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六章-第二十九節-折斷妳的背

田中噴太 | 2021-03-16 19:00:05 | 巴幣 1282 | 人氣 318


第二十九節:折斷妳的背


麵包捲黑了整個眼睛,將不可以說的事實,直接了當地告訴愛菈貝娜。

愛菈貝娜在聽到這件事實後,本來注視著麵包捲的視線,緩緩的轉向了我。

我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衝擊發言,視線游離在麵包捲和愛菈貝娜之間,麵包捲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不過那黑色的眼球,證明了她現在相當憤怒。

至於兩個混帳……

因為沉眠中,錯過了她們最想看的一幕。

拜託了,誰來把我也弄昏,這狀況好尷尬!

僵持了十多分鐘,愛菈貝娜才開口打破了僵局。

「您就是……魅影大人……?」

「呵呵,阿姨在說什麼呢?我一個小弟弟怎麼會……」

「母親大人,您應該也有感覺,他的聲音您似曾相識吧?還有他身旁兩個人,黑頭髮那位女性就是若女,狐狸獸人就是時雨。」

「時雨?妾身記得,時雨是個相當……」

「時雨會變身術,他可以改變自己的性別和體型。」

「等等!伊莎芮娜姊姊!妳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是義賊呢?你看我這身……」

「魅影大人脫下外袍時,也是穿這身衣服……」

愛菈貝娜不敢置信地看著我的緊身衣。

失算了啊啊!我忘記曾經脫掉外袍給愛菈貝娜穿過!

早知道就聽姚丹的話,趕緊去換其他衣服再出門了!

怎麼辦才好?怎麼辦才好?怎麼辦才好?

現在證據確鑿,要怎麼樣才能瞞天過海?

快想阿!我的頭腦!快運轉啊!

「其、其實這件衣服,是一位烏鴉先生讓給我的!因為我們是孤兒,沒有衣服能……」

「母親大人,本宮可以帶您去他們的老巢,藉此證明這個男人在說謊。」

「沒必要做這麼絕吧!麵包捲!」

「伊莎芮娜!不只魅影大人的真身,連住處都知道嗎!妾身凌晨追問妳這麼久,為什麼不斷地用【不清楚】來代過妾身的問題!」

愛菈貝娜露出兇光,瞪向麵包捲。

「本宮有稍微看出母親對魅影的崇拜,所以不希望毀掉母親的……嗚嗚嗚!!」

咚!

又和昨晚的情況一樣,愛菈貝娜眼球一黑,衝上去單手勒住麵包捲的脖子,將她舉到半空中,而且是用比昨晚更快的速度。

「妳還對妾身隱瞞了什麼!妳還知道魅影大人什麼秘密!全部都說……」

「放下!」

才一瞬間,麵包捲整個臉色都開始發青。

看來力量也比昨晚還大。

我看到這一幕,立刻命令愛菈貝娜放下麵包捲。

愛菈貝娜黑色的眼球恢復正常,變回了金色。

「……是。」

咚!

這次麵包捲不是跌坐,而是直接昏倒在地上。

脖子上的五條紫色勒痕,明確表示了愛菈貝娜用比昨晚還大的力量抓住他。

這女人該不會為了我,連自己都女兒都會殺掉吧?

不!肯定會!畢竟她連人魔的宣言都發表過了!

「愛菈貝娜。」

「……是。」

愛菈貝娜露出無辜的表情回望著我。

「叫賽巴斯強帶麵包捲去她的寢室休息。」

「是。」

沒等愛菈貝娜呼喚,賽巴老頭突然從接待廳的大門口現身,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麵包捲,往走廊外的階梯走上去。

你是不是一直在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賽巴斯強?

接著我命令愛菈貝娜把接待廳的大門關上,然後把兩個混帳踢到地板上,命令愛菈貝娜坐在我旁邊。

但愛菈貝娜動作和表情顯得相當慌張,沒有馬上坐下來。

「妾身、妾身能有這份榮幸……與魅影大人同……」

「我數到三,一……」

一才剛從我的嘴巴出來,愛菈貝娜立刻坐在我的左手邊,不過和我還保持有一個人的距離。

反正都穿幫了,幹脆狠下心,把事情做絕了吧!

