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歡迎來到青春煩惱諮詢社 第三章

月明 | 2021-03-22 10:00:01 | 巴幣 2 | 人氣 65


十月,中旬。
在解決了志中學長的煩惱後剛好距離一個月後就是虎門高中的校慶,班上也因為明年就要準備考試的關係所以班上『大部分』的人想要竭盡全力地把活動辦得盛大。
當然我是說『大部分』,所以我這種班級上的邊緣人就與這類事情基本無緣。但是每天看他們拼命討論的樣子,或許這就是『青春』的樣子吧?總之,班上的事不關我的事,我只要在一旁看著就可以了。
不過,似乎和預期的進度對不太上,這時候應該已經到了初期的準備階段了吧?但是班上還是沒有討論個出所以然。
因為班級內目前分成了兩派,分別是以打算賣小吃的小吃派跟打算表演舞台劇的表演派。只差一個新貴派就可以三合一出售了真是可喜可賀。
「咳,總之要投給小吃的請舉手。」
身兼班長的主席洪鳳燕請大家開始進行投票,讓大家舉手表決的理由其實是因為在這邊卡了很久的關係浪費了很多紙所以改成舉手表決。
因為我們學校髮禁沒有很嚴,所以染髮是被允許的也是被接受的。像是洪鳳燕就是一頭白髮。
「1、2、3……」
數了一下後洪鳳燕在黑板上小吃兩個字的下方寫上了大大的「14」,但是在經過身兼副班長的司儀黃秋芯重算後改成了「15」。
「那麼要投給表演的……1、2、3……」
不用算也知道班上三十四個人扣掉主席、司儀、紀錄、十五個人還有我之後還有幾個。而洪鳳燕在黑板上寫的數字也印證了我的猜想,「15」他在黑板上用白板筆寫的表演兩個字下方寫到。
雖然很細微但是我感覺到了洪鳳燕的心情五味雜陳,不過大家似乎都沒發現有一個人沒有投到票實在是我令人悲哀之處。
然後班會並沒有討論出任何結果就結束了。
之後我漫步到了社團教室,剛剛是禮拜五的倒數第三節課而社團課是最後一、二節,也是最忙的兩節。
我從我的班級教室穿越了操場到達了位於對面的那一棟大樓。我們的學校是一個「口」字型而口字中央就是中庭,我的班級教室則是在最下面那一個比畫的三樓,而青春煩惱諮詢社的教室則是位於最上面那一筆畫的二樓,所以每個禮拜五我基本上都是這樣上上下下。還好我們學校樓層都不高,不然我累倒的話可能不會有發現。
沿著樓梯走上二樓後經過了各個社團教室後走到了最末端的社團教室,隔著窗戶我看到了陳唯月已經到了社團教室內。她不停的東看看西看看就像是一個人閒到發慌的樣子,話說……為什麼她那麼快就到社團教室了啊?用跑的嗎?算了,反正這樣我就不用等她來開門了。
我轉動了一下喇叭鎖,門就這樣被我打開了。
「賴玖一你來啦?」
聽到了喇叭鎖被打開的聲音後陳唯月瞬間將視線移向門的方向然後向我打招呼。
「嗯。」
向她打了招呼後我坐到了沒有特別規定但是是我認定的靠近窗邊的專屬座位。
「話說今天李明花她不來呢。」
「嗯。」
「據說是因為要準備校慶。」
「嗯。」
「話說我們的校慶到底該做些什麼還沒有準備好呢。」
「嗯。」
「……」
「嗯。」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沒有。」
陳唯月一瞬間將視線移到我的位置,那是因為她剛剛說話時完全沒有看向我這邊。我就在這期間拿出放在我側背包的書來看。
「……還真誠實啊……」
陳唯月傻眼的看著我。話說這句話已經變成她的口頭禪了嗎。
「嗯。」
「喂!你現在只會說嗯了嗎?」
「嗯。」
「喂!」
「好啦好啦不鬧妳了。」
我這麼說完後陳唯月才將她那彷彿要把我給幹掉的眼神稍微的收斂一點,但是她並沒有要原諒我的意思。
「哈……你是面部神經不聽使喚嗎?」
「沒有喔,像是說話就可以。」
「那你笑一下試試。」
這還不簡單……咦?怎麼動不了?
陳唯月冷冷地看著我。不是啊!聽我解釋!
「算了,看來你應該是末期了。」
「不要說得像是癌症一樣好嗎。」
「……」
不,就算妳用那種關心病人的眼神看著我我也不會是病人,真的啊!難不成面部神經不受控是什麼奇怪的病嗎?不是吧?
