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41

色之羊予沁 | 2021-03-28 19:08:55 | 巴幣 1274 | 人氣 379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為什麼匹蘭德要親她?


  安莉瑪的心跳加速,雖然這是她「夢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實現後反而不敢置信,甚至覺得匹蘭德是不是……是不是想跟她告別才用這種方式?很多故事書都這樣呀,突然得到另一方的溫柔,都是因為對方準備道別……


  所以安莉瑪嚇跑了。


  結果匹蘭德還很罕見地追上來,這讓她更心慌,安莉瑪腦袋裡滿滿的小劇場,幾乎無法認真上課了,把煩惱告訴大祭司後,大祭司居然覺得很可愛,說別想太多……安莉瑪也希望是這樣呀,匹蘭德太反常了!


  安莉瑪搓搓臉,都能感覺到臉頰上的熱度。


  她要趁阿芙拉還沒回去前好好打探一下!


  「老師……」安莉瑪左顧右盼,悄悄往阿芙拉的方向跑過去;阿芙拉一看到她鬼鬼祟祟的樣子,想起匹蘭德不久前才來說的事情,就忍不住嘆口氣,直奔話題:「妳是因為被匹蘭德親才跑過來找我嗎?」


  「她、她有說什麼嗎?」


  「當然有。」阿芙拉覺得很有趣,忍不住捉弄一下這位平常都不聽人話的學生:「讓我想想,匹蘭德先是一臉面有難色,看起來有煩惱。我問她怎麼了?那孩子說……」


  「說——」


  「我今天記憶不太好,需要想一下。」


  「老師喔!」安莉瑪著急的蹦蹦跳跳:「不要捉弄人家啦!匹蘭德說什麼!」


  「呵呵呵——她也沒說什麼,只問『為什麼安莉瑪都在躲我?』,看起來真像隻可憐兮兮的大型犬呢。」阿芙拉笑出來了:「妳幹嘛一直逃避人家?不過親臉頰而已,妳平常不是喜歡吃她豆腐?怎麼換她主動就嚇成這樣?」


  「老師您不懂啦!我主動是因為、因為匹蘭德知道呀,知道我喜歡她!可是匹蘭德從來沒有說過她也喜歡我,所以突然親過來就……很反常呀,匹蘭德又不是那種會在別人睡覺時偷親一下的類型,我偷親她還差不多!」


  妳可以稍微注意身分,不要說得這麼理直氣壯嗎?阿芙拉在心裡吐槽著。


  「有沒有想過是她終於開花了呢?」


  「您的意思是?」


  「就是妳一直期望的,匹蘭德終於也動心,不再是妳單方面騷擾她,她偶爾也會想主動碰觸妳。」阿芙拉一臉正經說完,又覺得哪裡不太對,似乎不該用「騷擾」?雖然匹蘭德總是一臉木訥地接受。


  搞不好是因為對象為「安莉瑪」才有這種反應。


  所以是默許的騷擾呢?還是根本沒意識到……阿芙拉懷疑自己幹嘛為此傷神。


  「所以真的不是匹蘭德突然想離開人家才這樣做嗎?」


  「為什麼妳覺得她是想離開?」阿芙拉突然無法跟上自己學生的腦迴路。


  「就是……反常嘛。」她說著說著自己也快要哭了:「老師不懂啦!」


  阿芙拉扯扯嘴角,用力捏她的肩膀一下:「我不懂什麼呢?」


  「呀呀呀呀——」


  因為阿芙拉直接捏她會痛的地方,安莉瑪終於冷靜下來;她裝可憐對阿芙拉沒用,只能淚水汪汪聽著對方長篇大論,安莉瑪才慢慢放開心從「匹蘭德是不是不要我了?」變成「所以匹蘭德是真的喜歡上人家了?」再變成「哇早知道多親幾下!她應該要匹蘭德多親一下!而且要親嘴巴才對呀!」的心裡想法。


  看著她用鼻子哼氣,阿芙拉知道安莉瑪滿血復活了。


  等安莉瑪開開心心地跑去找匹蘭德,阿芙拉就回頭問:「珊,教廷裡應該有教導……肢體接觸的書籍吧?」


  「妳是說性愛姿勢一百種?還是如何從性事中得到愉悅?」


  阿芙拉語塞了,剛剛提到的書名是什麼鬼?


  其實教廷有這類書籍不稀奇,從最普通的「認識自己」到「講解體內器官」的種類都有,原本這類型的書籍引進受到許多高階祭司的抗議,認為玷污神聖的殿堂,但是負責管理書籍的祭司則認為這是必需品,因為祭司不能有婚前性行為——那該如何定義哪些是性行為?


