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的天象對話 (10) -- 異鄉的夥伴 (+《魔都妖探》白色情人節閒聊)

伍德‧瓦懷特 | 2021-03-20 14:51:55 | 巴幣 138 | 人氣 243

連載中少女的天象對話
資料夾簡介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15
  吃完晚餐後,回程恰好同方向的瑞爾和佳蒂帶著瑤光,三人一同走在月光灑落的巷弄間。雖說傍晚才化解襲擊,三人仍提高警覺,以防又有不速之客。

  在佳蒂的強力警告和要求下,今晚瑤光不會再住在瑞爾的公寓。而瑞爾也索性好人做到底,護送兩位女性回府。只不過見瑤光欲言又止,瑞爾忍不住開口問道:「怎麼了?在意剛才的事情?」

  瑤光微微頷首:「嗯,維珍妮亞也不是自願被捲進事件,那樣子逼她好像……」

  想起剛才尷尬的場景,佳蒂輕嘆了口氣附和道:「大家也才剛到這個異界不久,她還沒完全接受發生什麼事情吧。」

  「但是我也理解瑤光妳想趕快回去的心情。」瑞爾雙手抱胸,感同身受地說道:「突然被傳送到異界,偏偏傳送者卻不會控制力量,是我也會很急躁啊。」

  「是沒錯,可是還不只那樣。要不是維珍妮亞剛那樣一吼,我還沒注意到她的心情。」瑤光垂下頭,聲音越來越小:「明明我應該最能理解她才對。」

  「喔,來自同一個異界,你又是專門處理這種犯罪的探員嘛。」

  「不是這樣啦。」聽到瑞爾的猜測,瑤光微笑著搖搖頭。但她隨即恢復認真的神情,沉默了數秒後,深吸了一口氣才又開口:「我呀,也曾經過著不知道哪裡是該回去的地方,沒有家的日子。」

  難怪下午瑤光會說出「想體驗上學的感覺」那種要求。瑞爾和佳蒂不約而同地想道,而在他們出聲安慰前,瑤光自己說了下去。

  「每天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不知道『明天』有什麼意義,那樣的日子連回憶都覺得可怕。」她揚起頭,望向天際的彎月:「一直到加入『獸檻』,認識了隊長和大家,才慢慢有『太好了,這裡一定就是我的家』的感覺。」

  找到歸處……嗎?瑞爾暗暗嘆了口氣:有好不容易尋覓歸處的人,卻也有像自己一樣,捨棄故鄉和過去的人哪。

  佳蒂乘勢問道:「這麼說起來,剛才也有聽到妳認識的人同樣在找妳,跟妳一樣是獸檻的人嘍?」

  「他是我們小隊的隊長。」瑤光越說越起勁,絲毫沒注意到嘴角揚起微笑:「他雖然平常不太會說話、愛逞強,還喜歡吃香菜,可是其實都默默在替大家著想,也教會了我很多東西──」

  雖然不了解為什麼愛吃香菜會跟缺點擺在一起,瑞爾仍調皮地向前跨了一步,湊到瑤光的臉旁:「嘿嘿,該不會是喜歡上人家啦?」

  「哪……」

  瑤光才剛害臊地撇開臉,佳蒂就一手叉腰嗔道:「笨蛋瑞爾!人家女孩子的事情管這麼多幹嘛?」

  「就、就是說嘛。」儘管瑤光連連點頭,卻仍被臉頰泛起的紅暈所出賣。她趕忙轉移話題:「總之就算現在隊長不在,只剩我一個人在這裡,我也要好好完成任務才行。」

  「瑤光的話一定沒問題啦。」瑞爾大喇喇地笑了聲後,突然語重心長地說道:「但是呀,小心別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喔。」

  「什麼意思?」「這嘛──既然聽了妳的過去,換聽我的如何?」

  瑞爾雙手枕在腦後,思忖數秒、整理好該怎麼解釋後才娓娓道來:「早上也提過,我們Math Server正在追查一群用Real Mode犯罪的人,但其實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就在那個組織裡。」

