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第十七章

夜風196 | 2021-03-26 11:00:02 | 巴幣 62 | 人氣 147

連載中神秘動物事件簿 案例一
資料夾簡介
帶著神秘動物的神秘部門的神秘組員追尋神秘動物的調查紀錄?


  《聖母峰・基地營》
  聖母峰南側基地營一片狼籍,但在神秘動物部門的全員努力之下,把所有的殘存者通通集中到高旭傑搭建的簡易營帳中,在凱瑪・加西亞的統計下,還活著的只有七十二個人,其中不乏不知道能不能撐過這個晚上的重傷者。
  特拉密丹・薩卡洛夫利用衛星電話把這裡發生的事通報給總部,然而位在世界上最險惡的環境之一中,隨著太陽早已沒入地平線之下,氣溫驟降數十度來到了零下,刮起了強勁的山風跟降下了大雪,惡劣的天氣以及低能見度使得直升機不管怎樣都沒有辦法即刻抵達。
  高旭傑搭的臨時營帳大約才五坪左右,法比歐・雷哈德搬來了還能夠躺的各式輕便床,最多只躺進了三十個人,剩下的人都在另外一個營帳中。
  僅存的電暖器也只夠維持一個營帳的溫度,重傷患都被他們放在有電暖器的營帳內,蕾拉・桑特雷德跟凱瑪兩個人正在幫那些人做緊急的簡易手術。
  「你們這裡如何?」特拉密丹掀開了營帳的一角,營帳鐵柱橫梁上只掛了一盞燈,隨著吹進來的風搖晃。
  「溫度暫時沒什麼問題。」高旭傑手中抱著一大疊的鋁箔救生毯,一件一件的披在這些受傷比較沒這麼嚴重的人身上,「但我覺得傷患的精神受了不少傷害。」
  他看了看那些眼神幾乎渙散的人,那些人或許有考慮到因為山難而死,卻怎麼也沒料到會遭遇這麼恐怖的攻擊。
  「等到再晚一點,我們會讓影獸現身,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法比歐分配著搜集來的營養棒給倖存者們,「但這也代表我們暫時無法離開這裡。」
        影獸與宿主並不能分離太遠⋯⋯高旭傑知道這個道理,大部分的影獸只要離宿主超過五百公尺,就會消失在現世回影子之中。
  「牠們現在停在巴魯特斯峰附近⋯⋯已經好幾個小時沒有動了。」高旭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檢視一下手機上的信號,「可能也在休息就是了。」
  「沒關係,等到總部他們的人過來之後,這裡就給他們接手。」特拉密丹緊皺著眉頭,營帳中人很多,但卻一點聲音都沒有,沒有哭鬧沒有抱怨也沒有歇斯底里的大叫,大家都還在被恐懼的低壓籠罩著。
  「這些看過的人該怎麼辦?」高旭傑小聲的問,「不管是雪人還是影獸都被他們看光了。」
  「你不知道組織會怎麼處理嗎?」特拉密丹問。
  「⋯⋯也不是,就只是隨便問問而已。」高旭傑眨眨眼說。
  特拉密丹狐疑的看著他,高旭傑趕在他說話之前開口:「我去看看加西亞小姐她們需不需要幫忙。」他快步的走出了營帳。
  「嘿!老爹,快來幫忙啊。」法比歐正幫一個手抖到連燕麥棒的包裝紙都撕不開的中年男子撕開他的晚餐。
  「就來了。」特拉密丹應聲道。
  高旭傑離開營帳之後又瞄了一眼後方,特拉密丹已經開始幫忙法比歐安撫那些深陷恐懼中的人們。他呼出一口氣,營帳外面已經全黑了,基地營唯一的亮光就是從兩個營帳中傳出來的。
  高旭傑進入了有電暖器的營帳,蕾拉跟凱瑪還在忙碌著處理傷患,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躺在上下舖或是行軍床上,不是終於睡著了就是還在昏迷中。
  「需要我幫什麼嗎?」高旭傑輕聲問。
  「幫我把紗布跟手術刀拿過來。」蕾拉的眼睛完全沒有從患者的身上離開,那個躺在床墊上的年輕雪巴男孩,左手臂上有一個恐怖的巨大深青色腫塊,是有大量的血淤積在裡面所造成的,如果不放血有可能會導致截肢的後果。
  「我知道了。」高旭傑看著男孩那蓋在下半身的白布,那應該要有左腿的凹陷處,他二話不說馬上行動。
  當一切都塵埃落定,該止血的止好血、該吸氧氣的吸氧氣,時間已經來到晚上十一點左右。
  「隔壁沒有什麼大問題喔。」高旭傑探望過隔壁的營帳之後回來回報,法比歐的巨型短面熊跟特拉密丹的阿根廷巨鷹都從影子中出來,包圍著那些輕傷患以維持他們的體溫。
  「我這裡還有些罐頭。」高旭傑把剛剛法比歐給他的罐頭交給了蕾拉跟凱瑪,雖然這裡還有許多廚具,但新鮮食材幾乎都被壓爛。
  她們兩個身上沾滿了別人的血,這個營帳中的人幾乎都陷入睡眠中,他們的傷在這種冰凍的世界中,對於疼痛感會比較遲緩,至少可以享受片刻的安寧,高旭傑只能為此幫他們慶幸著。
  「坐下來。」蕾拉無視了高旭傑遞出的食物,拉著他的手坐到了自己的對面。
  她的手一一摸過了高旭傑的臉、脖子、胸膛、肋骨、大腿跟小腿,最後鐵灰色的雙瞳重新對上了他的眼睛。