就在我疑惑無所謂的事情之時「摳摳摳」的聲音響遍整間社團教室。
「請進。」
因為又有麻煩事又要來的感覺,所以我冰冷的聲音中帶了點無奈。但是隨著喇叭鎖轉開的聲音我知道「煩惱」上門了。
「那個……這裡是青春煩惱諮詢社對吧?」
因為後門被雜物堆住不能開所以他從前門進來,而我的座位離前門比較靠近所以他自然的問向我,態度是對著剛見面的人一般。
進來的這個人非常的好認一頭蓬鬆凌亂的白髮配上迷人的五官,不只是班上就連全校的學生應該都聽過他的名字而他也有許多的女性粉絲。班長洪鳳燕,不只是有著帥氣的外表就連成績也是全校第二還有著優越的領導能力是全校男生的公敵。裡面當然不包刮我。
而那個接近人生勝利組的洪鳳燕盡然也會來這裡讓我感覺有點驚訝,不過各式各樣的人都會有煩惱,所以他出現在這裡也不奇怪就是了。
「是的,請問你有什麼煩惱嗎?」
可能是我停頓太久了,陳唯月接替我回答他。
「是陳唯月啊,那個我可以先坐下來嗎?」
「可以。」
陳唯月點點頭後洪鳳燕拉開了椅子跟陳唯月面對面坐了下來,我也悄悄的坐到了陳唯月左手邊的位置。
「那個……這一位是?」
雖然瀏海蓋住了眉毛,不過我還是看的出來洪鳳燕正皺眉頭,他疑惑的朝著我的臉猛看。
「他是賴玖一跟我同一班。」
「同班?」
彷彿就是要將兩條眉毛連成一直線一樣他將眉頭皺得更緊了。
「所以他跟我同班?」
「嗯。」
「不好意思賴同學請問你將票投給哪邊呢?」
「沒投。」
「眉頭?」
洪鳳燕摸了摸自己的眉頭,這才發現自己的眉頭皺的緊緊的,然後他的眉頭才漸漸舒緩開來了。咦?白色的……眉毛?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有人連眉毛也一起染吧?所以……
「你是混血兒。」
「嗯,四分之一俄羅斯混血所以白髮是天生的。」
他有點害羞的搔了搔頭,像是非常難為情似的。
「所以賴同學你的票……」
「沒投票。」
為了防止他又再度會錯意我多加了名詞,但是聽到我的回答他反而更加詫異。
「咦?我明明清點過了?」
「這個我來解釋,因為他是非常邊緣的邊緣人。」
陳唯月很驕傲的挺起了胸膛不大不小的胸部也跟著被挺起。所以我說……為什麼只有嘴我的時候妳會很驕傲啊?
「嗯。」
因為她說的沒錯,所以我出聲附和。
「而且不太會有表情變化。」
「嗯。」
「而且語氣既冰冷又毫無起伏。」
「嗯。」
「還很陰沉。」
所以為什麼變成了我的自我介紹啊?為了導回話題我輕咳兩聲然後說:
「所以你有什麼事嗎?」
「喔!」
像是猛然想起一般洪鳳燕發出了一聲特大聲的驚呼。
「那個啊……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解決我們班僵持的狀況呢?」
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所以我們三人沉思了許久。
「沒有辦法兩個都辦嗎?」
「場地、時間、金錢跟人力資源之類的會被分散。」
我立刻打槍了陳唯月的想法,但是其實是可以這麼做的只是這樣做會多很多的工作。
「那不然要怎麼做?」
「列出的三個選想吸收中間票數。」
「那不是會更亂嗎?」
「不會,對於選項持模稜兩可的曖昧態度的人也大有人在。」
「是嗎?」
見陳唯月快被我說服了我心中大喜,只是我忘記個重要的事,那就是還有第三個人在現場。
洪鳳燕像是陷入了極度的沉思一般什麼話也不說,不妙,我覺得他可能會跟我想出一樣的陳唯月方法的解法。
「那麼表演戲劇的同時賣小吃呢?可行的吧?」
「劇本都沒出來,而且到時候小吃部的一部份人會去演戲喔人手會不夠吧?」
「善用排班的方式,然後劇本的話請人打短短十分鐘的戲就可以了吧?」
「再來資金問題,不只有要買小吃的食材還要加上表演的服裝費跟舞台的布置費。」
「向各位說明,並且跟各位家長借錢,表演結束後再還。」
「那麼演戲的安排,現在只剩一個月了。」
「善用課餘時間,下課後集體練習。」
「那你就記住現在你講的這些話,今天就先到這裡吧下禮拜一根老師借早自習開班會。」
洪鳳燕一臉詫異地看著我,我則以平常的表情回看他直到他回過神來說了「告辭」。
洪鳳燕走了以後又剩下了我和陳唯月兩個人。
