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33.薰風別院

佐渡遼歌 | 2021-03-29 20:00:06 | 巴幣 1154 | 人氣 23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薰風別院與曉春、霜波、寒深另外三座別院分別座落於主城四周的山頭,只要站在高處確認完相對方位之後,位置並不會太過難找。
 
  李少鋒知道蒼瓖主城、曉春別院與寒深別院的位置,簡單確認完所在位置之後就朝向薰風別院直線飛掠,原本打算抵達附近之後再土法煉鋼地到處亂跑,即使自己不會使用感知變化也該會遇見其他人,總有辦法抵達薰風別院。
 
  話雖如此,李少鋒剛抵達薰風別院所在的那座山就隱約察覺到不對勁,放眼望去到處可以見到不少人影,這個情況隨著靠近薰風別院就越加明顯,直到視野映入古色古香的舊式旅館時,現場已經是人滿為患的狀態。除了幾位身穿蒼瓖派青色長袍的人們之外還有眾多其他隊伍的成員,或是隨意走動、或是待在陰涼處休憩、或是數人聚集成小團體互相交談。
 
  見到這個出乎意料的情況,李少鋒遲疑地放緩速度,步行接近。
 
  氣氛固然不至於到輕鬆寫意的程度,卻也缺乏緊張感。
 
  待在薰風別院四周的人們用著談論八卦謠言的態度互相交換情報,甚至有一些看似來不及入城擺攤的隊伍挑了較為平坦的位置,席地撲了幾張防水帆布就開始做生意。
 
  這個……怎麼看都有問題吧?城內可是接近戰爭的嚴峻狀態,為什麼城外熱鬧得彷彿在舉辦小型玉閣祭似的?李少鋒低頭瞥了一眼腳邊放滿整張防水帆布的二手書籍,沒理會顧攤小哥的招呼,加快腳步前往薰風別院。
 
  薰風別院的規模比起曉春別院更大,建築物共有六棟,皆是四層樓高的長條型建築,一棟打橫列在前方作為大廳,剩下五棟斜斜排列在後方作為房間。
 
  別院內部的人數同樣眾多,然而根本沒有嚴謹的審查,甚至連登記姓名也沒有。李少鋒輕易就進入館內,繼續緩緩四處走動,從聽到的談論內容判斷蒼瓖派確實將「不讓任何人離城」的目標落實得相當徹底,在場似乎沒有半個人知道城內的真實情況。
 
  「那道二十公尺高的城牆和手機信號干擾應該也都有不少貢獻,不過這種情況反而讓人擔心啊……」李少鋒喃喃自語,隨即想到離開蒼瓖城之後可能會有信號,急忙想要取出手機確認,然而摸索許久卻一無所獲。
 
  「很好,不只有錢包和籌碼,現在連手機都掉了……不過短時間內被人追殺又被人扛著跑來跑去,沒有遺失反而奇怪。」李少鋒嘆了一口氣,轉換心情開始打聽情報。
 
  李少鋒在薰風別院的館內走了幾圈,忽然意識到館內蒼瓖派弟子的人數比起外面露天攤販區域更多,而且大多神情嚴肅,顯然多少知道城內情況,當下不敢去賭自己的容貌是否有被公開通緝的機率,低著頭快步踏出別院,回到樹林。
 
  李少鋒刻意避免視線接觸,在露天攤販的區域繞了幾圈卻都沒有看見殲滅軍的成員,只好挑了一位獨自站在不遠處樹下抽菸、蓄著落腮鬍的粗獷男子,上前詢問:「不好意思,請問現在蒼瓖城進不去嗎?」
 
  「啥?看就知道了吧。」粗獷男子沒好氣地瞅了一眼問:「第一次參加祭典的新人嗎?」
 
  「是的。」李少鋒說。
 
  「那樣真不曉得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第一次參加就遇到這種情況。」粗獷男子搖頭說:「現在蒼瓖城內發生大事了,只進不出,而且只有殲滅軍、鯤島丐幫和白河派這些大型隊伍的成員有資格進去。」
 
  「請問裡面發生什麼事情了?」李少鋒繼續放低姿態問。
 
  「不清楚,有人說蒼瓖派的重要人士受到刺殺,也有人說在販售的商品當中發現了高價毒品,導致夏逸舟極為震怒,首次在舉辦玉閣祭的期間下令封城,要找出兇手嚴懲。」粗獷男子說。
 
