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第94集〈河谷之夜〉

『。』 | 2021-03-19 12:23:52 | 巴幣 144 | 人氣 145


骯,大家好

這幾天發燒 身體偏虛

目前好些了,沒事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場外請在搜尋中打上【巴哈姆特事紀】的屬性框即可找到作品(不過好像被系統吃了)



那麼,第九十四集要開始囉


 
  「當他們發現自己不是它的孩子,他們重生了,而他們的存在失去意義。

  「上面是這麼寫的嗎?」

  「是呢,就是這麼寫的,呢。」那是個被置放在魔法罐裡,一個形似骷顱頭的物體,罐子裡則滿是它周圍自然散發出的乳白色能量。

  「那是什麼意思?」除了初來乍到的句點和佩克兩人外,沒有人對此景感到驚訝,先遣調查團一夥人今晚聚在營帳內,在晚飯後一同對著幾天前帶回來的大石碑進行探究,只有跟著石碑一起被帶回來句點和佩克,視線離不開那著正在說話的魔法罐。

  「這個,誰知道,呢?」魔法罐裡的白色骷顱聲音綿柔,閉起眼睛聽就像聲音悅耳的女性一樣,它講話的節奏特別,初次入耳的人必須得聽上好一陣子才能習慣。

  它,就是大家口中的「小影」,看來它看得懂古代文字的傳聞屬實,佩克眼神閃著淚光,愛哭印象鮮明的男子眼眶依舊濕潤,今早不知又一個人跑去哪了,許久暫未哭泣的男子,眼神一飄一飄地在小影周圍散視著。

  「那,還沒跟新朋友自我介紹吧?」魔法罐裡的骷顱開口,它老早就注意到有兩人對它的存在充滿好奇,不知它那空洞的眼窩看出去是否有何景緻,「我的全名是劉織洫.影,兩位新朋友,可以用『小影』這個較親暱的稱呼,稱呼,我。」除了奇怪的斷句外,這個看起來沒有生物外表的生命體,說話意外的頗有人性,也難怪句點會開口那麼一問。

  「骯,你該不會是人吧?」

  劉織洫.影聽了,爽朗地回答:「是或不是,答案或許不是那麼重要。」儘管語氣爽朗,但對答卻反倒迂迴,「可視之物,遠比口述之事,更容易令人相信,若您把我看作一個人,被問及此事,小影會很高興,的。」外貌的不同,絲毫沒有影響小影的人性,更應該說,生成這個樣子,會讓人更專注去體會它人性的那一面。

  「請你尊重小影,人家可是個女孩子。」穿著黑色中山裝的黑髮少年長相清秀,他叫做漣漪,來到這裡時,句點見到了幾位脾氣比較急躁的年輕成員,大部分是女孩子,這名叫做漣漪的是男生中少數態度比較不好接近的,也不奇怪,畢竟他是男性成員中最年輕的,「小影你還是繼續說吧。」男孩執著黑短鐵扇不耐煩地敲著桌面催促到。

  「我能做的只到,這,了。」小影說,大家看著石碑上的文字,著實令人費解。

  「但是,這塊你能夠解讀,為何這一塊沒辦法?」拉麵叔叔把旁邊一小塊石片滑到桌面中間,上面小小的古文字刻得石片上沒有多餘的空間添加字符。

  「抱歉,呢,拉麵叔叔,恐怕達不到您的期望呢。」這一小片石頭好像難倒了小影。

  「還真罕見啊,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嗎?」魂龍,那湛藍的眼眸和俊俏的臉龐令人印象深刻,但更令句點心心念念的,是他前幾天做的飯菜,能在這種野外營地吃到那樣的美食,若沒有魂龍下廚,那簡直是奢望。

  「也不是第一次,不過每次遇到這種狀況就很頭痛。」先遣隊的負責人,RPG製作大師開口:「雖然我們也沒有義務要進行轉譯就是了。」

  「一言以蔽之,就是出於,好奇。」小影補充敘述。

  只見佩克拿起那塊小石片,自然而然開口喃喃唸到。

  「僅此證明我們曾經存在過......。」

  「佩克......」所有人以靜默來代替本應該表露出的驚訝,在場竟然還有第二人能解讀出石碑,但是......「你流淚了喔。」這般反應反倒壓下了所有人高漲的情緒。

  「咦......?」佩克輕撫眼角,眨眨雙眼,那濕潤又像皮膚黏住的感覺,就在他拿起那塊小石片後開始發生:「真的耶......」他眼淚流著平靜地說道。

  「而且,你看得懂上面的文字?」句點開口,佩克這個人的狀況令他好奇又擔憂,「難道這讓你想到什麼了嗎?」

  「...我不知道...眼淚不自覺就流下來了。」佩克雖流著淚,但表情和反應相反的平靜。

  「也就是說,你也不知道上面是什麼意思囉。」橘雨說著,為佩克遞上一條手帕。

  佩克擦拭掉眼淚,雖然後續仍流下了新的眼淚,他微微點頭:「對。」

  「這種感覺,簡直跟沒進展一樣頭痛。」拉麵叔叔摁著額頭,一臉苦惱地說道。

  「你們這麼好奇這些石碑上的內容啊?」在場對石碑展現出的強烈好奇心引起句點關注,畢竟這只是一支被雇來調查的先遣隊,裡面甚至沒有專業的文史相關工作者。

  『人不好奇,世界會停止前進的。』

  ——熟悉的聲音,令句點全身打顫,他激動地左顧右盼,反應大的全場都在看他。

  「啊...沒事,沒事...」那晚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明物體......沒有,但那聲音,具體的不像幻聽,從大家茫然的表情來看,應該是幻聽吧,接踵而來的是一股尷尬感。

