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41:你在想什麼

古今變 | 2021-03-15 22:05:32 | 巴幣 156 | 人氣 167


第 41 章你在想什麼

  創世紀說:「我的誕生,就是為了讓第一世代實現宇宙殖民的計畫。遠在他們的科技水平克服光速的瓶頸之前,『有生之年可以抵達』的範圍實在不大,不過其間還是有不少星球,可是他們失望的發現,可以存活……就算是利用當時最尖端的設備,能夠開拓出勉強足以維生的星球都寥寥無幾,想要穩定重現他們輝煌的文明更可說是絕無僅有。」
  「當然,他們可以製造出完全阻隔外界的空間,然後用核融合之類的科技取得能夠持久的純淨能源,可是這樣跟打造出一艘宇宙船或太空站沒二樣,只不過是把這類的設施放置在星球表面而已,他們所能抵達的那些星球,根本沒辦法讓他們在開放的土地上自由活動,更別提大規模的殖民。」
  「在深入檢討之後,他們發現根本的原因就出在『演化』。『演化』可以說是生物長期適應環境的過程,所以在哪裏演化出來的生物,經過天擇之後就會剩下最能適應那種環境的物種。但是這也造成生物的限制,當外在環境跟原生環境存在差異,就會漸漸造成適應的困難,當差異大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完全無法生存。例如在優游的魚離了水就難以存活,而大部份適應陸地環境的物種反而會淹死在水裏。」
  「適應能力雖然有一定的緩衝範圍,但是相差不會太多。因為其中牽涉到『效率』的問題,生物體要增加某種機制,都需要額外付出許多代價。例如要能夠應付某種毒物,就得生成能夠耐受、分解這種毒物的成份,不但體內要增加許多合成特定分子的機制,用不到的時候要能將它們分解、儲存,自身的免疫等防禦機制還得要能辨識它們,包括合成這類分子需要的前驅物、酵素、這類分子的代謝產物等等,才不會誤把這些東西當成攻擊、排除的對象。」
  「拿阿爾法初代的主人,也就是你所知道的『世家少主』為例,就是因為他的免疫系統將這類變造過的組織、物質視為異物,而造成了足以致死的情況。因此可以說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如果要一口氣增加許多適應能力,不但肉體需要增加的機制呈指數成長,而且運作的效率則呈指數降低,往往必須自環境中取得更多的物質來當原料,才能減低生合成的需求。如此一來在增加能力的同時,對環境的依賴也會增加,因此單純、越低等的細菌、病毒等等,存活所必須的環境條件反而沒那麼嚴格;而複雜高等的動植物反而受限較大。」
  「採取改造肉體這項策略的第二世代,就因為冒然變更了漫長演化而來、相互配套的種種機制,所以會衍生出許多的問題。只能靠最原始的應對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活不下去的自然會死,活下來的就算改造成功。這也是第一世代捨棄這條路徑的原因。他們採取的是另一種策略:生物不但要適應環境,同時也會改變環境。這項相互關係的逆轉在『智能』出現之後格外明顯,人類幾乎能在各種環境裡創造出跟自然完全不同的城鎮、都市。」
  「第一世代的人類將制霸星球、超越其他所有物種的過程視為演化的第一階段。而星際殖民則是他們心目中的第二階段,他們致力於跨越距離的阻隔,並且將一定條件範圍內的星球,改造成他們可以自由存活的環境。取得初步成功的星球,就是第一世代的母星。因為這顆星球以肉眼在遠方觀察,呈現火焰一般的紅色,所以他們稱為『火星』。」
  「然而光是為了將這顆星球大部份的地表改造為適合人居的狀態,他們估計就算投入當時最先進的科技,就不知道要花費了多少資源、多少代人的時間。最後生物工程師提出了一項『神農』計畫,試圖創造出一種適應力極強、改造環境的能力也堪稱絕頂的生物,去將火星表面轉變成適合植物生長的狀況,然後移入植物。等植物慢慢覆蓋星球表面,要進行農牧自給自足就不是問題,自然也就能夠建築城鎮、導入文明。殖民最原始的定義,本來就是人類在某個土地上種出莊稼。」
  李浩瀚插嘴說:「那個『適應力極強、改造環境的能力也堪稱絕頂的生物』就是祢?」
