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善提經:四十五. 鏡中水

山容 | 2021-03-20 19:12:27 | 巴幣 100 | 人氣 112

完結善提經:本傳
資料夾簡介
三千世界動盪不安,手持邪劍的噬佛者為濟為情踏上復仇之路,誓誅舟天聖主。為了得到力量,即使身犯五逆重罪也在所不惜的他,卻接到了意料之外的任務......

四十五. 鏡中水

   眼前有威德天眾者,五體化土石。有妍麗天女者,形枯駭人心。
   有光明金剛者,身似朽木倒。有無敵兵將者,膽破心神喪。
   舍沙出五濁,須彌淪惡勢。
   善男子持義理,投入炎火坑。善女人抱虔誠,墮入惡水淵。
   普施恩救貧苦,妖鬼啖屍骨。修智慧守正念,瘋狂血染身。
   眾信無所向,三千俱淪亡。
   眼前山嶽東西倒,江海乾坤懸。六合分離散,玄黃混沌拆。
   走獸食親子,飛禽掠生靈。蟲蟻嚙骨肉,刀劍剉形骸。
   髑髏鋪道,地獄門開。茫茫四野望,徒聞哀號聲。
   眼前香海沸如火,漠海奔流向須彌……
 
      彤子又做了一個夢,眼裡滿是嚇人的殘酷景象。
    「賊逆,你看見了什麼?」
      夢中鏡海騷動,嚇壞的彤子放開手上的鏡子,慌忙躲到青兒身後。青兒高舉彎刀,咒術卻鯁在喉中無法發出。
      黑色的鏡子不斷湧出黑色的煙霧,黑煙凝成黑水,黑色的血水中生出人形骨架,骨架上長出皮肉。左持人頭杯,右擎金鉞刀,從黑鏡中踏出金剛亥母身披白骨裙,皺縮的雙乳漫佈毒蟲。隨她威嚇的腳步一步步靠近,萬千鏡面隨之破裂粉碎,彤子似有所感發出慘叫!

     「彤子?」
      鏡華天女雙臂緊緊抱住自己,不知何時蜷縮在地,沾滿汙水的絲帶纏繞在身上。
      那些鏡子……
      青兒和粉碎的鏡子都消失了,千眼遍照失去魔力,漂浮在半空中的東西重重落地,粉碎的聲音不絕於耳。

     「喝下去。」亥母將人頭杯塞進她手裡,彤子睜開眼睛看清人頭杯的真面目,張嘴放聲尖叫。青兒乾縮的臉孔歪倒,比血還濃的鮮紅烈酒潑濺一地。這裡不是千眼遍照,千眼遍照沒有刀山劍林,沒有糾纏不去的亥母折磨她。
       這裡是亥母殿,刺顱林。
     「鏡華天女何故擅離職守?」破鏡而出的亥母屈膝虎踞在無頭屍上,無頭屍的鮮血繞著彤子畫出一個圓,血中彷彿有無數的人兒在揮手求救。彤子渾身顫抖,深沉的恐懼壓迫著她。
     「天女不願喝下叛逆的血,如何體悟三千世界掙扎求生之心?」
      彤子不知道怎麼辦,只能用手摀著臉不停地哭。她不喜歡這面鏡子、不喜歡這個夢,她想把鏡子藏到鏡海深處,只要藏得夠深它們總有一天會消失。青兒呢?她想要青兒在身邊。還有聖主,聖主究竟在哪裡?
     「叛逆已伏法,鏡華天女決定又是如何?」

      叛逆?
      她看見了什麼?
      鏡華天女閉上眼睛,她看見三千世界祥和美好,眾生都在舟天聖主的聖光照拂下欣欣向榮。青兒在千眼遍照中和她一起暢飲甜美的蘇摩,輕輕握著手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她的功勞。
      可是燥熱的風一陣一陣拍打她毫無遮蔽的身軀,刺鼻的血腥味不斷刮著她的臉,令她滿嘴都是腐臭味。那是誰的尖叫聲?彤子不敢睜開眼睛,就怕睜開眼睛人又回到刺顱林,困在亥母用恐懼築成的宮殿中。只要閉上眼睛她就是安全的,千眼遍照圍繞著她,聖主和青兒會保護她。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外道邪魔滋擾進不了三十三天。