她一臉訝異的向我看來,或許是因為沒想到我會用質問的方式幫他釐清問題。
「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呢?」
「沒有,只是如果他的提案又被一堆雞捲人脫類的話到時候我會變得有很多工作要做。」
「是嗎?」
她疑惑的歪過一邊的頭,因為天冷而未綁起的頭髮就這印徹過一旁傾瀉下來,眼神不再是平常暗中燃燒的樣子變的比較像是一般人的眼神。
「話說三個禮拜後就是段考了呢,你複習的怎麼樣?」
「一般般。」
「然後再過兩個禮拜就是校慶了呢……」
陳唯月的語氣逐漸變弱,眼神就像是混雜了一些東西變的十分的混濁,就像是校慶會碰上什麼不好的事一樣。不管如何我也是認識她的人看到她那個樣子就知道她一定遇上了什麼事情。
「陳……」
「沒事啦,只是因為擔心考不好無法在校慶玩的開心而已。」
謊言……她說的是謊言。
至於理由的話……就在於她雖然笑著說話,但是眼神卻向是在哭泣一樣。為了得知真相我決定順水推舟。
「是嗎……那要我來教妳嗎。」
「咦?你成績應該也跟我差不多吧?」
「妳是說五科都滿分的成績嗎。那應該就不用擔心了吧。」
「嗚……真假?」
我早就料想到她會這麼說了,所以我在對話的期間悄悄的點開手機然後滑到學生專欄的成績查詢表輸入帳號和密碼。接著舉起來給陳唯月看。
「全部一百!太可怕了把你是校排一嗎?」
「嗯。」
「你給我驕傲一點啊!這種時候面無表情就像在說『拿一百分就跟呼吸一樣簡單一樣。』」
「確實是像呼吸一樣簡單。」
「……」
陳唯月向是經不起突如其來的真相一樣倒在桌上,不過她並不知道我是因為小時候都沒朋友的關係一不小心就把高中範圍內的東西全部讀完了,還順便學習了一些心理學應用技巧之類的。不過心理學應用技巧好像對我沒什麼用就是了。
「所以妳要我教妳嗎?」
「嗯,好啊。」
「那就訂在段考前的休息日吧。」
「嗯!」
陳唯月笑著用力的點頭,眼神重新帶有熱血。
 
 
時間快速的飛越到了禮拜一。為什麼……為什麼假日的倒數日又變成五天了?難道不能天天在家嗎?
總之懷著這樣的無奈我到了班上,班上因為洪鳳燕臨時召開班會的關係所以一大早班上的人幾乎都到了,但是我卻沒有看到洪鳳燕的身影。奇怪?難道班會停止招開了嗎?
才剛這麼想洪鳳燕就和導師顏思慮從前門走了進來。
「現在開始進行班會。」
洪鳳燕十分有魄力的說完後眾人停止了說話的聲音。
接著洪鳳燕在黑板上用白色粉筆寫下了「小吃加演戲」的字。接著開始說了這個計畫的內容。
「有問題的人請舉手。」
接著路人甲舉起了手,她是小吃派的頭。
「我這邊的是資金的問題,因為是由班費支出那麼不只有要買小吃的食材還要加上表演的服裝費跟舞台的布置費的話這樣是不是會讓小吃的食材減少呢?」
「跟各位家長借錢,表演結束後再還或者全部充為班費。」
路人甲滿意的坐下了,然後路人乙舉手了,他是表演派的頭。
「那麼演戲的安排呢?現在只剩差不多一個月了而且到時候演戲的一部份人會去小吃部人手會不夠吧?再來就是服裝跟據本。」
「第一個問題,擅用課餘時間進行練習。第二個問題,我們可以善用排班進行輪值作業。第三個問題,劇本最快後天就可以生出來了,至於服裝的部分……」
糟糕,他這時候回答不出來的話就慘了。該怎麼辦?
「要在劇本出來後才能進行決定吧。」
等回過神來時我已經維持著雙腳站立的姿勢說出了這些話。怎麼辦?好尷尬……
我快速地坐回位置。
「嗯,沒錯。」
洪鳳燕點頭附和,路人乙滿意的坐下了。
「那麼接線來同意這個提案的人請舉手。」
接著全班有過半的人數舉起了手,而我還是維持著不投票的姿勢坐在位置上。
結果就是我們班級通過了這個提案。緊接著早自習下課的鐘聲響起,我一下課就趴在桌上睡覺。
不過有個人不停地搖晃著我的肩膀。所以我乾脆抬起頭問道:
「怎麼了嗎。」
「那個……剛剛謝謝你了。」
洪鳳燕對著我道謝,不過我到了感覺之後會發生更麻煩的事。然後按照慣例接下來的他說的話應證了我的猜想。
「然後……你可以幫我寫劇本嗎?」
洪鳳燕低著頭拜託我,這引來了全校女性的關注大家都彷彿都想著「好一個小兔崽子,竟敢讓我們家小燕燕低頭信不信我做掉你?」的感覺,所以你可以不要再做這類讓我存在感提升的事了嗎?
