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偏見與歧視

柔親帶笑 | 2021-03-16 03:55:18 | 巴幣 142 | 人氣 124

其實有點不曉得該怎麼打這篇,這社會病的好嚴重。
各行各業待過後,發現比較偏向安逸與平靜的日子,因此選了最基層當個與世無爭的小人類。

一直以為社會那種歧視,某蘘並不會遇見。

「妳看,我們就是沒讀書,才要來做這個。」
類似這種話,還真的不斷聽到,也被講。

有次真的忍不住反問:「會讀書是怎樣才算?」

然後回應的是轉移話題。

我   說   阿   !

工作賺錢究竟是怎麼啦?某蘘知道你不會想把公司當家睡、不愛工作、厭惡制度、憤世嫉俗。
遇到時,內心倒有點明白為何那麼多人寧願當啃老族也不願高從低就了。

四面八方來的歧視和偏見,還真是一股不小的壓力!

事實上,如果真的讓你會讀書然後應徵上高薪工作﹐你也不會想做的。高薪伴隨而來的就是高壓、責任、利益、官司。台灣沒什麼職位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不用扛責,做夢阿?




創作回應

百沫歌
我之前是去打工聽到的xdd 然後我回他說:可是我大學畢業ㄟ
2021-03-16 20:31:59
赤紅時夜
  勞動階級不只被科技與產業外包搶走了工作,還感覺社會不再敬重他們所從事的那些勞動。
  隨著經濟活動從物品製造轉移至金錢管理,社會巨額獎勵華爾街銀行家、避險基金經理人及專業階級,過往賦予勞動的那種尊嚴也變得岌岌可危。

  主流政黨和菁英都忽略了政治的這一面,以為市場導向的全球化出了差錯,現在的問題只是分配不均的問題罷了。只是全球貿易、新科技和經濟金融化的得利者未能適當補償未得利者。

  然而,這不僅僅是對民粹不滿的誤解,也反映出技術官僚治國的缺陷。公共論述不談道德及政治判斷,以為可以外包給市場、專家和技術官僚,已經讓探討目的與意義的民主討論淪為空談。
  公共意義的真空,必然會被粗暴威權的身分及歸屬論述所填滿,不是被宗教基本教義派搶走,就是被極端國族主義給霸佔。
2021-03-18 01:37:12
柔親帶笑
赤紅大大真是太強大了!我講不出這些論述
2021-03-18 20:05:50
赤紅時夜
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關於「勞動階級」此段文字,實際為書籍內文摘要。
2021-03-18 22:42:55
赤紅時夜
  現實狀況是,資方沒有意願釋放薪資以擴大消費市場的動能,簡單講沒有人想帶頭甚至是成為冤大頭。
  畢竟開第一槍的人通常是烈士而非先知,薪資的低廉保全了資方的獲利能力,在加工出口上的強勁競爭力,然而連帶的結果則是抹殺自己本國內需市場的潛在動能。

  在一個低廉薪資為伍的國家,許多新創產業是無法獲得足夠的消費族群與消費力度,導致消費衰退,等待的只有大眾民生必需品仍然維持住一般百姓的生存底線,不過這絕非上策,只是一個等待的未爆彈。


  資方不願帶頭提升經濟,怪罪經濟不利,缺工缺電缺水缺地,卻沒有對自己能否提高自己的出價而感到心虛,畢竟如果真的缺工,為何低薪仍舊像一攤死水不動?
  就正如上述所言,沒人想動搖這個低廉的勞動市場,改變既有的勞動給薪結構。就算某些良心廠商願意提高,也恐有被其他市場同行以不同的方式鬥垮的風險。
  畢竟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這個所謂的內規與潛規矩深深刻印在這個低薪勞動的狀況中,外勞不過就是只是它的果,說是因也太抬舉它了,這只不過是惡性循環罷了。
2021-03-18 22:44:35
赤紅時夜
上文則是個人閱讀後的一段感言。讀過一些書籍暢談過當代勞資問題後,有感而發寫了一段這樣的命題。
2021-03-18 22:45:5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