  與其讓年輕不懂事的祭司被騙,不如直接教育祭司們最基本的性教育跟身體界線,讓大家有一定基礎觀念才能避免悲劇——那名祭司成功說服當代的大祭司,從此以後關於性的書籍都會特別放在一區,然後不知道收藏的書籍是怎麼歪的,從一開始只講解生理結構的正經書籍,到後面教導如何性福美滿都有。


  有些進來圖書館的民眾會蹲在這區角落偷偷翻看,有些是想改善夫妻之間的性生活,有些婦人則是帶即將嫁人的女兒知道那些事,雖然不一定識字,但是有圖。所以看著誰臉紅紅出去就知道去過哪區了。


  「太刺激了嗎?不然我們直接過去看?」


  「直接過去吧。」阿芙拉就知道珊是故意說那些書名的。


  兩名祭司在這區翻找書,年輕祭司看了只覺得厲害。她們居然可以面不改色拿起來翻、然後放回去,非常仔細的尋找……其中一人是不是身為自律派的珊?身為自律派卻看這種書,是為了聖女嗎?年輕祭司們想著,難道她們疏忽「那方面」的教導,所以在補救?


  今天都在傳聖女有點心不在焉,像是受到什麼嚴重打擊?


  而且據說那位斐恩之劍的持有者靠近,聖女就會眼帶著淚花逃跑。


  難道是那個人欺負聖女嗎?可是聽說聖女跟那個人之前就認識了,關係也很好。


  祭司們滿頭問號,真的很想知道兩位祭司在書區翻找什麼……也有部分越來越欽佩珊,自律派果然不是正常人可以當的。


  「怎麼都是男女的呢?這樣要翻多久?」阿芙拉小聲抱怨著,珊快速翻閱之後合起來:「畢竟是書籍,這種編成冊的書就算教廷的風氣開氣,外面民眾也不敢把男男或女女的性事專門寫成一本。」


  「下次整理出來吧。」她下意識說著,珊微微一笑,阿芙拉這語氣就像會留在教廷一樣,但是她明明要走了,阿芙拉注意到視線看過去,有種不祥預感而向後傾:「妳又想幹嘛?」


  「嗯——仔細想想,那位應該不需要這種書籍?」珊仍是微笑,暗示安莉瑪或許早就知道女女之間的性事如何進行,因為神殿同志的比例是女女較多,聖殿那方則是男男。


  「是要給另個看的。」阿芙拉無奈地嘆氣,她不擔心匹蘭德會破戒,但是另一個不好說……之前她們睡在一起阿芙拉還能放心,是因為匹蘭德很正直、還沒有開花,安莉瑪頂多只敢吃豆腐;如今那兩個都有感覺了,匹蘭德就算依然正直,也有可能傻傻聽安莉瑪的話提前做出不允許的行為。


  「但是女性跟女性之間算是破戒嗎?」珊說出安莉瑪十之八九會勾引匹蘭德行動的話。


  「都算!」阿芙拉毫不猶豫說著;珊噗嗤一笑。


  「妳在陰陽怪氣什麼?」她怎麼感覺珊一直在笑,雖然沒有表現出來,至少語氣是這樣。


  「覺得神靈還是很自私呢,或者某部分人,佔了便宜。」珊說著:「雖然教廷開放,但是對神靈而言,異性戀的性行為才是『正常』的吧?」


  「這都是幾世紀前被拋棄的舊觀念了。」阿芙拉淡定說著,但是也在心裡慶幸她們的音量不大,如果對話讓其他年輕祭司聽到,或許會有影響……珊在教廷裡有一定的影響力,或者說只有大祭司的心腹才可以成為聖女的老師,現在的教廷是表態支持同志,所以反對的聲量小,但並非不存在。


  如果珊那句話被反對派聽到,有可能會鬧成大事,最後掀起教廷內部的改革。


  現代的大祭司已經在位太久,甚至有些厭倦了,所以不太管事,他才那麼急迫將安莉瑪接過來,就算她再怎麼任性撒嬌,只要在外人面前保持莊嚴、神聖,等一切大功告成就可以退位、養老去了。


  「妳是不是又想太多了?我們的阿芙拉就是這麼可愛。」


  「請說斐薺亞的……」雖然她比較想吐槽可愛什麼?都幾歲的人了。


  「之所以會說那句話,妳想想看吧,我們曾經做過什麼?」珊笑的很淡:「妳忘了呀?」


  阿芙拉想起來時一震,珊將一本書放到她手上。


  「這本能幫助到妳想保護的那位。」說完,她掉頭走人,留下阿芙拉睜大雙眼,遲遲說不出話。



創作回應

無殤
有番外篇的味道
2021-03-28 20:42:52
色之羊予沁
結果真的寫出來了(#
2021-03-29 12:30:27
小佑
怎麼覺得阿芙拉和珊有姬情ㄐㄧ
2021-03-28 21:17:09
色之羊予沁
( ͡° ͜ʖ ͡°)
2021-03-29 12:30:42
影樹林
我到底看了些啥……
2021-03-28 21:40:20
色之羊予沁
看到阿芙拉媽媽敗陣(??
2021-03-29 12:30:49
希布拉
我、就、覺、得!!果然他悶兩個有戲!!!
2021-03-28 22:13:12
色之羊予沁
( ͡° ͜ʖ ͡°)
2021-03-29 12:30:55
mushroom
這類"型"的書籍引進 她們兩個鐵定有番外篇!!!
2021-03-29 11:19:24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這兩個( ͡° ͜ʖ ͡°)
2021-03-29 12:31: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