  「咦?那……」

  「那傢伙──或著說他們組織的人都一樣,找上表面上被輕判,實則犯下嚴重罪行的人們,私自進行制裁。」瑞爾握著拳頭,談起幾個月前的事情仍心有不甘:「我們本來有機會阻止他,但就因為我認為找出那傢伙是我個人的責任,向大家瞞住了重要的訊息。」

  「那個時候,我們都還不知道瑞爾還有自己的考量。」佳蒂輕聲補充道,就怕瑞爾誤會自己是在責怪他。

  「結果不但沒能阻止對方,還讓我們一個朋友受了重傷。」瑞爾嘆了口氣,表情裡全是懊悔:「明明早點向你們坦白、依靠你們就好的。」

  瑤光微撇著頭,開口前雖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忍不住說道:「不過照你說的,如果那些人制裁的真的都是有罪,卻沒被罰的人,那好像也……」

  「沒關係嗎──呵呵,老實說,到底怎麼做才是正確的,我最近也越來越搞不懂了。但是……」瑞爾輕笑了聲後,自信地續道:「只要再找出那傢伙,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跟他談、用盡全力相互理解,一定會找出我們都能接受的答案才對;至少現在我是這麼認為的。」

  儘管瑞爾對自己的發言頗為得意,但一講完後的沉默又讓他難為情地補充:「我的意思是,不要以為什麼事情都必須自己來擔。老實說出來,讓大家一起想辦法;就算想不出辦法,大家也能一起硬幹──這就是夥伴嘛!」

  「噗哧!」

  佳蒂掩嘴一笑,還沒等到瑞爾追問就直接解釋道:「哪,瑞爾,真的跟一年級的你不一樣了。終於肯依靠我們嘍。」

  「說到依賴人,妳才沒資格說我咧──唔。」

  瑞爾一手插腰、噘起嘴,本想好好糗佳蒂一番,不料才一回過頭就發現兩人四目交接,臉與臉的距離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吐息。兩人間的沉默雖僅數秒,卻漫長地讓他們忘記呼吸,直到瑞爾終於回過神,紅著臉退了幾步。

  「總、總之瑤光在這裡,就當我們、甚至還有賀輔先生他們是夥伴吧!」

  「就是說,瑤光妳千萬別客氣喔!」佳蒂也張望著四周,亟欲轉移話題,幸好很快便見到熟悉的建築映入眼簾:「啊,我家已經到了,那就明天見嘍?」

  「嗯、啊,明天見!」

  不須多解釋,瑤光都能看出兩人間飄盪的微妙氣氛。她忍住笑出聲的衝動,向強作鎮定揮手道別的瑞爾報以微笑。

  在隨佳蒂進門之際,瑤光突地又回想起獸檻的同事:雖然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異能、自己的脾氣,彼此間也會爭執,但是面對危機和犯罪者時卻也會放下歧見,用各自的方法共度難關──明明才分別一天,就已經開始掛心著彼此;而相對地,瑞爾等人聽了自己的遭遇,也義不容辭地相助。這些感覺──

