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翻譯] YOASOBI 即使如此,仍是快樂結局 (下)

江ノ島ジュンイチ | 2021-03-20 15:21:14 | 巴幣 22 | 人氣 122



↑點它
_

*

距離上次化妝什麼的,不知道隔了多久。
以前是比想像中,還要喜歡時尚的。但是,進入插圖的製作公司後就因為睡眠不足和壓力,還有每天專注在與宛如機械般持續工作著的令人作嘔的同事們相處,變成了只要戴上口罩遮住臉就好了的女人。當然從開始宅在家裡後,就是不能讓別人看到的素顏。正要出門時,感覺鏡子中映照的我有點顯得氣色過盛,於是重新化了一次妝。
出門後,許久沒有直接曬到的陽光令人感到刺痛。
鳥鳴聲更是顯得吵雜。
我邊對著街上的活力感到不適,邊拖著沉重的步伐往車站前進。
似乎連自動閘門的「嗶」聲都能使我感到威脅。
不知道轉乘了幾次電車後到達的是,位於代澤*1的畫廊。畫廊外,有幾個人邊喝咖啡邊談笑著。
從他們身邊掠過,打開了有點重的大門。雖然說不上寬闊,卻是個以白色為基底的簡約清水*2內裝,給人清潔感的空間。
在這三面牆上,彩繪著四季各時令盛開花朵的畫。
尚處於未開花的,櫻。纖細但牢靠的樹枝上,載著即使尚未盛開,仍滿溢著朝向未來生命力的花蕾們的姿態被描繪了出來。在旁邊的是,滿是深藍色花瓣的紫陽花,被雨珠給沾濕,綻放著簡樸的美麗。夏日的,向日葵。單憑香味就能引人接近的晚秋的金木犀。忍受冬天的嚴酷堅持不懈盛開的,梅花。
每幅都相當水豔。若非細緻的岩繪具*3和水與膠的平衡則無法誕生的色彩。
「妳來了啊」
在被搭話之前,我只專注在令我被深深吸引的畫上。轉過身,穿著深藍色連身洋裝的友里帶著調皮的笑容站在那裡。
「太厲害了吧」我說。
什麼樣的猶豫都沒有,打從心底的感想變成字句湧現。
「嘿嘿,是這樣嗎」
「什麼『是這樣嗎』呀,一直在畫嗎,這個?」
「嗯」
友里露出了八齒笑。這個陽光的笑容,反而可以做為在這些作品中注入多少心血的證明。
被其他來訪者叫到名字時,友里用著很有精神的聲音回答「好—」。看起來很忙呢。雖然買本畫冊也好,但現在的我並沒有這樣的閒錢。
「那就」,邊說著,打算不要打擾到友里,悄悄的往出口前去。這時,手腕被抓住了。
「妳要不要也來畫畫看」
友里臉上沒有笑容,直直的看著我。
「我呀,很喜歡的喔,妳畫的畫」

是曾經聽過的台詞。
這樣想著,浮現的是你。
你曾經一直都是,我的畫的最初鑑賞者。
「我啊,很喜歡妳畫的畫喔」
雖然現在想起來,覺得有點像是來自上位者視線的感想,但因為你是不太稱讚別人作品的人,所以我還是單純的感到開心
回程,在新宿的世界堂*4買了二十號的畫布。
逐漸下沉的夕陽把我的臉頰染成了紅色的。

*

我把買回來的畫布,立在了畫架上。
盯著。純白的,什麼都沒有的畫布。
這就是世界,這樣想著。在這個純白的世界上,我要畫些什麼呢。好一陣子,凝視著。
現在的我,要畫的東西。該畫的東西。
「聽好了,越害怕的話就會越恐怖,倒不如直接面對它」
從前,岡本太郎*5似乎說過這樣的句子。
被你自豪的教導著,總覺得有點懷念。
在抽屜裡深眠了好一陣子的,筆的感觸。
輕柔的,握著筆桿。
在調色盤中暈散開的十二色的顏料。
從油壺飄來的溶油的氣味。
緩緩的吐氣。
閉上眼。讓筆尖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我在,有你的街道上。
沒有人的自助洗衣店照亮了夜晚的道路。

