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影之痕 4-1

雜魚小說家秋茶 | 2021-03-20 15:45:37 | 巴幣 134 | 人氣 87

連載中05影之痕本傳
資料夾簡介
影之痕系列集大成之作

【四章之一:俘虜】
 

  經歷一番苦戰消滅來犯的惡影後,麻鬼家迎來了不平靜的早晨。

  咖啡的香氣充斥整間客廳,完成任務的烤麵包機,叮的一聲將焦黃香脆的吐司彈了出來。

  將吐司裝盤的景杉,連同泡好的咖啡送到爺爺面前。

  玄賀佈滿皺紋的眉頭緊鎖,端起馬克杯輕啜一口,之後用力的放回桌面罵道:

  「難喝死了,你小子會不會泡咖啡啊?」

  「我們家用的是即溶粉包,最好是有不同啦。」

  「水加過多喝起來太淡,粉沒有攪拌均勻結塊浮在上頭,再說喝茶用茶杯、喝咖啡就該用咖啡杯,一點常識都沒有。」

  「明明是東方人,就不要對咖啡這麼講究嘛。」

  「說什麼話,我喝咖啡的時間可比你活的歲月還久。」

  與往常不同的一點,今天的餐桌並沒有出現織夜的身影。

  昨晚急忙衝進屋內的三人,在客廳發現了昏迷的織夜,以及另一名同樣昏厥的女性。

  矮桌和地板溢滿鮮血,景象十分駭人。

  景杉立刻查看倒地的織夜,發現她的後頸部有咬痕,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傷口,呼吸也很穩定,就是臉色蒼白了點。

  玄賀則叫曉神拿繩子來,綁縛疑似入侵者的女性。

  三人仔細端詳對方的容貌,是位年約十歲左右的女孩,留至肩膀的棕色頭髮略微毛躁,頭頂還長了對顯眼的貓耳,推測是獸妖的一種。

  華麗的紅色衣裳鬆鬆垮垮、類似和袴的衣服外頭套了件連帽斗篷,若非平時使用法術改變體型,就是出於某種原因導致身形縮水。

  無論怎麼喊叫怎麼搖晃對方都不起來,往臉上潑水也沒有反應,三人只好暫且作罷。

  設置強力的結界將其禁錮後,疲憊不堪的祖孫倆把身份不明的入侵者留在客廳交由曉神看守,審問延至隔天早上。

  至於織夜則在中途短暫地恢復意識,確認她只是貧血昏迷後,景杉便將她送回床上靜養。

  玄賀在和親戚的聯絡事項裡,額外追加了一項診察的要求,畢竟這種狀況不便求診一般的診所醫院。

  決定讓織夜好好靜養的景杉,今早暫代妹職,一肩擔起準備早餐的工作,無奈家中長輩極為不滿意。

  座位上的曉神拎著茶包繩子,小心翼翼地上下拉扯,盯著澄澈的水被染成漂亮的深紅色,連連出聲讚嘆。

  景杉拉開自己的座位坐下,視線往餐桌外瞄了一眼,刻意出聲碎唸:

  「都是某個傢伙的錯,害我得做這些不擅長的事。」

  喝著淡咖啡乾瞪眼的玄賀,也不滿地咕噥附和:

  「今早沒有報紙可以看,也都是某個傢伙的錯。」

  曉神心想自己是不是也該說點什麼,眼神在兩人之間左右飄移,最後落在一旁的罪魁禍首臉上,與對方四目相交。

  即便對方惡狠狠的回瞪,但怎麼說都被牢牢關住,只能像隻動物園裡的獅子,做出不具實質威脅的嚇阻。

  放棄接話的曉神輕捧茶杯,連著茶包喝了一口紅茶,享受起現代的飲品。

  最後則是擺出一副臭臉的獸耳少女,雙手遭繩子反綁的她,跪坐在透明的四方形結界裡,渾身散發哀怨的氣息。

  少女在清晨甦醒後,驚覺自己被抓了起來,惡影也不知道去向。

  因為對方是一般人,所以才疏忽大意中了奇怪的法術。

  悔恨至極的她,扭動身軀想盡辦法脫離階下囚的處境時,被裹著毛毯蹲在面前的黑髮女人當場逮住。

  女人用看害蟲般的眼神緊盯少女,隨後還叫醒這個家裡的兩名男性,三人一同對少女進行審問。

  態度惡劣的少女拒絕配合,無論景杉怎麼吆喝,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直到玄賀從房間拿出某個小香爐,在客廳點燃驅魔用的薰香後,才臉色發青從實招來。

