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4.訣竅

佐渡遼歌 | 2021-03-30 20:00:01 | 巴幣 1166 | 人氣 242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理所當然的,李少鋒沒有在薰風別館附近看到任何使用密道出入的人,在周遭樹林繞了好幾圈也都是如此,不如說,時不時會看到在某處席地休息、交易商品或散步休息的無關人等,假設真的有密道在附近也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態。
 
  其後,李少鋒冒著被認出來的風險在薰風別院裡面尋找密道另一端的入口,卻完全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線索,甚至半自暴自棄地問了蒼瓖派在別院內工作的弟子也得到「本院沒有地下室」的答案。
 
  大半天過後,李少鋒站在距離薰風別院有好一段距離位置的樹林,對於一如所獲的現況感到焦躁。
 
  糟糕了,看來自己還是想得太過簡單了。如果密道的出口不在薰風別院的建築物內部而是鄰近的樹林某處,即使自己找上幾天幾夜大概也無法發現吧。李少鋒懊悔沒有向夏羽套出更詳細的確切位置,然而當時如果太過追根究柢也只是惹得她懷疑,一想到此就放棄想下去。
 
  「備用計畫就是拿著從夏羽口中探聽出來的情報去和蒼瓖派的弟子交涉吧。」李少鋒蹲在樹木的背風處,低聲整理情況說:「這個辦法應該百分百可以進入城內,不過之後就跑不掉了,而且如果他們連交談都不肯就直接拔劍殺過來也是麻煩。」
 
  李少鋒思索片刻都無法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乾脆死馬當活馬醫地散出感知真氣試圖取得情報,然而掌心散出的氣息相當遲緩地飄動。
 
  「果然距離相當受限,甚至比視野極限範圍更短,根本沒用……這麼看來夏羽還真的是逆天破格的等級,不僅僅擅長斂氣、輕身的變化,在武藝方面也是一流高手的級數,剛才城牆那招大概也是某個流派的不外傳變化吧,那些站在城牆頂端的蒼瓖派弟子像是看到鬼似的……」李少鋒喃喃自語了好一會兒也猜不透箇中玄機,搖頭散去聚集在掌心的氣息。
 
  天色逐漸轉暗。
 
  李少鋒瞥了一眼烏雲密布的天空,暗自祈禱不會下雨,接著忍不住又想起夏羽展現過的各種超高技巧──憑空偏開刀刃、緩速延遲力場、空中二段跳躍,不過整體而言,那些技巧應該都源自於「即使氣息散出體外依舊有高度掌控力」的技巧,雖然不曉得這個變化是否有正式名稱,然而只要能夠掌握就無疑可以大幅提升戰力。
 
  「話雖如此,我完全不擅長將體外相關的氣息變化啊……纏刃勉強還算是從掌心散出又流回掌心,然而感知就完全不行了,明明氣息總量這麼多卻連幾公尺以外的位置都感知不到。」李少鋒將右手手掌平攤在胸前,散出一縷血紅真氣之後依照燕子教導的內容想像水波與漣漪的形象讓氣息擴散,然而氣息動得相當緩慢。
 
  僵持了幾秒之後,李少鋒揮手散掉氣息,無奈地說:「雖然可以理解漣漪的比喻,然而真氣從水的三態來講更接近氣體,本來就不可能保持水平面的狀態,應該也是一整團向外擴散……明明纏刃的時候氣息流動得更快,所以果然是思緒方面的問題嗎……」
 
  下個瞬間,李少鋒忽然覺得靈光一閃。
 
  腦海浮現某個尚未具體成形的想法,尚未釐清就消失在某處。李少鋒急忙收斂心神,努力回想剛才的自己究竟想到了什麼。
 
  燕子說過所謂的感知變化就是將真氣往外散出的變化,不需要持久性也不需要收回,讓其以越薄越好的份量平均向四面八張擴散,然而途中的控制不能間斷,否則就會無法得知結果。
 
  李少鋒能夠理解這項說明,至少比起日後去問楊千帆得到的千百字長篇大論更容易掌握關鍵點,然而一旦進入實行層面就會陷入無法順利廣範圍散出氣息的窘境。
 
  「這點問過工房裡面的所有成員,說法都是只能夠靠著大量練習自行掌握訣竅,因為追根究柢起來,每個人控制氣息的方式都有所差異,沒有一個絕對的方式……」李少鋒再度嘆息,雖然知道瞭望塔的每位成員都是發自內心地給予建議,然而還是希望有一個明確的學習模板。
 
