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茶餐廳的心理戰

GC 休閒模式 | 2021-03-27 23:46:27 | 巴幣 14 | 人氣 461

吃飯,是難得的休閒時間。
  
對一個老饕來說是享受的時間;
對一位工人來說是休息的時間。
但是,
我作為一個不用上班的普通人,
吃一頓飯也要斤斤計較--
啊,
不是我太有錢了,
而是實在是要考慮太多東西了。
食物要吃、
服務態度要周到、
最好環境要要乾淨要乾淨企理,
不然突然飛來一隻蟑螂,
很倒胃口的。

更甚的是吃飯時段。
有些餐廳的午餐很早,
有些則很遲,
差異可大了。
一間茶餐廳的早餐直到十點半和直到十二點的分別,
單是看外面的長龍就可以區分出來。

然後我今天有點想吃茶餐廳的東西了。
說實話,
我已經一個星期沒出門口了,
疫情害我們關在屋裡上網課,
上完網課就在網上找資源自習,
反正在屋子裡付錢補習和自習根本沒差,
錢包還穩重了不少。
每一餐都在家裡吃害我的舌頭有點失靈了,
淡而無味的,
需要一些熟悉的東西激活自己的味蕾。
整天獃在電腦面前,
一雙眼一時乾旱,
一時下雨,
也不是辦法。
那麼趁機就散散心,
順便找點好的吃。

真尷尬,
對一對手錶,
十一點半,
該吃早餐還是午餐呢?
我作為一個很客家的人,
吃一頓飯也要計算該花多少,
毋容置疑,
當然是吃早餐。
但是一看有早餐吃的那家,
一條黑壓壓的就展現在面前,
糟糕了,
我趕的及嗎?
不想了,排吧。
我在龍尾滑手機,一刻過去了,竟然紋風不動。
我的手開始顫抖了,
深怕吃不了三十多元(港幣)的早餐,
要吃六十多元的午餐。
不是付不起,
但就是不甘心啊!
呆著呆著,
腳開始變木條了;
手仍然不其然托著手機,
但是卻震得更厲害了;
聲音竟然開始嗡嗡的,
但是有規律的,
那些同一節奏的聲音害我有點煩躁,
直至我在芸芸聲海中辨識到「一位,一位,一位……」的叫喊,
我才驚覺,
只有我是一位的。

有了舒服的位置坐下,
我也要選擇吃什麼。
沙嗲牛肉面是不錯的,
但是又想吃叉蛋飯,
那濃厚的香蔥汁佐以「肥燶叉」,
配上一戳即破,
流出垂涎欲滴的汁液的半熟蛋,
真是令人難而忘懷……

「先生,
早餐是沒有叉蛋飯的。
況且,
你叫東西吃就請直接叫出名字或是編號,
我們的那個是叫『黯然銷魂飯』……」

叉蛋飯就叉蛋飯,黯甚麼然銷甚麼魂飯!

所以就叫了沙茶牛肉面,
沒什麼好糾結的。

香港的早餐大多數是配炒蛋多士(吐司)的。
不用多想餐單的結果就是吃也吃得放心一點,
全心享受當前的美食,
不然有選擇困難症就挺麻煩的。
但是一聲廣播打斷了我的美好時刻--
原來有新鮮蛋撻出爐了。
嘴饞的我深知剛出爐的蛋撻是甚麼滋味:
熱騰騰的酥皮盛載著半凝固的蛋漿,
吃時要用叉子輕輕托著酥皮,
黃色的蛋漿盪來盪去,
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裡,
雖然滿嘴滾燙,
但蛋漿入口即溶,
化成蛋香,
回味無窮。

但是放置多時的就完全不是這回事:
冷冰冰的酥皮散髮著一陣油臆味,
蛋漿已經凝固了,
只剩下糖味。
那個蛋撻就已經失去了靈魂。

這個要想的可多了,
首先,
當餐廳發出廣播時,
其實是剛出爐而已,
並沒有抬到櫃面。
蛋撻的盤子仍然在廚房裡,
顧客當然不能夠叫到新鮮的蛋撻;
然後,
櫃子裡還有舊的蛋撻。
當我太早下單,
侍應一定會端出舊的蛋撻,
騰出空間予新鮮的蛋撻。
問題是,
要等多久?
等太短,
我就吃最舊的;
等太長,
新鮮的都涼了。

於是我糾結了一段時間(其實五分鐘也沒有),
但是我按捺不住,
嘴巴失守了。
當我看到端出的蛋撻,
酥皮的顏色已經褪色了,
就知道大事不妙。
一碰下去,
遭殃了,
再看看侍應剛巧抬出了一個空盤子,
啊,
真是一個大盤子,
七元就這樣不翼而飛了。

其實加一句「要一個新鮮出爐的」可能就不會發生這個問題了。
可是今日我點的菜頻頻漏單,
我也是,
隔壁也是,
侍應也過勞到厭世模式,就不勞煩他們了。

那個根本問題就是過勞、沒有歸屬感、機械式作業。
吃的滿肚子火,
回家在樓下買了三個燒餅,
店員直接向我問要不要剛出爐的,
心中的怨氣頓消不少。
天啊,
還是有良心商家的。

出來吃飯卻那麼多事,
對我來說就不是什麼壞事,
動動腦筋而已,
但是每一次出行也滿肚子氣就不太好了,
不是每個人都想在茶餐廳體驗澳牛服務的。
這家永遠不吃了,
但是我常去的只有幾家而已,
又不想「中伏」。
算,
總比吃麵包好,
營養不良;
可以出外吃也比每天都在家裡吃好,
太悶了。

封面圖:
相信懂的都知道是甚麼餐廳,
不過那間是連鎖的,
少林寺十八銅人分身,
想找出我在哪間吃都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