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十章

MIT | 2021-03-21 22:30:47 | 巴幣 0 | 人氣 73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十章:訓練
到了樓下以後,因為天還早沒有半個人,想到了昨天和魔獸對打時的狀況,就往後院走了過去,決定開始去做一些訓練。
後院有放幾把訓練用的木劍,不過因為沒有準備我用的木劍,所以都是一些比較大把的。
看了一下後,用冰魔法做了和之前打魔獸時一樣的長刀,再用土魔法做一個假人在前面,用【念動】操作假人移動。
讓假人移動來攻擊我,我再用長刀來防禦和反擊。
因為是在劇烈運動的情況下操作魔法,所以比預想的難度還要來的更高,一不注意魔法就會解除。
在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也習慣了一邊劇烈運動的情況下操作魔法,就在做了一個假人來一起操作。
在增加一個假人後,難度瞬間上升了一個檔次,難度的提升不只在魔法操作這方面,閃避和防禦的難度也提升了一大截。
就這樣訓練過了大概一到兩個小時吧,開始感受到注意力變得難以集中,身體的疲倦感和沒能成功擋住攻擊造成的傷口開始影響身體的移動。
我停止了訓練,把視線撇向了牆邊的座椅,看到了一個褐髮女僕站在那裡,手上拿著毛巾和水瓶。
「迦納少爺,您鍛鍊辛苦了。」
「謝謝你,布蘭,話說我不是說過對我不用加敬稱嗎?」
我把布蘭給的毛巾拿來把臉和脖子上的汗擦乾淨,然後把水拿來補充已經缺水的身體,水冰冰涼涼的,在夏天運動完後喝冰涼水真是舒服啊~。
「這可不行,不管怎麼說您也是貴族,我不能這麼失敬。」
「…至少把【您】這個稱呼給改掉。」
「不行。」
每次和布蘭對話都會被敬稱搞得渾身不自在,但也沒辦法讓她改掉,就搞得每次說話都會出現一樣的對話,為什麼她會在這種地方有這種奇怪的堅持啊…
「……算了,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旁觀的?」
「三十分鐘前。」
「那現在幾點?」
「七點半左右。」
嗯…訓練的時間大概兩個小時左右吧,兩個小時注意力就無法集中了嗎…看來要把這種訓練加到日常行程裡了,至少能連續行動半天注意力不下降才算得上是合格。
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到處都是擦傷,有些地方還在滲血,瘀青也到處都是,骨頭…嗯,雖然有裂開不過沒斷,這種傷口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就算不去治療也無所謂,不過家人看到會擔心,所以還是對自己施加了治療。
「他們醒了嗎?」
「老爺和夫人都醒了,修德少爺也醒了,卡斯托爾少爺和波魯克斯小姐還在休憩,尼斯伯爵一家都還在休憩。」
「他們現在在餐廳嗎?」
「都還在各自的房間,早餐八點才開始,我建議您可以先去更衣洗浴,我會替您準備好衣物的。」
大概是看出了我像先換一身衣服吧,很貼心地先和我說了一些我原本打算問的事,在這種小地方觀察的仔細真是幫大忙了。
「好,那就麻煩你了。」
「不會,那我先退下了。」
在說完後布蘭把水瓶和毛巾拿了進去,在稍微整理了一下場地後我也進到了房子裡。
在進到房子裡後直接就往樓上的浴室走了過去,簡單的洗浴完換完衣服後就回到了樓下,樓下多了幾個原先不在的人。
「爸爸,媽媽,早啊。」
「「早安。」」
他們在樓下坐著,看起來像是坐了很久的樣子,但我剛才上去的時候明明還不在的啊?什麼時候下來的啊?
