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奶油泡芙 x 拿鐵:胴體渲白12

色之羊予沁 | 2021-03-31 03:09:25 | 巴幣 272 | 人氣 379


羊\我說:


  「為什麼警探大人會這麼想呢?如果奶油泡芙餅乾想對我不利,那現在不可能在這裡用餐吧?」拿鐵餅乾的笑容帶著甜味;杏仁果餅乾嗯一聲,不受影響:「所以我才在這裡,有太多因素能構成理由。」


  「警探大人是擔心我被操控了嗎?」


  「這是最壞的打算。」他直視著她,眼裡帶著鋒芒。


  氣氛突然安靜了。


  但是拿鐵餅乾的噗嗤笑打破沉默:「那,警探大人的判斷如何?」


  「妳沒事。」杏仁果餅乾板著臉:「但是語氣像是在生氣。」


  「畢竟約會被干擾了呢。」拿鐵餅乾仍然保持笑容與優雅,但是一改剛才的口氣:「關於奶油泡芙餅乾的事情,杏仁果餅乾就別擔心了,我能明確告訴你是場誤會,也謝謝那位目擊者的關心,現在我跟奶油泡芙餅乾只想休息而已。」


  「我也只想完成自己的工作,關於紅紫光的部分。」


  「這部分有可能是這樣。」拿鐵餅乾裝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摸摸下巴:「我進入研究室後雖然感覺到一絲古怪,沒注意到地上被畫了傳送陣就踩中了。」


  目前到這裡,都是事實。


  「妳沒見到任何餅乾的身影?」


  「沒有呢。」她笑笑說著:「醒來時被關在陌生的地方,是奶油泡芙餅乾跑來救我的喔,她似乎發現什麼,所以被暗黑魔女餅乾的勢力追殺,那些餅乾抓我是想引誘奶油泡芙餅乾出來。」


  「妳的意思是學院已經不具備防備功能?隨時都可能被那些餅乾入侵?」


  「警探大人不相信鬼魂嗎?」


  「我只相信眼前的真相。」


  「你應該相信鬼魂的。」拿鐵餅乾淡淡說著:「鬼魂不站在任何一方,只為自己行動。所以我們總是提醒學生,不要驚動到學院裡的鬼魂。」


  「假設真有鬼魂好了,妳說這些的用意,是想告訴我鬼魂特意偽裝成奶油泡芙餅乾的形象,潛入妳的研究室裡?」杏仁果餅乾的表情十分微妙。


  「我認為是那些傢伙在外面捉到鬼魂,用黑魔法刺激生前的遺憾來操控?請不要忘記『被遺忘的魔法學院』發生的憾事,那個餅乾所涉及的魔法,可是我們魔法師長年研究也無法完美破解的項目。」拿鐵餅乾試著掌握節奏,其實說到這已經很心虛了,如果被發現真相,即使她擁有受害餅的身分也無法逃過責任。


  真不習慣說謊。


  尤其現在杏仁果餅乾不發一語地看著她,手仍放在腰上。


  「至於奶油泡芙餅乾知道什麼,我尚未弄清楚前因後果,但是希望杏仁果餅乾先不要干涉,她被這些事情『嚴重』折磨了心智,精神情況非常不好。」


  「但是我看她滿有精神的。」杏仁果餅乾說著,從窗戶看過去,奶油泡芙餅乾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注視著他們。


  「因為她擔心我消失不見。」拿鐵餅乾頭也不回,多了分苦笑:「我跟她都需要時間修復狀況,杏仁果餅乾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杏仁果餅乾只皺著眉,在沉默幾秒後開口。


  「沒有,謝謝妳協助調查。」


  「不會。」


  但是杏仁果餅乾沒有走,在他的注目下拿鐵餅乾也不動,兩餅默默互視著,杏仁果餅乾突然彎身在她旁邊低語:「拿鐵餅乾,介於其他餅乾對妳的評價以及過去相處的經驗,我能試著不在意妳為何要說謊,但是希望妳想隱瞞的事情不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這點能保證嗎?」


  ——果然瞞不住警探呢。


  「如果杏仁果餅乾能給點空間,我保證不會發生太嚴重的後果。」


  「我視情況決定。」他說著:「黑魔法可不是好東西。」


  「我相信沒餅不認同這句話,而且她也沒有使用。」


  杏仁果餅乾點點頭,將所剩不多的咖啡一飲而盡,轉身就走了。


  拿鐵餅乾深呼口氣,這才發現自己的心跳有多快,卻也訝異杏仁果餅乾居然沒有歸根究底……可能是因為只有她一餅受到影響,也沒有實質的威脅出現,杏仁果餅乾無法憑目擊者的口證把奶油泡芙餅乾帶走。


  不對,就算沒有也可以強行帶走,讓魔法協會檢查。


  杏仁果餅乾這份信任給了極大的幫助。


  拿鐵餅乾回到餐廳裡,奶油泡芙餅乾的視線始終在她身上,根本不管已經上桌正冒著熱氣的果凍白醬麵,眼神透露著危險——拿鐵餅乾感覺都能讀出她在計算要不要綁架自己第二次呢。


  「我們同居吧。」


  明明是一句值得喜悅的話,奶油泡芙餅乾卻是皮笑肉不笑問著:「喔,您一開始打算回來就把我拋棄?」


  「並沒有喔,我反而擔心妳會不會覺得屋子太亂,就不肯待下來呢。」


  「如果您是這樣想,那我很高興。」奶油泡芙餅乾收斂自己的刺:「我只接受跟您睡同張床的邀請。」


  「可以唷,奶油泡芙不嫌棄擠的話,另外我們同居前必須先許下一個承諾。」


  「您想『約束』什麼呢?」奶油泡芙餅乾的聲調懶洋洋,彷彿在等待一場有趣的戲;拿鐵餅乾笑笑地豎起手指:「我們必須信任彼此也不能說謊。」


  「要立下誓言嗎?」她反問著:「這樣老師就可以知道我沒有說謊了,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您說什麼我都信,結果您還是懷疑呢。」


  「這是誤會,我是怕哪天答應妳要整理房間,結果不被信任。」拿鐵餅乾笑了:「妳願意的話就打勾勾?」


  奶油泡芙餅乾的笑容很假,依然伸出了小拇指,勾住的瞬間,第一份承諾已經兌現,即使沒有任何魔法約束。


  「您提出這要求是想問什麼?」奶油泡芙餅乾沒有收回手,而是握住拿鐵餅乾的手指,卻感覺什麼都捉不住。


  果然還是帶走她比較好。


  關起來。


  關起來。


  關起來。


  就不會失去了。


  「想問妳什麼時候才要開動?」拿鐵餅乾笑著回握她的手,兩餅十指相扣。


  一瞬間,她感覺沉到谷底的心情被用力拉起。


  這才不是妳想說的話。奶油泡芙餅乾在心裡碎唸;拿鐵餅乾也知道,這不是她想要的東西。


  兩餅心事各異,手指始終相扣。


創作回應

影樹林
就直接監禁我們讀者同意快上啊!!!!
2021-03-31 09:16:11
色之羊予沁
哈哈哈哈好硬派wwww
2021-03-31 12:42: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