  「就是……夥伴吧?」

  感到內心舒坦的瑤光揚起嘴角,對著門外的月光輕聲說道。

16
  「哈囉!等很久了嗎?」

  隔天中午,彩欣、夜緒及維珍妮亞才剛來到國北車站地下街的入口,便見到瑞爾等人正在角落聊天。

  見到只有三人赴約,長武掩不住擔心地問道:「那、那個,賀輔先生還好嗎?」

  「雖然還沒什麼精神,但比昨天好很多了,我哥也在照顧他。」彩欣微笑著回答完後,又不禁噘起嘴,雙手抱胸哼了聲:「其實那個笨蛋放著不管也不會有事啦,生命力那麼頑強。」

  由於昨晚只是吃飯就遭受襲擊,眾人今天原先打算待在室內,商議日後行動,但夜緒突來的一句話就推翻了所有決定。

  「要是抓到那兩個逃犯前,都只能一直躲在事務所裡面,維珍妮亞也太可憐了吧?」

  儘管不能說完全放心,但夜緒所言也不無道理。眾人索性一起行動,而在地的瑞爾等人及彩欣也充當起導遊。

  「維珍妮亞,昨晚的事情……」

  瑤光話還沒說完,維珍妮亞就搖搖頭、怯怯地回道:「沒、沒事,是我也說得太過頭。」

  「所以呢,今天就別想那麼多,好好放鬆吧。」佳蒂就怕兩人再尷尬下去,趕緊爽朗地笑道,同時向瑞爾等人送了個眼神,想必是昨晚也跟維珍妮亞聊過。

  「沒錯沒錯!」瑞爾也乘勢接了下去:「這裡呢,從衣服、鞋子、飾品,到電玩、書店,甚至是小吃,只要你能想到的通通都有喔!」

  週六午後,地下街逐漸湧現人潮。眾人穿梭在熙來攘往的人群間,各自進入了感興趣的店家。

  瑤光從裝滿飾品的籃子中揀出一支黑色髮夾,上頭點綴著藍色的珠子,正好搭配她淺色的頭髮。然而另一個乳白色,在前端連著可愛貓臉的髮夾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都、都很好看喔。」

  正當她思考地入神之際,後頭傳來熟悉的聲音,讓她趕緊擱下手上的髮夾回過頭,只見彩欣、長武和維珍妮亞並肩走來。

  「沒有啦,只是剛好看到而已。」瑤光害臊地撇過臉,目光卻沒從商品上移開。

  「嘻嘻,想看就看嘛!」彩欣自己也興致昂昂地挑選著髮圈:「難得來一趟喔,有喜歡的就別放過。」

  「呀,維、維珍妮亞你看。」長武翻出另一個有著寶藍色行星裝飾的髮夾:「這個感覺很適合妳。」

  維珍妮亞將髮夾放在髮際,同時將臉湊向店家所附的小鏡子。想起父親留下的天象書,又看著鏡中的容貌,她不禁露出一抹寬慰的微笑:「真的呢。」

  而看著她的側顏,長武也稍稍放下心:「人、人家要不要也挑一個呢?好像買越多折扣越多──啊。」

  話才剛說完,長武就發現不對,瑤光也才湊到他身旁壓低聲量說道:「我們又沒有這裡的錢……」

  「不用擔心。」彩欣神秘地笑了聲,隨即從皮包中掏出一張千元大鈔:「有人贊助我們喔!」

  彩欣在來地下街會合前,先到事務所接維珍妮亞和夜緒,順道關心賀輔。不料在出門前,倒在沙發上休息的賀輔就把彩欣叫到身旁,還塞了張鈔票到她手上。

  「這個是……」

  「你們去逛街,總會需要買點小東西或點心吧?」賀輔一手撫著額頭,雖仍感到不適,卻仍擠出自信的微笑。

  「有這種閒錢的話,我的薪──」彩欣本還板著臉,但說到一半終究忍不住微笑:「真是的,看你這次這麼有心,就先不跟你計較了。」

  另一方面,瑞爾則是在隔壁的書店中抽出了一本書。他翻到書的背面,邊讀著簡介,邊喃喃自語道:「不然趁這次讀讀看好了……」

  「那可是悲劇喔。」

  「唔啊,佳蒂!別突然冒出來啦!」就像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樣,瑞爾趕忙把手上的《茶花女》塞回書架上:「妳又不知道我在看哪本書。」

