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古埃及王的祝福-第一百八十三章 逐漸浮出水面的真相

鑽石心 | 2021-03-29 20:53:06 | 巴幣 302 | 人氣 160

連載中古埃及王的祝福
資料夾簡介
沒錯!!這是穿越! 來到這裡她只能先想辦法求得免死。 低調!低調!再低調! 無論如何,艾莉亞只想趕快回到現代啊!

第一百八十三章 逐漸浮出水面的真相
 
  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儘管面對的是自己心儀的女子,羅思特仍是很快的壓下心中的悸動,冷冷的說了一句,「妳剪頭髮了?」
 
  「是被塔西爾剪的。」艾莉亞頹喪地垂下頭,語氣沉重的回答。
 
  「所以他知道妳的身份了。」羅思特語氣平靜,彷彿一切已在意料之中。
 
  「是的,不過看你如此自信滿滿的逼問著我,應該是美尼斯也知道了吧!」
 
  「幾乎吧!但他仍無法完全確定,老實說要不是他再三提醒不准對妳動刑,不然我早就一拳下去要妳半條命,再一腳下去……」羅思特故意誇張的比手畫腳的說著,似乎也是想趁此打掉心中不該出現的人影。
 
  「好了啦!說正經的。」艾莉亞不想聽羅思特吹噓下去,直接打斷他的話,一臉嚴肅的問:「你為何要安排卡巴去偷東西,而且聽他的說法,似乎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要偷什麼東西,該不會連你也不知道吧,所以為什麼要偷一個沒人知道的東西?還有你是如何知道卡巴偷竊的事會與我有關的?」
 
  「就是啊!我收到的指令是偷密室裡的所有物品,可我又不知那裡面到底有哪些東西。」終於有人幫他說話了,卡巴不住的點點頭,擺出一臉委屈的表情。
 
  「如果是簡單的事,怎麼會找上我們,像你這樣失敗了只會逃避才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契里夫聽了忍不住開口責罵。
 
  「我說過了,我只是先暫時避避風頭,何況我也正準備重回神殿密室再去偷一次。」卡巴心急的再次做出解釋。
 
  「不必了,就現在的結果來看,你不但是偷對了而且還歪打正著的摔對了。」說完羅思特情不自禁的笑出來,顯然是對於這種巧合感到十分有趣。
 
  「沒錯,卡巴偷了刻寫板並且摔碎後的同一時間我就回到了這裡,然後在逃跑的過程中,認識了一個叫阿德的人。」艾莉亞指著卡巴回憶的說。
 
  「而我也是在那時認識了貝倫妳。」卡巴也跟著有樣學樣指著艾莉亞。
 
  想到這看似隨機的相遇,竟是命運巧妙的安排,倆人不禁相視而笑。
 
  羅思特見狀,反倒是趁機嘲諷的說:「看來一開始你們之中就沒人說實話呢!」
 
  「那又怎麼樣,至少我們一路走來互相扶持,彼此幫忙,不像你只會把人綁起來用威脅的。」雖然是認輸了,但艾莉亞可還是不想就此饒過羅思特。
 
  「呃──」卡巴滿臉愧疚的說:「其實我有偷了妳的錢和東西,所以……」
 
  艾莉亞一聽急忙打斷卡巴的話,生氣大喊:「這種事不用在這個時候說啦!」狠狠的白了卡巴一眼,心想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呵呵呵,還真的是很互相扶持呢!」羅思特更是開心的大笑,同時也不忘反撃回去。
 
  「先回答我的問題啦!」艾莉亞發現自己實在是講不過羅思特,於是便趕緊把歪掉的話題拉回來。
 
  「這可是我花了幾年時間佈的局,好不容易才從中得到的這一點兒消息。起初我是派人監視塔西爾,而我一有機會就去試探他,但他都嚴守著本份,不讓人抓到一絲一毫的破綻。直到有一次無意發現在大臣的聯署中竟有他暗中操作的痕跡,於是在我和美尼斯商量之後,決定照著他的計畫走並給他更多的權力,讓塔西爾愈來愈忙碌,我們相信他在百忙之中必有疏漏,如此一來以便能從中找出他的把柄。」羅思特看似平靜的娓娓道來,臉上卻透露出得意之色。
 
