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福爾摩沙異聞卷》11 奇異獸鳴

月殼表面 | 2021-03-17 18:30:01 | 巴幣 20 | 人氣 121

連載中《福爾摩沙異聞卷:太魯閣地下洞窟》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天坑」的大理石礦場,挖到了一條通向地底的步道遺跡。礦場主組織探勘隊前往勘查。隨著探勘隊深入洞窟、詭異事件接連發生,探勘隊隱藏的秘密才逐漸浮上檯面……


字數:2500字 預計閱讀時間:6.3分鐘


  說了兩段話之後安潔適時收手。現在大家認為認為她的精神處於崩潰邊緣,做太過頭只會適得其反,讓她的話語再度變成歇斯底里的妄言。

  現在安潔只能裝作害怕的樣子,將猜疑的小小種子偷偷塞入Wadan和陳胤臣的心裡,然後祈禱它會生根發芽。

  他們來到一個較為平緩的路段。從繞行的方向來看,再繞幾個彎應該就可以看到雯琳落足的地方。安潔感到緊張。她到底會看到什麼?她希望雯琳只是沿著坡面滾落、希望她只是輕微擦傷,她希望雯琳還好好地活著。

  可是這裡實在是太暗了。

  安潔的頭燈依舊沒有打開,不過她和Wadan步伐協調、Wadan也不會自顧自地掃視地形,或者說兩人有奇妙的默契嗎?安潔能夠順著Wadan頭燈的照射方向觀察四周景色而不感到暈眩。只是Wadan頭燈的光線受到大片石簾遮蔽,安潔並不能清楚的看清前方路面。

  「聽。」Wadan的聲音從安潔的左上方傳來。

  眾人停下腳步仔細聆聽,溼冷的空氣中細細地傳來低沉、間斷,搖擺不定的哼聲。

  像是有人在呵欠、嘆息、呼吸……抑或是呻吟?

  不像那時候的「咯咯」笑聲,這次的哼聲實在太過曖昧,就連安潔也不能確定這究竟是「野獸」在作亂,還是只是某種自然現象發出的摩擦聲響。

  「徐小妹?」王青試探性地叫喚雯琳。

  聲音停了。

  四人互相對看。既然聲音會有不規則的斷續,那就是活物發出來的聲音。王青向前探路。雖然堅稱這個洞窟裡沒有怪異之物,但王青還是抽出自己的折疊圓鍬,戒備而緩慢地向聲音來源走去。

  「嗚嗚……」

  停頓了一陣子,聲音再次出現。雖然洞窟裡的回音嗡嗡響,很難辨別出正確的聲源位置,聲源的位置感覺比剛剛更近一點。而且不管聲音的主人是誰,聲音聽起來非常虛弱。

  安潔的內心面臨強烈掙扎,一方面她非常希望那是雯琳的呻吟聲;一方面她非常害怕聲音的主人就是剛剛才脫殼的怪物。

  明明聲音表現得再痛苦一點,安潔就能毫無顧忌的向前奔去。

  各種擔憂懼怕讓安潔僵在原地。Wadan輕輕地推她,催促她向前。但沒辦法,如果只是要和王青或者是詭異的惡靈周旋,安潔用力踏地一步就能鼓起勇氣鏖戰到底;但沒辦法,現在安潔面對的是同伴的死和自己的罪惡。

  天啊!不要再假設雯琳已經死了!

  安潔內心激動地斥責自己。可是她真的沒有勇氣面對事情的真相。剛剛他們到底向下探勘了多少高度,安潔心裡有數。從這個高度上摔下來,雯琳需要奇蹟才能活著。安潔當然希望這世上有奇蹟。

  但如果這世上不是只有奇蹟呢?

  如果還有奇蹟之外,誘惑人的、吞噬人的惡靈呢?

  「雯琳?」

  安潔在Wadan的頭燈照射範圍邊緣、石筍的後面看見一個蒼白的影子迅速向下閃過,動作就像人昏眩倒下的樣子。

  虛弱的聲音、昏倒的人,而且不是那個青色的、詭異的小孩的高度。

  是雯琳聽見他們的動靜爬向這裡!

