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歡迎來到青春煩惱諮詢社 第二章

月明 | 2021-03-19 10:00:01 | 巴幣 0 | 人氣 38


午後,社團課。
現在實際溫度終於低過了十八度左右,下午和晚上都會變得更冷,這也使的我必須在大衣式的制服外套內加穿數件保暖衣物外面則是再加穿一件大衣脖子上戴了圍脖加圍巾戴上了口罩穿上了連指手套外加毛帽。走在路上大家都對我投已看到愛斯基摩人走在台灣大街上班的看到稀有動物的眼神。
但是我在社團教室內卻能夠只穿著一件學校的大衣式制服外套,要問原因的話大概要歸功於窗戶緊閉,而且教室內有一股溫暖的紅茶香味所以不需要穿那麼多件的保暖衣物。
至於為何有紅茶的香氣?那當然是因為有人在泡紅茶啦。而要問是誰在泡?答案自然的呼之欲出—我、賴玖一。
稍微算了一下時間後我將超市裡買的廉價茶包取出防止紅茶變澀,然後將紅茶分裝到三瓶水壺之中。
「來,妳們的紅茶。」
「終於好了,謝謝。」
「學長,謝謝。」
「不客氣。」
冬天泡紅茶喝其實是我的一個習慣,一來是因為剛泡好的紅茶熱呼呼的可以暖活身體,二來是因為紅茶內含的咖啡因可以讓人稍微提起精神不會那們的想睡覺。不過這些都只是題外話。
我看向了她們兩人喝了紅茶後暖呼呼的笑臉心裡一股暖意油然而生,看來他們要懂紅茶的魅力了嗎?不過我注意到了一件事,陳唯月此時的笑容跟平常時的笑容不太一樣,不過應該是我的錯覺吧?苦惱著這些事的時候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傳入耳中。
「請進。」
社團教室的門應聲而開,有著一顆三分頭的高大男生進入了社團教室。我觀察了他左胸繡學號的位置,學號的顏色是紅色的所以他是現在高三的學長。他的臉我有一點印象不過我卻不記得什麼時候見過他,反倒是陳唯月一眼就認出了她是誰。
「咦?志中學長,你有什麼煩惱嗎?」
「嗯,所以我才回來這裡,順便看看後輩們的狀況。」
聽到他的聲音和陳唯月叫出他的名字我才想起來他是誰。
李志中,大我們一屆的學長以前是青春煩惱諮詢社的社長,也曾經負責過我的煩惱過。就我對他的印象來說是個像溫柔的鄰家大哥哥之類的和藹可親的形象,不過有個地方有一點問題。
「那個,志中學長你的頭髮?」
「喔,因為要學測所以剪掉了。」
陳唯月也跟我想到了同樣的問題並問了出去,而志中學長的回答方式就像是「因為肚子餓,所以去吃飯」一般的口吻回答了她。
「總、總之先進來坐吧。」
「好。」
我招呼了志中學長到了教室的大方桌坐下,他坐在靠近教室黑板的位置而陳唯月和李明花則是坐到他的對面我坐在陳唯月斜右前方的位置兩人中間卡著李明花。依順時鐘的順序是志中學長、我、李明花然後是陳唯月。
「這裡有了點變化啊。」
「嗯,對啊變得有點空了,學長姐們考完試後會常常來這裡玩吧?」
「不是,我是指這裡的空氣多了點淡淡的紅茶香,剛剛你們有泡紅茶嗎?」
「嗯,有啊。」
不對不對,雖然說是很正常的對話不過他不是為了話家常而來的吧?而且李明花還一臉懷疑的對我投向懷疑的視線。不是啊!聽我說我們的社團活動內容絕對不是和來到這間教室內的人打哈哈。不是李明花請妳絕對要相信我啊!
「哈哈哈。」
「呵呵呵。」
我剛剛沒有聽清楚他們聊到哪裡,指感覺他們像是聊到了有趣的地方笑了起來。等等李明花我怎麼覺得妳對我投以更加懷疑的視線了?聽我解釋啊!不要把頭撇過去啊!
我好像忘記了我有個人設叫冷淡的樣子,不過剛剛都只是心理描寫應該沒關係吧?
總之陳唯月和李志中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看來終於要談正事了嗎?