挪動自己的屁股,將身體貼在愛菈貝娜的右手臂上,然後用左手環抱著她的腰,接著又把自己的左臉頰,貼到她的右臉頰上。

愛菈貝娜因為我的舉動,金色的瞳孔變成紅色,低下了頭,全身不斷顫抖著。

我用著相當吊兒啷噹的口氣,對著她比猴子屁股還紅的臉說道……

「愛菈貝娜,剛才妳好像說,想把我弄死是嗎?嗯?」

「不敢,妾身……只是妾身的妄語,妾身不敢……」

愛菈貝娜越說越小聲,頭也不斷地往下垂。

「我說呀,妳其實相當漂亮,身材又正點,非常對我的胃口呀!硬是要說,我是挺喜歡妳的,如何?高興嗎?」

「非常……非常的……非常的高興……能夠被魅影大人所喜愛……妾身現在比世界上任何人都還幸福……」

聽到我這麼說,愛菈貝娜稍微提起頭看了我一眼,但立刻又把視線轉到地板。

「是嗎?那這樣呢?」

伸出舌頭,舔舐著她的臉頰,然後用環抱她的左手,摸著她的屁股。

不過隔著衣服感覺不夠絕呀……

「愛菈貝娜,把衣服脫了。」

「是,妾身這就……」

愛菈貝娜立刻站起來,將自己的衣服脫下,因為是連身的貴婦裝,背後的拉鍊一拉,衣服就全都掉在地上,裡面穿著紅色的胸罩和紅色複雜花紋的吊帶襪及內褲。

這還真的相當色情呀。

愛菈貝娜沒將內衣脫下,又坐了下來。

我將左手伸進她的內褲裡,撫摸著她的臀部。

很棒的屁屁!都快要可以跟麻糬騎士一較高下了呢!

愛菈貝娜沒有做任何動作,只是將雙手,用白嫩的雙腿緊緊夾著。

「愛菈貝娜,妳現在的行為是不是在對丈夫不忠呀?嗯?」

「是、是的,妾身正背叛著丈夫……」

「妳知道我討厭不貞的女性吧?」

「明白……」

「那為什麼不阻止我呢?嗯?」

「妾身、妾身希望能夠得到魅影大人的寵愛……所以沒有阻止……」

「也就是說,妳要因為這一時的快樂,而被我討厭囉?」

「……」

愛菈貝娜咬著下唇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嗯……

看來做的不夠絕!

將左手從屁股挪到了她的花園內,用手指探索她的花園。

喂……

太濕了吧?我什麼都還沒做耶?會不會太濕了?

兩隻手指一下就滑進……

算了,畢竟是我第一次的體驗,也不知道這是是正常還是不正常,繼續吧。

持續地讓手指在充斥著洪水的花園內肆亂,愛菈貝娜的的嘴中,一陣一陣地吐出詭魅的氣息,身體也因為我的舉動,持續地搖晃著下半身。

大約過了一分多鐘,愛菈貝娜似乎忍不住了,用著相當亢奮的眼神看著我。

哼哼!讓我等到了吧!

「愛菈貝娜,妳敢對我出手,我就立刻離開喔?」

「魅影……大人……這實在……太煎熬了……求您讓妾身……讓妾身解脫、解脫這份煎熬……好嗎?」

「不行,我不想死。」

「……妾身……妾身、妾身會安分地躺著……絕對不會有任何動作……所以請您……請您賞賜……妾身……魅影大人的……」

「妳好像搞錯了,愛菈貝娜?我這是在處罰妳,不是在給妳獎勵喔?」

「處……處罰?這、這是處罰?」

「當然。妳不會以為處罰的方式只有鞭打之類的吧?」

「……這樣的處罰……太痛苦了……實在太痛苦了……魅影大人求、…求您原諒妾身……求您大發慈悲放過妾身……這比鞭打還更加痛苦呀……」

「那不是廢話嗎?不讓妳痛苦還叫處罰嗎?好啦,看妳這麼可憐,再一下下就放過妳吧?」

「……非常……非常感謝您的慈悲……姆……」

愛菈貝娜閉上眼睛低下頭,咬緊了牙關,似乎是打算硬撐過去。

哼哼!那有這麼簡單!