「請你修一下」這樣拜託了,也頑固不修理的洗衣機。
把兩人換下來的衣服塞進塑膠袋,大費周章跑來這邊洗衣服。
「在這邊,才有洗乾淨的感覺呢」,想起了你微妙的藉口。
商店街裡,沒有人的氣息。
貓在某處嚎叫著,卻看不見身影。
呀—,呀—,呀—,隨著奇妙的聲音愈漸增強,乘坐在你自行車後座的夏天也浮現了。把精肉店的可樂餅切成兩半,分享著的冬日也映入眼簾。運動鞋的底部,刻意在剝落的柏油路上摩擦著。
每家店的鐵捲門都已降下,寒冷的月俯瞰著我。牽著一起走的你的手。那個觸感,那個溫度。
永遠,緊緊的不放開。
在巷子中轉向。在狹窄道路的兩側,是聚集很多公寓的街道。與雨相似的氣味,總是,充斥著這巷子。
因為是第一次被你親吻的地方?
閉著眼,忐忑的使嘴唇靠近的你。其實我,一直看著。胸口撲通撲通的雀躍著。把力量放在腳趾上。那時的我還,留著長髮。
第一次相遇是在社團的餐聚。
沒有錢的關係,辦在家中。地點就在你家。
大家喝得爛醉熟睡中的深夜,在地板上醒來。你就睡在我的旁邊,翻身的時候,腳碰在了一起。你的腳跟因乾燥而粗糙。
那種,心跳加速。
想試著也接觸你輕柔的鼾息。
從某人喝醉時弄倒的窗邊的花瓶,水溢了出來。地板上形成的水灘。反射,清澄的月光十分美麗。
在懷念的街道上,我喊叫著。
大聲喊著你的名字後,聽到了回應。
啊啊,是這樣的聲音呢。
彷彿要追逐那聲音一般,腳步前進了起來。不對,跑了起來。把膝蓋抬高,全力的跑著。即使磨損著關節,但現在如果不跑,會永遠後悔的。理所當然的事。但是,做不到的事。
爬過上坡後,看見了有小山丘的公園。曾經遊玩過的立體方格鐵架*6,形成了把沙池切成剪紙畫的影子。
你,把鞦韆靠在腰間抽著菸草。
眨著長睫毛,「呦」這樣說著。
我也「呦」的回應道。
下個瞬間,在山丘前擴展的街道閃耀著。
人類的文明化做光芒,照亮了我和你——。

在房間裡立著的畫布上,浮現了與你生活過的街道。
再一會兒夜晚即將結束。
回過神來全身,已被汗給浸濕。並不是令人反感的汗。到這裡已全身無力,把筆放在調色盤上。
本來是希望能一直在一起,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全部。懦弱的一面,糟糕的一面,本是希望能讓你理解到更多的。但是,連二十多年來總是一個人生活的自己都無法接受的,嗯,沒辦法吧。
即使沒有希望,即使你已不在身邊,從此我也非得一個人生活下去不可。懷抱著與你在一起,使人戀慕的那些日子。
我肯定已經,不需要再倒數什麼的了吧。不需要再依賴孩子氣的咒語了吧。
至少,存在於畫布中的兩人的風景是,快樂結局。這樣子就好了。代替由你打來的電話,響起的是肚子的聲音。
再過一會兒,偶爾的來做個早餐。
然後,把肚子吃得飽飽的。
嗯。
就這麼做吧。

(全文完)
_
_
原作:橋爪駿輝
翻譯:江ノ島ジュンイチ
_
註1:代澤(だいざわ / 代沢),位於東京都世田谷區的町名。
註2:清水模,又稱清水混凝土。建築術語,描述鑄造後未完成的混凝土,顯示模板印在其上的圖案和接縫。混凝土澆置後不再有任何塗裝或材料,是表現混凝土素顏的一種手法。因清水模構造獨特的強力、清潔感、素材感等出色的美學表現,作家個性強烈的設計者會特別喜歡它。但也由於清水混凝土不會再有其他裝飾用的材料,施工階段要非常細心的管理,並需要高超的技術。
註3:岩繪具,一種將礦石磨成粒子狀製成,用於繪畫的傳統顏料。於日本畫的使用最為出名。
註4-1:世界堂,真實存在的繪畫用品店。共有11家分店,新宿本店地址為東京都新宿区新宿3-1-1 世界堂ビル1F~5F
註4-2:二十號畫布的尺寸約為72.7cm x 60.6cm
註5:岡本太郎(1911-1996),日本藝術家。對抽象美術運動和超現實主義運動皆有影響。
註6:立體方格鐵架,公園常見的以金屬條狀物構成的立體遊樂器材,可供攀登遊玩。英文名稱為jungle gym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