     「賊逆妄自尊大,唯有就地正法。」
      鏡華天女睜開眼睛,亥母扭曲的臉孔上還留著青兒的彎刀,刀刃自她太陽穴一路穿過她的臉頰,貫穿扭曲的笑容。
     「你看。」
      她說。
      只要閉上眼睛,彤子能看見青兒當初仰望千眼遍照的眼神。那時她剛從神舟中感應而生,由聖主引進千眼遍照之中,接下照看三千,提防外道妖魔引三毒瘴侵襲眾生的重責大任。彤子被無數的鏡影環繞,當她漸漸感到對這世界迷惘時,看見的就是青兒那張堅定的臉孔。降生之初,難近女就仰頭看著祈孤園中的千眼遍照,眼中燃燒著熱切的火。

       有生以來,鏡華天女向舟天聖主提出一次要求。千眼遍照孤獨的年歲,終於因為她有了一絲色彩。
彤子不敢睜開眼睛,一旦睜開眼睛所有的一切都要被抹消。鏡中源源不絕的黑霧瀰漫,如氾濫的洪水席捲千眼遍照。驚惶的青兒高聲怒吼,汙穢的霧氣吞沒毫無防備的金剛力士,聖主御賜的金身咒印救不了他們,反而寸寸碎裂,變成枷鎖纏身。

     「不可能、不可能!」
      青兒的怒吼扭轉不了現實,應該保護他們的咒印成為三毒瘴的幫兇,將他們孱弱的軀體腐蝕,令他們軀體變型扭曲。
    「賊逆!」青兒怒罵:「這些賊逆看了什麼?居然在神聖的多寶塔中展讀偽經,吸食三毒瘴!」
      不是,不是這樣的,彤子知道這些不是偽經,是貨真價實的大寶。是她朝思暮想的經典,困住禍害三千的怪物,出自一顆救世之心的善提經。青兒只看到從書頁中湧出的黑氣,卻看不見文字背後的珠璣寶玉。
       為什麼青兒要這樣說?
      「這些禍害死有餘辜!不只違抗聖主不許開啟聖典的禁令,還散布偽經、吸食三毒瘴,這些禍害通通該死!」氣壞的青兒拔刀指向彤子。「你,你明明看見了,卻從來不曾警告我們。你這可怕的妖女,坐擁千眼遍照神通之力,卻放任外道邪魔摧殘同胞。比起他們,你才是真正該死的人!」

      不,不是這樣的。那些金剛力士有決心,當他們吸入三毒瘴,便自行廢掉全身氣脈,義無反顧投入輪迴之路。難近女不需要肅清北方三部的金剛力士,他們是勇士,理當安息在寶塔中永受聖主榮光沐浴。
北方三部與北俱蘆洲共存亡。
      彤子閉上眼睛,只要閉上眼睛她就看不見相貌猙獰的青兒,看不見難近女的怒火。她看見的是青兒第一次走進千眼遍照,臉上滿是驚喜、讚嘆,單膝跪在地上受鏡華天女接見。親眼看著她美麗的臉孔,和隔著鏡子俯瞰三千眾生的感覺完全不同。青兒活生生的,會笑會生氣,一舉一動牽動彤子也受彤子牽動。他們像凡間的孩子細心雕琢的機關木偶,看似完全不同卻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是無可比擬的心靈伴侶。

     「賊逆。」
      不要再說了!
      鏡中黑水洶湧,彎刀錯失目標,反倒刺入亥母的體內。紫蓮華聖焰忽地熄滅,金鉞刀揮動,夾帶無可抵禦的威勢湧向青兒。難近女向後退避,霎時間三人已來到刺顱林中。全副武裝的亥母向前走,滿地刀槍穿過她的身軀,她的身軀像一抹鏡影一樣毫髮無傷。腳掌遭短槍貫穿的青兒舉高左手僅存的彎刀,咒語卻鯁在喉嚨中。
      「難近女,在刺顱林中萬咒萬法受我統領,汝一身本事亦受我調教,要如何抵抗金刀之威?」亥母在笑,笑聲隆隆震動三十三天。鏡華天女全身筋骨彷彿有千斤重,手腳折在身體下不得動彈。

       不要,不該是這樣,不能是青兒……

      「睜開眼,這是汝該照看的三千世界,人人附膻逐臭,血浪淘洗生靈。」亥母對夢中的彤子說:「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洗滌一切苦,拔除一切惡。就是地位崇高的難近女,有了異心,同樣是敵人。縱使見證聖主神權加身於汝,依然偏執故我,招致殺身。無知痴兒,妄想徒勞,可悲、可嘆。」
      不能是青兒。
      汙血在刺顱林中奔流,吸飽血腥的刀槍斧戟愈發堅挺鋒利。青兒的彎刀給自己的血淹沒,無頭屍橫亙在地。亥母左手捧著人頭杯,散亂的髮絲黏在手腕上。彤子彷彿看見彎刀橫過自己脖子,她是持刀人,青兒的頭顱滾落血池中。
 
    不要、不要、不要……
 
      彤子遮著臉不敢移動,她什麼都沒看到,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她只是做了一個噩夢,她其實人還在千眼遍照裡,窩在青兒膝蓋旁說夢話。聖主呢?聖主在哪裡?為什麼聖主不來救她?
 