「那麼學長你的煩惱是?」
「喔,那個啊。」
志中學長的表情變得非常的複雜,像是包含了各種情緒一般。
「我想要當老師,不過我父親都叫我考醫學院去當醫生,為此我和我的父親吵過了很多次但是父親卻不同意我的想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找過老師和其他同學但是都找不到令我滿意的答案。」
「所以你的重點是。」
冰冷的聲音,那是我的聲音。
老實說我一直不太相信可以憑一個人的聲音讓眾人安靜下來,但是相信和事實的差別就在這裡。
見眾人沒再多說什麼話我繼續將我的問題問下去。
「你的煩惱是找不到『令你滿意的答案』。」
「「……」」
眾人還是什麼都沒有說,空氣慢慢地變得有點冰冷紅茶的香氣也慢慢的淡掉了。
「嗯,我找不到『我滿意的答案』。」
「那如果那不是正確答案呢。」
「我……我不知道。」
垂頭喪氣的模樣,這不是我認識的志中學長,可見他真的十分的苦惱,也真的超級認真的思考過了。所以才會心力那麼的憔悴。
「不過打不打算處裡你的煩惱還是要交給現任社長啦。」
我看向了陳唯月後她很快地就點點頭說:
「志中學長,你的煩惱就交給我們吧!」
「謝謝。」
志中學長他這麼說後就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再有什麼表情,只是維持著他感謝的笑容離開了。
確認他走遠之後我才跟陳唯月討論起來,當然一部分是整理已知的事和推理可能的事。
「所以,妳要怎麼做。」
「靠氣勢!」
「真是好方法……個頭啊。」
隨即手刀月過了李明花劈到了陳唯月頭上。
「學長,麻煩你吐槽時做點誇張的戲劇效果好不好?不然看你面無表情地說著冷冰冰的吐槽其實會產生蠻大的唯和感的。」
嗚……又被戳到心裡的痛點了……嗚嗚嗚……
「總之讓我們從調查開始吧!」
「這次是調查嗎。」
「嗯。」
陳唯月笑著點點頭。
「那今天就到這邊吧!」
「嗯。」
「好啊!」
我們三人各自鳥獸散,雖然這麼說但是基本上從教室拿了包包後還是一起到了校門口。
「那我要走這邊喔,再見。」
「下禮拜見。」
「唯月姐,下禮拜見。」
由於李明花也需要搭公車,所以我們兩人和陳唯月是走不同的方向。話說……李明花妳什麼時候跟陳唯月那麼要好了啊?還叫她唯月姐。
總之今天應該到這邊之後就能卸下工作了……我本來這麼以為。
等了一會兒公車過後我和李明花搭上了同一班公車,不過公車上李明花沒有像在學校時那樣的開朗,只是戴上耳機聽著音樂。而我也只是滑著手機看看有沒有有趣的事情。
不久後李明花下了公車,而我則是繼續在車上。
下了車,我本打算直接回家,豈料我看到了能夠吸引我注意力的人影—志中學長的身影。
他面容憔悴腳步極慢但是卻往同一個方向前進著,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人會有的反應。為了觀察發展我索性當成了實則唯跟蹤狂美其名曰偵探的偵探。
他在一棟透天厝前停下腳步,我挺吃驚的因為在這個年代能夠在台北市有一間透天厝的人很少而且從外表就看的出來有重新翻新過。
志中學長看著門鈴猶豫地伸出了手指,不過就在他要按下去的瞬間房門被打開了。
「志中,你回來啦。」
看起來應該是志中學長爸爸的人親切的歡迎志中學長的回來。
但是下一句話就能立刻了解志中學長為何煩惱。
「你還是不打算讀醫學院嗎?」
「嗯,我已經說過了,我想要當老師。」
「可是你的成績明明就可以讀到醫學院,難道你不想要繼承老爸的衣鉑嗎?」
「我……」
「所以考醫學院吧。」
「我……」
「好嗎?」
「我……」
志中學長一直的在猶豫,也許吧他認為現在妥協的話就可以了,但是內心的聲音也告訴著他不能妥協。
在這樣下去志中學長會因為心力憔悴而變得失魂落魄的。我推測啦。
嗯……所以現在應該怎麼辦呢?依陳唯月的個性他絕對不會放棄解決煩惱的如果他變的失魂落魄的陳唯月處理起來依定很棘手。
現在有什麼方法能夠解決這窘境,而且又能夠不在不被注意的情況下脫身?
