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43:怎麼這麼快

古今變 | 2021-03-23 20:01:29 | 巴幣 1152 | 人氣 180


第 43 章怎麼這麼快

  李浩瀚知道這副骨架在愛羅與世家少主長年共處的時光中,使用的都是歐米茄這個名號,所以回應:「是……我是阿爾法,也是歐米茄。」
  說出這句話之後,他聯想起曾經從信奉基督教的同學中聽過的句子「今在、昔在、以後永在」,忍不住心想:「以第一世代的人類來看,我甚至比他們更早出現,活過了他們整個歷史,而在他們滅絕之後依舊存在……」
  愛羅聽了他的回答,原本狂亂的眼神漸漸變得迷朦,嘴裏喃喃的說:「你…你回來了……我…好想你。你的同伴…他進入冬眠的狀態,你又……又變成那樣,只留我一個人執行這項任務……我…我已經好累了,也不知道再繼續下去的意義是什麼……」
  李浩瀚感覺加諸在身上的禁錮力量逐漸減弱,從愛羅的語氣聽來,竟似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歐米茄……也就是世家少主。
  創世紀在他腦中說:「她剛才為了解脫最適者的圍殺,強行刺激自己的腦部以爆發超能力,但是這種做法就算循序漸進都十分危險,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她的腦部現在受到十分嚴重的損害和消耗,還能保有意識已經是奇蹟。」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樣,李浩瀚心底不由得生出一股同情,而且也覺得最好不要再刺激她,於是順著話頭柔聲對她說:「對,我回來了,這段時間以來,真……真是辛苦妳了。」
  聽見他溫柔的安慰,愛羅的身體微微顫抖,充血的眼睛泛起了淚光,回應說:「不、不辛苦。只要是為了你,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現在你回來了,我們總算可以在一起了。你看,我是不是很美?我就是為了你,才讓自己變成第一世代的女性。」
  李浩瀚聽了這話,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從先前得知的種種情報,愛羅似乎愛上世家少主的愛人,現在聽起來卻對世家少主也是一往情深。至於什麼「第一世代的女性」……想來她是在外域被世家少主所救,那麼原本的外表很可能跟人類也有點差距,所以才會讓自己改變成世家少主能接受的模樣。
  看他沉默不作反應,愛羅似乎感到失望,但是又已經對這種漠視習以為常,只露出哀怨的神情。李浩瀚於心不忍,脫口說:「你……你真的很美……是…是我配不上的美女。」
  這句話倒是不假,他一直到大學時代都只是個平凡的人物,並沒有什麼特別吸引異性目光的特質。像愛羅這種千嬌百媚的美女,就算現在因為青筋潛藏而散發著妖異感,對他而言仍然是無法高攀得上的對象。
  愛羅看了他一眼,察覺他的態度十分誠懇,不由得心花怒放,嬌嗔的說:「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那你……你為什麼不愛我,卻愛上了別人?」
  如果李浩瀚有點情場的磨練,就知道這時該連哄帶騙的安撫她,說自己只是一時糊塗,或是死命的道歉。
  可惜他既搞不清楚狀況,又沒有那樣的經驗,所以直白的說:「妳還不是也愛上了她,現在她既然已經死了,也就不要再去計較了吧。」
  愛羅一聽這話,原本迷朦中微帶嗔怒的神情立刻轉為困惑,皺起眉頭對李浩瀚說:「愛上她?你……你在說什麼?我自始至終愛的都只有你而已!你說她死了……她是誰?」
  李浩瀚在心中暗罵自己:「你這個笨蛋,她都忘記世家少主已經死了的事,以為我只是遠遊回來而已,又怎麼會記得她已經死了的事?現在看來,說定連她是誰都已經忘記了,當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一邊自責,一邊努力思索接下來該如何措辭,愛羅則是再度瞪大了雙眼,二手蓋在太陽穴上,像是在拼命釐清記憶,又像是在按捺痛苦。
  她自言自語的說:「對……她死了,我總算想起來了,她早就死了……那你…你是誰?我知道了,你是他!你就是那該死的東西!那你為什麼……?創世紀!祢不但沒有遵照指令毀掉他,還把他放進維生艙,對嗎?」
  在一片混亂之中,她終究還是釐清了真相,到最後不但聲色俱厲,而且臉上的青筋再度浮起跳動。李浩瀚感覺那股無形的能量再度增強,說也奇怪,在最適者被剝除之後,他反而覺得這副骨架似乎比較沒有那麼受到這股能量的限制。
  只聽到空間之中響起創世紀的語聲,說:「基於最高優先的限制,我不能回答妳這個問題。」
  愛羅再度狂笑:「哈哈哈……最高優先?高於輸入維生艙的指令?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性了,不是嗎?哈哈哈……到現在……哈哈……到現在她還想要保護他,是不是?哈哈哈……」
  創世紀說:「我不能違抗維生艙的指令,但是也不能傷害他。」
  愛羅說:「哈哈……是嗎?那看看這麼做會有怎樣的後果!」
  她一閃身移動到一旁的儀表,在上頭不知道輸入了什麼,只聽到創世紀回應:「接受指令:開啟維生艙。」