從樓上下來到了客廳後,看了一下時鐘,差不多七點五十分左右,這個世界的時鐘比較簡略,雖然時間的技法和原本的世界一樣,但卻沒有分的那麼細,中上只有十二個刻度而已,比較難精確地知道時間,都是大概而已,不過也沒有因此造成什麼不方便就是了。
「迦納,你早上在後院做什麼啊?聲音很大哦。」
「一點點簡單的自主練習而已,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簡簡單單的敷衍了過去,反正也不是什麼壞事,話說原來在後面這樣搞聲音很大嗎…下次用個隔音結界好了。
「迦納少爺,自己操作魔像來攻擊自己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練習哦。」
「……迦納…」
我對布蘭投以一個怨恨的目光,而布蘭則是當做沒注意到一樣快速的離開去工作。
嗯…爸爸的眼神變的銳利了起來,媽媽則是用一個很無奈的眼神看著我。
「你知道你自己做的行為有多異常嗎?」
「不知道。」
對於爸爸的提問我很直接了當的回答,因為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而且我也沒做虧心事,嗯…沒有!
「正常根本沒有人會這麼做好嗎,就算是魔像訓練也是兩個人一起來的。」
「兩個人?雙人協作?」
「不是,是一個人訓練操作魔像一個訓練體能。」
「喔,所以我不能這樣訓練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要在旁邊觀看,有人在旁邊指導也比較好吧?」
「欸~可以不…沒事,您請便!」
原本想說在訓練時被圍觀感覺會很怪,在我準備說出口時卻被兩人同時盯著,立刻就改口了,不改口事情只會變的更麻煩。
「好…那準備吃早餐吧,伊絲,去叫一下他們。」
「是。」
在被爸爸用一個很無言的眼神看了一眼後,他就讓伊絲去叫人吃早餐了。
大哥最早下來,看起來已經醒了一段時間了,也已經清潔完了,給人一種乾淨清爽的感覺。
再來是克萊一家,格蕾看起來還沒睡飽,打著呵欠揉著眼睛,看起來就很可愛,克萊則是只做了最低限度的清潔,給人一種很邋遢敷衍的感覺,可莉兒則是相反,給人一種乾淨俐落認認真真的感覺,夫妻給人的感覺真的完全不一樣欸,會不會差太多了啊?
最後下來的則是卡斯托爾和波魯克斯,他們不是沒有整理自己,而是根本還沒有睡醒,兩個人是被伊絲給抱下來的。
和往常一樣在餐廳吃飯,不過這次談論的話題和以往不同,不是簡單的輕鬆聊天,而是再討論有關於魔獸的事情。
討論到最後他們一致的認為必須要去調查,不過在人選方面出現了很大的分歧,就是要不要把我給一起帶去這件事。
爸媽認為我才剛經歷了這種危險,不想讓我再出現一樣的事,而克萊則認為要調查也要知道詳細的地點,而當事人只有我和格蕾,格蕾還太小,我雖然年紀也沒多大但我有能力可以自保。
就這樣他們的談論從吃飯開始到吃飯結束都還沒結束,最後他們決定把問題甩到我身上。
「嗯…格蕾,你覺得呢?要我去嗎?」
在我這麼問格蕾後,她立刻搖頭,而我也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這次我並沒打算要去,我要在家裡陪格蕾,相對的我會把當時事情發生的地點盡可能的清楚描述出來,當時的地點因為發生過戰鬥所以看附近的痕跡可以很容易就看出來,地點是在……」
在我把資料給說完後,爸爸、媽媽、克萊三人拿了武器後就立刻出門了。