嗯……好像有。
我穿著毛帽戴著口罩應該不太會被認出來才對,最外面的大衣摳子扣不起來,所以我沒有扣這使的學校的大衣式制服能被看到。
啊……真的有。
我飛快的在紙上寫了字,然後夾在一本我不會在看的書裡面。真是的,我回家後要好好地整理一下書包。
接著我往志中學長在的地方衝了過去。
「志中學長,那個……謝謝你借我這本書,剛好在街上看見所以就拿來還了。」
「咦?你是……」
在他說完話前我飛快地跑開了,留下了一臉矇的志中學長和他爸。
這麼做有兩個優點,第一能夠暫時緩和彼此的情緒,第二這樣子志中學長應該看的到我留給他的字條。
縱使他剛才不知道是誰,但他看完字條之後應該可以馬上知道我是誰。
「那個……爸爸,我果然還是想當老師。」
「可是你的成績……」
之後發生了些什麼我不知道,只是我很清楚他們兩還沒有任何一方打算妥協。目前看來也絕不可能妥協。
不過,我現在也只能處理到這種地步。剩下的就交給陳唯月處理了,雖然說到最後依然是我想方法就是了,也因為如此所以我現在要盡全力的休息。
 
 
禮拜六,早晨,我被響起的電話鈴聲吵醒。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我按了一下紅色的按鈕,四周頓時安靜下來,然後過了兩秒又重新響起來電提醒。
過程反覆五次左右後我死了心接起電話
「唯。」
「你為什麼掛我電話啦!」
「我有義務一定要接妳的電話嗎。」
「……,確實沒有。」
「嗯,所以有什麼事嗎。」
一般來說我到這邊就會掛上電話,不過陳唯月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才會一直打電話給我。為了省她的話費我貼心的把話拉到正題。感謝我吧。
「喔,那個你現在有空嗎?」
「沒空。」
「為什麼啊?」
「什麼為什麼啊,正常來說不是這樣回答嗎。啊。如果是老板打來確實不應該這樣回答。」
我的語氣保持著平淡與無力感,就算我現在在開玩笑也一樣。
「你的正常標準是你自己嗎?」
「嗯。」
「……」
電話的那一頭沉默了下來,見話題又被帶偏我趕快拉回正提。我是要拉回幾次啊?
「所以妳到底有什麼事。話費很貴喔。」
「喔,那你可以把大門打開嗎?」
「啥。」
我有點疑惑但還是照她的說法到了我家的大門口打開了門。
「這樣嗎。」
「嗯。」
隨後電話被對面掛斷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下半身穿著白色短褲上半身穿著純黑色長袖t-shirt加天藍色連帽外套的陳唯月她將黑色的長髮順到了胸前頭髮也沿著她的身型走上坡下坡。見我稍微呆掉的臉她高興的笑了笑
「打擾了喔。」
「哎呀呀,我真是的一大早就見到了幻覺。」
我稍微揉了揉眼睛。見我這樣子幻覺扔不住對我吐嘈。
「現在不是中午嗎?」
「好像是。」
好吧,雖然我不想相信但她是真的陳唯月,她拖下了以黑色為主要顏色的運動鞋後直接進到了我家。
「喂喂喂,小姐妳這樣也太沒防備了吧。」
「沒關係,反正你父母在家你不能對我怎樣吧。」
陳唯月她發出了自信的笑聲,不過她好像誤會一件事了。
「沒有,我是獨居。」
「啊?」
她的笑容瞬間凍結。
「怎麼了嗎。高中生獨居有錯嗎。」
「你獨居?」
「對啊,因為這裡離我舊家很遠。」
如果我現在還在我就加的話不算塞車至少要兩個小時才到的了。
「租的?」
「跟親戚買的。」
「所以現在這裡只有我跟你兩人?」
陳唯月有點緊張的說。
「對啊。」
我反手把門關上走到了客廳。
「別、別過來!」
「妳在想什麼。」
我越過她走到了廚房泡了一杯紅茶給她喝,當然我自己也有一杯。
「給妳,然後妳到底有什麼事?」
她聽我說完後喝了一口茶潤潤喉順便平復一下因為緊張而脹紅的臉蛋,大概過了五秒左右。
「我今天想要去志中學長家調查。」
她一邊說著我一邊示意她可以坐下來,於是我和陳唯月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她坐在我的左手邊,正面對著什麼畫面都沒有的電視。
「調查嗎。具體來說是。」
「想知道為何不讓志忠學長考師範學院而是讓他考醫學院。」
「那個啊,好像是因為他們家是醫師世家的樣子。」
「咦?你怎麼知道?」
她回頭望向我身子往我這邊傾。所以我說是不是有點太近了?