他當然不可能聽見我的心聲,所以這時候最快趕他走的方式就是……
「喔,好啊。」
「怎麼感覺你的聲音變得更陰沉了?」
「才不陰沉好嗎?」
「好喔,那就交給你了。」
加著他打算拍拍我的肩膀,可是被我躲開了,他不解地看著我然後離開了。
接著我想著劇本到底都要寫一些什麼才好一路想到回家了,我先沖了澡暫時拋開思緒,然後換上了居家服坐到了我房間的書桌打開了筆記型電腦然後開始撰寫劇本。
 
大綱:
男主是平常的高中生,每天就跟平平常一樣上下學,有自己的交友圈,也有自己喜歡的女生。接著故事中段他鼓起勇氣向女主表白兒女主也答應了。他們交往了一陣子,不過漸漸的女主開始不理男主,男主不小的未什麼拼命地找女主說話但女主就向是看不見男主一樣,不只如此大家也漸漸地看不到男主。有一天女主的形跡特別可疑男主看到後尾隨著女主的後面結果女主是到男主的家並且在男主的前面插上了三炷香。原來男主早就死了,前面美好的生活只是他死前的跑馬燈而已。全劇終
角色:
男主:成績優秀容貌帥氣是個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
女主:美若天仙的美人
好友a
好友b
好友c
 
我敲下了迴車鍵後按下了存檔,抬頭看了一眼時鐘後發現已經是隔一天早上六點半了,昨晚我拼命地打了一個晚上的電腦總算把劇本給生出來了,故事主要是說一個人人稱羨的男主因為意外死亡排回人間自己卻沒發現的故事。
我揉了揉眼睛去到廁所洗了把臉,然後回到房間將檔案傳到隨身碟裡面換上校服後出門上學。
到了學校後我將隨身碟交給了洪鳳燕。
「咦?一個晚上就……」
「嗯,早點弄出來會比較有幫助吧。」
說完後我回到了我的座位倒頭就睡留下了一臉錯愕洪鳳燕。一節課後洪鳳燕跟老師借了電腦看過之後跑來跟我說「這個可以」當時意識矇矓的我好像只有回他一句「那就好。」之後就再也沒有什麼事發生了,我就這樣睡到了放學時間。而且之後就真的什麼事都沒發生除了兩個禮拜後的禮拜六。
禮拜六,早晨,我被響起的電話鈴聲吵醒。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我按了一下紅色的按鈕,四周頓時安靜下來,然後過了兩秒又重新響起來電提醒。
過程反覆五次左右後我死了心接起電話
「唯。」
「你為什麼掛我電話啦!」
「我有義務一定要接妳的電話嗎。」
「……,怎麼感覺以前也有發生這種事的感覺。」
「妳的錯覺,有什麼事嗎。」
「妳不是說今天要教我念書嗎?」
「對耶。」
「那你現在可以把門打開嗎?」
「喔。」
我把我的大門打大開穿著便裝的陳唯月便出現在眼前,她的右手依然拿著手機。
「那麼今天,就請多多指教了。」
我拿在耳邊的手機向我的耳朵撥放了這樣的話語。
 
 
「所以這一題就這樣解,懂嗎。」
「不懂啦~為什麼選了文組還是要算數學啊?」
「因為教育部規定啊。」
「……你也開始會講笑話了嗎?」
陳唯月以一種十分冷淡的視線看來,不對啊我會講笑話不是應該要稱讚我嗎?
不過從開始複習到現在也差不多兩個小時了,一般人可能是需要休息的吧?
「那麼先休息十分鐘。」
「ya!那麼接下來要玩什麼呢?」
「……」
「不要開始睡覺啊!」
我趴在了桌上準備開始休息時就被陳唯月打斷,奇怪?難道不是這樣休息嗎?
