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與最後的本命巧克力

| 2021-03-26 22:41:50 | 巴幣 0 | 人氣 117

<最初與最後的本命巧克力>

「呃、鶴、鶴丸?」
努力壓下直竄腦部熱氣的女孩結結巴巴地詢問著面前笑得異常燦爛,卻又帶點寒意的青年,慌亂無措的圓眼對上灰暗未明的金眼,女孩只得拼命將背脊往牆上黏,試圖拉開與鶴丸的距離。
不想一雙金眼反倒染上點點血紅色,鶴丸扯開嘴角,語調輕快地揭開來意。
「本命巧克力呢?送人了?誰?陸奧守?不動?藥研?不,我、猜…………?」精緻無瑕的俊顏寸寸逼近雙耳通紅的小臉,鼻尖貼鼻尖,倒映在紅眼的是女孩無法藏住的紅臉,紅眼詫異的倏地褪了顏色。
「妳……
被彼此鼻息間的距離燒得腦袋結成糨糊的女孩,反射動作地脫口而出。
「我剛剛打算自己吃掉因為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收不過我覺得拒絕的機率是百分百還是會被用四兩撥千金的方式拒絕因為你其實是溫柔的好人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喜歡你!!!」
憋著一口氣將自己辛辛苦苦遮掩這麼久的實話全部暴露出來,女孩兩肩一塌,四肢癱軟。
「誒!易蒔!!!」
及時接住女孩的鶴丸順勢將人摟進懷中,有點消化不良地眨了眨眼,低頭看著那顆失語放空的腦袋,再眨了眨眼。
雖然小姑娘因為被急到,所以講的中文,但是自己,不是聽不懂啊……
「哇、哇!」
突然被一舉抱高的易蒔緊緊抓住鶴丸的雙肩,在對上一雙金燦燦的笑眼時,抓住雙肩的小手一點點攢緊,內心畫上吶喊名作。
她她她她她她她剛剛是用中文吧?是中文吧?不帶標點符號的中文吧?男神應該聽不懂吧?應該吧?男神的中文應該沒那麼好吧?應該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然而某人似乎忘記自己一向是幸運E的事實。
「所以,我的巧克力呢?」某鳥翻掌一伸,咧齒笑得輕快又寫意。
「!!!!!!!!!」
「嗯?」
湊近滿臉震驚的易蒔,已經有底的鶴丸美目星星點點,徐徐誘哄著,自己渴望的答案。
「我百分之百接受的喔,我的本命巧克力,不給我嗎?」
易蒔咬了咬下唇,「你、你、你願意接受嗎?」放慢語速地再次詢問,「是本命巧克力喔,接受的意思,接受意思是、是、是你也喜、喜、喜歡,呃,喜歡……喜歡……
深吸口氣,決定破罐子破摔,女孩目光清亮的迎上清澈透亮的金眼。
「接受本命的意思是表示鶴丸你也喜歡我,戀愛的喜歡,戀人的喜歡,之後會結婚的喜歡的意思!!!!!!」越講越實在是承受不了恥力,最後一句是蒙眼喊出來的易蒔,閉嘴等待對面的審判。
只是等來的不是審判,而是某鳥錯愕愣住的紅臉。
一掌摀住半張紅臉,鶴丸喃喃道,「這還真是,嚇到我了呢。」
真真是沒想到會被求婚,真的是……
鶴丸將易蒔慢慢地放下地板,扶著纖細的腰際確保人可以站穩後,握住某隻鴕鳥遮住臉的雙手,在確認那雙手沒放入力道,輕輕地挪開那雙手,露出女孩仍舊紅豔的小臉。
「易蒔。」
「唔。」
鶴丸好笑地刮了一記易蒔的鼻尖,「妳不給我本命巧克力,我要怎麼說好?」
「咦?」
易蒔猛然抬頭,「誒?誒誒誒?」腦門驟然吃下爆栗,「痛!」
一面輕揉方才自己敲下位置,一面再度攤掌示意,「那,我的本命巧克力呢?」
「喔、喔,我放在房間的小冰箱裡。」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易蒔握上那張揚的大掌,權當那盒被自己冰在冷凍,被自己小心珍藏起來的心意。
鶴丸將攤開的五指漸漸收攏起來,五指與五指,交錯,收住,扣上。
十指鎖緊。
「鶴、鶴丸?」抬頭又低頭,上看看下看看,易蒔動了動手,在發現鶴丸沒有放開的意思後,滿眼蚊香眼。
「是戀愛的喜歡,是戀人的喜歡,是會結婚的喜歡,」
鶴丸拉住易蒔的手,輕輕地落下一吻。「這顆本命,我接受了。」
「!!!!!!!!!!」
「易蒔。」
鶴丸頓了頓聲,一字一句,珍重,且珍惜。
對於女孩這份仔仔細細收藏起來的心意。
「我喜歡妳。」
「可是、」你不是喜歡『她』?女孩茫然無所的眼神,刺得鶴丸牢牢握緊女孩那隻想鬆開的手。
「沒有可是。」他立即打斷,他很清楚自己在那條時間線上,對『她』,對那位曾經的『她』,僅僅停留在敬佩與欣賞,無關愛情抑或戀慕。
也許,未來有這麼一個可能的結果,但也不是『現在這個他』會擁有的。
現在的時間線,現在的他,和眼前的她。
就是一切。
易蒔鬆開的動作頓了頓,徬徨的圓眼一抬,望進那雙筆直堅定的金眼,喉頭發澀。
她配嗎?她可以嗎?她……
「我沒有、」她這麼厲害,可以保護你們,可以,護住你們的一切。
「妳有。」鶴丸再度打斷,不給易蒔縮進殼裡的時間,不讓她,再度單獨自己一個人縮在殼裡。
那一次,她死死跩住自己,往上爬,往外撞,曾幾何時,自己腳下還有路可以跑。
那條鮮明的,可以看見的路。
這一次,換他來將她的路,鋪滿一地明燈吧!
きみの行く先を、白く照らすさ。
「妳會成長,妳還可以成長,不用像她,妳也不是她,我們可以保護自己,我們會彼此保護自己,我們一起。」
我們一起保護彼此,一起保護現在,一起,為現在這條時間線上的自己努力。
他不會說,她未來會和『她』一樣,無懈可擊,無雙風華,確實,如果沒有那個如果,他們在『她』的保護下,一定很好、很好。
可惜,有『如果』。
慶幸,有『如果』。
現在的他,很感謝有這麼個如果。
為這條時間線上一起努力到現在的妳我。
點點滴滴,易蒔眨掉滿眼的煙雨,鼓氣回握上去。
「說好、說好要一起努力的,那假設,假設我偷懶了,想放棄了,你、你可不可以等我再站起來?」
不是所有坎都需要拉拔,不是所有坎都需要躍跳,她需要的,僅僅是等一等,等自己,為了彼此能夠再牽著手,努力一把。
鶴丸一個挑眉,再度將女孩抱舉起來,唇角勾抹痞氣,「不不,單純等待可就太無聊了啊,到時候,我會在妳的四面八方各種驚嚇,讓妳不得不站起來努力。」
想到極化後也跟著升級的驚嚇度,女孩抖了抖,「我、我努力!」
為了不要有飛天小強攻擊,為了白色白洞的明天!
看著握拳給自己打氣的女孩,鶴丸笑了笑,低頭輕輕抵在易蒔的胸懷,掩下神色。
「可不要讓我等太久吶,鶴太寂寞,會死的啊。」
「什麼?鶴你剛剛說什麼?不是,不對,鶴鶴鶴鶴鶴鶴鶴、鶴,你的、你的、你的頭,你的頭,你的頭啦!!!!!!!」反應沒過來的易蒔在反應歪掉後,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知道該拿胸口那顆頭怎麼辦,最後只好雙手遮臉,當眼前鳥類的鄰居。
鴕鳥。