我伸出一隻手拉開和她的距離邊說:
「我昨天回家時剛好看到他和他爸在吵架。」
「咦?」
她的臉有點驚訝,不過她平常的反應就是這樣,所以我也沒有多在一的繼續說。
「就在那時候聽到的。」
「……」
她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反而是低著頭發出「嗯……」的悶哼聲,彷彿在想著事情卻找不到解答般。
然後把頭轉向我的方向,不過這次身子沒有往我這邊靠近。
「你該不會已經有方法了吧?」
「啥。」
「就跟上次李明花的時候一樣,你該不會有方法了吧?」
面對陳唯月的問題我無奈的兩手一攤。
「妳也太高估我了吧,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喔。」
「普通嗎?」
「對,所以才要找出解法。」
「所以你有方法了嘛。」
陳唯月擺出一臉氣噗噗的可愛表情用以宣洩心中的不滿。
「咦?是喔,不過不知道解法喔。」
「那就去尋找吧。」
她從沙發上站起身,然後走到我的面前對我伸出一隻手。我有點遲疑不過還是拉住了那隻手,她將我拉起然後拉著我走到玄關前蹲下來穿鞋子。
「你在幹嘛啊?快穿鞋準備出去了。」
她見我呆呆地站在這裡有點不悅的開口,我這次不打算有任何的隱瞞所以我帶著沒有任何虛假的平淡語氣說道:
「我這是睡衣喔,可以讓我換身衣服嗎?」
我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她意識到之後將頭低了下去帶著愧疚感說:
「抱歉。」
「沒關係,妳就稍微等我一下就好了。」
之後我換了一下衣服簡單的穿個黑色卡其褲白色長袖襯衫外加毛背心因為今天天氣稍微暖活一點(大概20度)所以在加個黑色運動連帽外套和棕色大衣應該就可以出門了。
我跟陳唯月說了聲我準備好了後把手機錢包之類的東西放進口袋然後在玄關穿上了以灰色為主色的布鞋走出門外陳維月也跟在我身後走了出來。
屋外微風徐徐。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於是急忙的跟陳唯月說:
「等我一下。」
「咦?怎麼了嗎?」
「我在進去拿條圍巾。」
陳唯月當場就表現出了「你好了嗎?」的眼神。
拿完圍巾後我和陳唯月走到了騎樓,於是我細說了昨天事情的經過。
「咦?所以你知道志中學長他家在哪裡啊?」
「知道啊,該不會妳不知道吧。」
「哼!我就是不知道才會來找你啊。」
所以我是工具人的概念嗎?
「所以由我來帶路可以吧?」
「嗯。」
陳唯月爽朗的答應並走在靠近店家的位置,換言之我是靠近車道……總感覺下一秒發生什麼事的話就慘了……
我沿著往志中學長加最近的路程走,大概五分鐘後左手邊出現了一家小間的拉麵店,我立即停了下來而陳唯月走了一兩步後發現我沒有跟上於是回頭看向我在看看旁邊的拉麵店,然後露出一臉鄙視的眼神。
不過我絲毫不在意抬頭挺胸的走進了拉麵店,陳唯月件情況不對跟了上來。
我在店員的指示下坐到了一個二人桌,陳唯月被以為是要用餐的人於是被請到了我的對面。
「所以,不是要到志中學長家嗎?」
我邊看著店員送上來的菜單邊回道:
「嗯,七早八早的就被妳吵醒還沒吃過任何的正餐。」
「哪有,我明明是在下午一點整打給你的,你看現在已經一點半了喔。」
「對啊,醒來半個小時我都沒吃東西快餓死了。」
然後我合起菜單。
「所以啊……」
我舉起右手然後用清冷的聲音說出:
「一碗特大豚骨拉麵加麵。」
「喔!一碗特大豚骨拉麵加麵!」
煮麵的人表示他聽到了的爽朗的回覆。
「……」
「……」
「你的特大豚骨拉麵來了,這是加麵。」
我和陳維月沒有說任何的話,大概五分鐘後我的特大豚骨拉麵送過來了,店員還細心的用一個小碗裝著加麵。
「那我開動了。」
說完我毫不顧忌坐在我對面的陳唯月狼吞虎嚥的大吃了起來,滑潤又富有嚼勁的麵條、受肥部分剛好的叉燒、有豬骨精華的熱湯……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好吃!