  她作為十影戰爭的參加者,在一週前抵達赤東,之後巧遇同為妖怪的惡影和屍影,因為利害關係一致,三者便決定暫時合作。

  由於摸不清彼此的底細,所以只是表面維持友好,私底下都在積蓄實力,準備伺機除掉對方。

  昨晚的襲擊是因為惡影想要建立法術陣地,才會襲擊坐擁靈脈的神社。

  對織夜所做的也只是一般的吸血,沒有其他不良影響。

  因為玄賀有些在意的事情,加上少女後續態度良好,才解除獸妖最害怕的薰香酷刑。

  妹妹陷入昏睡,屋內屋外都被弄得破破爛爛,越想越火大的景杉,指著在結界裡抽吸鼻子的少女罵道:

  「話說在前頭,若是織夜就這麼一覺不醒,就算妳只是個臭小鬼,我也不會饒過妳!」

  聽到關鍵的地雷字句,跪坐在地的貓妖少女猛然發火抓狂、情緒失控起身叫囂:

  「你叫誰臭小鬼!從剛才開始我就在忍氣吞聲,別以為老娘噗哈!」

  忘記自己被關在透明的結界裡,少女直接一臉撞上結界。

  比起恐嚇跟酷刑,她更厭惡被人戳中有關體型的事實。

  滿臉撞得通紅的少女,皺緊鼻子揚聲抗議:

  「我有什麼辦法!我在這年紀繼承影之名,身體當然會停止成長!」

  絕大多數的生物,在繼承影之名以後,身體會停留在繼承當時的狀態,換句話說就是停止老化。

  「是、是這樣子嗎?」

  景杉將視線投向曉神,捧著茶杯的後者,抱歉似的垂下眉梢回答:

  「我是在二十歲時成為影的,在那之後三年內就陷入沉睡,我本身的情況又有點特殊,所以無法論斷是否正確……」

  漫長的旅途和征戰,疏於保養讓曉神的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確實與常人不同,進行過影之名傳承的初代宿主,沒道理能夠繼續存活,還變成石像沉睡八百年之久。

  加上昨晚看到的翅膀,可見曉神的身體曾發生過某種劇烈的變化。

  「連這點常識都不曉得,你們倆真的是影嗎?也不怪你們,從那點貧瘠的影之力來看,八成是傳承了好幾代,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

  忘記自己身為階下囚的身份,少女毫不忌諱的出言譏諷。

  「吵死了、貧乏的是妳這臭小鬼啦!」

  「有種把繩子解開,我馬上恢復玲瓏有緻的傲人身材給你瞧瞧!」

  「景杉,吃飯安靜一點。」

  孫子隔著牢籠與囚犯爭吵,讓沒報紙看的玄賀心情顯得更加煩躁。

  「……嘖。」

  稍微冷靜下來的景杉,忽然想起別的問題,於是又再度把臉轉過去。

  「喂、同樣是靈脈,龍神寺那邊的等級不是更高嗎?」

  「蛤?別開玩笑好不好?」

  少女擺出一臉厭惡的表情,回答景杉不經大腦的愚蠢問題。

  「攻打那裡有幾條命都不夠用,又不是你們這種積弱不堪的神社。」

  「啊啊我就知道!反正我們就是連車站地圖也不會標出來、信仰薄弱的無名神社啦──噗哈!」

  僅僅只是陳述事實,就讓景杉氣得衝到對方面前,這次換成他沒拿捏好距離一臉撞上結界。

  「哈哈哈、你這小子真夠笨的~」

  「衣服硬要穿大人尺寸的小鬼沒資格教訓我!」

  「氣死我了!有種解除結界,本姑娘不用手也能把你給撕碎!」

  兩人隔著結界用額頭角力,再度陷入激烈的爭吵,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大家早呀,真沒想到我活下來了呢~」