嗯……好像並不是這樣。
「那不然要幹嘛。」
陳唯月這次卻不是對我反白眼而是正色的看著我
「那個……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嗯,妳繼續說。」
「這次的校慶你可以整天都陪著我嗎?」
不單純……心中雖然這樣想,也確定這個就是事實,但我沒有說出口因為一但說出口只能更加證明這是不單純是我的猜想。
「妳希望我怎麼回答?」
這或許是第一次我的語氣間帶進了疑惑又或者是不確定的感覺。
「……」
她沒有回我任何的話語。
我不能拒絕,因為如果我拒絕的話就跟以前沒兩樣了。以前的事不重要,但我並不想回到以前。可能自從遇到她之後我漸漸的開始有了人性。
不能直接拒絕又想要拒絕,我能說的話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
「妳考進班上前五名的話我就答應。」
「嗯,好吧雖然很難。」
她用力的點頭,然後讓自己振作起來翻開了習題本繼續複習。我也跟著翻開了其中一本習題本默默的做完整本的題目
或許,我是說或許。
陳唯月已經變成了對我來說滿重要的一個人。
而正因為重要才不希望她受傷正因為重要才只能用拐彎末角的方式不完全的拒絕她。
結果,當天送走陳唯月後我寧願證明相對論也不要再教陳唯月了。
隔週,禮拜五的下午。因為是段考的關係所以下午的社團課被取消了只剩下滿滿的導師時間而已。
而這個滿滿的導師時間又被洪鳳燕跟老師借走拿去彩排戲劇了,畢竟在過兩個禮拜之後就是高中時代能夠玩的最開心的校慶了。
而說到校慶我想到了我們學校非常有趣的傳說—如果在校門口的楓樹下倆人相吻在一起的話就會在一起一輩子之類的。
這是我在寫劇本時剛好查到然後寫進去的,不過因為各種原因所以變成在樹下告白。
嘛,總之就是這樣,彩排中的同學也剛好演的了這一幕。
「我、我喜歡妳。」
男主這麼說完後一陣風吹來接著楓葉就像是瀑布般傾撒下來,女主的雙瞳也在這時飽含淚珠,一雙大眼睛勉強的張著深怕一眨眼眼淚就會流出似的。
劇本上是這麼描述的,不過我們班因為場地的關係並沒有楓樹,自然楓葉也是由人力製作出來的,而女主角自然也沒有雙眼飽含淚珠。
不過,大家都已經很努力了,況且邊緣的我也不能提出任何意見,畢竟我不是領導階層內的人。
就這樣我坐在靠窗的座位看著台上在排演然後悄悄的響應了周公的召喚,嗯……還是排周公下棋最愉快了。
等到我醒來時夕陽早已不在天空。或許是我們學校稍微離都市有點距離的關係,一個一個的火光代替了太陽照亮了天空,但是與太陽的一大片光芒不一樣星星的一點一點反而給人感覺更多的溫暖,如果將「溫柔」這個詞具現化的話想必是這種景象吧?一點一點溫暖的充斥著整片天空。
想必是因為窗外的溫柔一瞬間吸引我的緣故吧?我沒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有個人趴在我的桌上呼呼大睡,而那個人想當然爾的就是陳唯月。
她身上沒有加穿任何的外套,有的就只有一件長袖的冬季制服加毛背心,就在我正納悶著在這立冬的時間點上她怎麼連一件外套都不穿時一股溫暖的餘溫在我肩上滑動著。
什麼啊這傢伙竟然擔心我入夜之後變得更冷所以將外套披在我身上?真的是……從來沒有人這樣為我做過呢……
想到這裡我不經有點鼻酸,或許我交到了人生中第一個朋友,又或許我們早就是朋友了,就跟一開始李明花的煩惱一樣,只是我們都沒有看清楚。
不過,就算有朋友我的一生還是不會改變的,就是這樣。
「什麼啊,你已經醒了嗎?」
柔柔惺忪的睡眼,在伸了伸懶腰,陳唯月如此說道。
接著她看了一眼手錶,然後眼睛瞪得大大的彷彿遇到了什麼驚訝的事。
「糟糕!快六點了!」
「嗯,然後呢。」
「你怎麼還那麼淡定啊?學生在六點之前就又全部回家你不知道嗎?」
「真假,我常常留到六點後耶。」
「那是因為你很邊緣,快點被主任抓到就慘了。」
「喔。」
那妳能不要拉著我的手狂奔嗎?這樣對我的膝蓋很傷而且我的體力可不是「偽熱血少女」能夠窺見一二的。所以能把妳的手放開了嗎?
當然她跑出校門口後還是被老師逮個正鑿,不過還好是我們的班導。
「你們現在才回家啊?練得很晚嗎?」
「沒有,只是我們不小心睡著了。」
陳唯月如實回答了老師的問題,不過老師卻以狐疑的是現看向我們緊握的那隻手,更正是被陳唯月捏爛的那隻左手。還好不是我的慣用手。
接著老師輕輕的泛起了微笑。
「是嗎?那你們以後要注意『安全』喔,還有不要弄到太晚然後隔天『很累』喔」
「嗯,知道了。」
陳唯月點點頭答應老師,但是我真的確定老師對我們倆的關係存在著什麼誤解。並了老師在向我們道別後還嚷嚷什麼「真是青春啊」之類的。
總之我們倆到了離別的時候,我什麼也沒有說就這樣搭上了回家的公車,而陳唯月也踏上了回家的路才對。
結果不曉得為什麼我和陳唯月來到了學校附近的咖啡店內。
「那麼現在時間剛好是六點半。」
接著陳唯月拿出了手機,看到她這個動作我馬上就了解了她要幹什麼。
虎門高中的成績發放一般都會在段考結束後下午六半點公告在學生的什麼系統裡面,所以現在她打算處理上次說的那件事。