我臉上浮現了享受的表情,直到把加麵吃完之前。
吃完之後我用衛生紙擦了擦嘴,然後重新看向看著我吃不說任何一句話的陳唯月。她會這麼的安靜很少見。於是我好奇地看向她。
咦?
她拿著手機鏡頭正對著我,我的心裡湧起不妙的預感……
「我說……妳不會在拍照吧。」
「嗯,對啊我想說你好不容易露出了跟平常不一樣的表情所以給你拍個幾張。」
「之後絕對要給我刪掉。」
「一生都不會刪的。」
不曉得是低語還是說給我聽的音量傳入耳中,不過我不太在意。付完帳單後我沒有違背原本的約定帶她走到了志中學長他家。
不管看了幾遍我還是覺得十分的壯觀,不曉得陳唯月的感想是什麼?
我看向了陳唯月的臉龐想要猜測其想法。
嗯?陳唯月呢?
我四處張望,結果發現陳維月已經到了志中學長他家門前按門鈴了。
「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急忙跑到陳唯月的身邊。
「妳幹嘛啊?」
「我說過要調查吧?竟然要調查那就要跟對方坐下來談談啊。」
「志中你怎麼……喔,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
志中學長的爸爸以為是志中回來了,不過在看清楚好才改口問我們是誰。
「我們是青春煩惱諮詢社的社長和副社長,因為收到了『煩惱』所以才過來問一些事情。」
「是嗎?青春煩惱諮詢社啊……」
陳唯月先進行了自我介紹志中學長他爸聽到了青春煩惱諮詢社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挑望遠方,不過那是一瞬間的事之後他又把焦距對到我和陳唯月身上。
「有什麼事先進來再問吧。」
「那就打擾了!」
「打擾了。」
脫完鞋後他帶我們走到了一樓的客廳內示意我們可以坐在沙發上然後他到了廚房幾分鐘後他在桌上放了三個茶杯接著拿了一個茶壺放到了桌上一一幫我們倒上。
「這是台灣的綠茶,請用。」
「謝謝。」
我接過了手中的茶水並喝入口中,不會很澀而且有著淡淡的茶香。嗯,是好茶。但是如果不是喜歡泡茶的應該泡不出這種味道,所以可以確定他一定泡過很久的茶了。
「好苦!還是你之前泡的茶比較好喝。」
陳唯月整個眉頭緊皺只差沒有把舌頭伸出來而已,也對就很少喝這種茶的人來說很苦吧?
「那是因為我有加一點砂糖。」
「咦?是嗎?」
「是啊。」
「可是怎麼感覺你好像不會覺得苦的樣子。」
不只是陳唯月就連志中他爸好像也有點好奇,見他們把焦點轉到我身上我決定將焦點轉到應該在的地方。
「妳來這裡不是為了泡茶吧?」
「嗯……好像耶。」
「所以呢。」
「喔,我知道了。」
聽到我的提醒她將頭正視志中他爸。真是的,到底誰才是社長啊?
