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6 正當防衛

奇箱 | 2021-03-27 22:53:41 | 巴幣 4 | 人氣 64


 
        「這次是名女性。」
 
        數名黑衣人站在門前,而待在一樓的女人則是倒在地上。
 
        「這樣的話就已經全數清除完畢,接下來搜索並排除與其接觸過深的關係人後,本次行動就大功告成。」
 
        其中一個像是領頭的黑衣男子,雖然心平氣和卻對著對講機說出如此嗜殺的話,那種語氣彷若是穿越過數千沙場的老兵一般。
 
        他們不是正常人,但要說是殺手,行動未免也太過招搖。
 
        以風格來說,用傭兵來形容比較貼切。
 
        「從這些痕跡看來,應該還有一到兩人在這間屋子幫助她…」
 
        「剛剛好像在三樓的地方聽到一點點東西摔到地上的聲音。至少還有一人在此處。」
 
        一聽到這種暗示,隊伍人員不發一語,直接帶著自己的東西向周圍探索。
 
        過了些許搜索時間,算算部隊已經探索完所有樓層後,領頭男子左手拿著對講機,右手拎著槍枝說:「搜索三樓的隊伍,請回答。」
 
        「剛才查了一下生活痕跡,的確有一名男性。務必要把他找出來,可能已經知道些事情了。」旁邊其中一位同伴說:「遲了幾天才找到這傢伙,也不知道接觸過幾個人了。」
 
        「總之見一個殺一個,也只能先這樣了。」領頭男子說:「請回答…三樓回答。」
 
        然而過了良久,對講機的另一邊仍然沒回應。
 
        剛才上去三樓的兩人都沒回答。
 
        對於著重紀律的小型團隊而言,並不存在著無回報這種事情,但如果真發生,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所謂的意外就是這樣發生的吧,真是的。」領頭男子咋舌:「原來樓上的並不是一般人嗎?」
 
        「但從剛剛房屋的震動來看,並沒有發生多大的騷動。」另一人插嘴說:「也沒有槍械的聲響,如果真出事的話,估計對方是用刀刃類武器…或是毒物等即死的手段。」
 
        「放毒氣的話,只會打頭陣的人陣亡,不會兩人都沒回應。」
 
        能確定的是對方用偷襲的方式得手,但能做到不出聲就對武裝完全的兩人偷襲成功,對方絕對不是單純的人物。
 
        「…準備攻堅了。讓這麼棘手的傢伙知道事情又成功離開的話,對將來的肯定會有極大影響。」
 
        己方人數還是有優勢的。就算考慮到對方奪走武裝,只要他沒有一槍打中頭頸部,基本上在場四人都有配備防彈衣及頭盔,他沒辦法傷到己方一根汗毛。
 
        「能夠從窗戶上三樓嗎?」
 
        「不…這附近是住宅區,要是被看到了反而有更多事情得善後。」
 
        「但也只能正面突破了,如果用手雷的話,撤離速度需要快一點。」
 
        餘下三人點頭,接著開始慢慢爬上樓梯。畢竟還是有將上面兩人解決掉的實績在,四個人不敢有些許大意。
 
        最前面的人用手勢比了比,示意繼續前進,其餘的人也跟進。
 
        雖然是太陽普照的日子,但在屋子內部並沒多少陽光透進來,樓梯間有著特別的昏暗視線。
 
        而在前方視線要捕捉到三樓的地板時,一個物體從上面掉下來。
 
        最前面的人從光影來判斷那並非手榴彈之類的爆裂物,退了兩步讓那球體掉到地面
 
        然而定神一看,那竟然是一個人頭。
 
        就算是待在這行已久,如此戰慄的畫面依舊讓前鋒僵直住半秒。
 
        『喀擦』
 
        這成了那個人最後看到的景象,他僅僅是為了確認物體而彎下腰與頭,然而就在他微彎下頸部的同時,他的頭部也向下受到極強的衝擊。
 
        僅一瞬間,頸部清脆的應聲斷裂,連聲帶還來不及鳴放慘叫就已魂斷。
 
        「哈啊啊…」
 
        待在正後方的第二個人看到這景象,即使備感訝異,卻也臨危不慌,對著來襲的東西就是一陣掃射。第三個人見狀也跟上攻勢射擊。
 
        然而那個人卻毫不畏懼,見火力兇猛,他迅速將第一個人的屍體拎起來抵擋槍彈,快速進入三樓其中一個房間。
 
        徹徹底底,被擺了一道。
 
        領頭男子看了一眼頭顱與屍體,皺眉地說:「這哪門子的偷襲?」
 
        「小心一點,剛剛他是用我們的頭盔當槌子,硬生生打斷頸部。」率先開槍的人說:「恐怕先前兩人都死透,他應該已經穿上我們的裝備了。」
 
        知道槍彈無用,因此才使用物理手段直接攻擊頸部嗎?領頭男子咬牙說:「從剛剛的剪影來看,對方不是多強壯的體型,衝進去把他的身體拘束住。」
 
        但是這樣真的能夠將他拘束住嗎?能夠割下他人首級來作戰,並且在一瞬間偷襲解決掉己方一…不、是三人,恐怕是個極為恐怖的奇襲專家,從剛剛實際看過的身手,那熟練度大概經過了不少實戰。
 
        先不說到底在哪訓練出此等身手,不過有這種技術的話,為何他會眼睜睜讓樓下的女子被殺掉?
 
        難道這也有什麼意思在裡面嗎?
 
