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5 破棄記憶

奇箱 | 2021-03-24 22:46:36 | 巴幣 4 | 人氣 60


 
        「這樣還有多少書要查?」
 
        男人已經算是半個女人的助手了,只是女人給予男人的書都是些女人已經過目的書籍,而且都是些專業科目的書籍。
 
        基本上男人也沒有看懂上面在寫什麼,不過這並不是做無用功,這也一一在確定男人究竟知識水平到了何處,在這些專業書籍之中男人雖然不懂理論,但還算看得懂一些外文的意思,過去應該是大學生沒錯了。
 
        「嗯…這樣應該把二樓都找完了,沒有什麼可以用的呢。」女人稍微伸個懶腰:「有想起什麼事嗎?」
 
        「嗯嗯…」男人搖搖頭說:「還是和前幾天一樣。」
 
        「三樓也沒甚麼東西可以查…這裡就到此為止了嗎?」
 
        女人眉頭深鎖,三樓不像二樓,除了一間房間外就沒有可以做調查的地方,而且那間房間幾乎沒放東西,女人一開始就將那裏查完了。
 
        「你給我的書籍都是二樓的吧,三樓的我還沒看過。」男人問。
 
        「你可以自己去找,我還要在一樓翻些東西。」
 
        男人走上樓梯後,覺得女人現在在別人家中肆意妄為,這做法有點像在闖空門,不過既然是她們家的所有物,又照顧自己一段時間,自己也不好說甚麼。
 
        他相信照顧自己的女人是個善良的人,這點就足以令男人卸下疑心。
 
        走到三樓後,男人走進唯一一間房間,充滿女子氣息的房間。
 
        周圍整理的很乾淨,但是和自己休養的房間一樣,物品上面都有層薄薄的灰。男人走向唯一一個書架,上面也只有數本書,範疇比起幾天以來看的書籍還要簡單的多,就如同女人所說的,果真沒有什麼能查的東西。
 
        不過男人反而覺得這間房間有股熟悉的味道,感覺一進入這房間,自己的精神就清晰了一個檔次。他頓時對這感覺暗想不妙,自己該不會不是為了闖空門,而是來做些猥褻行為才來這的吧。
 
        不…不可能,那女人都待在自己身邊這麼久,自己也沒做出甚麼逾越本分的事情,該是沒那個膽去做這樣的事情。
 
        不過,仔細一想的話,自己為什麼會有這反應呢?男人嘗試去感覺並往回推測,卻怎樣也沒法了解。他坐到椅子上,輕輕拉開抽屜試著調查,也只有一些文具。
 
        期待落空了。
 
        男人嘆一聲氣,心情越發沉重,他又因為自己做了這動作而有新的想像---說不定自己只是想找個藉口來翻妙齡學生的房間而已。果然自己有記憶時是個無藥可救的色狼嗎?
 
        正當要走出房間時,男人眼角掃到房間中的小垃圾桶,注意力被那東西給留住了。
 
        男人心生好奇,也存著一點好玩的心態去翻了垃圾筒的東西。
 
        「啊…」
 
        裡面,只有一些包裝紙放在那裏。
 
        白色盒子與些許膠帶也被塞在同樣的地方,看起來就是拆開某件包裹後的殘骸,大概是原屋主還來不及處理完就離開這間屋子。
 
        不過男人心中覺得這是一大線索,如果上面留有收件人的資料,自己或許就能知道自己失憶前的狀況了。
 
        「我看看…收件人叫做。」
 
        原來這間房間的女性,名字是這樣稱呼的啊…男人輕輕點頭,然而殊不知在他看到『名字』,並連接到其代表的『意思』後,他的身體竟發生了異狀。
 
        「嗚…」
 
        腦袋閃過一絲刺痛,使他反射性地閉上眼睛。
 
        本來以為只是暫時性的,然而當男人再次睜眼看到盒子時,男人的瞳孔彷彿被弓箭射穿一般,使的他又閉上眼睛。
 
        難道說,剛剛的名字和自己失憶有什麼關聯嗎?
 
        「到底…怎麼一回事。」
 
        男人完全不知道怎麼了,他只知道那個包裹上的收件人對自己而言極為關鍵,但是正當他要再一次去確認上面的名字時,眼球的劇烈疼痛瞬間達到高峰,彷彿不想讓他再去接觸一般。
 
        「…唔…呃…啊啊啊。」
 
        不管怎樣,只要想到那東西,腦袋就像被攪拌般疼痛,男人只能無助地倒在地上,於房裡四處打轉。
 
        失去平衡的他撞上的在牆邊的衣櫃。
 
        被這樣一撞,衣櫃裡的東西嘩啦嘩啦地掉下來。
 
        男人脹紅的眼睛看到掉出來的東西,那份驚訝在一瞬間讓他忘了疼痛。
 
        裡面的東西不是衣服,但就算跑遍全國女學生的房間,也絕對不可能會有這些東西才對。
 
        「嗚啊啊啊啊。」
 
        在男人正在疑惑及疼痛的時候,一樓傳來女的慘叫聲。
 
        以及些許不該出現在此處的『聲音』。
 
        這時男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順手將身旁從衣櫃掉出來的『東西』拿到手上,直接衝出三樓的房門。
 
        不可思議的是,現在自己的身體比之前輕盈太多了
 
        雖然頭還正痛著,但他完全擺脫了病懨懨的行為,身體健康到甚至能直接將三階樓梯當一階,快速地衝到二樓。
 
        他知道,或說曾經知道,現在這種狀況到底代表什麼意思。
 
        「像夢一樣嗎?」
 
        不知道為何,在最後想起了女人的那句話。
 
        啊啊…原來這是夢啊。
 
        是夢的話,只要醒過來就好了。
 
        男人這樣期望著。
 
        像是回應這願望般,頭腦的劇痛又達到第二次高峰。
 
        這時,僅僅為期四天記憶的生命,男人的意識消滅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