「重新作一次自我介紹,我是虎門高中青春煩惱諮詢社的社長陳維月,我們接到了志中學長的『煩惱』於是前來處理,我接下來有幾個問題想問伯父您。」
「好。」
伯父一改先前的眼神變得稍微的嚴肅。
「第一為什麼不讓志中學長考師範學院而是醫學院。」
「因為我們家是醫生世家,而他又是獨生子如果不讓他當醫生的話我們家就沒有人可以當醫生了。」
「可、可是這樣要怎麼追尋夢想啊?」
「夢想?那可以當飯吃嗎?」
「嗚,第二為什麼不問問志中學長是怎麼想的呢?」
「小孩不懂啦,等他長大就會明白我的苦心的。」
「第三為什麼不考慮了解他?」
「身為他的爸爸我難道還不夠了解嗎?」
陳唯月沒有問題要問了,可是看起來她還是不曉得應該要怎麼辦才好,於是她茫然地看著我。
聽到陳唯月要問問題時基本上我就清楚她希望在問題中令對方思考這麼做的正確性,但是見到志中學長他爸絲毫不變的態度就知道這招並沒有用。
我用「妳這樣做是沒有用的」視線看向陳唯月,然後閉上眼睛思考解法。
重點是要找到令志中學長滿意的答案,那麼志中學長到底想要什麼?他所希望的、他所期許的,但並不是正確的。
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任何事物是絕對正確,但是有特別希望的。志中學長希望考師範學院而並非是父親所期待的醫學院,他特別的期望不過他不清楚正確性,準確地說他不清楚違背父親的希望是否正確這讓他父親的期望和學長的期望產生了矛盾。
所以要用我想到的唯一解法志中學長並需在場才行,要讓他和他父親好好地說清楚,但是要先讓他父親對於他自身的做法產生些微的懷疑才行。
我將眼睛睜開來問出第四個問題。
「請問志中學長他人呢?」
「喔,他在你們來之前十分鐘左右出門了,應該還要十分鍾才會回來。」
十分鐘嗎?時間應該足夠了。
我用眼神示意陳唯月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插嘴,陳唯月收到之後向我點了點頭。
「請問你覺得你的兒子是你的所有物還是其他人的所有物?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的答案請隨便回答。」
「我兒子並不是物品!他是我兒子!不是物品!」
志中學長他爸爸一個衝動站起來揪住我的圍巾,我也跟著站了起來但是我沒有反抗和排斥甘願被他揪住圍巾,而陳唯月坐在一旁低著頭強忍著情緒不讓任何話說出口。
我稍微冷笑,因為我知道現在我這麼做就會引發這種結果,所以對於自己的猜測結果我很滿意笑了出來。
接著我冷冷地開口:
「請問你真的尊重志中學長的人格嗎?這個問題同樣沒有『正確』的答案請隨便回答。」
「我不尊重誰要在乎啊?而且你這個外人沒資格管吧?啊……我知道了,就是因為你志中他才不去考醫學院的吧?你快去叫志中考醫學院啊!」
「請問你真的有尊重嗎?他的想法、他的意願、他的期望。」
「嗚!」
那一個瞬間他的手因為緊張所以而用力的握緊我的圍巾,然後又慢慢地放鬆,所以應該是反射動作那麼我就朝這個點……原本是這樣想的,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爸,你在做什麼?」
「喔,志中啊不要聽這傢伙亂講話,他都是騙你的快點決定考醫學院吧……」
雖然被說騙子有點不爽,但我的視線依舊維持著冰冷話語也一樣。
「那麼請你證明你有尊重他的想法,志中學長說吧,現在是唯一的機會。」
「爸……我想要考師範學院……可以嗎?」
「你在說什……」
「這是我的願望,我想要像媽一樣教其他人各種的東西。」
「像你媽媽嗎……」
志中學長他爸漸漸地放緩手的力道然後直到完全放鬆的放開了我的圍巾跟隨著地心引力垂在大腿附近微微地晃動,頭看向了天花板彷彿在思考著過去的事一般,然後他閉上眼睛過了幾秒後睜開了眼睛正視志中學長。
「好吧……這也能算是繼承家業吧。」
「對不起……你明明因為媽的事難過了很久,現在我卻……」
「沒關係……但是,今年沒考上就要之後就要選醫學院喔。」
志中學長他爸向志中說完之後轉頭面向我。
「抱歉……明明只是我心裡不願意接受而已。」
「沒關係……我知道你也有很多的苦衷。」
接著我看向陳唯月,她拚命的嗚著嘴不讓話從口中說出,我輕拍了陳唯月的肩膀示意她已經可以說話了,她才把嗚住嘴巴的手放了下來不過或許剛才發生了太多事她有太多話想說所以現在並沒有說出任何話。接著我將視線移向志中學長。
