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臺灣妖怪短篇—瑯嬌靈貓

Walker沃克 | 2021-03-26 02:12:11 | 巴幣 1012 | 人氣 66


  大學時候真的會結交到許多不同的朋友,大家都說,每個人一定都有一個原住民朋友,如果沒有,那可能還沒認識,我也是直到大學才認識到我的第一個原住民朋友,這裡我們暫時叫他大鳥,因為他說他的偶像是NBA傳奇“大鳥”Larry bird。

  大鳥跟我同屆,我們是打球認識的,他很愛打籃球,如果他不是在打球,就是在打球的路上,理所當然的,他加入了系上的籃球隊,而且大一就當上了先發,值得一提的是,大鳥長的很帥,帥到我都懷疑這種人跟我怎麼會是朋友,立體的五官,古銅色的肌膚,每當他進球的時候都有場邊的女生為他尖叫,不僅得了分數,還對對手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大鳥是個不折不扣的原住民,從小在山上長大,會講自己的母語,曾經看著樹上的松鼠低聲說道好像很好吃之類的,但是他講話不會接的啦,讓我很是失望,他是個好人,有時我跟他開原住民玩笑,像是一分耕耘,一點三五分收穫這類的笑話,他也不會生氣,只會笑笑的虧我說就是講這種笑話才交不到女朋友,讓我不禁想到底哪邊的笑話造成的傷害比較大,所以後來也不跟他開這種玩笑了。

  大二的時候,那時候班上的同學差不多都熟絡了,小圈圈也形成了,春假的時候,團體內通常都揪出去玩,而我們這邊屬於偏宅一點的圈圈,別人去夜衝夜唱,我們是夜lol夜爐石。但是那個時候大鳥突然問我們說要不要一起回他家,說他的父母也很希望他帶朋友們回去玩。

  那時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可能是抱持著上了大學也要瘋狂一次的想法,竟然就答應了,於是我們就整理了行李,跟著大鳥回了他家。

  大鳥家很遠,我們至少坐了半天的火車,幸好是大家一塊出遊,路上也不至於無聊,到了車站後,是大鳥的爸爸來接我們的,當我們見到他爸爸的時候,我們算是知道為什麼大鳥那麼帥了,基因真的很恐怖,我很難描寫,總之就想像成比較黑的彭于晏。

  接著又是一個小時以上的車程,難怪每次周末大鳥都不回家,真的很遠,路上的風景也從都市風格漸漸變成鄉村風格,空氣也聞起來不太一樣,多了一股草味。

  大鳥的家是五層樓的獨棟透天厝,我還蠻驚訝的,我一開始以為是像那種小木屋之類的,大鳥說反正旁邊的地都沒人管,想怎麼蓋就怎麼蓋,也沒人會來查。

  當我們一走進大鳥家裡,一頭貓便興奮的奔進大鳥懷中,那貓長的很奇特,棕黃色的毛皮上有著黑色的點點斑紋,很像玳瑁,但又不太一樣,尾巴短短的,大概跟人的食指差不多長,最吸引人目光的是牠的眼睛,一眼晶藍,一眼碧綠,是所謂的陰陽眼,看起來很夢幻,我當下相機拿起來就是一陣瘋狂連拍。

  大鳥說牠叫珍奶,因為毛的顏色很像,是他們家的護家貓,從奶貓就開始養了,從此之後他們家再也沒出現過老鼠。

  接著大鳥帶我們見過他的父母和爺爺奶奶,我真沒想到有哪個家族的人可以都長得那麼好看,分一點給我該多好。

  晚上大鳥他們家準備了烤肉,烤到一半的時候大鳥爸爸突然消失,過了一會後又出現,還叫大鳥出來外面幫忙,我一時好奇,跟了過去,接著就見到門口的一台貨車上躺著一頭山豬和幾隻兔子,大鳥爸爸說知道我們要來,早上特別去設了幾個陷阱,他剛剛去巡陷阱的時候,除了兔子外,剛好看到一頭山豬在那邊晃,就直接打回來了。

  大鳥爸爸笑的十分爽朗,讓我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在跟我開玩笑,總之我們美味的把那隻山豬享用掉了,真的很好吃,然後大鳥讓我們今晚都早點睡,明天上山,他也笑得很爽朗,讓我不知道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隔天一大早,天都還沒亮,我們就被大鳥挖起來了,穿上他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防寒外套,背了點簡單的行李就上山了。

  山上凜冽的空氣讓我睡意全消,抬頭甚至還看到一點星星,大鳥說要帶我們去他小時候常玩的河邊露營,只要走一下就到了,意外的是出發的時候珍奶也跟了上來,大鳥說他父母怕出事,所以讓牠跟上來,我那時覺得有點扯,一頭貓是能幹嘛?