  「你很奇怪喔。」朵佩璐,一個留著淡黃色波浪長髮的女孩雙手插腰說道。

  「沒事啦,哈哈哈哈。」句點隨意打哈哈帶過,轉移話題般延續問到:「所以呢,你們到現在為止解讀出多少碑文了?」

  「雖然還不算少,但大多數都是些毫無探討價值的雜記,」RPG製作大師語氣帶著無奈:「否則就是這種的,連解讀都難以解讀的文字。」

  「這樣問好了,既然明天是我第一次出外調查,我想先知道,發現這麼一塊這種的石碑,有多難?」句點指道,他也對這看不懂的文字逐漸產生興趣。

  「比找到過敏原還難。」拉麵叔叔對句點醫生的身分瞭若指掌,假裝成醫生的語氣和句點開個小玩笑。

  「是嗎?那也許這次能一次找到很多也說不定。」句點也回以一個小玩笑。

  「期待你的表現喔,明天就拜託你啦。」

  「散會吧,明天要出外調查的可要睡飽一點。」




  「嗯......」

  「你怎麼了?」淺笑所注視的這個人,名叫約瑟夫布萊森,就淺笑對這人的認知——沉默寡言、獨來獨往、雙眼全盲,以及總是站在高處,就像現在一樣,營地挑高的杆柱是他最常待的地方,今晚他也如往常的獨自吃晚飯,也如往常的成為唯一一個不參與討論的團員。

  正運用法術把大石碑搬運出主帳的淺笑,以同夥的認知也是個很少開口的人——事實上,這個團隊要說沉默寡言的人其實不算少,反而還占多數,然而這個眼前綁著一條矇眼巾,名叫約瑟夫布萊森的盲眼男子,更是團隊中數一數二孤僻的。

  「外面不平靜...充滿氣息...」矇住其盲眼的男子緩緩闡述到。

  「這樣啊......」淺笑聽來不以為意,儘管難得開口,說著也是些不知所云的話,女孩聽完態度一如往常冷淡,便繼續做她的工作,搬運石碑去了

  「怪人一個。」


* * *


  「哼哼~

  篝火在燧石和乾枝上舞動出滋滋細聲,夜色下有蟲鳴草動,科達安河谷的夜晚不至於寂寥,穿著巫女服的女孩獨自隨意哼著小調,等待篝火邊上的烤魚熟透,此地黃昏的溪河總會游來不少體型不小的魚隻,在這片河谷長大的女孩對這裡的生態再清楚不過。

  「沒講一聲就直接跑回來,對不起呢,爺爺。」窗外藍天環抱雙膝蹲坐在地上,盯著篝火喃喃自語,但很快她的視線飄向側旁——

  「——現!」窗外藍天反應迅速地抽出一張寫有「金」的符咒,朝她視線所指那一側喊出令咒,一個身影從黑夜中浮現。

  「哇......!」是個小女生,短黑髮金瞳的樣子面無表情地表現出驚嚇。

  「是這味道把妳吸引過來了嗎?」巫女拋下符咒,坐姿雙腿交疊著,這個少女在她看來沒有敵意,窗外藍天就拿起一串已經熟了的烤魚到女孩面前。

  「不用客氣喔,這裡是我家。」

  一個人待在這個剩四根斷柱還有半邊屋頂的漆黑小屋裡怪孤單的,但這依舊是她的家,窗外藍天在這世上唯一的家。


* * *


  「氣息...!在哪裡...?」


碎碎念:

每次進度只推一點點都覺得好可惡

但斷點就剛好生在那邊,不停太可惜

其實這集在轉場之後的部分都是後面多寫的

希望能讓進度稍微推快一點

就希望大家別嫌棄啦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黑瞱
ㄤ 多喝水 休息
2021-03-19 12:53:37
『。』
骯,感謝你 會的!
2021-03-19 13:13:17
(๑•́ ¸•̀)〈影ヨ⁆
多多保重身體吧。


是說:化身的角色在出言之時,

果然能開始感受到人物特色了呢!

看著看著後,

倒是對佩克那疑似能直接感受鑄造石碑之人所欲傳達內容(情感?)之能力感到了些許好奇呢。


2021-03-19 14:18:41
『。』
骯,希望你還喜歡自己的角色,這也是小影在我眼中一直以來的形象

感覺小影也和佩克一樣,都是有著自己秘密的角色啊

身體的部分我會照顧好的,謝謝你的關心,感謝!
2021-03-19 14:33:16
(๑•́ ¸•̀)〈影ヨ⁆
很是喜歡呦! [e38] 化身角色的呈現。
2021-03-19 14:49:26
『。』
喜歡就好,太開心了
2021-03-19 14:57: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