「這個答案是『令你滿意的答案』嗎?」
「恩,雖然不知道正不正確。」
「那就沒關係了,因為我們已經解決你的煩惱了。」
「謝謝你。」
志中學長向我道謝,但那個樣子更像是道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想。
「那……我和陳唯月就先走了喔。」
「嗯。」
之後我和陳唯月一起走出了門外,等往馬路上走了一段時間後陳唯月拉了我純在後面的圍巾一下,於是我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
「怎麼了嗎。」
「這你該不會都計畫好了吧?在志中學長不在家時到他家跟他爸單獨對談,然後用計讓他爸不得不尊重志中學長。」
陳唯月一反平常的熱血以冷靜又冰冷的視線抬頭看向我。
「沒有,這是巧合,我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是嗎?」
「……」
我沒有回任何話只是重新往我家的方向前進,陳唯月見狀也跟了過來然後像是剛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樣熱血的開口:
「總之第二件煩惱也解決了真是太好了,啊!找李明花來開慶功宴吧!」
陳唯月興奮的拿起了手機在聊天軟體裡面找著李明花的名字。
「妳是打算每次解決完煩惱都要開慶功宴是嗎?」
「嗯。」
居然秒回……妳這傢伙……
「那要去哪裡吃呢?」
「不知道。」
「啊!李明花回了,她說可以看要去哪裡集合。」
「妳是社長妳決定吧。」
「好。」
於是她在虛擬鍵盤上飛快地打上了「台北車站」四個字。
 
 
時間來到了下午四點,之所以我能在兩秒內就看清時鐘時間的原因是因為這是我家的時鐘,換言之這裡是我家。
客廳的桌上擺上了滿滿的食材中間有個大鍋子在煮東西,也就是說在我家開了慶功宴。會變成這樣還要從三點多和李明花會合時說起。
我和陳唯月走到了台北車站附近,老實說大概是三十分鐘左右的路程而已,不過我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看來我缺乏運動啊。
在台北車站的其中一個出口可以看到一個十分美麗的年輕女性,她下半身穿著黑色的短裙但是有穿著過膝襪所以腳應該不會太冷上半身是裡面穿著一件紅色的長袖t-shirt加一件白色的大衣。
她一看到我和陳唯月馬上就笑著向我們這裡招手。好想守護這份笑容。
陳唯月和我看到後馬上跑過去她那邊。
「等很久了嗎?」
「不會啦唯月姐,我才剛到而已,話說我們要在哪裡開慶功宴?」
「……」
陳唯月頓時就沉默了,李明花的笑容瞬間也凍結了。
「唯月姐,妳不會還沒想好在哪裡吃吧?」
「嗯……」
「那我們去吃吃到飽的壽喜燒好了。」
「嗯。」
於是沒有過問我的意見兩個肉食女就決定去吃壽喜燒。嗯,之後可以看他們痛苦的減肥了。
我們二加一人走到了附近的壽喜燒吃到飽店面,不過全都客滿。陳唯月和李明花兩人灰心喪志的走出了剛剛被告知客滿的店面。
「也對,現在冬天是鍋物類的旺季。」
「那要怎麼辦?唯月姐難不成要自己買食材在家開慶功宴?」
「這真是個好方法,不過我家不行。」
陳唯月在一瞬間充滿著希望,又在下一瞬間感受到了希望破滅然後將是現轉向李明花。
「我家也不行呢。」
李明花搖搖頭後嘆了口氣。
「那下次訂好位在約吧。」
我如此的提議,李明花也點頭同意但是陳唯月卻直視著我彷彿在打量些什麼。
「我家也不行喔。」
「是嗎?你不是獨居嗎?」
陳唯月一說完李明花的眼神瞬間充滿著亮光。可惡……我盡然忘了她知道我獨居這件事。
結果就變成了兩個人開始拜託我,而且是用極其肉麻的方式。
「學長~拜託啦~」
「賴玖一~拜託~」
「好—停!我知道了,先去買些食材吧。」
我受不了那麼肉麻的畫面於是馬上地就點頭答應了他們的要求。誒……萬一她們以後都這樣拜託我我可能也會立刻點頭答應吧。
「學長雖然平時冷冰冰的,但果然是個男人嘛!」
「賴玖一為數不多的害羞模樣。拍起來拍起來。」
「吵死了……到底要不要買食材啦。」
「「要!」」
她們倆應聲之後我們三人走到了我家附近的超市買了壽喜燒湯底、食材、很多飲料、很多很多肉。雖然我也想過這些錢到底是要從哪付但是陳唯月盡然理所當然地說出用社費來付這種話,真是之後被學校查到會怎麼樣啊?