  「除了皮肉傷之外,似乎骨頭跟內臟都沒有受傷。」蕾拉檢查完之後說,然後開始在高旭傑被刮的亂七八糟的傷口上消毒並貼上貼布。
  「不用擔心我。」高旭傑聳聳肩,這對他來說連傷都算不上,「妳該去休息了。」另一邊坐在行軍椅上的凱瑪手拿著半開的罐頭陷入了熟睡中。
  但蕾拉只是專注在把高旭傑的綻開傷口拉緊貼合,沒有管他的建議。
  「妳不是動物學家嗎?連醫療都會喔?」他終於忍不住詢問。
  「我也是一個獸醫,雖然沒有醫人那麼專業,但人跟動物還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蕾拉隨口回答道。
  「神秘動物都是這麼凶暴的嗎?」高旭傑又問。
  蕾拉的動作頓了一下,她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情緒讓高旭傑很難判讀出來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但上次遇到的也是這樣就是了。」蕾拉沈靜的說。
  「妳們之前遇到的到底是?」
  「⋯⋯海獺人。」她小聲地說。
  海獺人。高旭傑的心臟咚的一聲沉到了胸腔的最底部。
  「一般人很少會知道海獺人的案例⋯⋯你好像不怎麼驚訝。」蕾拉目不轉睛的觀察高旭傑的反應。
  「⋯⋯不,我很驚訝的。」高旭傑正色道:「但我長久的訓練是教我不能把感情表露在臉上。」
  蕾拉微微皺了眉頭,突然使勁彈了一下高旭傑滿是傷口的臉。
  「嗚!」突如其來的刺痛讓高旭傑齜起了牙。
  「呵呵呵呵,你剛剛說的話確實挺幽默的。」她笑了起來。
  這是幽默嗎?高旭傑輕撫著臉歪著頭想,跟我所知道的幽默不太一樣⋯⋯
  「睡吧,穴獅會看著的。」蕾拉拿起鋁箔毯包住自己靠在了穴獅的肚子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高旭傑把凱瑪拿在手上差點傾倒的罐頭放回桌上,並幫她拉好毯子之後,自己才靠著物資箱入睡。
  才剛露出魚肚白的陽光,儘管天象沒有好到哪裡去,但十台大型直升機已經降落在基地營內,螺旋槳發出的巨大噪音是寧靜的高山唯一的聲響,直升機的駕駛都沒有停機,直接從機上跳下來的急救人員扛著折疊式擔架,以最快的速度把最危急的傷患帶上直升機,他們會馬上撤離基地營把人救下山,而下一架在空中盤旋的直升機會直接降落遞補上。
  「這裡就交給我跟凱瑪,你們三個去追尋雪人。」特拉密丹明快的下著指示,從其中一架直升機下來、身型比一般人還要高大壯碩,是軍人的體型,同時也是某種影獸的宿主正快步的朝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高旭傑由此得知,這些看似救難人員的人們全都是影獸組織派來的人,這裡發生的事會全部受到控管,至於要怎麼掩蓋這起事件,也可想而知。
  「好,走了,法比歐、新人。」蕾拉跳上從昨天晚上就沒回過影子裡的穴獅背上催促著兩個同事。
  「知道了⋯⋯」法比歐跟高旭傑說:「你跟我一起坐吧。」巨型短面熊寬闊的背上要坐三個大男人也沒有問題
  高旭傑確認過手機裡的訊號,雪人的發信機顯示還是在同一個地方,也就是巴魯特斯峰上,但這個發信器也就只是標示出位置而已,在哪個高度還是得靠自己尋找。
  「不過,從昨天晚上開始,那個信號就都沒有動過⋯⋯應該不會死了吧?」高旭傑不知道實際的情況,但他的內心卻有種懸著一顆心放不下的感覺。


今天又要化身為獵人了!!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好奇海獭人的設定!
2021-03-26 16:23:07
夜風196
海獺人是阿拉斯加的一種傳說,海獺人會吸收人的靈魂或吃人,然後假裝成被害者去接近被害者的親朋好友,然後捕食
2021-03-26 17:28:46
蒼天落葉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遇到魚人,哇嘎嘎嘎!!!
2021-03-26 19:46:58
夜風196
水中的神秘動物很多,我還在猶豫要選哪個當案例,人魚確實也不錯選
2021-03-26 20:45:54
二日夾
信號都沒動過......說不定發信器早就被雪人發現???
2021-05-23 14:21:59
夜風196
其實是⋯⋯下章揭曉哈哈哈~
2021-05-23 15:35:22
Reineke
旭傑到底有沒有做過wet work啊?另外他先前有跟海獺人交手過嗎?
2021-06-20 23:34:54
夜風196
關於海獺人這個傳說沒有,但他們搜尋的過程有~

沒有交手過喔
2021-06-21 00:08: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