  創世紀說:「正確來說,是我的原型,我是神農六號,也就是第六版本的產物。後續已經研發到神農五十七,不過它們全被天啟毀掉了。所幸我原本就是具備完整功能的成功產物,所以被視為重大的里程碑保存下來。我的後繼者雖然多了不少花俏的功能,但是對星際殖民這個主要的目標來說並不是必須的。你身上的『最適者』和那個擬態成犬類的東西,跟神農五十六和神農三十一其實十分相近……偏向軍事用途。」
  李浩瀚忍不住問:「祢……祢到底是什麼?」
  創世紀說:「我是你不曾見過的生物,極力簡化到你能夠了解……雖然距離真相會有相當大的偏差……就是以基因工程,將所有已知和想像得出來的生物機能編入染色體,然後精心構築出來的受精卵。」
  這段話讓李浩瀚驚訝得腳步一頓,差點就要跟不上跛豪。他急忙快步追趕,同時在腦中詢問:「受……受精卵?」
  創世紀說:「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要說我是單細胞生物也行。因為越簡單的生命對環境的需求越小、受到限制也越少,所以我最原始的型態就是單一的細胞,只不過你所知道的那些單細胞生物,不管再怎麼分裂增殖都一樣,只不過是數目變多而已。而受精卵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最後形成胚胎,乃至於長成複雜的單一生物體。這個生物體內的各個細胞擁有完全相同的染色體,也就是遺傳因子,可是構造、功能卻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我的實際運作過程跟這個現象比較接近。」
  「從工程學的角度來看,我也可以算是一種仿生的奈米機器人。光是一個細胞,我都可以算是一個完整的生物、一個個體;但是必須要完成生長、發育才能展現出全部的功能。雖然擁有眾多的可能性,但是我的『發育』過程、任務和職責也全都被植入遺傳訊號裏。就像鮭魚沒有父母教也會迴游、沒有親族照料的幼獸照樣天生就知道自己該吃什麼食物一樣。在我的設定中,『發育』的第一步就是大量增殖,然後透過微弱的電化學訊號相互聯結、構成類似神經網絡,也就是『腦部』。雖然從旁看來只是一團發著微光的薄霧,但這時意識已然形成,能夠聽命行事,同時擁有自主判斷並達成使命的能力。『我』到了這個階段也才算是真正誕生。」
  李浩瀚聽到「腦部」一詞,忍不住詢問:「所以你能像我一樣思考、擁有記憶?」
  創世紀回答:「可以這麼說,不過在機轉上和功能上都跟你的記憶不太一樣。就像是你把資料保存在……光碟、硬碟之類的設備裡一樣,我會把重要的資訊刻畫在我經手過的一草一木、一砂一石之中。在你看來尋常的一塊石頭,事實上裡頭每一粒砂礫都經過特別的排序,保存了某些資料。其他的神農雖然全滅了,但我還是可以透過內建的辨識和讀取功能去解析他們留下的『記憶』。只不過你所謂的記憶還混雜了情感,情感的深刻程度甚至還主導了記憶的強度以及真實性。我……我們就沒有那種東西,畢竟我們依舊是機器人。」
  李浩瀚努力的消化這些驚人的資訊,同時追隨跛豪,因此一時無語。創世紀接著說:「因為我被設定成必須遵循他們的命令,因此當鑑別出跟他們相符的遺傳因子,同時沒有其他變造的組織時,我立刻將『世家少主』視為服務的對象,於是離開那個容器、前往某個星球,想要將那裡改造成樂土。可是天啟在察覺我被啟用之後,誤以為第一世代還有倖存者,因此附在貝塔身上追了過來,結果錯手毀滅了那顆星球……」
  李浩瀚打斷祂,詢問:「天啟到底是什麼?」
  創世紀說:「我也不確定,由許多片面的證據,我得到一個推論,但是並沒有把握……因為從計算結果來看,這個推論是不可能的。」
  李浩瀚催促祂說:「說來聽聽看吧。」
  創世紀說:「其實我也是在見識過愛羅的能力之後,才產生這個推論。天啟她……很可能是一個人,一個擁有可怕超能力的人。」
  李浩瀚說:「像愛羅那樣?」
  創世紀說:「不、很可能大不相同。天啟的強度是愛羅的數千萬倍以上。而愛羅是第二世代的人類,而且是腦部被變造得特別強韌的類型,再加上後天的磨礪、用進廢退,可說是已經達到腦力的極限。那種刺激自己腦部的作法可說是不顧死活,如果不是她,換成其他人早就痛苦不堪的暴斃。即便如此,她所發揮出來的超能力也只能在一定的範圍內制住貝塔而已,可是天啟卻能夠跨越整個第一世代的領域,影響貝塔和我、讓我們遵照她的意志行動,這樣的能力實在不可思議。」