爸爸拿了兩把劍一把黑的上面有鮮紅色的紋路,一把白的上面有淡藍色紋路,腰上放了幾把刻有法陣的匕首,媽媽拿了上頭刻了小型法陣的短刀和一把前端浮著一顆寶石的法杖,克萊拿了一把普通的長槍和好幾把有法陣的匕首,只有克萊的特別普通,是因為事發突然沒有帶自己的武器,話說每個人都帶了匕首或短刀啊,是用來當做備用武器或小道具吧。
對我來說目前多陪一下格蕾會比較好,因為她的年紀還小,接受到了這麼大的刺激還是安撫一下比較妥當。
「可莉兒你不去嗎?」
「我並不擅長戰鬥,還是在這裡待著比較好,就算去了我並不擅長戰鬥,還是在這裡待著比較好,就算去了也只是一個累贅而已。」
看她的眼神裡似乎有種無奈、不甘和無可奈何的感覺,瞬間感覺自己說錯話了。
「呃…抱歉。」
「你沒有必要道歉,這並不是你的問題,你去陪陪格蕾吧,她很喜歡你,我先去做一些事情。」
我點了點頭後她就離開了,真的是一個很瀟灑的人啊。
可莉兒離開後格蕾就湊了過來,大哥也從另一個地方過來。
格蕾看到大哥後立刻就躲到了我的身後,大哥看到後苦笑著說。
「看來格蕾並不喜歡我啊,那格蕾就交給你照顧了,我去陪卡斯托爾和波魯克斯好了。」
「喔,好哦。」
大哥離開去找他們,背影看起來有些淒涼啊。
「…那我們去旁邊玩吧,有什麼想做的嗎?」
「我…想學…魔法。」
「可以是可以,為什麼會想學?」
「……」
不說嗎…也行吧,讓她早點學魔法也不是什麼壞事。
「那我們去後院吧,在室內不好做練習。」
然後就和格蕾一起到了後院,不過在開始練習前要先確定魔法適性。
「格蕾你的魔法適性有哪些?」
「魔法…適性?那是什麼?」
「就是你能用哪些魔法的基本條件,那…你知道你的適性有哪些嗎?」
格蕾搖了搖頭,也是啦,如果知道就說了。
讓格蕾在原地等了以後就進房去問可莉兒了,她說格蕾的適性有水、土、、雷光,嗯…沒有無屬性嗎…那就不能用我一開始的【照明】來給她練習了。
回到後院後,看到格蕾坐在椅子上發呆。
「格蕾,來練習了哦。」
「嗯…好。」
聽到我在叫她後她立刻從椅子上起來,然後小跑步到了我面前。
「格蕾,你的魔法適性有水、土、雷、光,這些要記住哦。」
對於我的話她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後我就開始講解魔法基本的運行規則,就和當初西羅教我時一樣。
格蕾她很有天分,只花一個小時就掌握了操作魔力的方法。
「那我先教你基本的水魔法好了,【水球】。」
在我說完後眼前出現了一顆半徑約五公分的水球。
「這就是【水球】,詠唱的話我記得是…【水啊,匯聚於吾前】。」
嗯…果然詠唱這件事還是很羞恥啊,這就是我不想要詠唱的原因啊!
格蕾她沒有注意到我內心的羞恥,立刻就進行了詠唱,隨後我們中間出現了一顆半徑五公分左右的水球,然後越變越大,越變越大,在變成半徑十五公分左右的時候我回過神來,立刻大喊讓格蕾停下來。
「停!不要再繼續注入魔力了,注入太多了!」
格蕾被我的話給嚇到了,水球失去了控制,從空中掉落到了地上,水濺起來把我和格蕾的全身都弄濕了。
格蕾的身體逐漸癱軟,我伸手去扶住她,大概是把自己全部的魔力給注入進去了,所以她身上的魔力流動變得比較微弱。
「你消耗太多魔力了,你先去換身衣服然後休息吧。」
她點了點頭卻沒有從我身上起來的意思,是因為魔力缺乏吧。
我把她給抱了起來,在我抱起來時她嚇到了,雖然臉很紅不過也沒有掙扎,我就當她是默認沒有問題了,抱起來後進到屋子裡把她交給克萊家的女僕,然後交代了女僕要注意的事情就離開了。
嗯…那麼接下來既然安頓好了,那就繼續我早上的訓練好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