出公子哥的態度,彰顯自己身後有玉井建設的隊長翁世堯作為靠山。
 
  「你的衣服可不是玉井建設的隊服。」拿鐵鐧那人追問。
 
  「我這邊也有自己的任務啊,會換成這身隊服也是上面的吩咐──」李少鋒說。
 
  「翁世堯現在人在哪裡?」拿鋼刀那人截斷問。
 
  「翁老當然待在城內的別館啊,就是外面種著一排竹子那間。」李少鋒講完的瞬間就注意到他們兩人又交換了一個眼神,暗叫不妙。
 
  「殺了。」拿鋼刀那人立刻說。
 
  緊接著,李少鋒看見鋼刀和鐵鐧一上一下分別攻往自己的顏面和肚腹,急忙往後退了數步勉強避開。
 
  該死,那短短幾句段話裡面哪裡露餡了?李少鋒暗自後悔剛才應該搬出黑曜薔薇的名號而不是玉井建設,畢竟夏羽去找翁世堯的時候連面罩都沒拉下來,喊一聲就直接進去了,然而後悔也於事無補。
 
  李少鋒再度退了好幾步,雖然被鋼刀和鐵鐧擊中了好幾次,依然勉強能用護體真氣抵銷掉大部分的纏刃,除了疼痛以外倒是沒有受傷,暗忖現在跪地求饒、坦白自己就是不殺名單上面的那位「李少鋒」大概可以保全小命,卻不想那麼做出那麼窩囊的行為。
 
  打從發生襲擊事件以來,自己因為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找麻煩,又是被審問又是被炸彈傷到,甚至因此連累到師父和兩位學姊,各種情緒最後變成一股倔強。李少鋒咬緊牙關,決定採取求饒以外的解決方式。
 
  生平首次的對人實戰,而且還是被兩人夾擊的情況,李少鋒雖然想要實踐楊千帆教導的戰鬥方式,然而光是盡可能避開擊往致命處的攻擊就費盡全力了,只能夠持續讓體內氣息高速運轉,抵銷掉他們武器的纏刃。
 
  接連擋了十多招之後,李少鋒忽然意識到情況似乎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凶險,不如說,自己的護體真氣厚到對方的鋼刀和鐵鐧都尚未近身就沒剩下一絲真氣了,如果只是單純金屬的話連機槍的子彈都能無傷接下來,遑論鋼刀和鐵鐧。
 
  緊接著,李少鋒意識到這裡是地球,只要氣息散出體外就會高速散失,無論纏刃或護體皆是如此,然而纏刃相較又比護體更需要將氣息散到更遠的位置,更容易散失且無法收回,整體而言守方有相當優勢,再加上自己的氣息總量本來就多到異於尋常的水準,又是一個優勢。
 
  理解到現況之後,李少鋒逐漸放開手腳,試圖搶過他們的武器並且用擊打類型的招式試圖造成傷害。
 
  反觀那兩人卻也是難掩愕然與詫異神色,怎麼也沒想過舉手投足都顯然是新手的少年居然擁有如此龐大的氣息,甚至足以在徹底抵銷掉纏刃的同時反過來侵體,頓時不敢使用需要耗費大量氣息的招式與變化,改為穩健地周旋。
 
  短時間內,三人倒也打得勢均力敵。
 
  李少鋒雖然因為立於不敗之地而略感安心,不過很快就意識到時間拖下去只會讓自己陷入不利的情況。
 
  若是有其他教團的成員出現,無論是用人數優勢壓過來或纏著自己打車輪戰,有各種方法可以打破僵局,當下不敢繼續拖時間,依照燕子不久前的建議將氣息催發至極限,沒有護體也沒有纏刃,將之全數往拿鐵鐧那人轟過去。
 
  拿鐵鐧那人的身子頓時僵住,露在外面的雙眼皺得死緊,催發氣息努力抗衡這一大波連變化都沒有卻洶湧而來的龐大血紅色真氣浪潮。
 
  李少鋒沒有放過這個絕佳機會,隨著氣息欺近,依照楊千帆所教導的以色列近身格鬥術先站穩腳步再用手肘擊打拿鐵鐧那人的臉頰,接著順勢滑過手臂搶下鐵鐧,沒有特別瞄準部位,轉身纏刃又是一擊甩出去。
 
  拿鐵鐧那人發出悲鳴,雙手摀住傷處,彎曲著身子跪倒在地。
 
  李少鋒從手感判斷這擊正好打到極為柔軟的要害,迅速判斷暫時不用管那人無所謂,急忙拉開距離確認拿鋼刀那人的所在位置之後再度故技重施地,先散出大量氣息轟過去之後再俯身衝刺。
 
  話雖如此,拿鋼刀那人低喝一聲,不僅沒有被震懾住反而主動上前,無視龐大氣息浪潮,將纏繞大量真氣的鋼刀高舉過頭,準備揮落。
 
  李少鋒想要剎車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夠再度散出一波真氣護體,準備硬碰硬,下個瞬間就意識到自己的護體氣息被高速破開,然而也順利來到攻擊範圍內,順著衝勢用力擊出右掌,發出沉悶聲響狠狠打在那人胸口。
 
