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六六章:石壁後

黑霧 | 2021-03-20 09:46:10 | 巴幣 4 | 人氣 52


  阿木知道黑鴉只是好奇詢問而不是感到什麼不快,他也就純粹地回答理由:「我們天光就要出發去追艾因團長,就算今夜也很難說上什麼,得做移動的準備和爭取時間休息。」

  「看來阿伯幫你們的準備很順利?」黑鴉雖然知道他們會想盡快與艾因會合,但焦急到這個地步仍是挺感到意外,畢竟理論上來說首要的目標是傳遞訊息,就算後續要派人潛入到「人民共榮」那邊打探,應該也不至於要這樣馬不停蹄。

  「嗯啊,準備好糧食和移動手段,真的是太完美了,有點擔心那些傢伙回來時要怎樣還債啊。」阿木的表情笑得可完全不像擔心同伴,不過大概是連日趕回來的影響他已經相當疲累,此刻開起玩笑來也沒持續多久就恢復正色,「所以呢?有什麼進度嗎?」

  當下黑鴉也不再多說什麼,把自己僅是發現了疑似瑪麗研究室的事直接說了,目前仍在尋找著進入的方法,至於之前艾因跟他下的魔法訂單,則是交代了有一部份已經交給艾因,剩餘這兩天準備好的現在就可以交貨。

  阿木對於黑鴉的回應並沒有評論什麼僅是記在心裡,至於購買魔法的事也不是他處理,當下他叫黑鴉稍等後便立即去找了艾因當初所說的「守財奴」過來,也就是負責「漆鴉」財政的人。

  至於那個看起來牛高馬大,粗眉大眼完全就是一副老粗相的男人,不論怎看都和精打細算完全搭不上半毛錢關係的模樣,確實就像艾因當初擔心那般以為黑鴉想要敲詐一筆,要不是黑鴉拿出艾因親筆寫的字條恐怕會相當麻煩,也只能說艾因真的是個相當有人望的團長了。

  結束這些事情之後,「漆鴉」的人也沒空再理會黑鴉,而是趕緊繼續幫忙把狩獵回來的收穫搬進村裡的倉庫,然後做明早起行的準備以及休息,重視效率到有點執拗的程度也算是在傭兵團身上才能看到了。

  要是可以黑鴉其實想要與阿木又或者咖嵐多聊一些,好更深入瞭解關於「漆鴉」的事,萬一艾因那邊一個處理不好要回頭來找他的話,屆時也比較好應對。只不過既然「漆鴉」的人都忙碌到這個地步,黑鴉不會不識趣到繼續打擾他們,唯有期望不要發生別的事情就好。

  到了第二日黑鴉準備前往地穴地帶繼續拆解機關的工作時,「漆鴉」的人則是早已經出發,連送行都沒能做到叫黑鴉感到有點遺憾,畢竟這也算是拉一點關係的好機會,而這也只能怪他即使知道「漆鴉」等人的焦急仍沒有刻意提早起來了,不過這樣的小插曲也不至於會讓黑鴉記在心上就是。

  完全專注於自己工作上的黑鴉,在這一天總算把魔法陣理解得差不多,開始利用老五之前採掘回來的石頭做一個按比例縮小的模型來進行實驗驗證,該說幸好石壁上的是很單純的移動系魔法,就只有威力與規模變得相當大而已,實驗整體來說可謂相當順利,明天開始就可以直接應用在石壁上,接下來就是透過試錯的方式來尋找如何推動石壁才能空出進入路徑。

  如是者黑鴉又再花了一天,到了隔天的中午終於成功推開石壁,雖然他很想立即進去調查,但還是忍耐住好奇心以約定為先,便把石壁移動到重新封好通道,其後盡速趕回村中想要尋找老五,不過後者因為外出工作的關係,到日落時分才找得到人,基於總不可能連夜前往,最終約定好在明早一同探秘。







  「魔法真的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到啊,雖然有聽你說過是要推開這面石壁,但真正看到竟然能移動這麼巨大的東西,還是相當震撼,和想像中完全不同。」老五看著黑鴉把適當的石塊填入石壁殘缺的位置並注入魔力後所發生的現象,禁不住感慨地說。

  「說誇張的話你沒看過或者聽過『永劫罪孽』嗎?」

  「有聽過但沒親眼看過。」老五誠實地回答。

  「那還真是幸福吶。」黑鴉之前有與阿伯談過近似的話題,阿伯是知道「永劫罪孽」是什麼狀況的人,這村子雖然偏遠但不至於連影響世界的消息都不會流通,不過當時只是談及並沒有確認過這條村有沒有實際面對過「永劫罪孽」的戾氣,現在老五既然說沒見過,很可能就是波及到這條村之前「蔚藍軍事」已經利用傭兵引流的方法來處理了。

  「我記得是叫戾氣吧?會令人和動物失去理智像是霧氣的東西在大陸上四處飄散,當時就是艾因大姊頭她們把消息帶來的,阿伯他們還號召了全村人舉辦了個集會說明狀況,那真的是這麼可怕的東西?」

  「那可是影響了整座大陸人類生活的魔法,怎可能不可怕?」黑鴉無奈地肯定,他這才想起自己或者阿伯沒有跟老五說過他這番調查是為了尋找「永劫罪孽」的線索,當時阿伯只是命令式叫老五幫忙罷了。

  「不過還是別說明清楚比較好,以他那熱愛冒險的個性,知道之後說不定會在研究室裡賴著吧。」黑鴉打住了本來想要開口解釋的想法,剛好石壁因為魔法結束的關係總算移開,讓出一條狹窄得僅容一人側身通道的小道,他便不再多話率先走了進去。

  內裡是一個以地穴來說相當寬敞的空間,將近十坪呈橢圓形,中間也沒有支柱,因此在有足夠光源的情況下能夠一眼看清這裡擺放的東西。

  「怎麼停在入口,內裡怎麼了嗎?」老五緊跟著黑鴉後面,卻因為黑鴉突然一動不動,他還是側身卡在小道中。

  「不,抱歉……」黑鴉應了一聲後趕緊挪開,心中的驚訝如浪潮一般不住地拍打著思緒,讓他無法好好理解眼前的景象。

  岩壁周邊搭建了無數木架,上面擺放了無數物件,種類之多絕對稱得上叫人眼花繚亂,亦是這個緣故令人無法理解那些東西之間存在於此地的意義。

  不過最叫黑鴉感到震撼的,則始終是佔據了這個地下室中絕大部份空間,就那樣直接擺放在地面上的「東西」。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