  「後來你們從中找到了什麼?」艾莉亞著急的問。
 
  「首先我們發現他有在暗中招募傭兵,不過為了怕打草驚蛇,我只能私下行動,偷偷的處理掉一些他的人;另外就是其實他非常在意他的腳傷,除了四處找尋治療的藥材之外,還會固定的去他被燒傷時的那個神壇祭拜。有一次他在匆忙之間不小心讓身邊的人發現了那間神壇竟然有個密室,塔西爾表面上不以為意,但私下卻派人要殺了他,後來他昏死過去後被我們跟監的人救起,於是便提供了這個消息給我。」
 
  「所以你才找卡巴去密室調查。」艾莉亞點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是的,因為沒人知道密室裡到底藏了什麼東西,所以才會找上契里夫這一家,他們可是有名的神偷家族,這次特別請他們出動,就是希望卡巴能無聲無息的把東西偷出來,等我看過之後,再悄悄的放回去,可想不到塔西爾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破壞了整個計畫。」羅思特無奈的聳了聳肩。
 
  契里夫聽了趕緊解釋說:「卡巴的身形最小,是我們之中最適合本次任務的人選了,塔西爾大人的出現真的不在原先計畫之中。」為了家族的顏面,他特別強調這真的是個意外。
 
  「卡巴打破刻寫板的那天正好也是我回來的時候,所以我認為一定要儘快找到那塊刻寫板,調查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艾莉亞臉上流露著急切的表情,恨不得此刻就能出發。
 
  「不過卡巴要逃很正常,可妳為何也要逃呢?」羅思特卻是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還提出心中的疑問。
 
  「我會逃跑是因為當我被突然傳送到這裡時,遇見了孟妮拉。她為了要報以前的仇,假好心叫車伕載我去碼頭,其實卻是要把我送去軍妓院,打算要叫那裡的人把我殺了,好險我身上有防身的項鍊才逃過一劫的。」
 
  「防身項鍊?」羅思特目光一閃,語氣充滿好奇與興奮。
 
  艾莉亞見狀,立即澆下一盆冷水,「已經沒有作用了,你言歸正傳好嗎?」
 
  「所以除了那個姓孟的,她身邊還有其他人知道妳的身份嗎?」羅思特一臉沒趣的問。
 
  「知道,而且我走之前大家都還好好的,後來才知道他們都被殺了。想不到塔西爾竟把所有的罪通通推給車伕,更可疑的是他還知道我是在刻寫板破掉的那天回到這裡。」
 
  「照妳這麼說,很有可能是他們家裡有人為了領賞去偷偷告密,卻被塔西爾派去的人處理掉,而他們本想抓妳回來,不料妳卻早一步被送走了,後來只能找剩下活著的車伕頂罪。」羅思特一手摸著下巴,表現出一副認真的樣子推敲著。
 
  「的確是很有可能。」艾莉亞沉吟片刻,頗為認同地點點頭,並進一步說:「而且塔西爾也有跟我說,他已經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所以妳知道他這麼做是有何意圖囉?」羅思特眼眸中閃過了一道銳利的光芒。
 
  「嗯,塔西爾說他知道刻寫板的秘密,打算利用我的去留來控制美尼斯,還威脅我一定要配合他,不然就把我傳送回去。」至於要殺掉羅思特這件事,艾莉亞心想既然自己都已經逃出來了,塔西爾陰謀詭計終究是無法執行,為免另生事端,於是便決定先暫時不說。
 
  「看來這個人是徹底的喪心病狂了,想想還真可惜,以前的他可是既好玩又賞心悅目呢!只是後來他的腳傷像是被詛咒了般,一直都治不好,整個人也變得愈來愈陰沉黑暗,看著都不舒服,讓我對他也不再感興趣了。」羅思特悵然若失的搖了搖頭,像是掉了一個喜歡的玩具般露出失望落漠的神情。
 
  「你……原本對塔西爾有……興趣?」這可是艾莉亞頭一次聽到羅思特這麼說,她實在無法想像這兩個人在一起會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我也不明白那是什麼感覺,就是很喜歡逗逗他,看他生氣的樣子份外好玩有趣,特別有成就感。」羅思特臉上帶著微笑,似乎是沈浸在過去的回憶之中。
 