接著我們三人走到了我家東西當然是由她們倆來拿。我拿出了鑰匙打開了我家大門。
她們倆一進到了我的家門飛快地脫掉了鞋子,然後馬上放到了我家客廳的桌子上。
「呼~好重啊賴玖一你怎麼都不用拿東西啊,而且怎麼感覺我拿的東西超級超級多的啊?」
她指著剛剛被她放在桌上的兩大袋東西。由於我家的玄關其實只是客廳區開的一個小空間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幫她們把亂脫的鞋子整理好了之後也脫了鞋走到了客廳。
「那是因為體力活就交給妳啊,熱血少女。」
「說誰熱血少女啊?」
「那不然……熱血老太婆。」
「喂!」
「你們別吵了啦,快點煮。不然肉就不新鮮了。」
「啊,我冰箱可以藉妳們用,反正很空。」
於是李明花將幾十盤肉和幾罐飲料塞給我讓我放進冰箱,於是我走到廚房放進冰箱裡面然後拿了鍋子,我在鍋子內裝滿了水,在等水裝滿的期間我走到了客廳打開了暖氣然後將圍巾脫下放到房間再走回廚房。
接著我將電池爐放到小桌子上插了電,然後把裝好水的鍋子放到電池爐的上面……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
沙發上擺著一件白色大衣和天藍色連帽外套然後隔壁坐著她們的主人。
「妳們怎麼都沒在做事啊。」
「剛剛搬東西我累壞了……」
「對啊學長……你沒有搬東西一定不會了解的……」
在我準備時她們兩個全都倒在了沙發上,陳唯月我還可以理解但是李明花妳不是只拿了壽喜燒湯底嗎?算了。
我把壽喜燒的湯底丟進鍋子裡,等到差不多之後將一些時才丟進鍋裡。然後將一盤肉和一罐飲料三瓶杯子拿到了桌子上空出的地方。
「咦?終於好了嗎?我等好久了。」
「學長……肚子餓扁了……」
也許是聞到了食物的香味其餘兩人紛紛甦醒走到了桌子前坐了下來。
總之,這就是事情的經過,雖然說省略了陳唯月在壽喜燒店大吵大鬧。真是的,到底是有多想吃壽喜燒啊。
李明花直接夾了一片肉開始涮,陳唯月則是接過了飲料分別倒入三個小杯子中,然後往空中高舉。
「那麼……祝賀我們解決了志中學長的煩惱和李明花加入了青春煩惱諮詢社。乾杯!」
「乾杯!」
「哦……」
「為什麼是哦啊?」
正在興頭上的陳唯月全身上下無不散發著興奮的氣息,但是見到我的態度後感覺就像是被潑冷水一樣不悅的說,要是再加上紅框眼鏡的話我一定會自動腦補出「我不愉快」。
接著眾人吃著壽喜燒直到吃飽。
「啊~我吃不下了。」
「我也是……」
「……」
我無言的看了一眼她們倆,再看向冰箱。
陳唯月就像是讀出了我的肢體動作鎖代表的意義一般雙手合十放在臉前面。
「對不起,下次來一定會吃完的。」
「不會再讓妳們來了,剩下的我之後自己弄來吃。」
「咦?學長你會做飯嗎?」
「自己住總不能三餐吃外面吧。好了接下來該請妳們回去了吧。」
正所謂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她們倆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她們也沒有多說什麼。
咦?所以這樣是變成我來決定嗎?那麼照這樣看來陳唯月一定會理所當然的阻止我,所以我試探性的說:
「那麼。」
「話說校慶快到了呢,李明花妳們班要做做些什麼東西呢?」
就跟我想的一樣陳唯月馬上開啟了新的話題。而李明花維持著食指戳著下顎的思考知識說道:
「還沒討論好,最快大概下次的班會吧?學長們呢?」
「我們也是,所以我說妳們……」
可以走了嗎?
剩下的這些話我還沒說完時陳唯月立刻叫了一聲使我的語氣停頓。
「啊!趕快把剩下的吃完吧。」
「……妳不是飽了嗎。」
「又餓了,嘻嘻。」
陳唯月天真的笑了起來,結果當天到底吃到了什麼時候呢?我忘了,也不重要了。只要知道隔天我中午時起來就花了半天的時間幫她們收拾,而且冰箱被一掃而空。以後絕對不要在讓她們來我家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