 
 
  帶著虛弱微笑現身的織夜,瞬間就消彌了客廳的火藥味。

  她一手扶著門框走進來,腳步有些不穩。

  「織夜!不要勉強──痛!」

  趕緊跑過去的景杉,一不注意右腳小拇指就撞到椅子,痛得抱腳跳步,最後還是由曉神過去攙扶。

  「嗯?這個氣味……是她沒有錯!?」

  聞嗅到織夜氣味的少女猛然一驚,屁股底下的尾巴整個炸開。

  「太好了,還沒有被處分掉。」

  與少女四目相交的織夜,臉上綻放出百合花般的笑容,嘴裡卻說著極其恐怖的話語。

  「妳妳妳、妳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光是直視織夜的臉龐,就讓少女冷汗直流、腸胃整團糾結在一起,宛如昨晚吞下肚的血液還在繼續作祟似的。

  織夜輕推開曉神的手,來到禁錮少女的結界前面蹲下,微微上揚的嘴角發問道:

  「第一個問題,妳的影之名是?」

  「妳以為我妖影‧釉女會輕易告訴妳欸欸欸!?」

  驚覺自己把影之名講了出來,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的少女陷入恐慌。

  「第二個問題,妖影的本名是?」

  「丸香我是不會說噗噗噗噗!!?」

  接著又自曝本名的丸香,害怕得整個人後挪貼在結界上發抖。

  「很好很好,乖乖側躺頭靠過來這邊~」

  笑開懷的織夜,高興地來回撫摸對方的頭頂,當然隔著結界的緣故沒能實際觸摸到就是了。

  剛才還在大吵大鬧的野生動物,織夜毫不費力就將其馴化。

  景杉不敢置信的盯著搖身一變成為馴獸師的妹妹,接著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撇頭看向玄賀。

  「爺爺,這個難道是!?」

  「嗯,沒想到那個秘方真的有效。」

  玄賀同樣盯著這幅奇特的景象,若有所思的輕撫鬍鬚。

  處在狀況外的曉神,理所當然的發問尋求說明。

  「……那個,為什麼丸香她會突然這麼聽織夜的話?」

  「混蛋!不准叫我的名字!」

  無視丸香抗議的吼叫,玄賀眼神悲傷地看向孫女,深怕被她給聽見,懷著五味雜陳的心情小聲解釋:

  「這孩子沒有術士的資質,程度跟景杉的數學比起來,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喂,我數學成績還說得過去好不好。」

  「即使如此,為了成為我們的助力,織夜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了麻鬼家秘傳書,從中找到一種無需天份,只需能長久堅持就能獲得力量的方法。」

  「雖然現在說這個有點遲了,但是爺爺你怎麼都沒發現書被偷走的事?」

  「本來只是想讓她明白,學習法術沒有捷徑、是件極為艱難的事情,織夜也當天就把秘術書給還來了,所以我沒想那麼多……天曉得現在的手機畫素這麼高呢,整本書的內容都被拍得一清二楚。」

  憶起過往的玄賀,神情懊惱的嘆了口氣。

  「在我們東方,有句俗諺是這麼說的:『不要吃鬼給的食物』,這句話的意思現在引申為不要接受壞人的好意,但最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古早的妖怪故事裡,人類時常作為鬼的下僕任牠們使喚,就是因為遭到偽裝成人類的鬼欺騙,吃下了摻有鬼血的食物,因此對牠們唯命是從。」