嗚嗚,自己今天穿的是運動型內衣,做不到波濤洶湧,臣妾做不到啊啊啊啊啊!
收回神的鶴丸甫一抬頭,見狀,有些發噱。
「易、」這小姑娘又想些什麼奇奇怪怪的?
「叩叩。」
「阿一,妳在吧?祕寶之裡的隊伍到底定下了沒,老頭子可是、要……
隨聲響即擅自開門而入的太白,打的呵欠到一半,驀地瞠大眼,瞪向裡面的兩人。
「你們……
瞇起的黑眼,淡定的金眼,四目相交之際,金眼的主人勾起嘴角。
「喲,狐狸。」鶴丸笑得是十分地愜意。
這邊的蚊香眼慌亂的看來看去,又拍了拍鶴丸的肩膀,試圖想解釋。
「不是,啊不,是這樣沒錯,不對,那個太白,等等,鶴你先放我下來。」
「不。」那頭的黑眼主人抬掌阻止,長長一吐氣,「保持那樣,就那樣。」小人得志的下一句是什麼來著?
太白深吸口氣,瞅住已洞悉自己意圖,便抱著人往窗口疾馳的白色身影,咬牙切齒地嚷開嗓門。
「鶴丸拿到阿一的本命巧克力了!!!!!!!!!」
「碰!」
「框!」
此起彼落的碎裂聲,隨之而來的,是一道道劃開本丸熱鬧一天的嘈雜聲。
「誰!!!!!」
「什麼!!!!」
「鶴永!!!!!!!壓切!!!!!!!」
「鶴桑,今晚的晚餐是紅豆飯!!!!!!」
「!!!!!!!」
「哈哈哈,鶴丸殿,今晚請務必和爺爺來喝茶夜談會兒。」

這廂上跳下竄的一人,與一鳥。
「鶴。」易蒔疑惑的開口。
「怎麼了?」
「我好像還沒把本命巧克力給你、耶?」歪頭,易蒔誠心誠意表達不解,「所以我們為什麼要跑路?」人還在冷凍庫好好待著呢。
像是想起什麼的啊地一聲,抓了抓手心裡的外衣,易蒔再補充。「是、是巧克力的本體還沒給你,我是喜歡鶴的,嗯,最喜歡了。」
飛躍的步伐突地踩空,「啊。」
「啊。」

Fin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