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考察】從FGO談歷史--Avenger與瑪麗・安東尼(下)

旅人 | 2021-03-21 00:08:52 | 巴幣 16 | 人氣 150

  關於FGO的Avenger職階和與近年疑似出現Alter版的瑪麗王妃。以下是對二手史料漫無邊際的雜談,請斟酌食用。

上篇:從FGO談歷史--Avenger與瑪麗・安東尼(上)
***
瑪麗・安東尼的人生
  越看資料越覺得瑪麗・安東尼被冤枉的很深。她不是個勤奮聰明的孩子,但是童年過得有多快活,後半生就有多悽苦。

  十幾歲,還處於愛做夢的年紀,初嫁到陌生的異國,就必須面對在大庭廣眾之下剝去一切來自母國衣飾的褪服禮(同時放棄的還有她奧地利女大公的爵位),加上法國王室缺乏隱私的環境,是個正常人都會感覺痛苦。

  更甚者,由於法奧兩國的世仇關係,作為聯姻對象的的路易十六也相當仇奧,沒有影響力又遲遲生不出孩子的瑪麗過得並不好。

  瑪麗亞・特蕾莎並非完全不愛子女,只是身為女王,注定無法排除自己統治上的考量單純為瑪麗的幸福著想。作為一個嚴格的母親,她雖然定期和女兒瑪麗保持通信,卻無法給瑪麗多少溫言安慰。瑪麗王妃早年會沉迷在賭博等娛樂中麻痺自己,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在與路易十六的關係穩定,瑪麗王妃好不容易有了期待已久的子女,也培養起王妃的風範和責任心後,社會局勢卻已經傾頹到回天乏術的程度。奢侈是法國王室一貫的傳統,早就虧空的財務狀況,主因其實不在這對夫妻身上,只能說他們運氣太差,心有餘而力不足。

  瑪麗王妃出嫁前,她的母親曾向預言家詢問女兒在法國是否能過得幸福,而預言家回答:「有十字架來保證。」如果預言真的靈驗,可憐的瑪麗王妃擁有的恐怕也是前往天國後的幸福吧。
****
流言迫害
  我們熟知的白色恐怖這一詞,最早是來自法國大革命時期,雅各賓黨失勢後的一連串政治迫害(藍白紅三色中的白色是代表國王,也是保皇黨帽子的顏色)。但在這之前,雅各賓黨也曾以定義模糊的「反自由罪」大量處死異議分子,帶來死亡人數近兩萬的恐怖政治。

  法國大革命固然帶來了自由思潮和現代政治體系的啟蒙,卻也有著混沌而失控的一面。在這場騷動中最早成為斷頭台刀下亡魂的,自然是瑪麗王妃等王室成員。

  因為法國人民的仇奧心態和瑪麗王妃曾為奧國公主的身分相乘的效果,當時她儼然變成眾人眼中的罪魁禍首,被敵視程度遠超過路易十六,一個人吸收了民眾對王室的大量仇恨。

  在逐漸升溫的民怨中,擔憂的瑪麗王妃終究下了致命的一步錯棋:寫信向哥哥求援(遭到拒絕),又試圖帶丈夫和孩子出逃(未果)。王室涉嫌引入奧國軍隊與逃亡的消息徹底犯了眾怒,使民眾決定將他們送上了斷頭台。

  據聞是某貴婦對友人信中建議的「沒有麵包為什麼不用蛋糕呢?」(貴族之間的生活小創意)被扭曲成「王妃不知民間疾苦」已經算可愛了,當時的法國還流傳著更多齷齪的臆測。

  瑪麗王妃即使在接受審判時,也沐浴著殘酷的流言,由於莫須有的小道消息和王室的失德一併被法庭當成了她確鑿的罪狀,讓她被迫在眾目睽睽中,親口駁斥那些污穢得令人難以啟齒的醜聞。
****
復仇者與Alter
  FGO的仇職,儘管時代分佈散亂,甚至不是史實中出現過的人物,還是有共通點:都是生前含冤和流言受害者。

  貞德被當成魔女處以火刑,伯爵冤枉入獄,戈爾貢因為想保護姊姊而真的從女神淪落成怪物,安哥拉曼紐被當作此世之惡的代罪羔羊獻祭,薩列里晚年遭自己殺害友人的流言中傷所苦。

  Avenger裡,讓我感覺跟黑瑪麗最有共通點的是黑貞(貞德Alter)。Alter與其說是平行世界的當事人,不如說是原本具備的另一種可能性。但受職階影響,被強調的側面可能會很極端,比方黑貞就是墮入魔道後,覺得本尊太耀眼不敢直視的元帥召喚出的浮蓮子(?)

  聖女貞德的Alter之所以會是仇職,是因為她受冤的遭遇本就滿足這個資格,卻仍全心信仰著扭曲了她原本人生的上帝,不恨迫害她的群眾。所以本尊沒有成為Avenger,而是從常人的角度來看「不恨才是異常」的可能性另外誕生出了黑貞這個側面。

  就復仇者職階含冤和流言受害的經歷這點,瑪麗王妃也完全符合條件。如果黑瑪麗真是瑪麗王妃的Alter的話,我認為職階是Avenger的機率很高。

  瑪麗王妃生前原本就擁有願意努力去體諒他人(對於母親也是如此)的溫柔性格,所以FGO的瑪麗是個淨化力滿格的角色。能夠不囿於仇恨,將宣告法國大革命開端的愛國標語「Viva La France」掛在嘴上,足見瑪麗的胸懷之深與對法國的愛(也顯得相當諷刺)。

  瑪麗王妃不是聖女,也坦承過心中不是沒有恨,只是自己將恨意消化,選擇去原諒。除了溫柔,自制的努力也是構成瑪麗王妃的根幹,使她人生最後一段路,能夠死得不失她的身份,不失人格。

  選擇去原諒他人既不是聖人行徑,也不愚蠢。原諒是作為人類貫徹善性,和苦痛的泥淖掙扎之象徵,是當事人為了不被仇恨扭曲,保護自己尊嚴的方式。

  古來多少失勢的貴人,能像瑪麗王妃這樣坦然面對自己人生最落魄的時期? 直到死前最後一刻,她依舊是生為公主、身為王妃,一朵堅貞而不染的白百合。

  儘管官方不斷暗示她有黑化的潛力,即使真的出現了Alter版本也是合情合理,我還是會對瑪麗王妃生前對法國的愛不被大眾理解,死後尊嚴和覺悟亦被糟蹋而感到難過。
*****
黑瑪麗香歸香,我實在不想承認是她本人,幸好似乎不是,否則我要哭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