  上了山后我大概知道大鳥打球時的爆發力哪來的了,他身上的行李幾乎是我們的兩倍重,但卻爬的是我們兩倍快,他身上的行李大部分是爐子跟帳篷那類的,但他扛起來卻像背筆電一樣,有夠恐怖。

  以前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是關於一個人被他原住民朋友帶去採竹筍的故事,他的朋友一開始說很近很近,走一會就到,結果最後卻翻了兩座山,我只能說人類真的不會從歷史中學會任何教訓,出發時大鳥跟我們說走一下就到,結果走了一個小時了,我們還在走。

  隨著路程拉長,我們的體力逐漸不支,雖然中間有休息,但以一個肥宅來說,連爬一個小時的山根本是酷刑。

  慢慢的,我的位置就從隊伍的中間掉到了隊伍的最後,走著走著,我真的累到受不了,看到路邊的樹下有一顆石頭,那石頭的高度和形狀彷彿都在跟我說著快來坐我,我一時忍不住,就坐了上去,接著大喊一聲我休息一會,就靠在後頭的樹上喘息。

  當我覺得休息的差不多的時候,我發現他們人都不見了,當下是有點慌的,趕緊大喊他們的名字,但是沒有回應,思考了一會後,決定先往上走,幸虧一路上都還有人走過的痕跡,所以也不算迷失方向,現在想想,我跟上的到底是誰留下的痕跡。

  我那時一邊走一邊大喊著大鳥他們的名字,結果喊著喊著,有一道聲音回應了我,我聽不太清楚,但是有回應讓我太開心了,下意識的就往那方向走了過去。

  隨著離聲音越來越近,我聽得出來對方是在喊我的名字,所以也開心地回應他,腳下步伐越來越快。

  接著我就看到了大鳥站在路上看著我,奇怪的是,只有他一個人。

  我問他大家呢?他說他們都已經到了,他特地來帶我的,我當下不疑有他,跟了上去,但隨著我們越走越遠,路就變得越來越難走,感覺根本不像是人在走的路,不僅崎嶇不平,兩旁的樹也越來越茂密,甚至都打到我的臉上,腳也不斷被刮到。

  我覺得奇怪,便問大鳥是不是走錯了,他說沒走錯,讓我趕快跟上,就快到了,不知為何,一股奇怪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我停下腳步,跟大鳥說我不太舒服,想先下山回去,結果他回過頭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原本爽朗的笑容消失無蹤。

  接著他不發一語便走向我,我下意識的後退,但依舊被他強硬的抓住手腕向前拖,嘴裡還念叨著:「不能只有我」、「大家都要一起」這類的話。

  我的直覺告訴我,眼前這人絕對不是大鳥,至少不是我認識的大鳥,我死命地想掙脫,但他的手卻像鐵鉗一樣緊緊的扣住我的手腕,真的很痛。

  走到一半的時候,我不知道絆到什麼,直接摔在地上,但大鳥也沒有回頭,就這樣把我在地上拖行著繼續前進,嘴裡不斷唸著「就快到了」「就快到了」

  我當下立刻放聲呼救,但我的聲音沒有傳到任何人耳中,消散在森林之中,我當下十分害怕,完全不知道自己會發生什麼事。

  直到我聽到了一聲喵。

  那是一道帶著威嚇的貓叫聲,聲音尖銳且悠長,大鳥,應該說假大鳥聽到後明顯臉色有異,停下了腳步,接著一道黑影衝向了假大鳥,他大叫一聲後鬆開了手,神情痛苦的摀著手腕,汩汩鮮血從指縫流了出來。

  我定睛一看,珍奶正站在我身前護著我,露出尖牙,全身炸毛的瞪著假大鳥,而假大鳥看上去十分害怕,但又捨不得的看著我。

  奶茶又是一聲凶狠的貓叫,接著假大鳥說了一句:「明明就只差一點。」接著假大鳥便消散在空氣之中,此時我才看到他的身後竟然是一座懸崖,那深度一看就知道必死無疑,我不禁一想,如果剛剛珍奶沒出現,我會不會已經被假大鳥拖下去了。

  見到假大鳥消失,奶茶收起了尖牙,跑到了我身邊,警戒性的看著周遭,過沒多久,真大鳥出現了,臉上一臉的焦急,後來我聽他說,當他們一回頭的時候我就消失了,他們已經找了我半天了,這時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太陽已經掛在天上,我們出發時天還沒亮,現在都已經中午了。

  最後我們也沒有去河邊,東西收一收便下山了,回去的時候我全程都抱著珍奶不敢放手,回去之後我立刻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堆罐罐擺了桌滿漢全席供在珍奶面前,再怎麼說也是救命恩貓,怠慢不得。

  大鳥對於我的遭遇很是愧疚,我跟他說沒關係,反正人沒事,這也不是他的錯,回去幫我介紹女朋友就可以了,他回我說可不可以改請麥當勞,他會內疚,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他是對我內疚還是對女生內疚。

  回到大學後不久,大鳥跟我說,在那之後他爸爸和村里的幾個人有上山巡,結果在那座懸崖下面發現了一具屍體,因為位置太隱密,所以一直都沒有人發現,嚇得我趕緊拿起手機裡珍奶的照片多看幾眼壓壓驚。

  之後只要是大鳥要回家的時候,我都會買一袋的貓罐罐給他,讓他記得拿給珍奶,我還叮嚀說不要偷吃,我依稀記得他那時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我。

  

  『番社有貓,雌雄眼,麒麟尾,虎斑色,大小一如常貓,惟長叫一聲,二十里之外,鼠皆遯去。』——清•翟灝《臺陽筆記•閩海聞見錄》

  『臺灣有地曰瑯嬌,瑯嬌有貓性情靈,長嘯震百里,妖鬼無膽近,雙眼視陰陽,安宅護眾人。』——《臺妖百錄》

  


創作回應

愉悅
蠻有趣的,可以結合歷史和現實來創作
2021-03-26 07:04:43
Walker沃克
謝謝你的閱讀和稱讚(((o(*゚▽゚*)o)))
2021-03-27 03:40: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