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蜈蚣之血 (下)

怪奇的丹 | 2021-03-30 17:20:00 | 巴幣 4 | 人氣 108

短篇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裡應該會放一些獨立且無關聯性的小故事。
最新進度 轉吧~轉吧~

  她滿心憤恨地跑出房間,找到在陽台澆花的女孩。「妳為什麼要選他?妳明明知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女孩轉過頭,一臉無辜地說:「妳知道了?可是我已經宣誓了,沒辦法。」
  她忍不住大力推了女孩一下,「妳不准碰他,聽到沒有?妳明年再做。」
  「不行!明年就太晚了,我不能錯過時機。」
  「他是我的愛人,妳不能殺了他。」
  「再找一個不就好了。」為了減少誤會,女孩又說:「是爸爸叫我做的,他不喜歡妳跟那男的在一起。」
  無論她怎麼說,女孩都心意已決,堅持不改變人選。
  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了,她決定採用別的計畫。
  她現是假裝和男友分手,並在那一天提議和女孩一起去殺了她的前男友,而事實上,他們已經串通要欺騙女孩。
  她們在樹林找到她的男友,一陣追逐之後,他故意讓女孩捅傷自己並跌進預先挖好的樹洞,在由他的女朋友發現他,然後把準備好的血和玻璃瓶交給女孩。
  女孩被即將獲得的力量蒙蔽了雙眼,絲毫沒有發覺這對情侶早已在事發後逃之夭夭。
  他們的計畫設想得很周到,不僅保住了性命還在玻璃瓶裡放入蜈蚣的血──據說一但有靈媒在宣誓後喝了蜈蚣的血,此後她將再也無法聽見天意,這樣一來她就再也不會有力量對他們進行復仇。
 
  那夜女孩喝下蜈蚣血後性情大變,不僅把導致這一切的起始者,也就是她的父親害死,後來甚至還暗中操控自己的姊妹對她的姑姑和姑丈下咒。不過同為靈媒,她的姑姑有能力保護自己,並未受到傷害,而她的丈夫的身體卻日漸僵硬。
  那之後的一天,女孩已經成為女人,她的姑姑也成為母親。
  懷著最後的希望,她的姑姑來找她,她的懷中抱著一個嬰兒,「我的丈夫快要不行了,我們之間也算扯平了,如果妳想要我的命我願意給妳,請幫我照顧我的女兒。」
  「妳是傻子嗎?居然要我幫妳照顧妳的孩子。」
  她本想託付給孩子的爺爺奶奶,但讓外人照顧一個有她的血統的孩子恐怕只會引來災禍,所以她打算用自己還有丈夫的性命換取孩子的未來。「就當是贖罪吧,妳對妳妹妹做的事還不夠嗎?我上次去看她,她的情況已經不能再遭了。」
  「我只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拿回被妳奪走的東西。」女人雙眼發紅,怒不可遏地說。她突然有個點子,她要報仇,只是殺了他們還不夠,她要讓他們的孩子親手殺了他們。「……好啊,我幫妳養這孩子,但我要你們生不如死地活著。妳還有力量下咒吧?」
  「妳想要我做什麼?」
  「我要妳對那男的下變形咒把他變成一把大提琴,而妳則要負責拉提琴來讓妳丈夫活下去。如果你們死了,這孩子也會死。」
  看著懷裡的嬰兒,她無法進退更難以答應,他們已經逃不了了,但他們的孩子還有無限未來,她不想為了活命自私地逃走。「好,我聽妳的就是了。」
  
  女人走進房子裡尋找著:「妳在哪裡?寶貝?」
  找了一會,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她走了。」
  「什麼?什麼時候?」她的妹妹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我打給妳的時候。」
  「妳打給我的時候。那妳打給我幹嘛?」
  「我不能讓妳在為所欲為下去了。」她看到了她可能的未來,而她並不喜歡。
  「妳要背叛我?」女人朝對方走近。
  「我從來都不是妳那一方的。」她說話的時候她的姊姊打破了桌上的瓷盤子,並握著其中一塊碎片走來。
  「我無所謂,今晚我將得到我真正的力量,比從妳那裡汲取到的強上千萬倍的力量。」
  聽到這句話,她冷笑:「妳一直都堅信妳有最強的力量。」瓷盤子的碎片被狠狠扎進了她的胸口,「所以妳才會變成這樣。」
 