  「短暫且少量的話,頂多是吃壞肚子的程度,人體還有辦法淨化,但長期攝取會令身心產生依賴性,跟毒品沒什麼兩樣。」

  「麻鬼家的祖先經過研究發現,這跟鬼的生態有關,東方有一種常見的植物叫灼麻,是鬼喜愛的食物之一,但是這種植物人類吃了卻會中毒。」

  「長期服用這種毒草的鬼,體質產生了變化,使其血液作為法術媒介的效果大幅提升,對服用其血液者施展暗示、直接命令都有一定程度的功效。」

  「等我注意到異狀的時候,那孩子已經服用了將近一年的灼麻,成為了和傳聞中相近的體質,又或者該說正因為是我們鬼族的後裔,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適應這種毒草也說不定。」

  「這麼說來我們果真是妖怪的後裔囉?我一直以為爺爺你只是因為姓氏特殊就在唬爛我。」

  明明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景杉的語氣聽上去卻有十分高興。

  「誰知道呢,麻鬼雖然不像真弓那般顯赫,但也稱得上歷史悠久,或許真的混入過妖怪的血脈也說不定,當然更有可能只是源頭來自一位使喚鬼怪的偏門術士。」

  臉色慘白的丸香,聽玄賀講解的同時,憶起昨晚大口暢飲的血液,粗估至少也吸了一兩百毫升,因此才會對織夜說的話馬首是瞻。

  光是反抗命令就讓她頭痛欲裂,更別提對織夜興起殺意了。

  即便想知道停止攝取後要經過多久才能恢復正常,但是對方肯定不會輕易鬆口,所以丸香決定忍氣吞聲,等待時機成熟再行逃脫。

  蹲在結界前盯著自己看的白髮少女,帶著燦爛到詭異的笑容,兩手撐在大腿輕捧臉頰。

  「丸香,第一道命令,沒有我的允許,不能遠離我五十公尺以上喔。」

  腦內的逃亡計畫,才剛完成就立刻毀於一旦。

  「第二道命令,包含這位曉神在內,不能夠傷害我的家人,以及赤東市裡其他與十影戰爭無關的居民。」

  連還在構思階段的人質作戰,現在也遭到徹底封殺。

  「是,悉聽尊便……」

  眼神黯然失色的丸香,頓時停止了思考。

  「保險措施都做好囉,所以說呢~爺爺、哥哥~」

  眼神熠熠生輝的織夜,兩手疊放在腰後,甜膩膩的語調呼喚兩人。

  多少猜到她準備說什麼的兩人,各自浮現自知驕寵過度的無奈笑意。

  朝著對方飛撲過去的織夜,一把抱住方形的結界,興奮地喊叫:

  「這個────可以養嗎!?」



 
 
