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十一章

MIT | 2021-03-21 22:31:52 | 巴幣 0 | 人氣 71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十一章:調查結果
在接近傍晚的時候,我結束了自己的訓練,因為早上有做過魔像訓練,下午就只是做了一些基礎練習而已,雖然是在體能訓練的同時訓練魔法就是了。
在我結束自己練習後,爸爸他們也從森林回來了。
他們的身上都乾乾淨淨的,完全不像是進到未開發山林的樣子,看起來也沒有受傷或是戰鬥的痕跡,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臉上的表情都有些的沉重。
「歡迎回來,怎麼了嗎?表情這麼沉重。」
「沒什麼,只是沒有找到任何更多的線索而已,雖然確實有看到戰鬥的痕跡,也有看到魔獸的魔核,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更多的資訊了,其他的都還是未知…」
表情沉重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啊,嗯…既然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晚上還是出去一趟吧。
「總之先進來吧,別在門口呆站著了。」
「嗯,我回來了。」
在這之後他們就進到了客廳繼續去做討論,我則是回到房間裡休息。
回到房間後原本想直接睡的,不過想到晚上還要偷跑出去就起來做了一些準備。
先做了一個和我體型一樣的假人,準備晚上放在床上來假冒成是我,至少效果會比用枕頭疊起來裝還要好。
做假人比原本想的還要來的花時間,在一些小地方想做的盡量得像一點,意外的不是很好調整,看來以後能用這個來做魔力操作訓練了。
做完後就躺到了床上開始睡,直到吃飯時間被叫下去才起來。
在吃飯期間大人們依舊在討論有關於魔獸的事情,我們這些小孩則是在一起討論有關於魔法的事,主要是我在做講解。
會聚在一起討論是因為我在和格蕾做教學時,大哥他們意外地感興趣才變成這種狀況,大哥會不知道是因為他基本看的都是有關於歷史或一些之後做領主時會需要用到的書,所以對於魔法的理解基本還在基礎階段。
在吃完飯後我們把地點從餐廳換成了客廳,不過兩個團體之間依舊完全沒任何的交集,完全就是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就這樣一直談論到睡覺時間我們才結束談話回到各自的房間,不過這是我們這些小孩的狀況,大人則是轉移到了書房。
我到了房間後,把已經準備好了的假人拿出來放到了床上,然後把燈關起來,最後把門給鎖住。
做好準備之後就用土魔法做了一個板子出來,然後用【念動】來操控它浮起來,把窗戶打開坐上板子後就立刻往後山的方向飛了過去。
因為已經接近半夜了,夜晚月亮漂浮在半空,因為沒有光害所以滿天都是星星,如果不是因為有事要辦,坐在這個板子上觀看星空大概會挺愜意的吧。
在這麼想的同時我加速了板子的飛行速度,因為想盡快搞定回去休息。
附近一片漆黑,我發動了【照明】來確定位置,雖然視野有限但這也沒有辦法,只能提高自己的警覺了。
到了以後先是在附近做了一些簡單的調查,正如爸爸他們說的,確實除了有和我戰鬥過以外的痕跡以外什麼都沒有。
我在確認完沒有其他的資訊後我就對自己的左眼使用了【過去視】,把【過去視】的時間條成了昨天的下午,一眼看出去是亮的一眼看出去是黑的這種感覺很怪,而且因為眼前的畫面並沒有同步導致大腦產生了混亂,不過我強壓住了不適感,繼續去調整【過去視】的時間。
最後眼前出現的是我當時和魔獸戰鬥的景象,因為是從當前的位置看到過去的影像,所以能看到自己過去的身體,能看到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在眼前行動還是一件挺怪的事。