  默默瞪著掌心裊裊升起的血色真氣,李少鋒忽然產生疑惑,無法理解為什麼掌心的真氣看起來不會溢散。
 
  這段時間,李少鋒近距離見過夏逸舟、夏旖歌、馮珮蘭和伊沃爾等等一流高手的戰鬥情況,知道他們在提起護體真氣的時候仍舊時常會有縷縷氣息散出,然而此時此刻,自己掌心的血紅色真氣卻聚合得極為緊密、凝而不散,完全看不到溢失的跡象。
 
  「戰鬥或是飛掠的時候,我的真氣應該也會像他們那樣不自覺地散出,不過現在是全神貫注的狀態,所有才會有辦法徹底控制住氣息吧……這麼說起來,每次在練習感知真氣的時候也都是全神貫注。」李少鋒喃喃自語,同時回想著方才的靈光一閃,好半晌才做出結論。
 
  「──該不會自己其實並非『缺乏控制力』,而是反過來『控制得太過頭了』?所以感知真氣才會動得這麼慢,而且無法順利朝向四面八方擴散,因為自己下意識地極力避免氣息散失,自然無法達到水狀、霧狀的形象!」李少鋒恍然大悟地頓首,雖然立即意識到應該不會這麼簡單,不過自己本來就是半路出家,過度鑽牛角尖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很好……現在就依照師父的教法,總而言之先試試看再說吧!如果能夠多少掌握感知變化,至少在尋找密道入口方面可以派上用場。」李少鋒再度打起精神,接著想起楊千帆提過痛覺能夠加強感應真氣的能力,彎腰隨手撿了一顆小石子在掌心割出傷口之後就開始專心聚集氣息。
 
  這一次,李少鋒小心翼翼地散出氣息,然而並非徹底控制住每一絲氣息,而是只保留最低限度的意志,甚至得刻意胡思亂想、轉移心思,維繫住氣息即可。
 
  相較於徹底控制,刻意放緩也不是什麼特別容易的事情。李少鋒好幾次都不小心斷開了控制,導致氣息直接溢散在空氣當中,直到摸索了半個多小時才稍微抓到訣竅。
 
  暗自慶幸自己的氣息總量多到可以這樣浪費,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首度嘗試以「最低限度的控制」來散出感知真氣。
 
  「那麼……散開。」李少鋒說完,心念一動讓聚集在掌心的血紅真氣爆散。
 
  下個瞬間,某種至今為止都從未感受過的奇特感覺排山倒海地襲來。
 
  彷彿自己的五感瞬間擴大許多倍,明明沒有視覺、聽覺、觸覺、嗅覺與味覺,卻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些被忽略的事物細節──一片樹葉表面的每一根絨毛、蝴蝶拍動翅膀灑落的每一粒鱗粉、隨風擺動的每一根雜草不同的角度、飄浮在空氣當中塵埃粒子被陽光照亮的每一面、存在於土壤當中的各種物體與生命,這些資訊在瞬間同時湧入腦袋。李少鋒頓時被過於龐大的資訊量壓倒,徹底失去氣息的控制力,直接跪在泥土地乾嘔。
 
  李少鋒一邊喘著大氣一邊瞪著泥土,直到過了十多分鐘才稍微恢復過來,單手用力壓住腦袋,轉而躺在地上。
 
  「總、總而言之,這個絕對不是正常的感知變化……那種天旋地轉的暈眩感不可能習慣,如果其他人每次散出感知真氣都得體驗這樣的感受未免太令人感到佩服了。」李少鋒又花了好些時間才有辦法坐挺身子,暗忖現在也沒辦法請教師父或學姊,只能夠將錯就錯地繼續使用那個應該有某些部分出現錯誤的感知真氣。
 
  李少鋒深呼吸一口氣,再度大幅散出真氣進行感知。
 
  那股彷彿可以掌握周遭一切事物細節的全知感與思緒來不及處理過多情報的混亂感彼此混合,狂亂地席捲腦海。李少鋒咬牙忍住反胃感,將意識集中在控制住氣息與理解情報兩件事情上面。
 