  「Wadan!抓住她!」

  安潔內心放鬆,不自覺向前狂奔。王青大喊要Wadan控制失控的安潔。Wadan混亂之中拉扯綁在腰上的繩子,繩子連到安潔身上讓她重重向前撲倒。還好戴著頭盔和全副裝備,安潔並沒有受多大的傷。

  「妳幹什麼?」Wadan趕緊將安潔扶起。

  「我看到雯琳了!她倒在那塊鐘乳石後面。」

  王青半信半疑地走到安潔說的位置,他搖搖頭後退兩步:「這個小妞已經完全瘋了。原本只是妄想,現在還看到幻覺。」

  「是真的!我真的有看到!她就在那裡!」

  「Wadan,抓好她,不要讓她亂跑。我們至少要把她安全地送回家。」

  對雯琳的關切讓安潔顧不得自己和王青的鬥爭。在旁人看來安潔的精神已經全面崩潰。Wadan發出溫柔的安撫聲。

  「好了,沒事了。」

  Wadan解開安潔的雙手。一開始安潔還很高興Wadan終於相信她了。但Wadan卸下安潔的背包之後將安潔的雙手反綁在背後。他背上安潔的背包,然後勾著安潔的左手,將她緊緊扣住。

  「Wadan?」

  「安潔,沒事的。就像王青大哥說的。」Wadan的聲音溫柔地讓安潔感到背脊發涼:「我們會把妳平安送回家。」

  氣氛詭異地轉變,安潔看著王青嚴肅的面色、陳胤臣同情的眼神,還有Wadan近乎失落的笑容。

  難道瘋了的人,真的是她嗎?

  一陣鬧騰之後他們繼續上路。安潔失魂落魄地向前走,幾乎完全依靠在Wadan身上。他們每走一段路就停下來聆聽聲音的位置,聲音時大時小,就像聲音的源頭刻意和他們保持著距離一樣。

  「王青大哥,你覺得那是什麼聲音?」第三次停下來,Wadan向王青發問。

  王青搔搔頭。「什麼東西都沒有看到,現在做什麼猜測都沒有意義。不過真要我說,還是那句老話,應該是某種誤入洞窟系統的大型哺乳動物。為了要避開我們所以不停移動。」

  「我們走的這個方向有可能是牠闖進來的方向嗎?」

  「我也說不準,不過從剛剛到現在都沒有岔路,如果牠不是早我們很多從跟我們一樣的地方進來,那我們很可能正在往牠闖進來的入口前進。」

  「所以我們確實有可能找到出去的路?」

  「我們現在還是先找到徐小妹吧。出口的問題。」王青長嘆一聲,接著無奈地苦笑:「洞窟就這麼寬,再不濟,我們把這隻動物抓了,烤一烤,還能多撐幾天。」

  「真期待呀,不知道味道怎麼樣?」陳胤臣似乎因為隊上終於出現正常對話而鬆一口氣,他說:「Wadan,你是原住民吧?這種動物吃起來好吃嗎?夠不夠騷?」

  「我很小就搬到都市讀書,這幾年才回來,山上的野獸也沒看過幾隻,才會說不知道那是什麼動物。」Wadan皺了皺眉頭,但並沒有發脾氣。他把話題丟給王青:「王青大哥,你們登山的時候聽過這種動物的叫聲嗎?」

  王青沉默了很長時間,最後終於說:「沒有。不過也不是只要登山就會認得那些動物。牠的叫聲在洞窟裡也這麼小,之前就算有聽過也不會注意到吧?」

  對於聲音的來源有大致定論之後,他們放鬆警戒,不再停下來確認聲音位置。加快腳步向前搜尋,希望可以趕快找到雯琳。

  然後王青停下來,手裡的折疊圓鍬垂落到地上。陳胤臣遮掩雙眼跪下來。Wadan拉著安潔向前,洞窟裡久違的、人造物品的景象毫無遮掩地映入安潔眼簾。

  來這裡的路上,安潔一次又一次地想像她將會看到的畫面。或許她會看到雯琳像睡著一樣,安靜祥和地趴在地上;或許她會看見雯琳因為擦傷、骨折而痛苦地扭動掙扎;或許她會看見雯琳脖子折成奇異角度,死不瞑目的雙眼怨毒地瞪著她。

  但都沒有,安潔沒有看見任何情緒,沒有看見任何意義。雯琳的形體攤在地上是如此簡單、如此直接。安潔第一次感到這世界上沒有鬼、沒有靈魂、沒有死後的世界。

  人死了就死了。

  剩下的東西只是單純的物品而已。

上一回 前往 下一回



  如果大家覺得喜歡,還請多多給予GP和留言──!

  事情已無轉圜餘地。

  什麼都沒有了。

  下一回,陳胤臣的紙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