  緊接著,李少鋒忽然感受到某種奇妙的感覺,彷彿自己的意識可以順著從掌心打入胸膛的真氣感受到那人的肌肉、血管與真氣,並非第三者的全知觀點,而是以自己的知識、感觸與視角去探究一個陌生物體。
 
  那種近乎於感知變化卻有所差別的感覺倏忽即逝。
 
  李少鋒猛然回神,意識到那人的鋼刀正好砍在自己肩膀,話雖如此,沒有纏繞真氣的刀刃只將斗篷大衣砍出一小道裂痕,甚至沒有傷到皮膚。
 
  緊接著,那人忽然咳出一口血,整個人失去力氣似的癱倒在地。
 
  該死,不會就這樣掛了?會吐血是被傷到內臟對吧?李少鋒內心迅速閃過數種複雜情緒,出腳將鋼刀踢遠,彎腰伸手用力壓在那人的喉嚨,確認仍舊有心跳之後才猛然鬆了一口氣,接著急忙轉頭確認拿鐵鐧那人的情況以免被偷襲,隨即看見他連呻吟都沒了,看似直接痛暈了過去。
 
  李少鋒不禁多瞥了眼他用雙手摀住的下半身部位,暗忖自己剛才還真的偶然擊中要害了,雖然是敵人,站在男性立場還是感到些許不忍。
 
  「話又說回來,正面一掌就打到別人吐血可是在預料之外,而且面對兩人夾攻依然可以在幾乎無傷的情況下制伏,對於首戰而言應該是絕佳的戰果了……該不會只要利用著氣息總量龐大的優勢,面對大部分的敵人都可以短時間內強壓過去吧?」李少鋒捏了捏手指,對於這種結果頗難產生實感,隨即彎腰在兩人身上摸索,想要找找看有沒有派得上用場的物品。
 
  「你們都想要殺我了,稍微拿點東西不為過吧。」李少鋒喃喃自語完就在口袋發現三枚牢戒,從外觀判斷是兩枚燻黑的銀戒指、一枚燒焦的鐵戒指,立刻暗自歡呼,分別將兩枚燻黑銀戒套在他們兩人手上。
 
  拿鐵鐧那人仍舊沒醒,不過拿鋼刀那人痛得發出悶哼,惡狠狠瞪著李少鋒。
 
  「請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我就會採取更粗暴的手段。」李少鋒淡然威脅完,將沒有用到的燒焦鐵製塞到自己口袋之後繼續翻找物品。
 
  片刻,李少鋒又找到一張地圖、兩個智慧型手機、一副無線電、一袋玉閣祭的籌碼硬幣,然而並沒有可以確認身分的物品。其中,那張地圖從格局判斷應該是蒼瓖城的城內,有好幾處的位置畫著紅圈。
 
  「看來中獎了。」李少鋒粗略掃視,確認紅圈總共有四個,都是距離主城有段距離的位置,推測是教團的臨時根據地、施行計畫的重要地點或夏逸舟等人質的監禁場所。
 
  李少鋒將地圖收入大衣斗篷的內側口袋,猶豫凝視著智慧型手機和無線電,不過想到如果裡面安了GPS系統就有些麻煩,斟酌之後還是放棄,沒有拿取其他物品,只有撿起不遠處的鋼刀。
 
  隨手揮了幾下熟悉,李少鋒再度瞥了一眼倒在樹林的兩人。
 
  拿鐵鐧那人只是被打到要害,放著不管也死不了人,然而拿鋼刀怎麼說也都吐血了,即使修習真氣的人體質硬朗,內臟受傷還是有可能致命。李少鋒依照自己的淺薄知識無法判斷那人受的傷是重是輕,思索片刻之後將其中一個智慧型手機踢到拿鋼刀那人附近,讓他自行求救。
 
  其後,李少鋒大步走向樹林中央的位置,刻意加重力道踩了幾次才發現一扇金屬暗門,提氣推開後只見下方是深不見底的黑暗,一側牆面鑲嵌著在泳池邊緣經常見到的金屬固定梯,當下沒有猶豫,手腳並用地迅速往下爬。
 
 



創作回應

Ddpaul
直接拿錢跑路
2021-03-31 22:19:44
露米諾斯 Luminous
樓上,對方有籌碼啊!那小小一袋可是比比特幣還貴啊!
2021-03-31 22:20:27
佐渡遼歌
少鋒上一章才經過要不要搶了武器就跑的心理掙扎,好歹也是正直(?)的主角,這邊就沒有劫財了ww
至於今後如果遇到類似的情形,會不會做出相同的選擇就......(遠望
2021-03-31 22:26:40
Ddpaul
還好沒有報夏羽的名,不然就真的勾結教團了
2021-03-31 23:10:53
Tt
感覺少鋒應該會偶然的救到夏逸舟,不然很難洗白~
2021-04-01 13:33:01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後續劇情了XDD
2021-04-01 13:40: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