  「法國作家,又說趁這次來讀,還會是哪本?」佳蒂一手指著書櫃上的標籤、噘著嘴,語氣中隱隱飄著醋味。但見瑞爾一臉無辜,她只輕嘆了口氣、話鋒一轉、淡淡一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瑤光的異能為什麼是這個名字,但只要她今後能和她所重視的人們不管碰到什麼困難都能相互信任,就不會重演悲劇了吧。」

  「不會有問題的啦,至少我這麼相信。」

  「說起來,這裡真的是很奇妙呀。」原先在一旁隨意翻閱暢銷書的夜緒也靠了過來,他望著窗外來往的行人說道:「雖然錢和地名不一樣,但從文字、語言到穿著都跟我們的異界一模一樣呀。難怪來的時候會分不清楚。」

  「唔,聽瑤光說這裡和她的異界也很像,搞不好就是因為這樣才會一起被維珍妮亞的異能捲進來。」佳蒂隨口推測道:「說不定原先我們的異界就距離很近?」

  「異界的距離?」夜緒回想起曾玩過的科幻或奇幻背景遊戲,是有看過平行宇宙的設定,然後又有著觀測或甚至玩弄不同宇宙的神,但當他真的要把那些劇情和現在的處境連結時,他又忍不住扶額:「唉,越想越難懂。」

  「嘿嘿,沒那麼難啦。」瑞爾一手叉腰、大喇喇地補充道:「距離其實就只是滿足一些條件的雙變數函數而已。」

  「不不不,那樣說感覺更難了吧?」

  「唔喔──」「好厲害!」

  在夜緒吐槽之際,書店對面的電玩店突然傳來一陣歡呼和鼓掌聲。三人禁不住好奇地走出去,才發現店前面早就擠滿一堆年輕人,讓他們得踮起腳尖才能看到裡面的景象。

  「喔?那個是──」
.
作者補充:
  伍德有陣子住台北時,確實蠻常往地下街跑的。很多時候不是為了買東西,單純就只是想跟人群接觸,而不是關在房間裡。本來如果篇幅夠的話,也蠻想讓大家多跑幾個景點,然後跟X北市要一個觀光大使證書,但礙於篇幅和劇情就作罷。
  一開頭讓Math Server組也談談自己的故事片段,不過由於本作的時間點在Volume 3結束,怎麼微妙地避開根本還沒寫的Volume 3劇透讓我動了點腦筋。
  在地下街的眾人究竟看到了什麼?在下一段的《少女的天象對話》,合作限定的夢幻組合即將席捲地下街!
  「所以說,別小看女孩子喔!」「嘻嘻,國北市真的很危險,對吧?」
  先不論瑟瑟發抖的男生們,那隻貓咪也即將登場──千萬別錯過!
.
特典──《魔都妖探》之你想要誰的巧克力?
  說起來,白色情人節都已經過了快一個禮拜,現在提是有點過期的話題。不過要是只能收下列一個人的巧克力,各位會收誰的呢?