    若有棄佛者,念彼神通力,鐵劍刺顱穿。
    叛教毀信斯,念彼神通力,刀斧橫加身。
    若有癡迷者,念彼神通力,棍棒破迷津。
    目盲耳聵斯,念彼神通力,打殺脫苦海。
    若有外道者,念彼神通力,沸油入喉舌。
    異端讒言斯,念彼神通力,五毒出焰口。
    劫波杯裡承天啟,金鉞刀破諸邪性。
    金剛亥母神通力,通體墨玄照長暝。
 
      深沉的黑夜何時才能看見黎明所在?彤子的淚水沾濕臉頰和雙臂,用盡全身力氣拒絕睜開眼睛。她不敢再睜開眼睛,現實什麼都無所謂了,一旦睜開眼,那些不好的事又要纏著她,逼她看這一生都不願面對的恐怖景象。她想回千眼遍照,拜託誰來帶她回千眼遍照?

      「鏡華天女不用驚怕,有聖主金言護身,外敵難以入侵此地。」亥母說話時,獠牙在雙唇間忽隱忽現。「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黑亥母願破一切恐懼,除一切異端,拔惡業惡障。」
      亥母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青兒死了,彤子最寶貝的青兒身首異處,死前留給彤子的遺言是質疑她對聖主的忠誠。彤子很清楚黑亥母的真面目,她只是聖主造出來的一道影子,籠罩三十三天,絲毫不知變通的恐怖影子。影子殺了青兒,令彤子的世界失去顏色。
     「異端已滅,三十三天之中再無威脅,恭請鏡華天女回轉千眼遍照。」

     亥母的話不是請求,而是命令。彤子慢慢睜開眼睛,眼前已不是滿地血腥的刺顱林,千眼遍照平靜如常。絲帶與鏡子在空中飄浮,隨著看不見的神祕力量繞著透明的巨繭緩緩旋轉。縮成一團的彤子還在發抖,恐懼沒這麼快放過她,心頭皮開肉綻的傷口還沒癒合。
      要怎樣才能癒合?
      她必須把事情想個透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青兒這麼生氣,北方三部天眾的死和她有什麼關聯?他們不是出任務去抓紫曈銀鼠嗎?憤怒和不解從她心中生出,哀傷迷惘漸漸讓開道路,一股倒灌心頭的熱血令鏡華天女呼吸困難。她沒像往常一樣浮在空中,反而像平凡的六道眾生一樣給拘禁在地面上,沉重的軀體似乎隨時都要散架。
      如果她有智慧,或許她就可以想通這一切。
 
   青兒、青兒、青兒、青兒……
 
      耳畔的聲音徘徊不去,刺顱林的血腥難以抹煞。飛不起來的彤子舉高顫抖的手,她必須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這一切的悲傷和恐懼一定有個解釋。她有個預感自己不會喜歡這個解釋,可是她必須知道,只是答案在哪裡?
      鏡華天女深吸一口氣,舉手召喚她的鏡子,幸好萬千鏡面依然願意回復她的呼喚,集中到她身旁佈成一道鏡牆。鏡子可以告訴她很多事,只要她的方向正確,三千世界盡收眼底。

      她想知道什麼?

      彤子長嘆一口氣,她想知道的事其實就在那裡,當她請託聖主、拜託青兒、諮詢月宮天子,求的都是同一件事。是她早就該做,卻不知為何不斷拖延腳步,為自己找藉口擱置的事。如今時機已至,彤子揮手念咒,萬千鏡影閃動亂舞,各自深入三千世界尋找主人一心企望的真相。她有預感解答就在其中,只是長久以來因為不知名的原因,鏡華天不斷逃避,想方設法忽視。

      突然,鏡影停了,日光下、燭光中、火炬旁、窗櫺邊……無數的白紙黑字呈現在鏡面上。時候到了,彤子努力撐起身體坐正,伸出手挽下第一面鏡子。
 
    善菩提者,善覺悟、善智慧。斷一闡提惡趣向,成就無上光明。起經名善提,救脫諸溺,大寶度三千。
    彼時天落不周,四海同陷惡勢……



【待續】

《善提經》每週更新。感謝讀者支持

歡迎澆水交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