陳唯月小心翼翼地點開了她的學生什麼行政系統,然後按下了「成績查詢」,奇蹟會發生嗎?看她那個表情奇蹟好像發生了,但對我來說那是工作上門的表情。
「所以成績如何。」
我試探性的問道,但她沒有回我任何的話只是繼續笑著。就像個傻瓜一樣。
「那麼你可以答應我了吧?」
「先給我看妳的成績。」
「喔。」
她將手機螢幕轉向了我這邊,結果出乎意料的是她……她……考上了第六名。
她垂頭喪氣的問道:
「真的不行嗎?」
她瞳孔內就像是有黑洞一般直勾勾的吸引著我的視線,身子也略為往前傾。毫無防備的從冬季制服底下露出美麗的鎖骨和若影若現的雙峰。
「賴玖一~拜託~」
「停,這種方式我絕對會答應的。」
「喔。」
陳唯月的表情就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一樣,然後說道:
「這種方式不行啊?要怎麼樣你才肯答應啊?」
她原本只是自責的自言自語但是到最後矛頭忽然就對準了我。所以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過她這麼問其實也可以順水推舟的問出我想問的。
那麼到底該不該這麼做呢?選項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所以我從來都不需要做出選擇,我只需要決定要在什麼時候問而已,因為不管怎樣她想對我隱瞞的事她一定會對我說出來。
換言之她要我答應的是「接受她的煩惱」。
而我也不能以考上前五名為藉口答應她,所以只能以她的過去進行交換,那麼我要說的也只有這樣的內容而已。
「是可以答應,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發生什麼事了。」
我維持平常的講話習慣以冰冷的問出事情的原由,但是陳唯月在聽完之後忽然閉口不語,周圍也因為聽到剛剛冰冷的聲音而紛紛停下了動作向這裡看來。安靜的咖啡廳變得更安靜了
「那算了,我去拜託別人,再見。」
說完,她留下了咖啡錢拿起側背包離開了咖啡店,我來不急拉住她,所以我收拾一下後快步跟了上去,然後更安靜的咖啡店重新變回安靜的咖啡店。
 
 
自從那一天以後我和陳唯月沒有一次的對話,兩個禮拜的時間就這樣快速的過去了,今天就是虎門高中的校慶在李明花的半威脅下我和李明花說明了事情的原由。
「真是的,我一不在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啊。」
「嗯。」
「學長,我覺得你那冰冷的態度也是照成這樣的原因之一。」
我們倆走在學校的走廊上,然後到了李明花的班級前。
「學長,你要玩玩看嗎?有獎品喔。」
「喔。」
「學長!」
李明花生氣地喊著並將雙手插在腰上試圖表現出她的不滿。
「你每次都這樣回應的話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會被勸退的。要就說要不要就說不要,盡然想要就直接說這漾不就好了嗎?學長性格真是彆扭呢。」
「這是在說要不要玩遊戲的事嗎。」
「嗯……學長你說呢?」
李明花用一種可一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的充滿曖昧的眼神向我看來。
嗯,李明花說的話我是知道的,不管是明諭還是暗喻,不過……
「嗯,妳說的我都知道,但是我會好好處理的。」
「妳是說要去找唯月姐嗎?」
「誰知道呢。」
那麼……竟然要處裡的話要先找到陳唯月才可以。
「那我先去上個廁所。」
「喔,那我先去繞繞。」
李明花說完後就去到了其他的攤販,雖然說對她有點愧疚,但是凡事都有優先順序,如果不跟陳唯月重新處理好我覺得最後社團會消失。雖然只是我的猜想。
我從原本的走廊走下樓梯後走到了中庭,因為校慶的關係,所以和原本因為天冷而寥寥幾人時不同,整個幾成一團連走路都很困難,不過隨著我要去的地方接近人也慢慢的稀疏了起來
最後我在校園的某一個角落找到了黑色長髮的女孩,只要不說話就美得像一幅畫。
「咦?賴玖一你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呢?」
「妳想聽表面話還是實話。」
「當然是實話啊。」
「因為我在找妳。」
「……」
陳唯月就像是被那麼坦率的我嚇得啞口無言般說不出話來,但在這沉默中我決定早對方一步把話說出來。
「那麼接下來換妳說實話了。」
「唔。」
「問題,這次的校慶妳會發生什麼事?」
同時這件事也是我們倆關係變調的主要原因,也是陳唯月煩惱的原因,所以我想要解決這件事。
「我不是說我找到別人了嗎?」
「那妳怎麼一個人蹲在這裡。」
「……」
第二次的沉默,同時也是我能在進攻的沉默。
「我想要幫妳,但是妳不自己說出來的話沒有人幫的了妳,妳真當所有人是白痴連不問原因就會幫妳嗎。」
語氣平順無起伏,沒有稍加阻止就會像突然來的大雨一樣宣洩出來。
陳唯月的雙眼蒙上了一層閃亮的淚光,嘴巴一開一合像是在猶豫要不要說出來一樣。俗話說的好,壓垮駱駝的是稻草,那麼我的稻草在哪裡?