  「……因為這樣就封城嗎?」李少鋒皺眉問。
 
  「你是新人可能不曉得,蒼瓖派可是很重視玉閣祭的,這是他們彰顯自己作為台灣最大門派的活動,廣邀國內外的知名隊伍參與,有那種蠢蛋膽敢在裡面掃他們的面子,當然要嚴懲。」粗獷男子不甚在意地說:「反正真講起來不會是什麼太過嚴重的事情啦,大概明後天就會開放了。
 
  「封城已經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了吧。」旁邊一位身穿西裝、看似業務員的男子正好聽見兩人對話,笑著插話說:「甚至聽到有人信誓旦旦地說夏逸舟已經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有刺客殺得死蒼瓖派掌門,他可是第七重的塵閃境界呢。真讓廷達洛斯派出編號個位數的獵犬也殺不死吧。」粗獷男子大笑著說:「我是覺得和毒品有關啦,前幾年都有弱小隊伍的蠢蛋想挾帶進去賺一波,即使夏逸舟多次鄭重禁止這種行為也無法遏止,抓都抓不完,今年故意封城警告吧。」
 
  「我倒覺得是有寶物失竊了。蒼瓖城這麼大,竊賊真心想躲也確實可以躲上好幾天,不過別說蒼瓖派不會放過他們,其他做生意的隊伍一旦收到消息也會傾全力圍剿吧。停擺幾天的損失金額可不是小數目。」西裝男子笑著說。
 
  「是呀,不管要殺人、盜寶還是尋仇也得避開祭典時間啊,居然真有隊伍蠢到與蒼瓖派、殲滅軍和台灣的九成隊伍為敵,簡直嫌命太長了。」粗獷男子同樣大笑,拿出放在胸前的菸盒向前遞出。
 
  「謝啦。」西裝男子笑著抽出一根,從口袋取出打火機一邊點燃一邊說:「不過還是希望可以盡快重新開放,我可是為了最後一天的擂台戰才特地回國。聽說蒼瓖派千金的夏旖歌不僅容貌傾國傾城,修為也達脫胎境界,可謂台灣新一輩的最強高手。」
 
  「我倒是覺得修為肯定誇大了,二十出頭怎麼可能練到脫胎境界,不過人美的部分倒是沒有辦法誇大,親眼看看就知道了。」粗獷男子勾起嘴角說。
 
  「非常感謝兩位的情報。」李少鋒見他們兩位聊開了,低聲道謝之後就快步走遠,同時對於在場民眾的樂觀想法感到錯愕,再度覺得蒼瓖派的徹底封城或許也不是毫無缺點的作法。
 
  「如果現在教團展開突襲,這邊會變成比城內糟糕數倍的慘狀吧……」李少鋒喃喃自語,暗自祈禱教團聯合真的如同方才夏羽所言,並非濫殺無辜的組織,接著忽然想到說不定台中留守組的梁世明他們也聽到相關消息,趕到花蓮了,然而轉念一想,即使現在和他們匯合也於事無補,繼續尋找密道的原定計畫。
 
  李少鋒在經過露天攤販區域的時候忍不住放緩腳步,暗忖應該買把武器防身。儘管如此,稍微看了價錢之後發現最便宜的精鋼刀也要一萬起跳,目前身上只有夏羽離別是贈送的幾張鈔票,完全買不起。
 
  「老闆,不好意思,能不能寫張借據或是日後付款啊?」李少鋒苦笑著想要商量現金以外的付款方式,不過講到一半看見對方的表情就知道沒有希望了,聲音也逐漸轉小。
 
  「戴著玩家戒指卻說拿不出一萬塊新台幣?以為我不曉得那枚戒指就值一億了?這種垃圾話你敢講我還不敢聽咧,無聊找事也不要來我的攤子亂啦。」老闆不耐煩地揮手趕人。
 
  「不好意思,打擾了。」李少鋒微微頷首,雖然在瞬間閃過「乾脆偷一把」的念頭,不過隨即以理智壓過衝動。
 
  即使克蘇魯遊戲有許多遊走在法律邊緣的行為,像是持有軍火槍械、未申報的巨額金錢交易等等,然而在那些脫離常識的事情當中依舊有玩家之間都認同應該遵守的規矩與規則。
 
  前幾天待在蒼瓖城內的時候擅自闖入店家出於緊急因素,拿取、使用店內的物品也都有支付費用,然而若是現在偷盜作為商品販售的武器,無論從普通社會的法律或克蘇魯玩家之間遵守的規則來看都是不會允許的行為吧。
 
  李少鋒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驅逐出那些鬼迷心竅的念頭,對著露出端詳可疑人士眼神的老闆苦笑幾聲,加快腳步走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