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北境冒險之後]07 - 酒廠的變化

銀狼 | 2021-03-26 19:32:34 | 巴幣 8 | 人氣 64



北境冒險之後
【07】酒廠的改變



  「從結論來說,配方外洩的源頭,該是其中一名幽能士兵。」

  歌李亞將已有的調查成果與我分享,他的調查方向很明確地想要抓住將配方外洩的人,藉此找到指控敵對酒廠的證據。

  幽能酒是將幽能與酒結合的而成的產物,釀造過程中的關鍵是操作幽能,所以所有參與到幽能酒製作中,約三十餘名退休的幽能士兵們都是嫌疑犯。

  在我閱讀士兵們的個人檔案時,問歌李亞:「我印象中,所有士兵都很服從肯特先生嘎,在當中真的會有背叛者嗎?」

  歌李亞聳了聳肩:「戰爭過去一年多,士兵身分都是過去式了,何況肯特那混蛋不在,誓言啥的早就是要破壞就破壞、名存實亡的東西了。東方就有句話說得很對:人久變人心。」

  「人久變人心……嘎。」

  我看著名冊,當中有大半以上都是我曾見過,甚至一同作戰過的士兵,卻竟然不得不懷疑他們。我不清楚將配方外洩出去會有什麼好處,但……

  「……我會想去相信,那是逼不得已的背叛。」我說。

  歌李亞聽後一愣,接著苦笑:「你一如以往地天真呢,狼仔。不過,我也希望是這樣,別逼我要親手把過去的戰友給斬了。」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工人們也該調查一下,這也很麻煩欸。」

  此時,我擺著尾巴,對歌李亞說:「嘎,我有個好主意,可以一舉幾得阿!」

  「哦?」歌李亞挑眉。





  酒廠每天工作前都有晨會,而今天的晨會有點不太一樣。

  「咦?新來的?」站在我前面,目測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類,充滿朝氣地對我微笑道。

  「喔,嘎,是的,我叫卡洛特,多多關照嘎!」

  我此時身穿著酒廠的工人制服,將帽子邊緣拉起,對初次見面的工人露齒而笑。

  「很有活力的小伙子嘛~重活都靠你了,看好你哦!」

  這是我所選擇的方式:假裝是新的員工加入酒廠,在內部調查案件,同時視察和了解酒廠的運作,對於想要重新打理酒廠的我來說是一石二鳥。這方法之所以可行,是因為在酒廠裡認識我的,是從以前就留下來的士兵們,其他人都是在我去諾爾斯之後才雇的人。東方的戲劇也曾有演過,古代的皇帝會微服出巡去視察市集的呢。

  歌李亞事先替我轉告過士兵們要互相裝作不認識,當我向他們報到時,他們要麼露出「還真來了啊」的表情,要麼努力地忍笑。

  我對主管級別的前士兵,故意扯高嗓音說:「新人卡洛特前來報到!」

  他的反應差點把我逗樂:「哦……哦……嘛,你好阿新人?你看起來擅長……搬東西。行,去倉庫把空酒桶搬過來。喔我的天,這演哪齣。」



  如前所述,酒廠在我離開阿斯嘉特的這段時間,變化之大讓我難以置信。

  首先是酒廠的面積變大了,這是為了配合變得愈來愈多的業務需求,歌李亞說現在酒廠的需求產量是每天一萬升,換算後即是每天約六十桶,或是約一萬四千瓶,以每人每次會喝半瓶來算,一天大約會有快三萬人在喝幽能酒。儘管我不確定這放在阿斯嘉特城裡是怎樣的成績,但歌李亞向來嚴格,聽他的口吻就知道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隨著需求量上昇,酒廠就逐漸增添新的設備,其中最主要是引入了西南方的魔導技術,使注入幽能的效率大幅提升,其次是引入了機械,讓生產線更自動化,使得酒廠整體的產量以倍數提升。

  此外,也雇用了更多員工。如今,整家廠共有約一百二十名員工,其中三十名是前幽能士兵、六十名工人及技術人員,剩下的是行政、運輸和保安。在眾多員工中,有兩名……不,是兩台最引人注目的魔導人偶,外型討喜,是個圓滾滾的大力士,被用於搬運重物上,有一定智能,大家都叫它們「小肥」和「小胖」。

  身為工人,一天的工作是從清晨開始,直到完成當天所屬小隊被要求的產量為止。每小隊都由兩名士兵加上四個工人共同工作,偶爾每隊之間會交換工作。幽能酒的製作過程,與製作葡萄酒的過程大同小異。

  第一項工作是篩選材料,將材料中的次品挑出。第二項是將材料放進大型掏碎機中,將北方的寒地山莓,以八分機械、兩分人力來掏碎,加入精選的酵母,接著放進發酵屋裡,讓它發酵兩天。第三項工作是檢查已經發酵好的酒,裝進北方寒地的橡木樹大木桶裡,存放進倉庫裡,放置熟食最少一週。第四項是搬運成品,讓車隊將它們送出。最後一項是清洗木桶,將它們重用。