「而且我說過吧,我也會傾聽妳的煩惱。」
這是剛加入社團第一天所說過的話,同時也是約定。
「真的嗎?」
「嗯。」
我蹲了下來,雙手環抱著膝蓋,跟陳唯月的姿勢一模一樣。
陳唯月閉上了雙眼,然後整理好了情緒後她開口了。
「大約小三的時候,那時候的我不懂的人情故,只是一昧地做著自己的事,所以被班上排擠也有被暗中霸凌。大概國一的時候我決定不要從蹈覆轍所以我開始呈現陽光開朗的形象,國三時有人跟我告白,我也跟他交往。但是私底下時他都會偷偷的說我的反差很大,所以之後……」
「你們就分了。」
「嗯。」
「不過是妳提出的,原因的話……想要做自己,所以提出分手這樣就可以做自己了。」
「嗯。」
「可是妳沒想到他會趁著校慶時進來找妳,妳也不能找同學或老師因為事情一不小心鬧大的話會影響大家對妳的評價。」
「沒錯,所以我能拜託的從頭到尾就只有你而已,上次咖啡廳時被逼急了對你那樣子,對不起。」
「沒關係,總之妳不希望對方再來煩妳,對吧。」
「也只能這樣了,但是……」
「怎麼了。」
「算了,沒事。」
我站起身,然後打算走到中庭,但是一名男子擋住了眼前的去路。
「嗨,小唯。」
「不要用那個名字叫我,柳天棚。」
我理所當然的被無視了呢,一點都不意外。
算了,不管這些了,眼前這名柳天棚應該就是陳唯月的前男友。身高一米八身材壯碩皮膚黝黑,頭髮是很自然的黑色。
「原來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啊?這一位是?」
「因為噁心到令人難以忘記,他是我的現任,請你不要再來煩我了。」
這麼毒舌的陳唯月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等等,我不是你的現任啊?
「嗯?就憑你也可以?眼睛陰沉,弱不經風頭髮紮亂還散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氣息,這種人是你的現任?別開玩笑了!」
嗯,雖然你一直在挖我傷口,但是你說的沒錯……
「別開玩笑了,那邊那個男的」
「什麼?想打架嗎?」
他作勢舉起了拳頭,不經意間我看到了在長袖袖口和手臂縫隙間的幾條痕跡。事情漸漸有趣了起來。
「為了方便活動,你不捲袖子嗎。」
「……」
「那麼是為了好玩還是博同情呢。」
「……」
他的眼中燃燒著一把火,只差一步他就要揪住我的領口,然後揍我一拳了。每個事情本來都沒有辦法平安的解決,所以最好的做法是預防下次的事情發生。
「你放不了手嗎,你難道不知道你抓得越緊就越留不住任何東西嗎。」
「你給我閉嘴。」
他揪住我的領口,「蹦!」的一聲我的被被推向了牆壁。
陳唯月一臉擔心的看過來,可能她也不曉得他會這個樣子。她不了解他,他也不認識她,或許重頭到尾他們就不會有結果,但是我重新體認到了和平分手的重要性。
我抬頭向上看,雖然上面是天花板而不是天空。
「你知道所謂的恐怖情人嗎?」
「知道啊,你想說什麼?」
「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已經對她的心靈產生傷害了嗎。」
「就跟你說你給我住嘴。」
他往我的下顎打了一拳上鉤拳,似乎是想讓我說不了話。
想要解決一件事時,就一定要有犧牲,不過因為是我制定計畫,所以犧牲有我就夠了。
「她已經和你分手了,醒醒吧。」
「……」
「找到了,在這裡。」
「同學你沒事吧?」
一個女老師和一個女學生剛剛好到了這裡,我才免於再被打下一拳。
老師隔開了我和柳天棚,但就算隔著老師他依然怒視著我。
「……為什麼是和你這種人……」
「因為這是現實啊,現在放手搞不好你可以找到你更喜歡的人。」
「你們倆還在講?」
老師來回瞪了我和他一眼,他這才乖乖地閉上嘴,不過我現在其實才完成委託的一半而已並不能就此住口,所以我開口對老師說:
「老師……我希望不要把事情鬧大,受害者也只有我應該沒關係吧。」
「嗯,受害者的意願是滿重要的,好吧,不過我要把這個男的帶走,還有你趕快給我到保健室。」
老師抓住柳天棚的袖子將他拉離現場,可能是怕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吧?
我稍微整理一下運動服的領口,然後觀察著陳唯月有些什麼反應。
「你沒事吧?」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視線很複雜有點關懷有點責備還有點內疚。
「嗯沒事。」
我摸了摸被揍的地方,並沒有什麼大礙。
「但是你為什麼要用這種作法?」
和之前的關心語氣不同,這次的語氣中充滿著滿滿的責備。
「這只是最有效率的作法。」
我如實的回答。
「確實他已經認為我有新對象應該不會在來了,事情也沒有鬧大,但是……」
「那就沒有關係了吧,重點是結果過程不管怎樣都不重要。」
就像是你笨蛋拼命的唸書考出來的分數卻和沒什麼唸書的人差不多,成績單上也不會紀錄笨蛋到底有多努力。
「雖然是這樣但是……但是……」
她將頭低了下去,使我無法清楚的看到她目前的表情,不過我知道她的語氣是多麼的哀傷還有無奈。
「……用你那種方法縱使事情解決了,我還是覺得很煩惱啊,這樣不就等於沒有解決了嗎?」
「……」
我啞口無言,說不出任何有條理的句子,說不定我現在是想讓她好好的傾訴而已,所以我可能也不用說任何的話默默地聽她講,直到最後在安慰她就好了。
「所以說……」
請你多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我在腦中自動腦補上了這句話,但我不是大老師堆方也不是團子,真要說的話頂多就是擁有雙峰的二小姐。
我想著這些沒營養的事情一邊平穩逐漸疼起來的胃,可以讓我吃一下消化餅乾嗎?