  作為三線城市的赤東,在這個資訊發達、文化交流密切的時代,市內的信仰機構僅有三處之多。

  首先是位於市區東南方,香火鼎盛的龍神寺,作為東方人普遍的神佛信仰,赤東市民有近八成是這裡的信徒。

  管理龍神寺的真弓一族,同時也是赤東當地的名門望族,更是在這個國家紮根了數百年之久。

  再來是流亡至赤東的麻鬼一族,三代以前於市區南方矮山修築洋館,將其改建成一座神社。

  作為影神教最後的信徒,供奉著被埋沒在歷史洪流裡的影神,對外則供稱是祈求身體健康、事業順利的自然信仰。

  嫌龍神寺太遠的附近居民,每逢佳節便會以此作為代替,上來參拜祈福,同時這也是千代大社主要的收入來源。

  最後是近幾十年來,在大陸各地興起的新興宗教聖主教。

  憑藉真誠包容的信仰心,以及無私為市民服務的宗旨,良好的風評使信徒與日俱增。

  聖主教於四個月前在赤東市北區興建聖卡拉多教堂,本月正式開放給一般民眾使用。

  神聖莊嚴的教堂裡,陽光透過五彩繽紛的花窗玻璃灑進室內,增添了幾分藝術的氣息。

  空曠的大廳裡,迴盪著朗讀禱文的聲音,如同誦詠詩歌般的美妙男聲,讓人不由得豎耳傾聽。

  「聖主,請祢不吝以光芒普照大地,指引我等走上明亮的正道;聖主,請擁抱我等的靈魂,使其不至於迷失自我,墮入邪魔之道……」

  十多名禱告的信徒,手裡握著教會發的小冊子,零散地坐在教堂長椅,跟隨前頭的神父複誦禱詞。

  「……僅以此誠心禱告,榮耀我等的聖主。」

  戴圓框眼鏡的壯碩神父,收尾的同時闔上書本,發出紮實悅耳的鈍音。

  待在教堂外往內窺探的向原鈴心,看準結束的時機將手伸向大門,卻有個聲音搶先她一步。

  「這位友善的市民,請問我能為您效勞嗎?」

  帶著親切笑容的修女,從花園的另一頭朝鈴心徐步走來。

  「啊是的,您好,我替喬治神父送三份餐點過來。」

  略感抱歉的鈴心點頭致意,卸下自行車後方的餐盒,從口袋取出收據確認金額。

  「原來是穴熊屋的店員,抱歉讓妳久等了。喬治神父正在主持彌撒,我這邊替他代收,下次直接送到後頭的辦公室就可以了。」

  修女從衣服裡掏拿錢包,從中取出皺巴巴的鈔票。

  「好的,找您六百五十元。」

  「不好意思,中午教會的人要去北區做社區掃除,這麼早的時間用餐想必讓你們很困擾。」

  「不會,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店長也要我有空多熟悉這附近的路。」

  「那真是辛苦妳了,有困難的話歡迎隨時到教會來,聖主的大門隨時為迷惘的人們敞開。」

  「好的,感謝您的惠顧~」

  鈴心將收據交給對方,騎上自行車離去的同時,不忘和身後慈眉善目的修女揮手道別。

  雖然店長要她順便在市區繞繞,但是接近中午的時段,怎麼想都會開始忙碌起來,因此她決定直接返回店裡。

  向原鈴心並非想累積工作經驗,或者存零用錢才在寒假打工。

  家境小康的她,不需要特別為大學的學費煩惱。

  與嚮往打工的悠紗不同,她只是單純認為,既然寒假沒有計畫,那就自己安排事情做。

  碰巧在寒假開始前,她撞見新開幕店家的招募傳單,原本就有運動習慣、體力充沛的她,毫不猶豫選擇了體力活的工作消磨時間。

  位於市中心車站附近,一間新開張的東方料理店,寬大的木招牌用毛筆豪邁地寫著『穴熊屋』三個大字。

  「店長,我回來了。」

  推開店門口的拉門,尖峰時段特有的熱意便迎面而來。

  容納十五桌的店內高朋滿座,客人們的交談聲此起彼落。

  身穿深藍色圍裙的店員們替客人送上熱騰騰的餐點,馬不停蹄的穿梭於內外場之間。

  作為外送員的鈴心沒有穿著制服,而是方便活動的牛仔褲和T恤。

  「抱歉抱歉,能請妳馬上送下一份餐點嗎?」

  穿著白廚師服,身兼料理長的店長,出來查看外場狀況時,撞見進門回來的鈴心。

  「好的,請問地址在哪裡呢?」

  「送到南區的這裡。」

  店長從牆上撕下一張便利貼,交到她手中。

  「我看看……嗚哇,這地方也太遠了吧?」

  就連第一天打工的鈴心,都忍不住出聲抱怨。

  「抱歉、我以為在附近一帶,沒想太多就接訂單了。」

  事到如今再取消訂單,恐怕會影響新開張店鋪的風評,因此只能硬著頭皮請人送去。

  「順便幫我去發傳單吧,晚一點回來也沒關係。」

  店長把燙手山芋跟一疊傳單塞給鈴心,立刻奔回午餐時段的地獄廚房。

  無奈的鈴心提起五人份的炒飯步出店外,重新看了眼手中便利貼的地址。

  「千代大社呀……」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驅魔薰香不知道聞起來是什麼樣子(?)
百合花般的笑容,恩,好笑容(?)
手機畫質讓我笑了出來www
當然可以養丸香~ヽ(●´∀`●)ノ
2021-03-20 21:00:16
雜魚小說家秋茶
織夜妳要自己帶丸香散步哦
2021-03-20 22:22: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