我把時間繼續往前調整,眼前的魔獸開始倒退,我則是跟著魔獸前進,在前進了十分鐘後,我看到了魔獸出現的原因,眼前是一個高度大約兩米寬度大約三十公分的黑色縫隙,魔獸就是從這個縫隙裡鑽出來的,在魔獸鑽出來後縫隙就消失了,中間的過程只持續了不到一分鐘。
對於這個縫隙我有印象,雖然規模完全不同,但這和我昨天夢境裡的裂縫大概是一個東西,我開始去思考著一些可能性,不過大概能確定這不是人為的,至少,這不是人能做出來的東西。
我收起了【過去視】,因為使用了這個魔法導致現在我的魔力被消耗到只剩一成左右,身體已經開始出現了疲倦感,雖然魔力只剩下一成但回去還是做得到的。
我再次操作起板子把我自己給運了起來,一路上都在努力的把自己的意識給集中,因為一旦魔法解除那狀況就會變得很不妙。
一路上雖然有一些驚險不過還是成功回到了家裡,把窗戶打開翻進自己的房間後,我立刻把床上的假人拿下來放到一旁,然後躺到床上沉沉的睡去。
雖然當時感覺有一種異樣感,但是因為疲倦感的關係讓我沒有去在意當時的那種異樣感。
隔天下了樓後,隔天下了樓後,看到格蕾他們在整理東西,雖然主要就是傭人們在整理就是了。
「早安啊,你們在做什麼?」
「早啊,就像你看到的,我們要回去了。」
雖然看到他們在整理東西就能大概猜到,不過還是挺讓人意外的。
「怎麼沒有和我說?」
「你沒有說嗎?克萊?」
「嗯…忘了!」
在我問了後可莉兒先是有了反應去質問克萊,而克萊用一個完全沒有罪惡感的聲音去回話,可莉兒則是用一個回去你死定了的眼神看著他…克萊,一路走好……
「那你們幾點要離開?」
「大概中午吧,吃完飯後就要走了。」
「那魔獸的事你怎麼看?」
「那事就丟給你爸去處理了,大不了讓你爸再去清一次山。」
聽到【再清一次山】這件事我瞬間就來興趣了,是指爸爸他以前就清過山嗎?
「嗯?再清一次山?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和你說過嗎?你爸他之前為了不要一天到晚都有那種獸災之類的問題,就很乾脆的直接……」
「克萊,別老是和我家孩子講一些奇怪的事,好嗎?上次【王國之劍】的事就是你說的吧?」
在克萊講到一半的時候,爸爸突然面露微笑地走了過來,不過雖然面露微笑但眼神卻完全沒有在笑,不如說眼神中還有一絲的殺意,呃…克萊你一天是要惹火多少人啊?
雖然大概能知道爸爸做了什麼事,不過就這樣說到一半就停住還是很難受的,好歹讓他講完再來嘛。
「嗚…好嘛!不說就不說嘛!」
克萊說完後就一副鬧脾氣的跑掉了,不過實際上有沒有生氣就不知道了。
「呃…既然你們中午才要走那先來吃早餐吧,克萊就先別管了。」
「嗯,我同意先不管克萊,他到時候自己會回來的,格蕾,我們先去吃飯吧。」
「欸?咦?不管爸爸沒關係嗎?」
在我提出先去吃飯並不管克萊後,可莉兒表示了贊同,格蕾則是處於一個困惑加愣住的狀態。
「嗯,沒關係哦,到時候自己會回來的。」
對於格蕾的疑問,可莉兒十分肯定的去回答,格蕾就這樣愣愣地被帶去餐廳。
在我們開始吃飯後過了十分鐘後,後來大概是發現沒人去找他,就自己跑回來了。
他回來後融入的十分自然,就像他原本就在,只不過剛剛去上了廁所一樣,不過桌上空的就能證明他一開始並不在餐廳。
就這樣度過了和平的早餐時間,接著大人繼續做他們的事,我們這些小孩則是和昨天一樣繼續聚在了一起。
雖然說是聚在了一起,不過還是很明顯能感覺的出來誰和誰比較親近,格蕾和我、卡斯托爾和波魯卡斯,唯獨大哥是自己一個人,總覺得大哥好慘啊…
我和格蕾到了後院去,我先是盡我可能的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有關於魔法的知識告訴格蕾,在說完後就開始和格蕾在後院練習。
格蕾進步的速度很快,能看出她在魔力控制的才能是相當出眾的,只練習了幾次就能做出很纖細的操作,像是用水魔法做出一個很複雜的圖形,又或者是做出一個十分精緻的人像,即使是我做出的人像也沒辦法做的像她那麼精緻,不過與之相對的是她的魔力量即使恭維的說也實在稱不上多,甚至是偏少的,不過魔力總量還是會增加的,大不了就用一些靈藥來增加她的魔力就是了。