「……你的心都不會痛嗎?」
伴隨著微弱的呼吸聲,一字一句就這樣刺向了我的心臟。
她抬起頭來像是要確認我的想法,不過我眼前的是令我無比心痛眼神中透露出滿滿的哀傷並泛起自虐般微笑的陳唯月。
當然會痛啊,我想這樣直接告訴她但我這才發現我的喉嚨擠不出半點聲音,眼角不知為何有些濕潤視線中的她開始變得有些模糊。
「……不會。」
冷靜下來後只能說出這兩個字。
「……那你為什麼在哭啊?」
陳唯月哀傷的看著我。
「生理反應。」
「真的……不用逞強也沒關係喔。」
「妳也是……不用免強表現出開朗的樣子喔」
陳唯月擦拭了眼角後說道,我們兩個人就像是在互舔傷口般互相安慰,可笑的是認為朋友不重要的我盡然對於現在這樣感到安逸。
陳唯月像是被我發現了秘密一般哭笑著說:
「什麼啊……都被你發現了……」
「嗯,所以差不多了吧,我累了。」
原來哭是這麼累人的一件事。
 
 
當冷靜下來之後我們尷尬了一陣子,老實說我很確定陳唯月在心中還是對我有所芥蒂,深怕我又做出奇怪的舉動。
很快地,在沒有什麼玩到的時間裡校慶就結束了,正當我準備回家時洪鳳燕出現在我的面前。
「賴玖一,之後我們班有續攤你要來嗎?」
嗯……我知道你只是來說一下並不是來確認的對吧?這樣你還可以凸顯你的氣度吸引一些女性朋友。不過在我和他的相處中我體認到了其實他並不是那麼高高在上的人。真是的到底是哪來那些空穴來風的流言啊?有空講這些卻沒時間精進自我,然後在那邊汙衊別人,所以說人類啊……
「喔。」
「這是答應的意思嗎?」
「是啊。」
我姑且先答應了他,一來是他都邀我這個邊緣人了二來是因為我想看看班上的社交生活長怎樣。
所以之後我就和同學們一起去到學校附近預約的餐廳內,仔細一看全班都來了果然洪鳳燕的號召力非同凡響啊。
之後全班一起聊聊天吃吃喝喝,當然我這個邊緣人沒有搭上任何話所以中途就跑出來了。
夜色壟罩在了大地上,一點一點的星星則裝飾在夜色上,就如同我眼前這位小姐的頭髮一般烏黑又反射了些許光芒。
「妳怎麼在這裡啊?」
「因為我感覺你會先出來。」
陳唯月笑嘻嘻地說著,不過眼睛仍有些許的紅腫雖然不太明顯。
「抱歉,其實我也有聽洪鳳燕說過了,據說劇本是你來寫的,而且是通宵寫完的。」
「嗯……至少跳過過程來說結果算是好的,但過程就……」
「所以我才跟你說聲抱歉,當時因為對你的作法不夠理解才說出那樣的話。」
「不,我也有錯,抱歉。」
「沒關係的,我自己其實也知道得如果想要解決事情就一定要付出相應程度的代價,只是我沒想到是犧牲掉了你,心裡有點過不去才……」
陳唯月低著頭玩著手指,一開始進入社團教室時的熱血模樣蕩然無存。
「老實說,我覺得妳現在這樣比平常的熱血模樣還要可愛,我說真的。」
「咦?是嗎?我還以為你們男生喜歡的是容易親近的女孩子耶?」
「妳這是偏見,好了我要回家了。」
我越過了陳唯越走向前方,但是一隻纖細的手拉住了我的衣襬。
「那個剛剛話還沒說完。」
於是我重新面向她靜靜地聽她說話。
「我覺得如果我們好好的相互理解的話可能就不會像今天一樣產生這種誤會了所以……」
陳唯月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吐出。
「我們來好好認識彼此吧。」
此時一陣風剛好吹過,纖細的長髮就這樣飄起然後輕輕的落下,再加上她微微泛起櫻色的臉頰和等待我答復的焦慮眼神,那一瞬間我好像懂了戀愛為何物,但馬上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我很確定我跟她現在才剛開始認識彼此而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