  艾莉亞白了羅思特一眼,沒好氣的說:「你這種樂趣對別人來說是災難吧!」接著話鋒一轉又問:「不過美尼斯除了曾經把他調走之外,還做過什麼令塔西爾生氣的事嗎?不然他怎麼會如此的恨美尼斯呢?而且塔西爾親口說他已是將死之人,應該也不可能會眷戀著權力慾望吧!」
 
  「美尼斯的確是對他起疑,但在查不到任何證據之前,並沒有對他做過任何羞辱他的事,所以塔西爾真要對付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對此羅思特也是百思不解,但他隨即又想到另一個問題:「可妳離開了這麼多天,他竟沒把妳傳送回去,這很有可能表示著那塊刻寫板並不在他身邊,亦或是有其他因素讓他沒辦法把妳送回去。話說他以為能強制把妳留下來,可沒想到妳最後竟然被美尼斯帶走了,難怪他會那麼急得找美尼斯要人,我聽說那天他被噴了一身的血,真的是笑死人了。」
 
  「那是因為我對塔西爾隱瞞了曾去白城找過美尼斯的事,導致他竟一時興起想要看看美尼斯和我相見不相識的情況,想不到卻……」
 
  羅思特不加思索的插嘴說:「美尼斯當然會馬上就認出妳,他可是不眠不休專程去尋找貝倫的。」
 
  「他……不是為了調查案子才來到底比斯的?」艾莉亞臉上滿是驚訝之色,沒想到這其中竟然是為了她。
 
  「本來是,但後來知道妳的事之後,他可是十萬火急特地趕下來的。」
 
  「可是我真的有我的苦衷,我不想讓美尼斯因為我而被塔西爾操控,何況到最後塔西爾也不會讓我留下來的。而且美尼斯的孩子就要出世了,我不想讓他為難,破壞他和兩位王后的幸福。」艾莉亞眼眶泛紅,神情痛苦的訴說著。
 
  羅思特看了艾莉亞一眼,幽幽的說:「會不會為難?有沒有破壞?這種事你應該要親自問美尼斯才對吧!」直接一語道破這不過是艾莉亞的一廂情願罷了。
 
  「不行,在傳送之謎沒有解開之前,我不能做這種事。」艾莉亞強忍住眼淚,果斷的否決,事實上如果可以,她何嘗不想這麼做,但她不希望再讓美尼斯受到任何傷害了。如今艾莉亞只能哀求著羅思特說:「拜託你暫時不要將我的事和美尼斯說,等刻寫板找回來,謎底揭曉之後,我一定會主動跟美尼斯說明一切的,到時我們再來決定未來該怎麼辦,可以嗎?」
 
  (可惡,真是老天作弄人,美尼斯在這裡時,妳一點影子都沒有,可現在他前腳才離開,妳竟隨後就出現了。)
 
  羅思特盯著艾莉亞心中卻為美尼斯深感不平,但與此同時也開始打著別的主意,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這個嘛……」羅思特想了想兩手一攤,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你們的事當然是由你們自己去決定。但有一點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妳,美尼斯從沒有忘記過妳,他之所以會娶妻生子一定是有他的理由。雖說表面上是要安撫那些大臣和塔西爾的心,但其實一定還有真正的原因,這部份他從未和我說過,妳就自己去問他吧!」
 
  「唉──我知道這七年來他受的苦一定比我多很多,因為時間軸的不一致,在我那裡其實才過了約一個月,但我心裡所受到的煎熬已經令我痛苦萬分,更何況是美尼斯!」艾莉亞滿臉愁容的長歎一聲。
 
  「什麼?妳說妳的時間只過了一個月,難怪妳看起來一點都沒變,我還以為我……眼花了。」當然不能說自己是一見傾心,不過這樣正好讓羅思特找到很好的理由,解釋了自己剛才為何會心動的原因。
 
  「等一下,從你們講到一半的時候我就已經聽不太懂了,現在到這裡我是真的完全都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了。」卡巴一臉疑惑不解的問。
 