「大概再二分鐘就放過妳吧。」

「二、二十分鐘?」

聽到二十分鐘一瞬間,愛菈貝娜睜大了雙眼,用著不敢相信的眼神望著我。

很好!就快要達成目的了!

「很短吧?我本來打算一整天都讓妳持續這份痛苦喔?」

「……是……確實和一整天相比,確實、確實相當短……可是、可是20分鐘,妾身沒有把握……能撐的下去……」

「妳不是吸血鬼真祖嗎?在街上不是說要對我使壞,我也抵抗不了嗎?嗯?」

「是、是妾身無知……妾身、妾身為那些無知又愚蠢的發言……道歉……姆!……」

「道歉有用我還處罰妳做什麼?乖乖接受懲罰吧!」

「是……」

大概又過了五分鐘吧?
愛菈貝娜用相當無神,失焦上吊的眼睛,盯著天花板,嘴巴也張開著,微微吐出舌頭,大口的喘著氣,口水不斷從嘴角流出來,下半身擺動幅度也變得異常的大。

有點不妙捏?

我本來是打算讓她感受這樣的痛苦,使她不敢再對我有奇怪的妄想。

不過現在她好像自己在享受這份處罰,本來夾緊的雙手,突然從內褲外固定住我在花園內作亂的左手,完全不打算放開。

接著她自己也將右手,伸進了自己的花園內,抓著我的左手一起亂搞,而且亂來的程度比我還誇張。

不會痛嗎?這樣難道不會痛嗎?

接著又過了兩三分鐘,突然感覺到左手掌被什麼東西給噴濕了。

不會吧……

愛菈貝娜全身癱軟在我的大腿上,嘴裡的氣息也減緩了許多。

她的內褲和我的左手,則是被水潑濕了一般,被不明液體浸透著。

做過頭了……

應該說【被強迫】做過頭了。

癱在我大腿上的愛菈貝娜,用著紅潤的臉以及迷濛的眼神注視著我的眼睛,舉起左手挽住我的臉,輕輕地撫摸著,開口對我說道……

「妾身……永遠愛著您……魅影大人……」

「……」

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左手被扣住的時候,就被她的舉動給嚇到,一句話都說不出話來,也沒能阻止她。

當時在花園內的左手也完全沒能抵抗她的右手,現在也只是呆呆地看著她的臉而已。

仔細地看,其實愛菈貝娜真的相當漂亮。

【反正處罰沒達成,乾脆就這麼錯下去吧?】

我的小夥伴挺直了身體,對著我這麼訴說著。

小夥伴說的有道理啊?她也說了會安分地躺著,不用怕會被殺掉吧?

大概是感覺到了小夥伴的存在,愛菈貝娜用右手來回摸著我的小腿對著我說道……

「……魅影大人若覺得妾身可以……妾身很樂意將自己交給魅影大人……」

「真、真的嗎?不過大白天的……」

「那麼,到妾身的寢室如何呢?拉上窗簾,關上燈,妾身也一樣能夠清楚的看見魅影大人。就讓妾身服侍魅影大人……」

「!?」

聽到愛菈貝娜說要服侍的一瞬間,立刻找回了理性。

要命要命!她怎麼可能會真的乖乖躺在床上!

而且我的第一次不給莉莉諾姆的話,肯定會受到天罰!

