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六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3-29 12:00:01 | 巴幣 110 | 人氣 76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六話(三)
卡特 VS 雪露

戰鬥結束了,可是場館內沒有歡呼聲,也沒有喝彩聲。

也許是因為勝負來得太突然,亦可能是因為勝出的原因太過出人意表。這刻觀眾席上鴉雀無聲的反應,反而令雪露更集中注意力,看清楚眼前這個曾讓她徹底瞧不起的男人。

雪露看着梓承和艾莉娜一臉緊張的神情,不斷往卡特身上倒着一瓶又一瓶的回復藥水,就連卡特的妹妹也從觀眾席跑到擂台上,抱着卡特哭個不停。儘管雪露勝出了比賽,但看著卡特被眾人圍繞着,那感覺卻是比輸了比賽更令人難受。

為了和比賽的對手說話而放棄勝利?

究竟這男人是抱着怎樣的想法來參加神聖的比賽?

對一直付出自己所有,為求在競技場爭取最佳戰果的雪露者來說,眼前這男人的行為讓她感到無比的困惑。

「這......這算是什麼比賽啊?」

坎迪絲看著擂台上的人,脫口而出的道。

這句話刺激到其他的學生打破了沉默。

「只不過是垃圾一樣的黑曜等級也差點輸掉,我們的精英大人真是精彩啊!」

「老師還說要我們來觀摩前輩的戰鬥!這麼丟人的比賽能教會我們什麼嗎?」

其餘學生見狀亦一同爆發出連串笑聲,那些競技學園的學生每一句話都彷彿凝固在空氣之中,刺激着雪露的每一條神經。

就在競技場內瀰漫着陣陣笑聲之際,場館大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用力打開,然後兩條人影慢慢從外走進場館來。

「唧唧唧…… 連強弱都不會分,只懂得一味喊着等級等級。這就是現在魯德斯學園的水平嗎?」進來場館的男人擺出一副輕蔑的嘴臉道。

平日仗著「魯德斯競技學園」這個金漆招牌到處威風的學生,又怎可能會忍得下這番羞辱?

「有種你再說一次!」

觀眾席上的學生紛紛站起來,坎迪絲的男友米克爾更索性跟幾個比較衝動的學生怒氣沖沖的朝人家直奔過去。

「我說,連老師的好意都沒搞懂,少在這裡自鳴得意了,小屁孩。」

「你這混球!」

「米克爾,別過去!」

坎迪絲的喊聲還沒傳到男友耳邊,米克爾便已經被對方重重的擊倒在地上,就連人家是什麼時候出手的都沒有看清楚。

「難怪你們這些傢伙一直在班級墊底,還被老師懲罰要來觀摩戰鬥。現在的小孩看到前輩都是這副德性的嗎?」

那個男人一派輕鬆自若的模樣穿過包圍着他的學生,而同行的女性則一臉微笑的跟他雙雙踏上擂台。

「打得不錯哦,卡特。」

「馬庫斯、莉絲,你們這兩個遲到的傢伙終於來了……」卡特忍住身上的痛楚,露出了一個由衷的笑容道。

馬庫斯將一瓶特級回復藥交給了卡特,然後轉身向台下的學生喊道:

「你們認為自己很厲害是不是?老子現在有空,要不要現在就上來跟我打一場?」

眼看米克爾輕易被馬庫斯瞬間擊倒,其餘的學生又豈敢輕舉妄動?就連擂台上的評判看到馬庫斯的舉動亦只能一臉為難,但奈何不了他半分。

「怎麼了?剛才的氣勢去那裡啦?」

馬庫斯一再挑釁,終於有一名男學生咬牙切齒的往前踏出一步。可是他馬上就被坎迪絲以及其他學生用力拉住。

「哦?還有一個有骨氣的傢伙嘛!」馬庫斯笑道。

「讓我上去教訓這侮辱我們學校的人!」

男學生一邊叫喊,一邊想要掙脫同伴的拉扯。

「等等,這傢伙好眼熟……」

坎迪絲慣性地撥弄她的劉海,動員腦裡所有的知識和記憶努力思索———

「天呀!這傢伙是『孤狼』!」

沒有白銀黃金之類的稱號,只是單純的被人們稱為「孤狼」?

雪露想起馬庫斯在餐廳的時候亦曾向她自稱為「前輩」,難道這個人就是校內一直流傳着,那個猶如傳說一般的傢伙?

其他學生這時候亦開始想起這位「孤狼」的事蹟,有人甚至脫口而出的道:「這傢伙就是多年前被競技學園開除學籍的外道者!」

外道者!

雪露終於想起了有關這位「孤狼」的傳言。

「孤狼」(Lone Wolf),那是多年前在魯德斯競技學園就讀的某位學生所擁有的稱號。聽說當年這名學生還沒畢業就拿著外道武器,單槍匹馬消滅了赫澤爾頓的某個地下組織。雖然因為這份功績,他沒有被追究使用外道武器或以外道者的身份被判入獄,但學校在外界輿論的壓力下,最終不得不取消這名學生的學籍作為處分。

這個文質彬彬的藥劑師,竟然就是魯德斯學園的孤狼?

「別提那個幾輩子前的稱號啦,你不是要上來跟我打嗎?來來來,我就站在這裡等你。」

馬庫斯一副向着好友招手的模樣,不斷跟台下的學生們揮手示意,但在得知對方身份之後,那裡還有人敢上台向他挑戰?那些原本囂張跋扈的學生紛紛嚇的耍手搖頭,連話都不敢再說半個字,就連一直態度輕蔑的坎迪絲和米克爾都乖得像條溫純的小狗,靜靜地坐下來了。

「你們不打嗎?不打的話就把擂台還給雪露和菲恩圖斯囉。」馬庫斯扶著卡特從台上走下來,又把一瓶高級藥水交給雪露。「喝吧,剛才的比賽你也受了傷。我們不佔你便宜,免得你輸了賴賬。」

雪露也沒跟他客氣,一口氣拔開瓶塞大口大口的把藥水喝光。

看馬庫斯一派從容的態度,難道是因為那個叫菲恩圖斯的男人比剛剛對戰的卡特更強嗎?

雪露想起在餐廳的時候,眼前這個身形瘦削的男人完全沒有動過手,還喊着什麼討厭PvP的奇怪說話。

她甚至在競技場的登記冊查看過這個人的資料,可是發現有關「菲恩圖斯」這號人物的一切,簡直就猶如白紙一張,連一次參與比賽的戰鬥記錄都沒有。

在赫澤爾頓這個城市裡面,這樣的事情簡直是有違常理。

面對未知的對手,雪露不敢大意。她把雙刀握在手裡,擺出了一副動真格的架勢。

「比鋼鐵級還要低的白紙級別嗎?就讓我來會一會你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