  在眾多感受到的繁雜情報當中,可以在一片黑暗當中感受到有如夜景燈光一樣的明顯光輝,點點閃滅,各自散發著忽大忽小的亮度。李少鋒很快就意識到那是真氣源──每一個光點都是一個人,光芒顏色則是對映著該人的真氣性質。換句話說,只要有時間仔細確認每一個光點就有機會判斷出燕子、楊千帆和秦樓月的所在位置,剛才夏羽應該也是這麼做的。
 
  李少鋒雖然以解到這點,然而數秒的時間卻像是經過了數小時那麼久,精神方面再也忍受不住天旋地轉的暈眩,當場放棄控制,任憑氣息自然散開,彎著身子將額頭抵在泥土地面乾嘔。
 
  十多分鐘後,李少鋒才好不容易覺得暈眩感稍有減緩,緩緩移動身子倚靠著樹幹坐下,大口喘息地說:「該死的,第一次知道頭暈可以暈到這種程度,感覺整個世界都扭曲、變形了……不過往好處想,多少有點進展了……」
 
  又經過了幾分鐘,李少鋒才總算有辦法提氣。
 
  深深吐出一口氣,李少鋒單掌用力抵在腦側,想要盡可能地延長使用感知真氣的時間,不過這次卻在剛散出感知氣息的瞬間就直接吐了出來,當場感到天旋地轉,再度回神的時候訝然發現視野的景色是傾倒的,又過了好幾秒才意識到自己橫倒在地。
 
  「糟糕,感覺精神方面快要到極限了,而且氣息的消耗似乎也頗為劇烈,全身上下都怪怪的……果然這種用法是錯誤的。」李少鋒掙扎地站起身子,扶著樹幹保持平衡,低聲說:「雖然打從前來花蓮之後一直遇到莫名其妙的事情,不過現在似乎稍微時來運轉了,至少可以得到真氣源的位置。」
 
  深呼吸數次,李少鋒第四次散出感知真氣。
 
  對於扭曲感覺的龐大情報量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李少鋒強忍住不適感,專注在方才首次注意到的光點上面。
 
  那副光景就像是位於宇宙當中的無數星光,也像是在海洋當中漂浮的無數氣泡,即使緊閉雙眼也可以清楚感知到存在,一旦集中注意力之後就發現原先感受到周遭花草樹木、鳥獸昆蟲的相關情報頓時像是籠罩上數層的半透明簾幕,只能夠隱約窺見輪廓。
 
  李少鋒咬緊牙關,努力保持最低限度的控制力,讓意識感受散出去的感知真氣末端所碰觸到的真氣源,努力記住個別的顏色與相對的分佈位置。
 
  須臾,李少鋒注意到眾多光點當中有四個亮度特別強烈的光點,分別呈現淡金、藍紫、天藍與黃綠。
 
  緊接著,李少鋒注意到除了那四個光點以外,還有三個混雜在眾多光點當中的光點帶著異樣的熟悉感,尚未辨識出顏色就下意識地知道那是燕子、楊千帆和秦樓月三人的所在位置,當下頓時感到莫名心安,急忙記住位置。
 
  緊接著,李少鋒再也忍耐不住暈眩感,徹底放掉對於氣息的控制大口喘息,好半晌才有餘力思考剛才的發現。
 
  四個最高亮度的光點應該就是修為最高的強者,雖然沒有看見代表夏逸舟真氣的赭紅色真氣源,不過夏羽也說過教團會讓他隨時戴著牢戒,因此無法感知到他的位置。
 
  扣除掉修為抵達第七重塵閃境界的夏逸舟,城內相同級數的強者就是同樣達到塵閃境界的夏羽和單打獨鬥戰勝夏逸舟的伊沃爾,其中淡金、藍紫兩個光點的顏色也與他們兩人的真氣性質相符,然而卻無法推論出另外兩個修為媲美他們三人的強者究竟是誰。
 
  李少鋒暗自思索,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蒼藍黎明的副隊長,那位名叫薇蕾塔的金髮女子。畢竟那是玩家總榜行排第二「霜后」伊芙琳‧克萊格霍恩所率領的隊伍,能夠擔任副隊長,修為想必不會弱到哪裡去,這樣也可以說明為何在伊沃爾他們襲擊廳堂的時候依舊神色自若地坐壁上觀。
 