        看著同伴蹲低身姿,靠近剛剛男人進入的門前,並拿出手榴彈。
 
        領頭男子突然覺得這理所當然的處理並不高明。
 
        「等一下,先回來。」
 
        然而這卻慢了一步,突然間,對面的門打開,一瞬間,拿著手榴彈的人被強硬推上牆。
 
        「混帳!」
 
        面對樓梯間舉槍的人,襲擊的黑影另一手將兩件防彈衣拋下樓梯後。接著動作行雲流水,用膝蓋撞向手持手雷的人的喉嚨。
 
        那一瞬間,喉嚨的衝擊立刻使對象無法動彈,僅是如此就令襲擊者有機會致他死命。他將奪來的手槍放到頭盔下方縫隙,乾乾脆脆的開了兩槍。
 
        出任何人的意料之外,對方用過於霸道的方式強行槍殺掉對手,而這過程甚至不到十五秒的時間。算上前一個受害者的話,連一分鐘都還沒經過。
 
        那人連看也沒看樓下兩人一眼,直接把帶著血沫的屍體丟下樓梯,無言的再度隱身於房間中。
 
        這一切又被領頭男子看在眼裡。
 
        「就算是我…被一個人玩弄成這樣還是很火大啊。」
 
        必須承認,對方充分運用已有的材料以及地形的便利,並將之優勢發揮到最大,估計兩個房間是由陽台相互連結的,讓自己以為能甕中捉鱉,卻反而中了計謀。
 
        原先團隊,明明有六個人沒錯吧。
 
        「…你先回去好了。」指揮的人笑說:「讓我好好解決掉他。」
 
        「但是,兩個人…」
 
        「你也看到了吧,他採一擊即退的攻擊,這種殺手手法和我們熟知的軍隊式訓練大相逕庭,加上他現在有衣物防護,人數在這狹窄空間根本沒意義。」指揮的人說:「你現在回去一樓,聯絡上司才是上策,我會看情況撤退的。」
 
        「是。」
 
        另一人點頭,兩人分別往三樓及一樓前進。
 
        領頭男子捨棄槍枝,改換較小的佩槍,直接進入第一個房間。
 
        馬上就是一股血腥味飄來。
 
裡面的三具屍體,其中不少四肢不全的地方,那人連看都不想看,顯然是女性的房間中噴一堆番茄醬,場景已經不是用驚悚能夠形容了。
 
        而在陽台邊站著的,雖然戴著頭盔,正是那名男子。
 
        似乎要等對方來到這裡般,從頭盔間還能看到他露出的一彎白牙。
 
        只要進入肉搏戰,領頭男子就有勝算。他另一手拔出小刀,慢慢接近著那男人,不敢有輕舉妄動,盤算在取得足夠近的距離後直接抹殺他。
 
        就算是多麼高明的奇襲專家,只要一現身的話能選擇的攻擊手法也會銳減。不少暗殺專家之所以是暗殺專家,正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訓練來應對正面而來的敵人。
 
        然而,那男人還是行動了。
 
        「什…」
 
        本來以為會衝向自己,然而那男人卻直接翻過陽台牆壁。
 
        他竟然選擇跳樓。
 
        走頭無路選擇自戕嗎?領頭男子本以為這是窮鼠最後的掙扎,然而聽到一陣鐵皮的聲音後,他的心涼了半截。
 
        對方居然是利用停在樓下,六人的車子當作緩衝踏板。
 
        竟然不怕在住宅區被目擊的風險而用這招,領頭男子萬萬沒想到到這時候對方依舊不打算正面衝突。
 
        但是那個跳樓動作顯然不是為了逃跑而做,領頭男子是知道的,這種殺手性格的人一旦被抓到丁點情報,為了自身安全是不會放過目標。
 
        「…糟糕了!」
 
        在一樓還有最後一名部下。
 
        一想到這,指揮人立刻掉頭跑向一樓,然而當他一瞥通往一樓的樓梯,那名部下已然身姿扭曲,血淋淋躺在那裏。
 
        「就算是剛睡醒的滿狀態,一次對付有防具的六個人,果然還是有些吃力。」
 
        俐落終結五人性命的男人,終於發出聲音。
 
        「不過想法還是太天真了。終究只有操練經驗的小軍隊,要解決還是沒什麼困難呢。」
 
        天真…是在說我們嗎?領頭男子咬牙,雖然是殺手與小部隊的對決,但結果就是一切,這聲批評必須吃下去。
 
        「喔對了,我知道你在二樓那裏,雖然不知道具體位置就是了。」聲音從對講機冒出來:「我可不想將領頭羊殺掉,如果你能下來和我談一談的話,保證不傷你一分汗毛。」
 
        還真諷刺,從六人到現在只剩自己一人不說,竟還反被逼迫。
 
        「你到底是誰?看你的身手並不像是一般人,現在年輕一輩中還有這樣的殺手意識及智謀可不尋常。」
 
        「你似乎搞錯什麼,現在能予取予求的是我。」那男人緩緩走上樓梯:「在你說這些話的時候,你同時也折損著我對你的耐心,就像新鮮的魚肉慢慢喪失作為食材的價值那樣。」
 
        簡直是惡魔般的思考,單方面壓迫而且不給予任何妥協空間。
 
        「你殺掉了我的部下,我大概也打不贏你,但是也不代表我願意就這樣束手就範。」
 
        「你應該也清楚,這裡可是有五具屍體。沒有甚麼東西是比屍體誠實的了。」男人冷笑說:「你想要一個人逃掉我是沒意見,畢竟以保命為優先也是一個聰明的選擇,只是你這樣做的話,這五個人一被調查,不管查的人是我還是警方,你們於世間下的隱密行動也會曝光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