小夥伴似乎也因為這句話取回了理性,縮回褲襠裡,安分守己的躲著。

愛菈貝娜也注意到了吧?她放下手,緩緩的起了身子穿上衣服,坐回沙發上,將頭靠在我的左肩膀對我說道……

「……妾身太過得意忘形了……請不要討厭妾身……妾身會會努力的成為魅影大人心目中忠貞的女人……絕對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請魅影大人原諒妾身好嗎……」

「……」

「魅影……大人?」

沒回應焦慮的愛菈貝娜,我右手抓著後腦杓,閉上了眼睛稍微思考了一下。

其實也沒必要搞得這麼複雜,直接了當地和她說明白好了。

我雙手抓著愛菈貝娜的肩膀,將她稍微開開,然後用著平常和姚丹及小櫻桃的語氣對她說道……

「愛菈貝娜,老實說,我並不是妳心目中那樣完美的英雄。對於妳的不忠,我沒有任何想法;對於妳的身體,則是充滿了好奇心和好色心;對於妳,只是當個相當漂亮的人妻看待,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男人,了解了嗎?」

「魅影大人……」愛菈貝娜有點失落地看著我。

「還有,我的年紀才二十一歲,和妳比起來,完全就是個小孩子,魅影這個稱呼也是,現在的我不是義賊,是個叫李益章的普通男人,別再叫魅影我大人好嗎?」

「那麼妾身,該如何稱呼您?」

「叫我李益章或益章弟弟好了?不要加【您】這個尊稱。」

「益、益章,弟弟你……妾身,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情,你才拒絕和妾身……共枕?」

「沒做什麼不高興的事情,說不想肯定是騙人的。不過,聽過妳之前那樣可怕的發言,我不是很放心將身體交給妳,還是妳有把握不會把我弄死?」

「妾身……妾身會努力……會努力溫柔的……」

「不行不行。光是會努力不夠,沒有得到百分之百的保證,我不會和妳做那件事,等妳能夠好好的壓抑自己的慾望再說吧。」

「是……」

看來沒有用。

再怎麼對她灌輸我是個普通男人,她還是露出了相當沮喪的表情,表示她還是沒把我當普通男性看。

該怎麼解決好呢……

「姆……我覺得妳好像對我做了太多壓抑,請妳適當的將自己想做的事情宣洩出來好嗎?適當地。」

說完,愛菈貝娜猶豫了一陣,接著帶著迷濛的眼神這麼對我說著……

「妾身,可以摸摸益彰弟弟你的臉嗎?」

「剛才妳不就摸過了?」

「可以,摸一次嗎?」

「好吧,不過只可以摸,不能亂來喔?」

「好的。」

愛菈貝娜兩隻細嫩又纖細的手掌,再我的臉上輕輕的來回撫摸著。

本來剛摸的時候,還帶著一點笑容,但是摸了一陣子,表情慢慢的轉為悲傷,眼角也泛出淚光。

我的臉沒這麼可悲吧?

她的雙手沒有停止,眼淚也不斷落下,用著哽咽的聲音對我說道……

「如果可以更早認識你……可以更早更早的認識你……或許妾身就不會這麼渴求著你……」

「呃……你和布萊姆結婚超過百年了吧?那個時候我都還沒出生呢?」

「是呀,妾身在妄想著什麼呢……可是,妾身好痛苦!妾身真的好痛苦!你知道嗎?在沒有遇到你之前,妾身從來都不知道愛上一個人會這麼痛苦!」

「為什麼會痛苦?我沒說不讓妳愛我呀?」

「因為你相當的纖細,脆弱,就像玻璃製的藝術品般,妾身沒辦法用力的抱緊你……沒辦法對你為所欲為……妾身是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是吸血鬼……」

「為所欲為當然是不行,不過,我的身體還沒脆弱到被妳用力抱緊就承受不了喔?」

「……願意,讓妾身試試看嗎?」

「來吧。」

我打開雙手,做出讓她擁抱的動作,愛菈貝娜一看到這個動作,毫不猶豫的就從腋下將我緊緊抱住。

會死人!這力量太大了吧!

我的脊椎都快斷了啊!

該死!都已經放話沒問題了,那就要堅持下去!

我握住雙拳,勉強的做了一次深呼吸後,奮力的將肌肉擴張開來抵抗這份怪力。

很好!撐得住!我是個要做就做得到的男人!

