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六七章:模型

黑霧 | 2021-03-25 09:59:08 | 巴幣 4 | 人氣 46


  「這……是什麼?怎麼看都不像是地穴自然形成的東西吧?那個魔法師弄出這樣的東西,該不會是什麼儀式?是和那個『永劫罪孽』有關的嗎?」老五雖然也相當震撼,但反應並沒有黑鴉那麼大,他一邊說一邊走近觀察。

  「不,不是什麼儀式,雖然魔法中確實有一類大型魔法被稱為儀式魔法,但不是指神秘學那一種以一定方式排列不同物件來達成魔法陣的效果。」黑鴉認真地回答老五的問題,他總算稍微冷靜下來,走到老五的旁邊仔細地觀察地面。

  佔據了房間六成,不,恐怕七成地面面積的「東西」看起來是以石頭作為主要構成材料,高低起伏不說,有些地方看起來尖銳如刀,另外一些地方則是平坦如鏡,不論怎樣看都不是在同一個小區域內會自然形成的模樣,而是有人刻意為之的成果。

  之所以說是以石頭為主,則是因為其中一些地方染上不同的色彩,在火光的照射底下看起來不似是顏料而是那種物質本身的顏色,除此之外在石盤上還有些以不同材質製作而成的小物件,看起來倒有些像四周架子上那些。

  「如果不是儀式,那到底是什麼?」老五已經繞了半圈,當然不會踩在這些石盤上。

  「嗯……不知道,至少看起來不像是在研究魔法。」黑鴉眼見老五以順時針方向繞著石盤走,他便以逆時針的方式慢步,自是為了以不同角度觀察取得靈感,「要說像什麼……該說有點像地圖的模型嗎?」

  「地圖?哪裡的地圖?」

  「這片大陸的地圖。」這個想法才從黑鴉的腦袋裡萌生,他越想就覺得越是這樣,「看看這裡,地勢平坦,田野寬廣,河川處處,有點像是『天神聯合』常見的地形,然後往西去到你那邊,有一道隆起來的山岳對不對?那應該就是分隔『天神聯合』和『人民共榮』的明光關吧?還特地弄了個像是關卡的模型放在那裡,不過這模型在氣勢上實在無法與實物有所比擬就是了。」

  「哦……你知道得真多耶,那我們在哪裡?」老五有些許興奮,「該不會是這裡?白白的一片,應該就是雪原了吧?這裡是雪山,啊……沒看到有什麼物件,是沒標示我們的村莊嗎?」

  「嗯,按照地理位置那裡確實是阿卑呼山脈,至於愛基爾村沒標示出來,應該是太小了吧?這個模型基本只標示了比較大型的城鎮。」黑鴉最主要依據的倒是「人民共榮」的參照物,畢竟他最近才仔細閱讀過那裡的地圖。

  自從有了「地圖」這個印象之後,黑鴉也開始聯想到更多內容了,例如那些擺放在四周的物件又或者放在地圖上的東西,恐怕不是偶然的存在,而是那個地方的名產或者代表物之類,像是他以前生活的菲洛斯工商國,在石盤上就以色彩斑斕的小巧玻璃珠作為代表。

  「展現這片大陸狀況……不論是人類聚居地還是大概的地貌,到底是為了什麼弄出這東西?」黑鴉隨即想到的是這個問題,瑪麗到底為了什麼要在這個地方設置這樣的模型。

  世界——大陸等級的模型。

  「該不會……是為了研究『永劫罪孽』如何施放在這片大陸上?抑或魔法如何影響?又或者哪裡適合作為魔法的核心?」種種可能性浮現在黑鴉的腦袋裡,「這樣的話,仔細研究這個模型,說不定可以找到『永劫罪孽』施展位置的線索嗎?」

  在黑鴉沉著認真思考這些時,老五已經走完大半圈來到黑鴉身邊,即使他對於自己的村莊沒被標記在模型上有點不滿,但對外面世界的好奇還是遠勝於不快,他自從知道那處白色地帶是目前的居住地後,注意力大多都放在「蔚藍軍事」這片區域了。

  「用雙腳走半個月都走不過的雪地,不論怎樣攀都攀不過去的雪山,那個魔法師到底怎樣走遍這麼多地方的?然後明明雪地這麼廣闊,在這地圖上也不過小小的一塊,這片大陸到底有多大啊?」老五完全沒注意到黑鴉的凝重,眼前的一切比他想像中的「世界」更為無法想像,令他想嘲笑那個曾經想追隨艾因闖世界的自己。

  「哈哈,關於瑪麗的行動力,的確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雖然黑鴉很想集中思緒,但他也不想忽視老五,畢竟這個地方是多得老五才找到的,之後他有的是時間仔細研究。

  「你懂得那麼多,也是走過那麼多地方嗎?」老五的好奇顯然不再止於縮小的模型,而是想要聽更多的故事。

  黑鴉並沒有刻意隱瞞自己來自於「天神聯合」,只是跨越阿卑呼山脈的印象過為強烈,再加上他又確實是被「人民共榮」追著才會以這樣的方式逃到「蔚藍軍事」,以及介紹上以魔法師的身分為重,自然而然就被當成來自「人民共榮」了。

  基於沒有什麼必須解釋的理由,黑鴉又不是蓄意欺騙,如今他自然不需要避諱什麼,只要老五問到他就知無不言,不論是書上學到的知識,還是親身體驗過的,一一都為老五解答。

  事實上這也不算是浪費時間,透過各種回憶與整理,黑鴉也能從中找找看有沒有線索,不過遺憾的是現實並沒有這麼容易,在滿足了老五的好奇心後,他仍然沒能找到關鍵的思緒。

  「真沒想到,你明明比我小,知道的和所見的卻根本比都不能比呢……話說如果我研究魔法的話,也會變得和你一樣嗎?」老五以不知道是認真還是玩笑的態度面向著黑鴉。

  正是因為不知道是認真還是玩笑,黑鴉決定以穩妥的方式來回應:「嗯……魔法師普遍的確會涉獵很多不同知識,不過像我或者瑪麗這種四處走的算異類吧?況且要不是想解除『永劫罪孽』,我應該不會像現在這般四處走,而是繼續留在研究室裡研究魔法。」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