  「要知道,第一世代創造出來的維生艙,為了不過份造成腦部的負擔,只讓他們放出略強一點的意念訊號。這種意念訊號的最大的優勢是沒有距離的限制,就算在宇宙的二端,只要這邊一動念,另一邊就能同步接收。第一世代就是靠這樣的技術,遠距操控廣大領域內種種活動。如果靠光電訊號,一個星球到另一個星球間的資料傳輸可能花上千百年都無法抵達。所以他們極盛時期殖民的範圍十分廣大,第二世代現今生存的區域,跟他們相比當真是滄海一粟。」
  「這種意念訊號最困難的地方是精準定位。它並不像有人大吼大叫,四方上下的人全都聽得到。意念訊號能夠超越空間,A 點發出訊號,B 點不論相隔多遠就能同步接受,但是除了B 點之外就全都接受不到。隨著距離的增加,定位的難度將會大幅提高。強如愛羅,都只能在彼此聽得到說話聲的距離內,放出一個強烈的意念訊號,約略涵蓋貝塔控制中樞的所在位置,終止貝塔的機能。如果天啟果真是以意念的訊號,超越如此遙遠的距離,精準的影響貝塔和我,依據計算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浩瀚問:「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創世紀說:「不知道,你去問她,說不定她會告訴你……前題是她沒先殺了你的話……不過那也算是誤殺……畢竟她都放過第二世代和世家少主了……」
  李浩瀚只覺得真相遠超乎自己的想像,而且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感到迷惑。決定先不去管這些太過遙遠的事情,改口問:「你是為了她才讓我轉、轉生的嗎?」
  創世紀回答:「她……?她是……哦…原來如此,不是。你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雖然她確實對你很感興趣。再說你也不是所謂的什麼『轉生』,是我把你的腦子移進維生艙、讓你能夠控制阿爾法,然後再幫阿爾法外加一些東西,讓你看起來和第一世代的人類一樣……就像我為這邊的『人類』所做的一樣。」
  這回答又出乎李浩瀚的意料之外,忍不住說:「什麼?」
  創世紀仔細分析他的疑惑,回答:「這個世界收容的都是第二世代,甚至進一步變造的物種,以我的定義來說並不能算是人類。就算世家少主要讓牠們全都演化成跟第一世代近似,我依舊無法將牠們視為……服從的對象。也因為這個強行演化的過程,目前他們大多必須由我額外加上一些細胞組織,一方面抑制牠們某些原生的特質,一方面也讓牠們看起來更像第一世代的人類。牠們化身魔物並不是因為災變,而是外加的部份被削弱功能,使牠們露出本來的面目……再稍微失控一點的結果。不過這個演化的過程快要完成了,再二、三次就能讓牠們全都變成『仿人類』,雖然沒能趕在世家少主死亡前完成,但這本來就是十分艱鉅的任務……」
  李浩瀚想起曾經見過的狼人、奧克和哥布林,忍不住說:「恐、恐怕沒那麼快吧……」
  創世紀說:「牠們『魔物化』的型態已經很接近人類,而且在穩定下來之後都能展現出智能和社會行為,下一次將會更加近似人類,只保留少數的原始特徵,再下一次就能完全修正了。」
  這時跛豪突然緩下腳步,害李浩瀚差點迎頭撞了上去,他低聲問:「你在想什麼?」


創作回應

水墨靜
1."看"你看來尋常的
2.內建的辨識和讀取功(?)去解析(疑缺字)
3.在穩定"下來"下來之後

既然人類情感主導了記憶的強度以及真實性,那像創世紀這樣的存在,大概只能如實記載發生過的事件,計算將會發生的未來。
原以為第二世代的擴張範圍比第一世代大,沒想到科技征服的效率還是勝過了改造適應法。
故事剛開始時,根據“神”透露的隻字片語,我曾推想過這個星球的人類本就全是魔物,只是被神賦予了人類表象使之共存,而後出狀況全部恢復原貌的可能,類似《末日時在做什麼》。沒想到世界背景更複雜也更悽慘,把劇情推出了豐富的層次。
天啟開始被我想像成某種透過意念網路傳輸的能量核彈型生命,像是自然在人類征服與擴張壓迫下急遽生成的反撲。
看了看當前第一部目錄,顯然接下來的故事會更懸疑,而看似已進行一大段的部分不過是個開端,後面還會更燒腦……
2021-03-16 00:12:54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3-16 09:06:01
古今變
感謝分享心得。晚點再發篇日誌說明一下寫作的歷程。
2021-03-16 09:10: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