  「混蛋,聽不懂就算了,這是大人的事你管不著。」契里夫當然也是有聽沒有懂,不過由於這幾天的積怨,讓他抓到機會就罵上幾句。
 
  「卡巴,就像你常說的,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為了轉換氣氛,艾莉亞故意打趣的回答。
 
  「貝倫,妳真的很不夠意思耶!」卡巴仍像平常一樣想都沒想的就頂了回去,不過他馬上就發覺自己叫錯名字,於是立即改口說:「對了,現在要叫你艾莉亞。」
 
  「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要叫艾莉亞王妃。」契里夫趕緊出聲阻止這種無禮的行為。
 
  「不不不,叫我艾莉亞就可以了,那樣稱呼我反而很不習慣。」
 
  「看吧!好歹這一路上我們可都是姊妹相稱,所以我早就把艾莉亞當作是妹妹了。」說完卡巴臉上滿是得意的表情。
 
  「呃──並不是喔!」艾莉亞臉上神情有些尷尬的說:「其實我應該是姊姊才對,我已經二十五歲了。」
 
  「真假?我竟然變成弟弟,可妳這樣子根本看不出來啊!不過既然妳說可以,那以後我就叫妳艾莉亞。」
 
  「咳咳──私底下是可以,但如果在某人面前你還這樣子叫,小心他會醋勁大發要了你的小命。」羅思特清了清喉嚨,刻意提醒的說。
 
  艾莉亞一聽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她隨即想到一件事,接著問:「對了,為何你突然當著我面前要卡巴說偷東西的過程?你是如何知道這件事與我有關?」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賭對了。」羅思特開心的笑了幾聲後才緩緩的說:「因為美尼斯說他幾乎可以確定貝倫就是艾莉亞,但他不明白為何妳不和他相認。後來我看到妳竟和卡巴在一起,所以才想到試著問看看,妳和卡巴之間到底有何關聯,想不到妳竟然那麼沉不住氣,直接問他一堆事情,這讓我更加確定了妳就是艾莉亞。」
 
  「可萬一不是你想的那樣,而我又聽了一堆不該聽的事,這樣好嗎?」艾莉亞質疑的問。
 
  「沒問題啊!到時我自然會有我的辦法不讓妳說出去。」羅思特自信滿滿的回答。
 
  「你……」
 
  「好了。」羅思特比了個停止手勢,不讓艾莉亞繼續在這個話題打轉,語氣正經的說:「接下來我們開始討論拿回刻寫板的事……」
 
  此時門外侍衛語帶暗示的傳報:「啟稟大人,您找的人……已經來了。」
 
  「慢吞吞的,怎麼現在才來,人都已經招認了。」羅思特抱怨了一聲,揮了揮手說:「讓他們進來吧!」
 
  「等一下……」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令艾莉亞一時之間無法理解。
 
  「妳放心,不是美尼斯啦!我說過不干涉妳和他之間的事,何況美尼斯現在正前往孟裴斯的路上。」
 
  (原來他已經回去了。)
 
  即便明知美尼斯這麼做才是對的,但猛然聽到這句話時,仍是令艾莉亞心裡感到一陣酸楚,然而眼前還有更急迫的事,讓她必須先按捺住心中的糾結,緊接著問:「那你說的他們又是……」
 
  只見羅思特比出噤聲的手勢,一臉神秘的說:「等妳看到他們就知道了。」
 
  眼看知道她真實身份的人愈來愈多,艾莉亞神情顯得有些慌張,內心莫名升起了一股不安與恐懼……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歲月不饒人啊XD
玩具,我好像想去奇怪的地方(別
2021-03-29 21:08:34
鑽石心
羅思特點頭默認,沒錯,就是跟小愛茵想得一樣喔[e35]
2021-03-29 21:18:23
喵君
[e12]
2021-03-29 21:21:24
鑽石心
[e24]
2021-03-29 21:26:05
水墨靜
像是是掉了一個(~)
因為而我被(~)
王后的的幸福(~)
事不關已(己)
2021-04-15 00:06:54
鑽石心
非常感謝不吝賜教,錯誤的地方已經全都改正了,謝謝m(_ _)m
2021-04-15 02:39: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