在到了接近中午的時候,伊絲來叫我們去吃飯。
這次在飯桌上討論的不再是有關於魔獸的事,而是一些比較輕鬆的話題,是想要讓克萊他們在比較輕鬆的氛圍下離開吧。
吃完飯後過了十分鐘,他們也準備要離開了,我們開始去互相道別。
「格蕾,雖然沒有成功和你關係變好,不過還是很歡迎你下次的到來,再見了。」
「嗯…再見。」
大哥表示對於沒有成功改善關係而感到可惜,格蕾則是用一個比較小的聲音去回應,再見到這個反應後,大哥又開始苦笑了。
「格蕾,下次再見了,希望下次見面的日子可以點到來。」
「我也…很希望…再見了…迦納。」
在大哥告別完後我接著去和格蕾告別,格蕾用比和大哥說話時還要大的聲音回應我,而且表情看起來很捨不得。
在道完別後克萊他們也準備好了,我們全家早到門口去替他們送行。
在看到他們離開後,雖然有些心情變得有些低落,不過還是回到了家裡面。
進了家門後我就回到了二樓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開始發呆。
過了一陣子後我聽到了幾聲清脆的敲門聲,我回應讓敲門的人進來。
「請進。」
「打擾了,迦納。」
進門的是依絲,我對於她為什麼會來到我的房間而感到困惑。
「伊絲,怎麼了嗎?」
「我就直接說了,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出去了?」
聽到這句話後我立刻就把門用【念動】給鎖了起來,並且提高了警戒。
「你怎麼會知道?」
「魔族的夜視能力比較好,你放的是假人這點在我的眼裡是清清楚楚的。」
啧,忘記夜視能力這個問題了,果然當時應該把門鎖住的嗎…
「所以你來這裡特別說這件事是為了什麼?還有你沒有說出去吧?」
「不用這麼警戒,我來這裡是為了瞭解你出去是去做什麼,還有我沒有說出去,如果說出去你早上就會先被老爺盤問了。」
依絲她說的也有道哩,而且他也並不是帶著惡意過來的,想到這裡我把自己的戒心給降低了。
「說的也是,那你先跟我做個交易吧。」
「可以,那交易內容是什麼?」
依絲會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交易這件事我是沒有想到,不過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層保險,因為這個世界的人相當的重視交易,並不會隨意的去毀約。
「我會在我認為可以的範圍提供你要的資訊,而你不能隨意洩漏,並且要提供我要的資訊。」
「好,我答應。」
隨後我就開始說我昨天做了什麼,還有我對於整件事情的想法。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抱歉,這我不能說。」
如果我說了就會暴露我會時間魔法的事情,所以我選擇不去回答這個問題,這也是我一開始在條件裡加上【我認為可以的範圍】的原因。
「換我問了吧?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我出去的?」
「差不多十二點在巡邏時注意到你房間裡沒有氣息就過來查看,我就站在你的房間裡直到你回來為止,你一回來就直接睡死了,完全沒有注意到我。」
難怪!當時就覺得哪裡怪怪的,要不是因為疲倦感我當時大概會先檢查一下附近吧。
「…你為什麼會特別過來這裡問我而不是直接和我爸爸說?」
「沒什麼,只是因為這是很單純的好奇而已,我並沒有打算要給你添麻煩。」
「只是因為【好奇】?」
「對,我的好奇心其實還挺重的哦。」
只是因為好奇心就在我房間裡站了一個小時嗎…雖說很難去相信不過因為有先立契約,可信度還是很高的。
「…算了,大概就這些了,你會去做事吧。」
「好,謝謝你的配合ˊ。」
在結束了對話後我打開了門鎖讓依絲出去,依絲離開後我又重新躺回了床上休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