似乎沒注意到我正拼命的抵抗她的怪力,愛菈貝娜不斷地在我胸口上磨蹭,用鼻子吸取我身上的味道,露出了相當幸福的表情……

「好幸福……想不到依偎在自己深愛的人身上,是如此幸福的事情。一千多年來,妾身從未……從未體驗這樣的幸福感……」

「是、是嗎……妳、.妳高興……高興就.就好……」

此時的我,正奮力的抵抗著愛菈貝娜的怪力,連話都說不太出來。

「體驗到這份幸福,妾身才明白,從布萊姆的懷中感受到的並不是幸福,而是厭惡……妾身竟然傻傻的欺騙了自己五百多年,深信那就是幸福……妾身實在太愚蠢了……妾身可以再抱得更緊一點嗎?」

「更緊?還要再更緊?」

「……果然是弄痛你了?」

「沒這回事!來吧!妳一個女人的力氣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太好了……」

嗚喔喔!

挺!挺住阿!我的身體!

現在可是一位女性正在品嘗幸福的時刻!

別就這樣認輸啊!

可是這個力量真的大的好誇張!

糟糕!

愛菈貝爾好像注意到我痛苦的表情,稍微放輕了力道,臉上的幸福感也逐漸散去。

我也是很在意面子的!別小看我!

愛菈貝娜放輕力道的同時,我張開握緊的雙拳,緊緊的抱住她。

感受到這份力量的愛菈貝娜,又再次的將抱我的力量提高了,幸福的表情又再次回到她臉上。

「好溫柔的擁抱……謝謝你……真希望這份幸福可以一直維持下去……真希望可以就這樣永遠在這份溫柔下依偎著……」

「溫、溫柔嗎……我的擁抱很溫柔嗎?」

「是的……像是為了不傷害妾身一樣……像是對嬰兒一樣……溫柔又細膩……」

可惡啊!這可是我吃奶的力氣耶!竟然說像對嬰兒一樣!

真讓人不甘心!我要反擊!

有了!邏輯具像化!

好啊!!愛菈貝娜!!妳給我等著瞧吧!

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我要折斷她的背!

咯咯!

骨頭裂開的聲音……

而且手掌明確感覺到把什麼東西,壓進去愛菈貝娜的身體裡。

好像真的把她的背弄斷了?


「呃……妳沒事吧?愛菈貝娜?剛才好像聽到骨頭……」

「骨頭怎麼了嗎?」

「剛才我不小心大力了點,好像把妳的骨頭給……弄斷了?」

「弄斷了?這麼說來,背好像……有點疼……但是不打緊。能夠被你這樣緊緊的抱著,就算全身的骨頭都斷掉也無所謂……請再抱緊妾身一點好嗎……」

「不不不不!骨頭都斷了我還怎麼敢抱!抱抱時間結束!分開分開!」

分開之後,愛菈貝娜幸福的表情,瞬間變成失落的表情。

我說妳!妳的嘴角流出血液了啊啊!

別再關心抱抱!關心一下妳的傷!(╬☉д⊙)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03月19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unmoondecember
吸血鬼只要液化後重組,就會回到最初的狀態
BY:某真祖學姐
2021-03-16 23:57:21
田中噴太
設定差不多( ᐛ ) ᕗ
2021-03-17 12:29:27
lam〆加百列丿真理
愛他就要折斷他的背,這樣就不會亂跑了,合理
2021-03-16 23:59:32
田中噴太
病嬌思考( ᐛ ) ᕗ!?
2021-03-17 12:29:48
伯爵廚
感覺好痛
2021-03-17 00:39:28
田中噴太
有點疼( ᐛ ) ᕗ
2021-03-17 12:29:56
斷了...斷了啊...XD(不過好像沒差...畜牲老爸都踢到爛了還不是6小時後就浩了...=w=a
話說...小夥伴好靈巧...還或會自行縮回褲襠裡...wwwwww
2021-03-17 01:21:40
田中噴太
嘿嘿( ᐛ ) ᕗ
2021-03-17 12:30:05
吼呱
舔大麵包
2021-03-17 12:29: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