  祂話聲一落,儀表旁邊完整的牆面驟然裂開,然後一個龐然大物緩緩移出。李浩瀚知道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維生艙」,於是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只見這「維生艙」雖然體積巨大,外型卻是十分單純,就是一個球體,但是外頭似乎覆蓋著水銀……不知名的物質散發著金屬的光澤和質感,卻在球體的表面不斷的流動。
  在球體停止移動後,表面水銀般的物質開始加快流動,緩緩露出底下半透明的玻璃狀物質所構成的圓槽,內則部充滿了液體,就像是一個巨型的細胞,充滿了不知名的胞器和細微的汽泡。
  而在這個「細胞」的中心,李浩瀚看到了自己。
  一瞬眼,許多謎題同時解開,他也總算明白創世紀為什麼一定要他面對自己。他感到一種異樣的抽離感,透過外在的視野來看自己,就好像靈魂離竅一般,雖然明知眼前就是自身,卻好像與本我毫無關係。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自己,就只有一顆人類的大腦,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和一些比較細的觸鬚,他知道那是脊髓和連接到腦部的神經。
  雖然先前他聽說過「她」迷戀的是一顆腦子,但他並沒有去細想其中的意涵。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他從腦部以下,全部都沒有了。
  就算愛羅沒有對他施加禁制,現在的他也動彈不得,非但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那維生艙中,還是在這副骨架之中,甚至無法確定自己是不是還活著。只覺得眼前逐漸模糊,幾乎就要失去意識。
  這時創世紀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撐住!穩定自己!你答應過她,一定會回去!」
  聽到祂的語聲,榭德蒼白的臉龐浮現在他眼前,將他再度拉回了現實。可惜為時已晚,在他恍惚之間,愛羅面露微笑,用念波移動掉落地上的匕首,向著維生艙中的大腦疾刺而去。
  感受到逼命的危機,李浩瀚爆發出求生的力量,藍黑色的骨架居然掙脫愛羅的禁錮、搶上前去,但還是趕不上那匕首的速度。只能眼睜睜看著匕首刺穿玻璃槽、插向自己的腦部。
  然後他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知。
  在另一邊,笑面虎目送跛豪和李浩瀚離開之後,正在思考接下來該往何處。他是個老江湖,已經盤算過集小白臉、跛豪和李浩瀚三人之力,對上愛羅不見得毫無勝算,其中最關鍵的是創世紀的立場。
  從創世紀和李浩瀚短短的對話,他已經聽出這個傳說中的「大秘寶」並不是心甘情願的聽愛羅指使,甚至還頗有幫助,或者說是利用李浩瀚的意思。因此他才會放任跛豪帶著李浩瀚前去追蹤小白臉和愛羅。
  在他的盤算中,創世紀如果倒戈,那麼眼前的難題或許有解;如果創世紀聽命於愛羅,那麼就算再加上他一個也無濟於事。他的著眼點在於:如果小白臉等三人罹難,那麼他的退路在哪裏?
  從故鄉被毀之後,他這一生都在夾縫中求生存,「選對邊、埋好退路」是不二法則,可眼前他手上實在沒有任何籌碼。
  所以他踏入地底湖,試圖找到可能的二張王牌,一是愛羅所在意的那名女子的「遺體」。雖然她現在說不定還「活著」,但是也說不定愛羅還是要實現送她回故鄉安葬的諾言,這是一張價值未定的鬼牌。
  另一張王牌則是被愛羅強制關機的貝塔,她雖然對付不了愛羅,但應該足以護送他到安全的地方……就像「葫蘆(full house)」雖然打不過鐵支或同花順,但也遠勝什麼都沒有。愛羅既然能將她強制關閉,那麼說不定有將她重新啟動的辦法……反正她是具機器,四十五度手刀斜劈下去說不定就恢復了。
  地底湖並不深,先前連貝塔都無法淹沒,對他而言更不是問題。他涉水而行,逐漸靠近併肩躺在水底的一對儷影。
  等他總算看清水底的人影之後,他卻大吃了一驚。躺在貝塔身邊的女性,容貌是如此的熟悉。他知道創世紀讓這名女性重生,相貌應該跟現在躺在水底的「屍首」十分近似;而先前他在歡迎勇者的宴會上,已經見過傾碧城大部份的人員,所以他有心理準備將會見到熟人,只是真相還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知道這是一張更詭異的鬼牌。
  在他盤算該如何處理眼前的「屍首」,將來又該如何運用這張鬼牌的時候。一道當真如同鬼魅般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身後。
  當他聽到背後傳來女性的聲音時,嚇得幾乎魂飛天外。
  那個聲音淡漠的問:「真相總是出人意料,對嗎?」
  笑面虎僵直的轉身,強顏歡笑說:「妳……妳怎麼這麼快就……」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只果(?)
2021-03-23 23:33:17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3-24 10:55: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