賀輔:
「嘻嘻,這可是我準備很久的驚喜──啊?便利商店的標籤?這點小事不要太在意啦。」
  非常隨興自由的偵探,如果個性一樣樂觀隨興的話,應該會過著愉快的生活才對吧?雖然平常廢柴到極致,但也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在關心人,而且關鍵時刻帥氣和暖男程度破表,也不會毫無擔當。或許是儘管外表和個性看來隨便,卻意外專情的類型?
  如果你有隱藏的獸控屬性就更推薦了。
.
錦懋:
「本大爺的巧克力如何──太、太甜?又不是只有小孩子才能吃甜食......」
  雖然平常有點臭屁,但卻又有些遜炮;充滿著明明是哥哥,卻想把他當弟弟疼愛的反差萌。身為除妖師家族長子的他想必未來不需要像某不具名偵探(?)一樣擔心工作吧?儘管有些笨拙,但絕對會真心對待伴侶。雖然他平常總說著會保護妳,但真有危險時記得要相互扶持、一起渡過喔!
  推薦給想發揮母愛的妳(等等)
.
夏斗:
「多謝你平常的關照,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不菸不酒、待人誠懇又充滿正義感,腦袋也尚稱靈光,怎麼看都是老公的最佳人選。個性直來直往,可能比較不懂情調。選擇他的話,兩人間的感情或許就會像他送的巧克力一樣,初嚐有些苦澀,卻在品味的過程中散發成熟的甜味吧?但話說回來,夏斗有時以工作和市民的安全為重,可能會有意無意間冷落伴侶──而且刑警本來就是高風險職業呢。
.
萊昂:
「這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請妳收下;但相對妳的心,就由怪盜亞提斯特收下了!」
  具有法國血統,本作作者認定的顏值巔峰。擅長料理,也很懂得怎麼討女孩子歡心,會把妳當成寶物般疼惜,所以跟他一起的話一定能享受名媛或甚至公主般的生活吧!不過在優雅的同時,萊昂經營Itube時偶爾也會露出孩子氣的一面,記得要多多支持他喔!
.
好的,那麼以上四人的巧克力,你要接受誰的呢?
彩欣:「等等啦!這個像透女性向遊戲的角色設定是怎麼回事啦?」
(女子版請待女性角色多一點(?)後,明年的情人節再看看。)
──是說伍德真的壓力有大到會寫出這種東西來嗎(欸)

創作回應

雜魚小說家秋茶
我直到今年才發現白色情人節開始送巧克力了,原本不該是餅乾嗎?
2021-03-20 15:20:21
伍德‧瓦懷特
巧克力應該可以吧?
否則就要暴露原作者目前單身了QAQ
2021-03-20 19:06:43
勳一(閉關修羅模式)
便利商店牌巧克力......賀輔果然不會讓人失望(X)
.
我選擇先卡明年彩欣的巧克力了[e16]
2021-03-20 15:23:55
伍德‧瓦懷特
其實錦懋和夏斗也是買的,但敢連標籤都不撕的大概只有賀輔,不愧是最自由的男人(?)
感覺彩欣的巧克力應該會很熱門XD
2021-03-20 19:09:17
該隱
有人注意到長武很自然地混在女子組裡面嗎XDDD
.
吃香菜當然是缺點啊,一個健全的人怎麼會想去吃香菜呢[e15]
巧克力的話......我明年想要長武的(?
2021-03-20 15:47:38
伍德‧瓦懷特
長武的性別就是長武啊(欸)
而且這麼說起來,佳蒂也很順利成章地在另外一組啊XD
.
男主角被作者認證不健全,幫QQ
長武:「想、想吃掉人家嗎──不是啦!想吃掉人家做的巧克力嗎?」
2021-03-20 19:15:1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可惡,又斷到最讓人在意的地方(伍德先生很常吊人胃口XD
我覺得把現實景點加進去的話,感覺很有趣且新鮮。
巧克力?當然是我全都要(別)
應該是選萊昂吧,劇情中給人的感覺狠有自己獨特的魅力,以及法國品牌巧克力肯定好吃(?)
2021-03-20 21:51:43
伍德‧瓦懷特
這次因為要控制斷在吊胃口的地方,寫的比較長。果然還是要斷在有意思的地方才會吸引大家繼續看吧?
其實《魔都妖探》大部分的場景都有現實參考,要拍真人偶像劇很容易(X)
.
萊昂肯定會用各種甜言蜜語把愛茵逗得不要不要的(欸)
他的廚藝絕對沒問題,我想他的巧克力會是四個人裡面最好吃的XD
2021-03-20 22:42:35
悠閒紅茶(冷卻中)
放心放心,幾杯黃湯下肚後,自然就會想寫了啦,不然你以為我紅某人怎麼會突然下海呢www?
2021-04-06 23:33:01
伍德‧瓦懷特
決定了,明年的愚人節就來推《魔都妖探》改編的女性向戀愛遊戲(X?)
2021-04-07 00:34: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