  「辦完事情」後,女人開著車要回家。她要的東西都在家裡,從來都不是問題,要思考的事情是用什麼手段最快速?
  車子明明開上了橋,她卻在往下墜,而且下墜的速度很快。眼看離地面的距離越來越近,女人本想解開安全帶跳車,車子已經熄火停在了路橋的中央。
  兩邊車門蹦的一聲彈開,有人扯掉了她肩上的安全帶,另一個人拐著她的手把她硬生生拖出了車內。
  她被扔在車子前,跪在地上。「你們想幹嘛?」昏暗的夜色讓她看不清兩人的臉,忽然車頭燈亮了起來,她才發現那兩個人不是人。「爸?」鬼魂的臉上是一雙霧白的眼珠,此時此刻正嚴厲地看著她。她轉過頭,另一邊的鬼魂長了張苦瓜臉,經過這麼多年,男子的臉早已被折磨地看不出原貌,但女人還記得自己小時候曾經對那張英俊的臉著迷不已,可惜他不屬於她,不然他就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
  女孩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兩個幽魂,其中一個死了幾天,其中一個才剛加入那一邊的世界。
  「寶貝,我找妳找了好久。」女人從地上蹣跚爬了起來。
  「我知道,我來了。」女孩答道,她側過頭問了大提琴手的鬼魂一些問題,大提琴手也回答她。從大提琴手的口中女人只能聽見斷斷續續的琴音。
  女孩跟鬼魂對答如流,她現在能聽懂這種特殊的語言了。
  「我不知道。」
  
  「那妳們怎麼辦?」
 
  「好吧,那就這麼辦吧。」說著,女孩往前走。兩個鬼魂從女人身旁退開,回到女孩身後,莊嚴地審視著她們。
  「是我把妳養育長大的,別忘了!」女人忍不住顫抖地大喊。在冷汗的浸溼下她看起來比平時更脆弱嬌小,臉上的皺紋也更明顯。
  女孩沒有忘記這點,她知道眼前的女人騙了自己甚至想殺了自己,但無可否認的事是她曾經給予她關懷與照顧。
  女孩來到女人面前。她能從女人的臉上同時看到溫柔和奸詐。
  「這都是她先開始的,我是受害者。」女人控訴道,她只用手指著而不敢直視在女孩身後的一眾幽魂。不知何時,鬼魂聚集地越來越多,包圍住女人和女孩。那裡面有她的祖母、其他親戚,還有歷史上數位偉大的靈媒。
  「這是你們的交易,我不想介入。」女孩提到,她的父母在她兩邊肩膀後方唱起了安息曲,她也準備好了。「沒關係的,我會幫妳解開妳身上的詛咒。」一說完,女孩抬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的頭向後仰,脖子上的青筋如蚯蚓般一一浮現,她幾乎半躺在了汽車的引擎蓋上,氣息漸漸消失,女孩更加用力,加重的力道大到壓破了脆弱的頸動脈。
  很快的,女人已經沒了動靜,但女孩依然像是想置女人於死地又像是要把女人扶起來一樣緊緊掐著她的脖子。空氣安靜了很久,不知道多久後,女人脖子上的蚯蚓開始蠕動,他們現在看起來不像蚯蚓,而是蜈蚣。

  蜈蚣在皮層底下擺動著長長的觸角和百足,使勁往下鑽,它試圖逃脫女孩的箝制爬向心臟,但女孩毫不留情地把它堵住,它別無選擇,在一陣攪動之後爬上了氣管,並順著鼻腔爬了出來。
  一看到它露面,女孩馬上放開女人的脖子,徒手抓住了和前臂等長的蜈蚣,把它撕裂成兩半。蜈蚣張牙舞爪地甩動著足部,最後仍不敵生命的消逝,化為一團黑血滴了下來。消逝的速度很快,血還碰不到地面就蒸發了。
 
  女人從車子的引擎蓋上醒來,她動了動痠痛的脖子,看見女孩在等她。
  「要回家了嗎?」
  「喔,好啊,幾點了?要吃東西嗎?」
  她們一起上了車,女孩往後照鏡看去,鬼魂們正慢慢散去。大提琴手的鬼魂以及其他家人的靈魂朝她招手道別,他們之中站了一個新來的鬼魂,她看起來就和在駕駛座上的女人一模一樣。
 
  新來的鬼魂並不介意自己的處境,安詳地接受她現在的歸屬。


結局借用了三魂七魄的概念,不知道這樣的結局是否有比較溫馨一點?但是風格是提姆波頓
是說我本來沒有要寫這麼多的,寫的途中還因為提東西拉傷肌肉,手整個抬不起來,拖到了一點時間。沒說太多字不好,只是我自己不習慣看太多字的書。
總之我寫完啦!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