  「這麼一來,城內還有一個修為最少抵達第七重境界的不明高手……使用排除法應該是廷達洛斯的獵犬吧,盜日團的話,即使是高階幹部感覺修為也不會太高,畢竟他們的本職是偷盜不是戰鬥,不過這點也是自己的主觀臆測,而且廷達洛斯的獵犬有兩位才是,還是說在殺完目標之後就直接離開了……」李少鋒很快就發現做出的結論自相矛盾,嘆了一口氣說:「話又說回來,果然感知真氣不應該是這樣運作才是,否則大家只要散出去一次就該知道所有人的位置了。要找人的去找人,要殺人的去殺人,根本沒有地方躲。」
 
  李少鋒思索片刻,將這個結果歸納於自己的氣息總量龐大,以及鮮少有人會在地球的時候散出廣範圍的感知真氣,進而導致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刻意收斂氣息,所以才會如此一目瞭然。畢竟夏羽也在分別前說過她的氣息總量「相較較多」才可以感知到秦樓月等人的位置,雖然她肯並沒有說實話,卻也是一個可以作為解釋的理由。
 
  李少鋒在短暫休息之後雖然想要再度散出感知真氣,然而在最後關頭停止,暗忖繼續漫無目的地散出感知真氣也沒有意義,應該先想辦法從中設定出一個目標。
 
  「目前已經知道了樓月學姊她們三人的相對位置,確實如夏羽所言,三人都互相離得頗遠。樓月學姊的身旁可以感知到數十個真氣源,應該是和其他隊伍的重要人士一起待在主城,由蒼瓖派的弟子進行護衛,師父和學姊的真氣源則是單獨存在於某處,附近都沒有其他的真氣源……假設樓月學姊的所在位置是主城,那麼師父就在主城偏北的位置,學姊則是在主城偏東南的位置。總算有點進展了!」李少鋒忍不住握緊拳頭。
 
  「既然有辦法得知師父她們的位置,而且樓月學姊應該短時間內都不會離開主城,接下來只要入城就可以去找她們了……不過『怎麼入城』這個最初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李少鋒強忍煩躁地揉著頭髮,開始繞著小圈子踱步,整理著思緒。
 
  「不管怎麼說,現階段入城的方法還是只有那兩種。」李少鋒再度重新審視掌握的情報,自言自語地說:「要嘛繼續去找那個不曉得在哪裡的密道,然後賭一個可以內側反方向開啟的機率;要嘛去薰風別院找蒼瓖派的弟子自首,讓他們帶著自己進城……理智判斷應該選後者吧,既然現在可以利用感知真氣掌握城內所有人的所在位置,應該也算多了一張很好的談判手牌,至少可以確保他們不會直接拔劍砍來。」
 
  李少鋒隨即決定先試試看能否感知到夏逸舟的所在位置,深呼吸一口氣之後散出感知真氣,不過很快就發現難點。
 
  自己的感知真氣雖然可以感知到蒼瓖城與周邊的所有真氣源,然而唯二能夠迅速分辨差異的真氣源只有「特別強烈」和「特別熟悉」兩點而已,換言之,自己只能夠迅速發現夏羽、伊沃爾級數的頂尖強者以及楊千帆、燕子等長久相處過的熟人,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由無數光點構成的光亮,看不出當中差異。
 
  李少鋒試圖在那片密集的光點當中尋找夏逸舟的赭紅色真氣源,然而不曉得是被牢戒徹底封住還是混雜在數百、數千的氣息當中,考慮到一個一個依序確認少說也得花費好幾個小時,再加上有許多真氣源都在持續移動,顯然是不可能的任務。
 
  「不行,這樣下去感覺連內臟都要吐出來了……」李少鋒正想要散去感知真氣,隨即意外注意到兩個光點正在高速移動,然而四面八方卻沒有其他光點,又多觀察了好幾秒才放掉氣息的控制權。
 
  「那兩個光點確實有點蹊蹺,移動的速度很顯然是提氣飛掠,然而前進路線卻又相當筆直,完全沒有偏移、轉彎或起伏。那個位置應該已經離城了,四周又都是山,能夠使用那種方式飛掠的平坦場所極為有限,最有可能的就是……建在地底的密道吧!」李少鋒忍不住覺得自己總算時來運轉了,暗自歡呼一聲,立即提氣趕往那兩個光點的位置。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錯別字以及標點符號誤用:
【這】個
【主】[煮]城
【,】[、]以及楊千帆
2021-03-30 22:05:11
佐渡遼歌
太感謝抓錯了!!立刻修改!!
2021-03-30 22:39: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