  製酒的過程十分平凡、變數不多,只要有足夠技術的話,手握材料和配方,而將之複製是確實可行的。使幽能酒與別不同的是,士兵會在各個階段不斷將幽能滲進酒裡,令它發生質變。因為這個理由,加上士兵們可以信賴,管理要添加的材料量、種類、時機、次序等,也一併由士兵們負責,而其他一般的工人就負責監控溫度、濕度、材料品質、裝瓶、包裝等比較瑣碎的工作,因此歌李亞才會認為外洩配方的凶手在士兵當中──只有士兵才對材料的事暸如指掌。

  我也找了個機會,接觸了其他部門。行政部是約八人的小部門,一半男的一半女的,由波絲和歌李亞一同管理,財務、文書、法律、商談等,均是由行政部負責的。在辦公室裡,大家都坐在南方電腦前,對著螢幕敲打著我看不懂的、名為英文的南方文字,完成工作後會捧著熱咖啡,男的互相在聊股票的走勢、女朋友亂發脾氣等,女的會圍在一起聊下班之後去哪裡購物、看電影,或是週末去哪裡美容等。無論如何,行政部是一個我不懂的世界呢。

  運輸部是約十五人的部門,由士兵管理,日常工作就是開著汽車,將酒送往阿斯嘉特城內外各處,由半獸人、獸人和大漢組成,是個充滿男人臭,外加有點大男孩氣氛的部門,也是我最喜歡的部門。他們每人都有段故事,按他們的說法,是被歌李亞和士兵們撿回來後,才開始這一份工作,視酒廠是他們第二個家。

  保安部是由歌李亞、士兵和運輸部兼職的,沒什麼特別理由,就只是他們本身都有足夠有餘的戰鬥力去防範入侵者了。他們會在酒廠內巡邏、檢查是否有入侵者的痕跡、檢查魔導保安系統是否正常等等,對視酒廠為家的他們而言,是一個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隱藏身分在酒廠工作後,很快過去一星期了,這種扮演我還是挺樂在其中的,我也挺快就跟工人們認識起來。而且,也許也有些事情,得親身嘗試和接觸過,才會明白工人們的想法。讓工人們特別苦惱的是機械失靈的時候,偶爾就會出現小插曲,不過這些機械的老毛病,倒也成為重覆單調的日常工作的趣味。

  除了偶爾看見工人偷懶,被歌李亞或士兵教訓的場景外,就沒有沒發生什麼亂子。對士兵們的貼身調查,遺憾的是沒有找到任何決定性的線索,無論要證明對方有或沒有洩露釀酒配方都辦不到,調查一下子就走進了死胡同。

  我在歌李亞的房間報告一週間的調查,歌李亞在這一週內也關注著一切,與我一樣感到束手無策,相當焦躁:「再怎麼說,我都曾經領著這班男人幾年的時間,直覺告訴我,搞不好是有個蠢材將配方給說了出去,而不自覺自己做了怎樣的好事!老子受夠了!」

  我也點點頭:「唔,我也覺得他們沒有惡意……」

  此時,一名士兵敲了敲房門:「喲,狼仔、頭頭,下班啦!一起去吃飯喝酒啊!不能不來哦,大伙都好久沒跟狼仔聊天啦!」

  看來是盛情難卻,我看了眼黑著臉的歌李亞,他似乎是沒吃飯的心情了。我聳了聳肩,答:「嗯,我去嘎,不過歌李亞先生有事要忙,他應該是不去了。」




  今晚,士兵們加上運輸部的人,一行約四十人,直接把一家居酒屋──東方對酒館的稱呼──給包場了。從以前開始,這種宴會隔一兩個月就會來上一次,居酒屋的老闆以前也是大丹的將士,跟這群士兵志氣相投,大伙兒一起吃喝玩鬧,唱起北方的軍歌、唱起有些年代的失戀曲、大談著男人間的黃色話題,儘管我大多都搭不上嘴,但聽著他們聊還是挺有趣的。

  我當晚直接灌了三大瓶高梁,一洗過去一杯就醉就污名,嚇得士兵們驚呼連連:「狼仔你變得很能喝了耶!去諾爾斯幹過啥了啊!」

  「哼嘎,當然,在諾爾斯只有酒能喝啊,當然喝不少也鍛練不少了。」

  我稍微誇大地說,在半醺下,左右望張:「我說,人數不對嘎,有幾個沒來阿?」

  「哦?嘛,是有幾個不在啊,不過是臨時有事來不了,除了威利那渾小子!」

  「威利?」我轉動著有些遲鈍的腦筋:「嘎……又矮又醜的那個。」

  「嘻嘻?說得不錯!又矮又醜!那渾小子,有異性沒人性啦,三兩天就跑去阿芙蘿黛蒂街!」

  我抖了抖狼耳:「阿芙……什麼街?」

  「阿芙蘿黛蒂街啊?喂狼仔,甭裝純情吧,大家都是男人,嫂子又不在,你最好是不知道這街!」

  接著,士兵看見我那困惑表情,頓了一下:「……喂喂,真的假的,你是真的不知道哦?」

  「什麼什麼?狼仔沒去過?」
  「大新聞耶!不行吧,是有多單純啊!」
  「喂大伙,組隊啦!今晚就是讓狼仔成長當狼王的日子啦!」

  我還沒回過神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家轉眼間就開始了決定命運的剪刀石頭布,在一陣哀號聲之後,出現了四位勝利者,剩下的人湊起了錢,而我就被這四人拉去位於城內娛樂區的阿芙蘿黛蒂街。

  我也很快後悔跟著這群男人來到這裡。

(3792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